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七十六節鐵漢熱淚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解決了戰鬥喲。」賽雷笑兮兮道。唐天那畏如蛇蠍的表情,簡直太可愛了呀!賽雷美眸如電,吐氣如蘭,聲音中充滿深深誘惑:「難道是少年,還想來一次?」唐天發白臉色更加慘白如紙,頭搖得像撥浪鼓,...

溫軟入懷。

唐天的力道沒有掌握好,賽雷面對面坐在他面前。青銅機械鴕鳥背上地方倒是足夠兩人坐,但是唐天的視野被賽雷的揚起的頭髮擋住,心中一急,啪,把賽雷的身體往懷裡一帶。

賽雷來不及反抗,整個人立即失去平衡,向唐天懷裡撲去。

賽雷的頭髮被迎面的風吹起,唐天一咬牙,顧不得那麼多,伸手按住賽雷的腦袋,猛地一按,口中怒吼:「趴下1

賽雷只覺後腦一陣大力傳來,啪,臉一下子埋進……

「嗚嗚1賽雷感覺得自己的臉被什麼東西完全埋住,幾乎喘不過氣來,她想說話,但是只能發出嗚嗚聲。

忽然,賽雷的身體陡然僵祝

等等!

這個地方……這個地方……

這裡是……這裡是……

賽雷的大腦一片空白,臉刷地燒起來,偏偏唐天情急之下,根本沒有留力,這一按結結實實。而且唐天怕她亂動,視野再次受阻,右手緊緊按住她的腦袋。

賽雷徹底慌亂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唐天,已經完全進入戰鬥狀態,拳套籠罩青色的火焰,優雅華麗的孔雀藍浮出,翎甲像波浪一般微微起伏,他的眼睛閃耀著紅色的火焰。

「小鴕鴕,殺1

唐天怒吼一聲,再次伏低身體,青銅機械鴕鳥轟隆轟隆,朝白熊貓衝去!

一道黑影有如鬼魅般從側翼,撲向唐天,赫然是黑熊貓。黑熊貓瘦削的臉龐殺氣四溢,一片冰寒,雙手不知何時,多了幾把飛刀,半空中手腕一抖,飛刀脫手而出。

怪異的嘯音充斥耳膜,飛刀速度如電,籠罩著一層淡淡光芒,在空中飄浮不定,讓人防不勝防。

唐天早就黑熊貓飛刀脫手瞬間,便心生感應。經過捱打訓練的唐天直覺敏銳得驚人,頭也不回,手腕朝後一伸。

咻咻咻!

幾道黑光從唐天手腕激射而出。

天箭座黑鐵秘寶,小乾坤袖箭!

袖箭速度奇快,黑熊貓眼中寒光一閃,猛地止住身形,手中多了兩柄蝴蝶短刃,手如蝴蝶翻飛,刀光閃爍。

叮叮叮!

幾點火花迸濺,黑熊貓連退數步,心中凜然。

而此時,飛刀亦出現在唐天的背後,黑熊貓的手法細膩,原本在空中看似雜亂的飛刀,此時瞬間鎖住唐天各個方位,無論唐天往哪個方向閃躲,都會被飛刀擊中!

就在此時,唐天驀地怒喝:「孔雀之藍1

倏地一道虛影在具裝上浮現,錚錚錚!

幾片翎甲突然直立,猛然掙脫,激射而出,空中幾道藍光乍現,叮叮叮,每一道藍光必然擊中一把飛刀,無一落空。

黑熊貓臉色奇差無比,這半路里殺出來的傢伙,實力不怎麼樣,但是身上的秘寶層出不窮,竟然只憑藉秘寶就硬生生逼退自己,黑熊貓心中的惱怒可想而知。

唐天哈哈大笑,他的目光緊緊鎖定面前的白熊貓。

白熊貓手中多了一根銅棍,面對迎而衝來的青銅機械鴕鳥,圓滾滾的臉上,沒有半點退縮。

雙方的距離在迅速拉近,白熊貓忽然暴喝一聲,矮敦厚實的身體往下一沉,雙手持棍,橫掃千軍!

淡淡的土黃色光芒,隱約可見一隻猙獰狂野的熊貓張嘴怒吼。

棍音低沉如野獸咆哮。

五階真力催動到極致,棍芒幻形,才會形成如此景象。

黑熊貓冰冷的面色,隱隱帶著一絲期待。很少有人知道,白熊貓矮胖的身體內,卻是天生神力,再加上極佳的土行天賦,他的修鍊到巔峰,威力之強,硬碰碰,從未輸過。

唐天也對這一楷的威勢心中暗驚,不過,他嘴角忽然浮現一縷狡黠的笑意。

轟隆轟顱…轟!

粗壯的青銅鳥腿,驀地一沉。

黑熊貓瞳孔一縮,失聲驚呼:「他要……」

轟!

強悍無匹的力量,驟然從青銅鳥腿中爆發,青銅機械鴕鳥騰空而起。

駭人的棍影,擦著唐天的身體掠過,唐天身形一顫,心中駭然,勁氣彷彿要鑽入他身體一般。這一棍,竟然如此強悍!

呼啦!

