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六十三節火鐮鬼爪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有沒有合用的。」「哇,太好了1唐天舉臂歡呼:「你是好人1「好人?」井豪冷笑:「我只是不想看到農前輩嘔心瀝血創出的失傳而已。」說罷井豪轉身離去。「口是心非的傢伙。」唐天嘴裡嘀咕,...

井豪有些詫異,雖然只是新人,但是光明武會的新人,怎麼會連武魂蘇醒都不知道?

「秘寶的武魂,一旦開始蘇醒,就會擁有自我的意識,它便會像人一樣自發修鍊。蘇醒的武魂,會不斷地壯大,直至它的極限。」

「聽上去很厲害埃」唐天兩眼放光:「那怎麼才能讓武魂蘇醒?」

「不知道。」井豪搖頭。

「這麼好的東西,要是能夠折騰出來,那該多厲害埃」唐天滿臉遺憾,聽上去就很高端的樣子,一想到要是自己的拳套和小馬飛靴都能夠自己修鍊壯大武魂,唐天就一陣狂流口水。

井豪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不要做白日夢了。」

唐天滿不在乎道:「我們要充滿夢想。」說完這句話,唐天便顧目四盼,搜尋其他的東西。

「別看了,沒有了。」井豪淡淡道:「你應該知道,魂將召喚出來,都有時間限制。農前輩的武魂,守護這裡,自然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說得也是哦。」唐天有些撓頭。

除非特殊的魂將,一般而言,魂將卡召喚出來的魂將,按等階劃分,時間有長有短。青銅魂將能夠維持一個月,而白銀魂將能夠維持一年,黃金魂將能夠維持十年之久。

「若不是時間太久遠,前輩魂將大為削弱,以你的實力,還不夠傳承農前輩的遺物。」井豪面無表情道。

「你很了解呀。」唐天一臉詫異:「為什麼你會知道這麼多?」

井豪淡淡道:「農前輩和我的長輩有些淵源。」

唐天這才恍然大悟。

「不過,現在看來,我還是低估了農前輩。」井豪盯著唐天身上的孔雀藍,淡淡道:「你呼喚一下孔雀藍的武魂。」

唐天閉著眼睛,彷彿在品味和琢磨,忽然睜開眼睛,臉上浮現幾分異色。但是唐天驀地輕喝:「孔雀之藍1

他身上的孔雀藍驀地亮起幽幽藍光,一隻藍色孔雀,悄然緩緩從具裝上飄出,無聲蹲立在唐天的肩膀上。

孔雀全身羽翎如藍金,洋洋洒洒披掛垂下,額頭幾根輕顫如絲的紅色細羽,神色之間,異常靈動。它靜靜地立於唐天的肩膀,優雅從容,神色冷艷高貴。

「果然如我所料。」井豪端詳著孔雀,淡淡道:「農前輩臨死之前,估計把自己的武魂,分成兩份,一份投入孔雀藍之中,另一份化成魂將,守護此處。你若要修習爪功,只需要與孔雀交流便可。孔雀藍定然已經吸引前輩的武魂,難怪它蘇醒了。」

「你是說,孔雀會前輩爪功?」唐天睜大眼睛,滿臉驚喜。

「農前輩受此之苦,只怕也是不願自己的絕學就此湮滅吧。」井豪有些感慨,但是很快便恢復如常:「農前輩最有名的,便是他的,你剛剛也體會過了。不過,你剛才對戰的,連前輩實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在武會的五階爪功中,排名第三。前輩還未被發配此處,便已經開始提升的等階,不知最後可曾成功。」

「五階爪功?」唐天撓著頭,一臉苦惱:「可是我只會三階爪功埃」

「三階爪功……」井豪的臉色怪異無比,唐天和光頭衝突的時候,他就在暗中觀察。唐天渾身上下透著古怪,明明只有三階的實力,卻能夠輕易地擊敗擁有四階實力的光頭和魂將。

尤其是唐天戰勝農前輩的魂將。

雖然農前輩的魂將,經達歲月的湮滅削弱,只有四階的實力。但是大師級的,依然讓它實力驚人。哪怕井豪自己動手,也要花費相當大的力氣。

唐天卻彷彿不費力般勝利。

尤其是最後階段,唐天的鷹爪功,顯然已經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如此強悍的鷹爪功,井豪還是第一次見到。現在聽到唐天說自己只會三階爪功,也難怪他心頭生出荒謬之感。

真是個讓人看不透的傢伙!

