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八十八節煉魂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白虹星遇到唐天,所有人精神都是一振,對白虹星之行充滿期待。所有人心中都有些好奇。再遇到變態唐,那傢伙會強到什麼地步呢?※※※※※※※※※※※※※※※※※※※※※※※※※※※※※※

天空一個巨大的火團熊熊燃燒。

轟轟轟!

一道道籠罩著機關獸的火焰流光,如同暴雨般,騰空而起,前赴後繼地沖向天空中那個巨大的火團。每一道火焰流光沒入火團,都會讓爆炸變得更加劇烈,轟然爆炸之聲,不絕於耳。

不斷翻騰爆裂的火團中,傳出孔有霖不甘的怒吼咆哮。

轟!

空前的爆炸聲,陡然熾亮的光芒像太陽爆炸,世界一片雪亮。唐天腳下的地面都為之一顫,衝擊波如同颶風般,肆虐橫掃,所過之處,房屋有如紙糊一般崩碎。

光芒散去,衝擊波消散。

世界安靜下來,天空空無一物,碧空如洗,好像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身著優雅如王子,強大得令人心悸的孔有霖,彷彿被從天空抹去,沒有留下半點痕。

短暫的寂靜之後,林家陷入一片慌亂,如此恐怖的場景,竟然發生在林家,剛剛發生了什麼?

林家的高層們臉色齊變,他們臉上浮現不能置信之色,他們知道只有在什麼情況下,機關獸才會發動自殺性攻擊。

家主死了!

一道道倉皇驚慌身影,從林家各個角落騰空而起,踩著房頂,瘋狂地催動輕功向主宅飛奔而來。

誰也沒有注意到,在這些慌亂的身影中,一位不起眼的少年悄然溜出了林家。

整個三魂城都徹底被驚動,無數高手躍上房頂等高處,遙遙望來。而那些和林家關係不錯的高手,則連忙飛奔過來幫忙。

就在一片混亂中,唐天悄無聲息從武魂殿退回兵團駐地,再回到能量裂縫。

回到能量裂縫,看到不斷從裂縫深處噴涌而出的能量團,唐天眼中閃過一道光芒。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和孔有霖交手,從是孔有霖的強大,卻給他留了無法抹滅的烙櫻

如果不是數量實在太多和自殺南攻擊,那些機關獸很難對孔有霖構成致命威脅。七階武技強大而凝實的真力所散發的氣息,哪怕隔得老遠,唐天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彷彿直入人心的危險!

便是自己操控劍齒虎,也不是孔有霖的對手。

「喂,兵大叔,煉魂器煉魂器,開始吧開始吧。」唐天堅定了自己的目標之後,便把這場戰鬥拋之腦後,有些眼巴巴道。

兵看著眼前的唐天,少年眼中閃爍著期待和認真,他忽然想起唐天之前說過的那句話。

「明天吧。體息一天,明天的你的狀態恢復了,我們再開始。」兵並沒有答應。

「等什麼明天?現在就開始!神一樣的少年,龍精虎猛,哪需要什麼休息?」唐天不滿地嘟囔。

「你不要休息,我還要休息。」兵看也不看唐天一眼,自顧自地飄到角落裡,閉上眼睛。

「體力果然是老男人的軟肋礙…」唐天嘴裡嘀咕。

兵眼角抽動了一下,這個惡毒的傢伙……但一想到明天唐天要受的罪,他的心情就平衡下來,哼哼,少年,明天你就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唐天見不管自己怎麼撩撥,兵都無動於衷,只有悻悻地退到一旁,開始修鍊起真力來。

約一個時辰后,唐天重新睜開眼睛,體內的真力完全恢復。果然不愧是能量裂縫,這裡修鍊真力的效率驚人,唐天能夠清楚地感受體內真力的進步。不知道是不是由於剛剛經歷一場戰鬥的緣故,這次真力的進步,比平時要更顯著一些。

唐天想起自己的戰利品,他從懷裡摸出那顆魂珠。

「喂,兵大叔,魂珠是做什麼用的?」他有些好奇地問。

兵瞥了一眼:「給賽雷吧,她應該有用。」

「哦。」唐天有些失望,原來是機關師用的東西,他便隨手把它丟入自己的水瓶武櫃。唯一的戰利品,居然是自己用不上的東西,唐天頓時心中有些後悔,自己該趁亂在林家搜刮一下的。

這麼大好時機,竟然錯過了!

