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八十一節劍齒虎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要提升百分之二十,都是極為困難。「不過,它也不是沒有弱點。」兵繼續道:「劍齒虎是重攻輕守,它的重量讓它的防禦並不是很出色。而且,它強化的是真力的瞬間爆發,短距離衝刺的速度很好,但是長途奔襲不是它...

就好像一扇世界的門被打開。

深沉的黑暗,沉睡了幾千年的遙遠記憶,被一盞盞耀眼雪亮的燈喚醒。

一排排整齊的青銅機械,就像一頭頭猙獰凶獸,無聲寂然蹲立,一眼望不到盡頭。青銅深沉內斂的光澤,古樸蒼涼如那個時代,血與火的氣息,迎面撲來!

唐天獃獃地前行,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大腦一片空白,他下意識地前行,他的目光貪婪而熾熱而從這些青銅機械上掃過。

青銅機械千奇百怪,有的形狀像野獸,有的人型,但是更多的形狀,唐天形容不出來。但是每一架青銅機械,都瀰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肅殺之氣。深沉的青銅色,更這份淡淡的殺意更增添了幾分肅穆。

「這個基地只不過是大家修鍊時整頓休息所用,軍械庫很校」兵輕描淡寫道。

很協…

這也算很協…

唐天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無法想象,當年的南十字兵團,是何等的強盛。

兵四下張望,有些感慨道:「我記得這座基地是螺絲設計督造的,這個傢伙的要求最變態,這裡能夠保存得這麼好,多虧了他。這裡就你可以見識一下,當年兵團的制式裝備。給那些更變態傢伙用的東西,這裡沒有。」

「更變態的傢伙?」唐天有些好奇地問。

「嗯,高手都會有專門的機關師給他定製,為他量身打造,普通士兵就沒有這樣的待遇了。」兵解釋道。

「現在這些機械還能用嗎?」唐天忍不住問。

「應該還能用。」兵也不確定:「你挑一架試試。」

「好1唐天大為興奮,他早就按捺不住,目光四下掃視,他的目光立即被一架青銅機械吸引。

這是一架典型的人型機械,看上去就像大一號的鎧甲,約兩多米。這具機械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猙獰,頭部是一個虎頭,威嚴而肅穆。任何一個關節,都有倒刺!尤其是它的指掌關節,唐天想象一下握拳擊中對方時,拳尖的尖刺輕易地破開對方的防禦,強大的力量會讓它摧枯拉朽一般。十指尖端有鋒利的虎爪,可以鎖扣,殺傷力十足。膝、肘就更不用說了,只要對方挨了一記,肯定喪失戰鬥力。

「這架1唐天毫不猶豫道。

兵看了一眼,點點頭:「你的眼光不錯,它叫,是典型的近身肉搏機關武甲,非常適合你的打法。」

「劍齒虎……」唐天立即喜歡上這個名字。

「這類戰鬥機械,名字叫機關武甲。」兵補充了一句,隨即指著劍齒虎道:「它的特點是靈活,強調攻擊,無論是拳法、掌法、指法、關節技、腿法,都得到大幅度的強化。強化度,在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五之間,視個人水平而定。」

唐天聳然動容,對武技的強化百分之二十的強化,這是一個相當可怕的數據。任何武技的威力,想要提升百分之二十,都是極為困難。

「不過,它也不是沒有弱點。」兵繼續道:「劍齒虎是重攻輕守,它的重量讓它的防禦並不是很出色。而且,它強化的是真力的瞬間爆發,短距離衝刺的速度很好,但是長途奔襲不是它的長處。」

兵一邊說,一邊打開機關武甲的胸甲。裡面空蕩蕩,武甲內壁可以見看到許多複雜的紅色線條,深沉的青銅底色上,紅色的線條異常醒目。

「是不是很像人的血管?」兵一邊操作一邊問。

「是有點。」唐天點點頭。

「星辰石放在這裡。」兵指著內壁的一處凹槽:「雖然的背甲設計得最厚,可以承受比較強的攻擊,但是,你最好不要用它來當盾牌用。實戰發現,承受的攻擊太強烈,凹槽有可能被破壞,唔,那這玩意就成了一個青銅罐頭了。」

