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九節機關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5-05 15:16  |  字數:3597字

入口是一個破舊的石門。

到處是蜘蛛網,堆滿灰塵,不過隨處可以看到有人來過的痕迹,偶爾還能看到以前冒險者丟棄的一些廢物。幾條幽深的甬道,呈現在唐天和兵面前。唐天注意到,甬道所用的岩石和外面那塊紅色岩石似乎是同一種石料。

兵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跟著我,要小心。」

「兵大叔以前來過嗎?」唐天小聲地問。不過雖然這裡面陰森森,他倒沒有什麼半點害怕。

兵一連往前飄,一邊道:「來過,這裡以前是兵團的一個基地。裡面有一個軍械庫,所以機關有點多。」

「機關?」唐天瞪大眼睛,四處亂瞄。

他肩膀上的芽芽也學著唐天的模樣,鼓起臉頰,小眼睛瞪得老圓,四處亂瞄,魂核不知道被它收到哪去,手上拿著小弓箭。

「嗯?」兵忽然有所察覺,冷哼一聲:「我們後面有人。」

「有人?」唐天眼中立即露出警惕之色。

兵渾身的寒意濃了幾分,他沒有進甬道,而是一言不發,走到旁邊的岩壁面前,也不知道他在哪裡摸索了一下,忽然,咔咔咔,整個岩壁竟然緩緩上升,露出一條青銅甬道。

唐天吞了吞口水,一條完全由青銅鑄成的甬道,過了這麼多年,也沒有半點銅銹。一塊塊精美雕花的青銅磚鋪滿整個甬道,古樸的青銅花紋,彷彿塵封的時代,緩緩在唐天面前展開。一盞盞頂燈從甬道上方亮起,蜿蜒到甬道深處。

「還好,沒有失效。」

唐天聽得出來,兵大叔雖然竭力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靜一些,但是語調的變化卻暴露出他的心情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

唐天走進青銅甬道後,岩壁重新緩緩落下,嚴絲合縫。讓唐天感到奇異的是,整個甬道空氣十分清新,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渾濁。

「不要踩地面。」兵提醒唐天。

「不踩地面?」唐天呆了一呆:「不踩地面怎麼走?」

唐天肩膀上芽芽眼睛一亮,小腿一蹬,啪地彈了起來,朝牆壁激射而去,啪啪啪,只見它就像一個彈力球一樣,在兩邊牆壁間彈來彈去,飛快前進。

「看來芽芽都比你聰明。」兵丟下這句話,就飄了過去。

唐天的眼角抽動兩下,二話不說,催動輕功,不斷在牆壁上輕點借力,以之字形不斷前進。好在他的輕功紮實得很,這對他而言,沒有半點難度。

甬道比唐天想像的要幽深得多,而且唐天能夠感受到,它在不斷向下延伸。

唐天心中的驚嘆越來越強烈,這條青銅甬道,已經超過十公里,而且還在向下延伸,這是多麼驚人的工程量,多麼雄厚的財力!

「小心,前面如果沒有失效的話,需要身份驗證。」兵的語氣透著凝重。

「怎麼驗證?」唐天問。

「徽章!」兵吐出兩個字。

「我們有嗎?」唐天再問。

「沒有。」兵很乾脆回答。

唐天呆了呆:「那我們怎麼辦?」

「衝過去。」兵道。

「沖……衝過去?」唐天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沒錯!」兵刷地出現在芽芽身邊,一把抓住芽芽,然後出現在唐天的身後,一隻手搭在唐天的肩膀,嘴裡道:「神一樣的少年,全靠你了!」

唐天剛想破口大罵,紅光驟然在眼前綻放。

「哇哇哇!」唐天顧不得其他,往旁邊一閃。

一枚青銅箭矢,擦著他的身體,哚,深深插入堅硬的牆壁內,青銅箭翎嗡地劇顫,看得唐天的心肝也劇顫,他的臉色有些發白,這要自己被射中,只怕立即被貫穿吧!

「不要發獃!快衝!」兵急聲道。

「你這個混蛋!」唐天怒罵一聲,腳下猛地發力,朝另一邊牆壁撲去,又是一根青銅箭!

「不要踩到地面!」兵躲在唐天的背後,出聲提醒。

咻咻咻!

令人頭皮發麻的破空聲,從甬道深處響起。

唐天瞳孔陡然一縮,幾個小點映入他的視野,還在緩衝的雙腿驀地發力,他就像離弦之箭,撲向對面的牆壁。

哚哚哚!

唐天已經顧不及罵人了,一蓬箭雨轟然而至,十二枚青銅箭幾乎封鎖了他所有閃躲的空間。

強烈的恐懼刺激著渾身每一塊肌肉,他的注意力空前集,在快要觸及到牆壁的瞬間,他忽然伸出手掌,五指如鉤,噗,重重插進青銅壁內。強大的慣性幾乎把他的身體死死壓在青銅壁上,這股力量傳遞到指尖,唐天指尖劇痛,但他顧不得其他,另一隻手掌五指如鉤,噗,插進前方的青銅壁。

手臂驟然發力,唐天就像一隻趴在牆壁上的壁虎,飛快沿著青銅壁向前遊走。

哚哚哚!

擦著身體飛過的青銅箭凜冽的勁氣,讓唐天頭皮發麻。

「幹得漂亮!」兵似乎相當激動:「菜鳥,就是這樣!往前沖!」

菜鳥……

唐天眼角抽動了兩下,他強忍一把掌把這傢伙扇下去的衝動,埋頭瘋狂前進。整個人吸在牆壁上,只能完全憑藉手指和手臂的力量,唐天強橫的體力,此時展現得淋漓盡致。

咻咻咻咻!

箭如雨點,挾著駭人的聲勢,不斷從甬道深處激射而來。

唐天臉色微變,暗呼不好,深插入牆壁的十指化抓為拍,同時雙腿發力,他就像青蛙一般,啪地彈了起來。

「非常好!全身勁力配合非常協調,充滿了爆發力的美感!菜鳥!棒極了,不要停,沖沖沖!」

身後的兵就像打了雞血了一樣,周圍熟悉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