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九節賽雷卡店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30 14:14  |  字數:3521字

林威幾人情緒低落,大夥在三魂城呆的時間不短,但從來沒有如此窩囊過。

羅奕忽然抬起頭:「那傢伙只有三階的實力,怎麼可以帶六階的魂將?」

這個問題立即吸引其他幾人的注意力,是啊,唐天明明只有三階的實力,怎麼有能力帶一名六階的魂將?對於積累深厚的大家族來說,得到魂將遠比修鍊要容易得多,因此對魂將的研究,遠比普通人要深厚得多。他們早就發現,任何一名武者,所擁有的魂將,只能比他高一階。

倘若魂將比武者要高兩階或者兩階以上,極容易出危險,

雨希想了想道:「可能是他身邊另外一名魂將的原因,那名魂將竟然沒有臉,這個很古怪。我完全看不透深淺,而且來歷只怕不同尋常。」

華靈嘟起嘴巴,她的眼眶還泛著紅:「他竟然還說人家不懂禮儀!太可惡了!」

雨希深吸一口氣,方道:「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懷疑他的來歷。解劍奉貢,這個詞我是在書上看到過,那是古代的禮儀,俘虜投降奉上自己的武器。現在早就沒有人用這一套了,對方竟然遵循這些古禮……」

其他幾人的臉色更加難看,對於他們這些大家族來說,禮儀是一直是身份的象徵。他們一直以擁有歷史的悠久禮儀為尊,任何一個家族、世家,他們都會想方設法把自己的家族和那些歷史悠久的名門扯上關係,而讓他們看上去高貴、底蘊深厚的,往往就是禮儀,這也是他們最喜歡對暴發戶嘲笑的地方。

若是唐天聽到這些,肯定覺得這都是扯淡。

但是林威幾人聽到這些話,面色凝重起來,他們很清楚,家族對於古老禮儀那種偏執的追求。

「解劍奉貢?我還真沒聽說過。」林威搖頭:「是哪個王朝的?」

「三大兵團時代。」雨希道。

幾人倒抽一口冷氣,羅奕結結巴巴道:「這世上應該沒有那麼久遠的家族!」

「肯定沒有!」林威斷然道:「但是有可能是某個分支,祖上追溯到那個時代而已。」

雨希忽然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他最後掛劍的地方?」

「好像是掛在青銅機械鴕鳥身上的。」林威回憶道。

「嗯,是掛在坐鞍旁,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看過幾張南十字兵團的古畫,他們那個時候的戰利品,全都是掛在同一個位置。」雨希道:「而且,解劍貢奉,也是那時的投降禮。」

所有人的臉色都難看起來。

雨希心細如髮,身後的家族,是四人之中底蘊最深厚的家族,懂得比他們要多得多。而且這是一個不起眼的細節,但正因為它的不起眼,反而更加真實可信。

那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

幾人心頭陰霾,他們在外面胡作非為,家族不會管他們。倘若他們要得罪了什麼了不得的家族,那家族就要跟著倒霉。華靈更是哇地一下哭出來。

雨希連忙安慰大家:「不要擔心,倘若他真的如我們猜測,既然接受我們自贖其身,便說明我們恩怨已消。」

眾人依然一臉陰鬱。

※※※※※※※※※※※※※※※※※※※※※※※※※※※※※※

唐天早就把剛才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他駕著青銅機械鴕鳥,在大街上狂奔,吸引了無數行人的目光。青銅機械鴕鳥雖然並不華麗,但是它龐大的體形,加上敏捷的動作,超快的速度,讓所有人大為驚嘆。

「哇哇哇,兵大叔,原來你們那個時候那麼爽啊,天天騎鳥!」唐天雙手抱著青銅機械鴕鳥的脖子興奮得大叫。他從來沒有這麼快過,簡直就像飛一樣。

「新兵才騎鳥!」在唐天身後飄啊飄的兵隨口道。

「那你以前騎什麼?」唐天好奇地問。

「……也是騎鳥……」兵呆了一呆,但立即補充了一句:「身為教官,當然要以身作則!這可不是我實力不夠啊……」

「你們那個時候,天天騎鳥沖啊沖,一定很爽啊!」唐天覺每天要是這麼風馳電掣,那一定暢快至極。

「其實很無聊。」兵很老實道:「騎久了你會想吐的。」

「啊,會嗎?這麼好玩的事,怎麼會想吐?」唐天有些無法想像。

「鴕鳥戰術,有包含六個大科目,十三個小科目,要達標百分之七十,才能夠夠合格。」兵解釋道。

「哇,聽上去很好玩啊!」唐天睜大眼睛。

「很好玩?」兵冷笑:「有一個最簡單的內容,兩秒的時間內,繞過十二道無序擺放的木樁。」

唐天呆了一呆:「這不可能!」

兩秒的時間,繞過十二道無序擺放的木樁,這根本不可能!青銅機械鴕鳥雖然爆發力驚人,最高可以達到六階的水平,但是它本身的重量驚人,慣性極大,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麼複雜的轉向,絕對不可能。

「不可能?」兵呆板的聲音如常:「這很簡單。」

簡單?

唐天愣了片刻,忽然哇地一聲驚呼:「兵大叔,原來你們以前那麼厲害啊!不如你教我鴕鳥戰術吧!」

「這些東西已經落伍了。」兵的聲音透著深深的失落:「註定失敗的東西,沒有任何價值。」

「為什麼?」唐天搖頭:「我覺得很厲害啊。兵大叔說的那些很簡單的東西,但是我覺得沒有多少人能做到哩。」

「時間是最公平的裁判。」兵的聲音恢復如常:「湮滅了,就說明它的時代過去了。」

唐天還想爭辨,忽然眼角餘光瞥見街道遠處的招牌,立即被吸引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