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六十一節魂將甬道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思考。一個痴迷於武技的前輩高人的形象,立即在唐天腦海中浮現。對於這樣的人,唐天非常尊敬。他一邊走,一邊雙手合什,嘴裡念叨著:「前輩在上,什麼遺物、秘寶、武技,都統統給我吧!我一定不...

彪哥在一盆冷水中被澆醒,然後,他就後悔他醒了。

「說吧,你把我的秘寶藏到哪裡去了?」唐天的聲音鑽入彪哥的耳朵里。

彪哥滿頭霧水:「你的秘寶?」

「沒錯1唐天刷地站了起來,張開雙臂,一臉理所當然:「你們現在都是我的俘虜,你們的秘寶,當然就是我的。」

彪哥這才反應過來,哭笑不得:「全在那啊,你的手法……那麼乾淨……」

「少來誆我1唐天一臉鄙視地看著彪哥:「這麼一大堆的東西,連件青銅秘寶都沒有,白銀卡也沒有!騙鬼啊!光明武會的人怎麼會窮到這種地步?告訴你,別以為我外行,光明武會的,是多麼有錢的1

唐天一想到孔大人的那輛豪華廂車,一想到那滿牆的四階白銀魂將卡,唐天就渾身充滿了幹勁。

看到彪哥啞口無言,唐天得意洋洋道:「就連我身上都有青銅秘寶,你們居然一件都沒有。怎麼可能?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乖乖把秘寶都吐出來,誰要是藏著掖著,唔,那身上缺點什麼,可就別怨我了。」

唐天照搬了彪哥的原話。

彪哥淚流滿面,是誰說的光明武會都是肥羊的?

「我們真的沒有……」彪哥顫聲道。

唐天虎著臉,神色不善,吧吧地捏著拳頭:「看來我要讓你好好回憶一下了1

彪哥立即慌了,忽然,他想到一個地方,連忙道:「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有個地方,有秘寶1

唐天立即精神一振。

※※※※※※※※※※※※※※※※※※※※※※※※※※※※※※

唐天看著面前的甬道,一臉驚訝:「這個地方,好像有些年頭了。」

「以前有位前輩,因為犯了錯,被發配到這裡,在這裡終老,這個通道通往他閉關的地方。」彪哥解釋道:「他曾經留下遺言,只要能夠到達通道最深處他閉關之處,就能夠得到他的遺物。」

「聽上去很厲害的樣子1唐天精神大振,忽然他想起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們不進去?」

「裡面有一個很厲害的魂將,我們都試過,但是打不過。」彪哥解釋道。

「這樣礙…」唐天眯起眼睛,點點頭:「好,我就進去試試。」

光頭沒有騙他,他能夠感覺到甬道深處,似乎有一股若隱若現的氣息。氣息雖然飄忽,卻透著一股危險。

彪哥臉上露出一絲喜色,讓這個混帳進去吧,要是被裡面的魂將幹掉,嘿嘿……

忽然,他的笑容僵住,看著唐天,顫聲道:「你你你……想幹什麼?」

唐天手上拿出一根繩子,把這些傢伙,一個個全都捆了起來。看著眼前手腳都被捆住,捆得像一掛棕子一般的傢伙,唐天拍拍手,露出滿意的神色:「這樣你們就不能和我搗亂了!等我出來了,就會放了你們。」

「喂,要是你出不來……」彪哥顫聲問。

唐天咧嘴一笑:「放心,我一定會出來1

說罷,他便不再理會這些人,轉身朝通道走去。

通道一點都不昏暗,相反,非常明亮。從甬道深處飄出的空氣,帶著一絲絲水腥味。唐天面色凝重,小心地朝甬道深處走去。甬道完全由岩石鋪成,一眼望不到盡頭。這裡的能量異常濃郁,只比光門后差一點。

甬道很久沒有人來過,積著厚厚的灰塵,隨處可見蜘蛛網。幽深的甬道,唐天的腳步聲在回蕩,若是膽小的人,只怕立即嚇得掉頭就跑。但是唐天除了面色凝重點,沒有任何畏懼之心。

隨著不斷地深入,四周的石壁上,開始出現零星的痕。這些痕像字又不像字,十分潦草,不過看得唐天暗自咋舌。四周石壁堅硬無比,他一拳轟裂一塊也不是什麼難事,但是想隨心所欲地在上面寫字,他絕對無法做到。

這需要多麼強悍的指力啊!

