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九十節交易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飄到唐天身後。兵的主動後撤,井豪只覺壓力陡然一輕,他鬆一口氣之餘,心中多了一份驚駭,除了老師,再也沒有人給他如此大的壓力!可是,按理說,魂將的等階不能超過主人一階才對……井豪愈發覺得唐天和...

井豪震驚的目光中,銀色火焰忽然砰地炸得粉碎,化作漫天銀雨。

那個桀驁倔強的少年身影,彷彿木頭樁般,直挺挺倒下,揚起一片灰塵。

井豪心中一驚,腳下一點,便朝唐天衝去。

刷,一道人影一閃,凜冽的殺意,迎面直衝而來,井豪汗毛陡然根根直豎,他急忙剎住身形。

一名怪異的魂將,擋住他的去路。

這名魂將長得很奇怪,尤其是他的臉,平坦得像紙,臉上的五官,畫上去一般。井豪第一次見到如此奇怪的魂將,但是他不敢有任何小看,這名魂將所散發出的殺意,凝實如針,直刺心底。

好強!

井豪心中暗自凜然,這名魂將的實力,竟然讓他心中生出幾分深不可測之感。

「我沒有敵意。」井豪主動後退一步,目光緊盯面前的魂將。

魂將一言不發,但是殺意卻沒有半點消散。

井豪也放下心來,唐天的魂將主動護主,那就說明唐天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他只是心裡暗自訝異,唐天竟然有如此強悍的魂將,而平時沒有展露半點痕,看起來,唐少年的來歷也沒有那麼簡單。不過,井豪很快便感到有些欣喜,唐天已經被他納入到他們這個流派,唐天越強、來歷越不凡,越是好事!

井豪在光明武會的地位大多因為他老師的緣故,他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因為年紀的關係,還需要時間的積累。但是能夠拉到強援,對於穩定他在武會和派系內的地位。

而且……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地上的煉魂器。

剛剛整個能量裂縫的能量團都被攪聲勢,哪怕現在他回想,心神也不自主地為之震顫。

淬鍊武魂!

唐天竟然掌握著淬鍊武魂的技術!

剛剛的銀焰散盡,有一縷武魂沒入唐天的體內,井豪看得分明,那縷武魂雖然沒有化形,卻泛著銀光。

白銀魂將!

這才是井豪真正羨慕的,他的老師在很早就傳授給他修鍊武魂的方法,並且叮囑他一定要好好修鍊武魂。井豪也沒有半點放鬆,但是他到現在,還只是青銅武魂。井豪很清楚武魂多麼難修鍊,白銀武魂對他而言,遙遠得很。

老師曾經說過,一旦突破白銀武魂,武魂的強大之處,就開始逐漸凸顯。

老師沒有細說白銀武魂會有什麼作用,但是他聽得出來,白銀武魂一定有它獨到之處。更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唐天不過四階,竟然已經凝出武魂。如今更是以四階的實力,凝出白銀武魂,若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不相信!

是那個東西……

井豪的目光炙熱無比,緊緊盯著地上的煉魂器。唐天能夠煉成白銀武魂,一定是這個東西!傳說中,三大兵團時代,南十字兵團就有類似的東西。武會在這上面投入很大,很多人都想盡辦法,想復原這種神器。但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復原。

沒想到,卻被他見到。

井豪雖然不是工於心計之輩,他也不傻。他倒是沒有搶的意思,守在唐天面前的魂將實力很強,而且他們這個流派相對溫和,遇到這種事,一般都會選擇交易的模式。據他所知,煉魂器只能用一次。對於唐天而言,這個煉魂器已經沒有用處。而且他有足夠的信心,能夠交易來,有著師承的他,身家底子遠比一般人要厚實得多。

而且井豪決定,一旦交易到煉魂器,就把煉魂器送給老師。井豪知道自己在會內的地位還不夠,由他交給武會,得到的獎勵,反而要少很多。他老師這樣的骨幹就不一樣,可以得到的獎勵,一定會相當驚人。只要老師能夠在武會內站穩腳跟,自己得到的好處一定不會少。

待會要好好和唐天談談。

※※※※※※※※※※※※※※※※※※※※※※※※※※※※※※

不知過了多久,唐天悠悠醒來。

醒來的唐天就看到守在自己面前的兵,還被遠遠隔開的井豪,他心中一暖。果然,兵大叔還是靠譜的……

他一個骨碌爬起來:「喂,兵大叔1並向遠處的井豪打了個招呼:「井豪大哥1

井豪見唐天醒來,精神一振:「恭喜恭喜!以四階之身,修鍊出白銀武魂,唐兄弟當屬第一人,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1