不過,既然被發配到這裡……

想到這,井豪心中輕嘆一口氣,生出幾分同病相憐之感:「我那裡還有幾張卡片,你看看有沒有合用的。」

「哇,太好了1唐天舉臂歡呼:「你是好人1

「好人?」井豪冷笑:「我只是不想看到農前輩嘔心瀝血創出的失傳而已。」

說罷井豪轉身離去。

「口是心非的傢伙。」唐天嘴裡嘀咕,不過他馬上眉開眼笑,愛不釋手地摸著身上的孔雀藍,得意洋洋地朝甬道走去。

當光頭彪哥一行人看到唐天身上華麗得一塌糊塗的孔雀藍,呆了半天。

唐天很大度地把所有人都解開繩索。

「我的房間在哪?我要休息了1

唐校霸毋庸置疑地霸佔了最好的房間。

※※※※※※※※※※※※※※※※※※※※※※※※※※※※※※

唐天獃獃地看著兵身旁的魂將,過了片刻,他揉了揉眼睛,難道是自己花眼了嗎?

兵身旁飄浮的魂將,赫然是他在甬道遇到的那位農前輩魂將。

「兵……兵大叔,這……這是怎麼回事?」唐天結結巴巴地問。

「說了不要叫我大叔1兵的額頭黑線一跳,他強自鎮定道:「新兵訓練營,有一個作用,那就武魂投影。」

「武魂投影?」唐天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

「只要有一點武魂,訓練營便可以把它完美投影。一開始,我們是打算用它來彌補我們教官人手不足。但是後來發現,它的作用不僅僅如此。」兵的白板臉依然看不到半點表情,就連他的聲音,也像白板一樣沒有半點起伏。

就在唐天一臉期待地認真聽下去,兵大叔的話題一轉。

「不過,那和現在的你沒有半點關係。」兵淡淡道:「就連,你也暫時沒有辦法學習。我已經看過,這是一門殺傷力極強的爪功。」

火鐮鬼爪不能修鍊,唐天早就有心理準備,他接著問:「那我們現在修鍊什麼?」

「你需要注意你的鶴身。」兵呆板道:「你的鶴身吸入了幾百道勁氣,如果你在十個小時里,還沒有消化它們,它們就會徹底爆裂開來。你就會像成熟的石榴,爆裂開來。」

唐天大驚失色:「這麼重要的事,你居然沒有提醒過我1

「這是常識。」兵呆板道:「我也沒有想到你會用這麼危險的方式來運用鶴身勁。」

「那現在怎麼才能消化?」唐天連忙問。

「反覆擊打1兵冷冷道。

然後,唐天看到鋪天蓋地的光團之海,呼嘯朝他撲來。

噢,不!

唐天凄厲的慘叫聲立即被密集如雨的「」淹沒。

※※※※※※※※※※※※※※※※※※※※※※※※※※※※※※

三個小時后,渾身腫得包子一樣的唐天,憂怨的眼神,看著兵。

「鶴身吸入的勁氣已經完全打散。」兵的語氣就像在談論一塊牛排烤到幾分火候一般。

「南后呢?」唐天口齒不清地問,他臉上全部浮腫,說話都說不清楚。

「然後?它其實幫了你一個大忙。」兵呆板道:「這些勁氣是凝實程度,遠超過一般的四階真力。一般而言,這樣的勁氣,極難被吸收,它們的破壞力很驚人。但是現在,經過七十萬次以上的擊打,它們已經徹底粉碎。」

聽到「七十萬次」時,唐天的眼睛都綠了。

「現在這些被粉碎的真力,對你而言,卻是大補藥。」兵呆板道:「但現在的問題是,它太補了。」

「再虎了?」唐天用他的含糊音,再次提問。

「沒錯。太補了1兵認真道:「你現在需要不斷地用鶴身,來吸收這些精純的真力。這個過程可能需要持續十天。」

「介么走?」唐天彆扭的發音,又含糊又古怪。

「確實需要這麼久。」兵解釋道:「雖然你的真力,比起一般的三階真力要精純強悍許多,你吸入的真力量也很少,但是品階卻高達七階1

「七……七階1唐天聽得完全傻眼了,自己打敗七階的魂將?這太搞笑了!

「此人生前的實力,是七階。」兵的語氣堅定不疑,顯然他對自己的判斷十分自信:「你能打敗魂將,是因為它實力削弱得很厲害。但是每一道勁氣的核心,都是一絲極細的七階真力。」

七階……

對於還在努力向四階攀爪的唐天來說,七階就像一座山峰一樣高。

「而且,那個傢伙說得不對,火鐮鬼爪不是五階,而是七階。它是一門非常出色的七階武技1

唐天再次被震得外焦里嫩。

如果火鐮鬼爪是五階,那他還有些盼頭,七階……那是猴年馬月的事情……

好不容易得到一門絕學,卻突然被告之,這門絕學比他想象得還好,只是原本在嘴邊就可以吃到肉,突然被告訴明年才能吃到……

唐天腫成包子的臉,頓時滿是悲憤。

「這些天你無法訓練。」兵依然呆板無波:「你需要儘快消化吸收這些打散的真力。如果十天,你不能消化完,這些七階真力,就會像毒素一樣,開始破壞你的丹田池。」

唐天帶著深深的悲憤:「怎麼才能加快消化吸收?」

「可以考慮高強度的戰鬥。」兵給自己的建議。

「明白了。」唐天重重點頭,兇狠道:「就是打架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