兵如數家珍,顯然對它熟悉得很。

「好吧,你進去試試。」

唐天聽到兵的這句話,立即迫不及待地鑽了進去。

「走兩步試試。」兵在一旁,抱臂而立,他習慣性地拍了拍口袋,這才猛然間醒悟過來,自己已經是魂將了。心裡有些遺憾,如果這個時候有根煙什麼的,就完美了……

興奮無比的唐天,向前邁一步,結果力量沒掌握好,鐺,一頭栽在地上。

兵頭往後一仰,有些不忍卒視:「喔喔喔,少年,注意控制力量,它會把你的力量放大。」

話音未落,砰,地上的劍齒虎猛地彈了起來,狠狠撞在天花板上,撞出一個人形淺坑,過了片刻,啪地掉落在地,砸起無數灰塵。

「少年,你自己先慢慢玩,我去其他地方看看。放心,這玩意很經摔的。」

兵丟下這句話,便飄然消失。

唐天第一次遇到這麼好玩的東西,一開始的確不好控制,經常的摔倒、失控。但是很快,唐天野獸一般的反應能力,迅速地佔據了上風。

唐天穿著劍齒虎在軍械庫裡面狂奔,不時撞倒幾架其他的機關武甲,但他渾不在意,他只覺得說不出的暢快,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力。親身體驗機關武甲,這種感覺異常新鮮。唐天對南十字兵團的那些人佩服得五體投地,是誰創出這種機關,實在太厲害了!雖然看上去十分沉重,但是催動它,只需要很小的力量,非常靈活。

劍齒虎一個急停,行雲流水,唐天深吸一口氣,一拳轟出,全身的真力,洶湧而出!

大雪崩!

啪!

拳頭擊中的地方,空氣徹底崩碎湮滅,周圍的空氣急劇地向他拳頭坍塌,形成一聲懾人心魄的爆音。

好強!

唐天被這一拳驚得呆祝

大雪崩的威力如何,他一清二楚,他絕沒有想到,穿上,轟出的大雪崩竟然會有如此威力。平時轟出的大雪崩,可以把空氣崩碎,但是卻無法湮滅。完美的,威力提升了百分之二十,發生了質的變化。

唐天體內的熱血,立即被點燃了,他開始瘋狂地施展自己的各種武技。

各種武技,變得異常兇狠,威力暴漲。

唐天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狂暴的戰鬥機器,所向披靡!

※※※※※※※※※※※※※※※※※※※※※※※※※※※※※※

兵注視著眼前的徽章。

這是大號徽章,兵團的每個基地,都會有一枚這樣的徽章,裡面有兵團的烙印,是南十字兵團的象徵。但很少有人知道徽章裡面另有乾坤,不,確切地說,在整個兵團,只有四個人知道。

兵伸出手掌,貼在徽章上。

徽章驀地亮起幽幽光芒,青銅色的十字座印記,如同星辰被點亮。

「團長,你可不要騙我礙…」兵喃喃自語。

道青銅色的光芒,驀地沒入他的體內。牆壁上的徽章,迅速黯淡下去。

兵的身體一震,他的額頭,浮現一道青銅色南十字印記,原本半透明的身體,變得凝實了幾分。

空如白板的臉龐,開始出現眼睛、鼻子、嘴巴、眉毛。

片刻后,所有的變化停止。

兵睜開眼睛,面前的徽章忽然變成鏡子,看到鏡子裡面的人,兵一下子愣住,旋即化作怒憤的咆哮:「團長!你這個混蛋!難道你們連做徽章的時候,也在玩撲克嗎……」

鏡子里,眼睛可以動,嘴巴也在動,鼻子也可以動,眉毛也可以動,但是竟然、竟然就像畫上去的一樣……

空無一物的白板臉,加上如同畫上去的五官,活生生的撲克臉……

兵對著徽章咆哮了半天,終於停了下來,怔怔地看著徽章,哼了一句:「你們這群混蛋,在地獄玩撲克玩得爽了吧,留我一個人在人間,難道就因為我平時不陪你們玩撲克么……」

說著說著眼淚模糊了視野。

兵抹了一把眼淚,看著徽章,嘴裡嘀咕:「撲克泡水了,果然有點丑啊,真是太有損我鐵血教官的形象了。」

他定了定神,半晌才緩緩開口:「團長,除了訓練新人,我什麼都不會,但是,我想,既然你們把我踢了回來,那一定是充滿不甘吧!你們不甘心這麼失敗吧!你們不甘心就這樣湮滅吧!是吧,你們不甘心吧1

「團長,你沒有來。阿信,你這個打牌從來不輸陰險腹黑的傢伙,也沒來。螺絲,你這個最強的機關師,也沒有來。」兵看著自己的手掌:「你們把我這個最沒用的傢伙踢回來。為什麼啊,團長1

「除了訓練,我什麼都不會。」兵坐了下來,倚著掛著徽章的牆壁,自言自語:「你們這些很厲害的傢伙,卻一個個偷懶。明明不甘心,卻只留下我一個人,你們該有多彆扭埃不過,唐天這傢伙,挺不錯的,唔,倒是個好胚子,就是我們那個時代的東西,有點過時。這是個問題……」

他就坐在那,絮絮叨叨,就像對著朋友拉家常。

上方的燈光投射下,牆上青銅徽章拉出長長的影子,落在倚牆而坐的兵身旁,恍如當年的戰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