倉庫頂被撞出一個大洞,兩人一鳥,高高衝上天空。

白熊貓和黑熊貓紛紛跑到大洞下方,仰臉朝天空望去。

哪知道青銅機械鴕鳥這一躍,硬生生衝到六十米的天空,不過,沖勢一盡,達到最高點的青銅機械鴕鳥開始往下墜。

下方的白熊貓和黑熊貓刷刷變幻位置,眼中凶光閃爍,蓄勢待發,等著唐天落下來,給予致命一擊。

忽然,青銅機械鴕鳥在空中一頓,竟然停了空中,青銅機械鴕鳥原本始終貼在身側的翅膀,突然伸展開始,飛快地扇動。青銅機械鴕鳥載著兩人飄浮在空中。

下面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唐天完全忘了自己還用力按著的賽雷,賽雷幾乎被窒息,更讓她感到羞恥的是,由於臉埋得太深,唐天的動作又劇烈,隔著褲子她也能感受到有個東西,不時或彈或戳在她臉上。

該死的傢伙!

更讓她無奈的是,無論她怎麼掙扎,唐天的手紋絲不動。

這傢伙是野獸嗎?力氣怎麼這麼大?

她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那個東西還時不時戳來戳去,她心中又羞又恨,情急之下,也顧不得其,張開嘴,用力一咬!

唐天此時心中得意無比,面孔朝天,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白痴!不要把鴕鳥不當鳥……」

仰天大笑的唐天,就像被人掐住喉嚨的天鵝,叫聲嘎然而止。

他的表情僵在臉上,另一手僵在半空,身體僵住像雕塑。

足足停了三秒,唐天陡然發出驚人的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1

遠處一道身影如閃電般衝過來,兵的眼中怒火中燒,殺意沸天。

「唐天,你受傷了?」幾乎是眨眼間,兵就衝到唐天面前。

「啊啊啊礙…」唐天啊了半天,半天說不出話來,他痛得眼淚都出來,身體佝僂成蝦。

好不容易吸了一口空氣的賽雷準備起身,結果聽到兵的這句話,臉刷地狂燒了起來。

羞死人了!

賽雷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直到過了一會,她忽然發現,自己剛才又把臉埋下去……

賽雷羞急得都快哭了。

她雖然平時喜歡擺出一副熟女御姐的姿態,調戲一下小正太,但實際上在男女之事方面相當保守,這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看到唐天眼眶裡淚水涌動,兵心中的怒火更加激蕩,他可是很清楚,唐天是多麼堅強的人,他從來沒有看到過唐天流眼淚。哪怕是多麼大的痛苦,多麼艱苦的修鍊,多麼艱難的戰鬥,唐天從來沒有流過淚。

唐天這個鋼鐵一樣的少年,該是受了多重的傷,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才會痛到流淚啊!

兵眼中殺意翻騰,丟下一句:「他們一個跑不了1便朝下方衝去。

到這個時候,賽雷終於從唐天懷裡掙扎著爬了起來,坐直身體。

兩人面面相對。

賽雷滿臉羞紅,刷地變成一片冰寒,殺氣騰騰。

唐天身體僵直,表情僵直,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本來滿腔怒火的賽雷,看得唐天這般模樣,忽然心中暗爽,怒火消去大半,她伸出修長的手指,鮮紅的指甲輕輕勾起唐天的下巴,小巧濕潤的舌頭輕輕舔了舔雪白的牙齒,彷彿在回味,又彷彿在讚歎:「口感不錯喲1

唐天眼中的賽雷,卻完全是另一番模樣。

兩排雪白的牙齒,就像擦得兩排亮的鋼鋸,寒光四溢。賽雷小巧濕潤的舌頭,在唐天就眼中,就像沾水打濕的砂紙,拚命地摩擦著刀刃,越來越鋒利、越來越雪亮……

好像更疼了……

好可怕……

「啊啊啊啊啊1

唐天的慘叫,比剛才更加撕心裂肺,颶風般遠遠傳開!

兵的效率驚人,以他的實力,熊貓匪團三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幾乎一個照面就被收拾。滿腔怒火的兵二話不說,用一根繩子把三人捆得結結實實,他要讓唐天親手手刃三人,以消心頭之恨。

剛剛綁完三人的兵,忽然聽到頭頂遙遙傳來的慘叫,兵抬起頭,看著天空中的小黑點,心中充滿同情。

傷勢變得更重了么……

鋼鐵一樣的少年,也承受不了的傷勢,一定很可怕吧!

本來還有些羞急的賽雷,看到唐天如此狼狽的模樣,笑得花枝亂顫,心中愈發得意起來,若是有人看到此時的賽雷,一定會被她的風情迷得神魂顛倒。

「喂,少年,下去吧,你的魂將好像已經解決了戰鬥喲。」賽雷笑兮兮道。

唐天那畏如蛇蠍的表情,簡直太可愛了呀!

賽雷美眸如電,吐氣如蘭,聲音中充滿深深誘惑:「難道是少年,還想來一次?」

唐天發白臉色更加慘白如紙,頭搖得像撥浪鼓,他連忙拚命地摧動青銅機械鴕鳥向下飛。驚魂未定的唐天,忙中出錯,青銅機械鴕鳥的浮力其實非常小,剛剛可以讓他們保持浮空,唐天一出錯,青銅機械鴕鳥的翅膀驟然停止。

「啊啊啊啊啊啊1

突然的失重,讓賽雷大驚失色,嚇得一下子抱住唐天。

突然的失重沒有嚇到唐天,但是突然被賽雷抱住,嚇到唐天,他臉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得乾乾淨淨。

「啊啊啊啊啊啊1

兩人拖著長長的慘叫,轟然砸進地面。

兵偏過臉,看著升騰而起灰塵,心中默默地想

——痛到連控制青銅機械鴕鳥都做不到,唐少年這次只怕傷到心神,這樣的重傷,很難恢復礙…

***********************************************************************************************

如此邪惡美妙的一節,神一樣的少年們,是不是充滿了投票衝動?

哈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