兵見唐天醒來,臉不動聲色,飄到唐天身後。

兵的主動後撤,井豪只覺壓力陡然一輕,他鬆一口氣之餘,心中多了一份驚駭,除了老師,再也沒有人給他如此大的壓力!可是,按理說,魂將的等階不能超過主人一階才對……

井豪愈發覺得唐天和他的魂將看不透深淺,他暗自搖搖頭,把這個問題拋之腦後,目光灼灼地看向唐天,正色道:「唐兄弟,不知這物器,可是煉魂器?」

在唐天身後,兵以蟻吶般聲音悄然道:「告訴他無妨。」

唐天心中立即有數,點頭道:「沒錯,這就是南十字兵團的煉魂器。」

井豪臉上喜色不自地流露出來,雖然他強自忍住,但眉眼間喜色還是清晰可見:「沒想到唐兄弟竟然有如此神器!聽說,此物對每個人,都只能使用一次?」

「沒錯。」唐天點頭。

井豪臉上喜色更濃:「那不知道唐兄弟能不能割愛?」他連忙補充一句:「什麼價碼,唐兄弟儘管開口,如果我做不了主,會上報我的老師。」

「可以答應。」兵在唐天身後,悄然道。

唐天心領神會,道:「什麼價碼我不知道,井豪大哥看著給就是了。」

井豪沒有想到唐天把皮球踢回來,他本就是實在,這下也有些犯難了,沉吟道:「煉魂器的價值我也很難估量,這樣可好,我用一套黃金卡作為定金,剩餘的報酬,由我的老師來給,不知可否?唐兄弟放心,我的老師為人正直,絕不是貪圖便宜之人。」

唐天精神一振:「黃金卡?」

井豪見唐天感興趣,心頭微松:「這是一套黃金卡是以前的一位前輩留下的,它是一套三張,彙集了這位前輩最擅長的三種武技。分別是、、,五階,非常適合唐兄弟。其他報酬,很快老師就會傳過來。」

兵悄聲道:「你看著辦。」

唐天立即毫不猶豫:「好1

井豪大喜過望,二話不說,掏出三張金燦燦的卡片,飛快塞進唐天手中,那模樣好似生怕唐天反悔一般。

黃金卡的質地和白銀卡有相當的差別,看上去非常輕薄的三張卡片,入手卻非常沉重。摩挲著三張卡片,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傳入他心中。

唐天有些動容,果然不愧是黃金卡!

「唐兄弟放心,老師的消息會很快傳過來的。」井豪補充道,他眼巴巴地盯著煉魂器。

唐天咧嘴一笑,手一揮:「我相信井豪大哥,現在它是井豪大哥的1

井豪連忙跑過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地上的煉魂器。

「那我就不打擾唐兄弟修鍊了1井豪連忙告辭。

唐天也想看看自己的進步有多大,便道:「井豪大哥請便。」

看著井豪身影消失,唐天有些好奇地問兵:「把煉魂器給他沒有關係嗎?」

「沒有關係。」兵不以為意道:「其實煉魂器的作用很有限,在以前兵團,它是一件很普通的機關而已。因為對於任何一個人,它只能用一次。」

兵還有句話沒有說,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唐天這樣變態。

唐天聞言,便放下心來,忽然想起一個問題,連忙問:「我撐了多久?」

「比我多半個小時。」兵輕描淡寫道。

「只比你多半個小時啊1唐天一臉失望。

兵只覺得一口逆血差點噴出來,他強自按捺住一巴掌把這張欠扁的臉拍飛的衝動。

不要和這個神經病少年一般計較……不要和這個神經病少年一般計較……

兵在心裡一遍遍地念。

唐天仰著臉,語氣中充滿深深的遺憾:「只比你多半個小時,完全體現不出我的厲害啊1

兵心中繼續默默地念:不要和他一般計較……不要和他一般計較……

「阿勒,說起來,你們兵團的水平很差嘛!我輕輕鬆鬆就兩個半小時,這麼說來,哇,我好厲害!果然不愧是神一樣的少年啊!以一己之力,打敗整個南十字兵團,哇哈哈1

唐天得意洋洋,眉開眼笑。

兵的兩撇濃眉抽搐兩下,就知道這傢伙,肯定是小人得志的嘴臉。

※※※※※※※※※※※※※※※※※※※※※※※※※※※※※※

新兵訓練營,捱打訓練。

漫天的光團,如雨點般,但是唐天的防守卻滴水不漏。

他就像怒濤中的礁石,無論海浪多麼大,他始終巋然不動。

他的神態從容,沒有半點平時的狼狽,動作有如行雲流水,攻擊速度並沒有明顯提升,但是每個動作都是恰到好處。現在的訓練難度,已經被提升到唐天平時修鍊的雙倍難度。

唐天只覺得,自己對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靈敏異常。

煉成白銀武魂,他的直覺,提升到一個他難以想象的地步。

光團的數量,在不斷遞增,難度繼續提升。

唐天始終從容應對,二十分鐘,他沒有露出半點疲態。

光團如雨,密度逐漸攀升到一個驚人的地步,令人頭皮發麻。

唐天的防禦終於失守,啪,一枚光團擊中他的手腕。

「啊啊啊1唐天的慘叫聲,被鋪天蓋地的光團淹沒。

報復的感覺,果然好爽!

兵陰陰一笑。

笑完之後,兵心中難以平靜。5倍!捱打修鍊的難度足足提升了5倍,才攻破唐天的防線,而且這還是唐天突破后的第一次訓練。當唐天開始適應直覺的提升,絕對可以撐更久。

想象唐天這樣直覺本來就敏銳異常的傢伙,直覺再強化5倍……

真是可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