打敗七階強者如此輝煌的戰果,可不是說有就有埃林家沒搜刮到,孔有霖更是連渣都沒剩,那一套漂亮的具裝,也化作灰燼了,真可惜。

憤憤不平的唐天,只有繼續修鍊。

※※※※※※※※※※※※※※※※※※※※※※※※※※※※※※

「也不知道基礎唐現在怎麼樣了?」阿莫里嘟囔著,他拚命地扒著飯,他的飯盤和他的體型成正比,比別人都要大三號。

梁秋斯文地夾起一根青菜,放入嘴裡,耐心地吃完,才慢悠悠道:「唐天的進步肯定很快,外營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壓力。」

韓冰凝安靜地吃著飯,一聲不吭。

司馬香山挑剔地在飯盤裡撥拉了兩下:「現在食堂的飯菜越來越糟糕了。這小牛肉沒有腌入味,青菜也太熟了,調料的味道重了,鹽也重了……」

阿莫里拚命地往嘴裡扒飯,含糊不清道:「我覺得挺好吃礙…」

「我決定夜晚找他們談談心。」司馬香山皺著眉頭,挑了塊菜心,丟進嘴裡。

「廚師已經換了三批。」韓冰凝冷冷道:「你不要給後勤增加麻煩。」

「或者我直接把他們殺了?」司馬香山幽幽道。

「我不想連續幾天沒飯吃。」韓冰凝放下筷子,冷冷地看著司馬香山。

剛剛咬完另一根菜心的梁秋也朝這邊望來:「我也不想,而且我覺得他們的素食燒得不錯。」

阿莫里端起盤子嘩啦嘩啦往自己的嘴裡倒,他的血盆大口就像無底洞一般,小山似的飯菜,很快消失不見,他意猶未盡起身:「我再去加一份。我喜歡這批廚師,他們燒肉的量很足,總能夠我吃。」

司馬香山搖頭幽幽一嘆:「好吧,真可惜,看來,我只能去外面再綁一個好一點的廚師來。」

一直奉行素食的梁秋最先吃完,韓冰凝也很快結束,阿莫里在與他的第四盆飯菜作鬥爭。

「部長過段時間,要去白虹星。」梁秋端起一杯綠茶,慢悠悠地說:「據說會有不少其他分部的人會來。部長已經決定通過比賽來選拔隨行者。新人有八個名額,會在英仙座所有的新人營裡面選拔。」

「白虹星1韓冰凝眼前一亮:「千惠小姐在白虹星1

「啊呀,外營會參加嗎?基礎唐肯定也會來參加吧1阿莫里一下子把飯盤放下。

「他早就去了吧。」司馬香山幽幽道。

「很有可能。」梁秋道:「外營據說管理很鬆散,唐天只怕按捺不住,肯定會去找上官千惠。」

「啊啊啊啊!我要參加比賽!我要去白虹星1阿莫里高舉雙臂:「哈哈,又可以和基礎唐打架了。我這次要把基礎唐打趴下,讓他見識我最近的進步。」

其他人沒有覺得詫異。

四人的進步,都非常迅猛,在這批新人之中,出類拔萃。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這批新人被稱為英仙座分部有史以來最強的一屆新人。但是在他們幾人之中,進步最快的,不是司馬香山,也不是韓冰凝梁秋,而是阿莫里。

這傢伙的實力進步之快,令人吃驚。負責訓練新人的教官,更是為阿莫里破例,各種待遇,便是司馬香山等人,也眼紅得緊。受到重點關照的阿莫里進步速,他就像脫韁的野馬,拉都拉不祝

雖然他還沒有正式與梁秋交手,但是梁秋已經沒有必勝阿莫里的信心。

四人之中,阿莫里被視作最有可能打敗唐天的人。

唐天身上的各種不同尋常,各種不合常理,讓他們深有體會。雖然他們進步亦非常明顯,但是以唐天之前的各種變態之處,誰也不相信那個傢伙,會比他們進步要校哪怕唐天在條件遠不如他們的外營,但是唐天什麼時候的條件跟他們一樣過?

這才是這傢伙真正變態的地方啊!

想到會在白虹星遇到唐天,所有人精神都是一振,對白虹星之行充滿期待。

所有人心中都有些好奇。

再遇到變態唐,那傢伙會強到什麼地步呢?

※※※※※※※※※※※※※※※※※※※※※※※※※※※※※※

唐天看著兵在折騰煉魂器。

煉魂器是一個直徑約十厘米的青銅圓盤,圓盤上雕刻了無數繁複的花紋。兵先在懸崖邊來回走了一遍,最後找到一處能量團比較密集的地方,把煉魂器放下。

煉魂器一放在地上,便聽到一陣啪啪啪密集的青銅機關聲,不斷地有各種青銅部件從圓盤裡彈出,然後扎入地下。

接二連三的青銅部件層層疊疊地彈出,幾乎是眨眼間,便大了好幾倍,小小的煉魂器就像一枝青銅玫瑰瞬間怒放。

變大了許多的煉魂器,就像一座小小的青銅台。

青銅台上,布滿了無數精細的花紋,這些花紋之間,隱隱有光澤流淌。

「站上去。」兵對唐天道。

「哦。」唐天連忙站上青銅台。

「你準備好了么?」兵看著唐天,認真道:「煉魂的過程會非常痛苦,但不管再怎麼痛苦,你一定要忍住1

「我知道1唐天斂去臉上笑意,沉聲道。

「你要記祝」兵一字一頓道:「受得了多大的痛苦,你就有會多大的成就。」

「放心吧,大叔,我可是神一樣的少年1唐天想也沒想,脫口而出:「註定要成為這個世界最強武者的男人啊1

「那你就要承受其他人都無法承受的痛苦。」兵意味深長道。

唐天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來吧1

他腳下的煉魂器,倏地亮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