唐天心頭浮起一絲敬意,尤其是,他能看得出來牆上這些潦草的印記,似乎是對武技的思考。

一個痴迷於武技的前輩高人的形象,立即在唐天腦海中浮現。

對於這樣的人,唐天非常尊敬。

他一邊走,一邊雙手合什,嘴裡念叨著:「前輩在上,什麼遺物、秘寶、武技,都統統給我吧!我一定不會辜負前輩的名頭,神一樣的少年是最好的繼承人啊,我會努力發揚光大的……」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唐天的這句話,一個淡淡的人影,忽然在唐天前方緩緩成形。

魂將!

唐天一個激靈,連忙停下腳步,一臉戒備。

魂將是一名枯瘦的老者,他的身形有些佝僂,雙臂很長。

唐天的目光落在魂將的雙手上,雙掌枯瘦如柴,十指如鉤,漆黑的指甲尖銳鋒利,看上去十分駭人。唐天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老者渾身散發的森冷陰詭的氣息,讓唐天渾身汗毛直豎。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光頭那些人不敢進來。

看到魂將的指尖,再想到那剛才看到牆壁上的那些潦草字跡符號,唐天知道,眼前的魂將只怕就是那位前輩,臨死前武魂所化。

唐天認認真真行一禮,嘴裡念叨著:「前輩,我來取你的寶貝來了。雖然你還在守護這些寶貝,但是,你也一定不開心吧,它們掩埋在灰塵里,卻沒有像以前那樣在戰鬥中發揮自己的價值。不能在戰鬥釋放光芒的秘寶,多麼可惜啊1

魂將漠然地看著唐天,恍若未聞。

唐天看著魂將,沉聲道:「前輩需要考驗我,那就來吧!我會證明我有能力,不會辱沒它們1

唐天神情一肅,低喝一聲:「天爐1

呼!

火焰籠罩雙掌,如今黑鐵拳套的火焰,已經多了一分青色。

經過無數次的淬鍊,黑鐵拳套的武魂,悄然發生變化。唐天一直有種感覺,黑鐵拳套的蛻變,很快就會到來。

但是此時,他的眼中只有面前的魂將,身形微伏。

魂將灰白的眸子猛爆出一團寒光,唐天只覺眼前人影一閃,他便快去魂將的蹤影!

好快!

不過唐天在新兵訓練營,天天被無數的光團蹂躪,他漸漸磨鍊出敏銳的直覺。在很多時候,眼睛並不是那麼可靠,有的時候是難以捕捉,有的時候是對方的故意迷惑。

唐天在「捱打訓練」中,面對的光團,如同暴雨一般,如果想憑藉眼睛去捕捉它們,那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

唐天的方法,就是鍛煉自己的直覺。

這個方法,並不是兵教他的,而是他自己摸索出來。他發現只要自己內心保持深度的平靜,直覺會變得十分敏銳,發現直覺的好處,唐天更是有意識地開始磨鍊。「捱打訓練」不僅僅適用於淬鍊體內的真力,同樣適用於淬鍊直覺。

直覺就像一面粗糙的銅胚,隨著不斷地打磨,它變得異常光滑,它能夠照到的東西,越來越多。

這也是唐天為什麼能夠在「捱打訓練」中,支撐的時間越來越久的原因。

幾乎毫不猶豫,唐天側身,五指如勾,直取左側。

叮!

尖銳直刺耳膜的撞擊聲響起,唐天只覺得一股尖細如針的真力,從他的指尖鑽入。

好厲害!

若不是自己有鶴身能夠化解入體真力,一般的武者遇到這樣詭異的真力,一照面就要吃個大虧!魂將的實力雖然只有四階,但是這種攻擊方式,太過於詭異,導致它的實力,比一般的四階魂將要強大得多。

唐天識得厲害,更加不敢怠慢,手中的鷹爪功有如狂風暴雨朝魂將罩去。

漫天的尖嘯有如潮水般洶湧而至。

唐天的鷹爪功就一個字,快!超乎絕倫的快!在「捱打訓練」中,只要慢了一絲,就會有光團,從破綻處重重打在他身上,留下一團淤青。而他每天要抵擋狂風暴雨一般的光團攻擊超過六個小時,如此變態的修鍊方法,磨鍊出來的鷹爪功,自然非同凡響。

唐天的鷹爪功未必所有版本鷹爪功中威力最強的,但絕對是攻擊速度最快的,它已經達到了鷹爪功理論上的最高極限。

然而,讓唐天沒有想到的是,魂將的攻擊,竟然絲毫不遜色於自己。

微曲的十指,就像十根鐵鐮,從空氣中掠過,都會帶起凄厲的尖嘯,

雙方以快打快,無數點火星,在兩人之間綻放。

一道道真力,沿著唐天的指尖,不斷鑽入唐天的體內,但全都被鶴身吸收。

雙方的攻擊頻率極其驚人,短短的時間內,便有超過三百道真力,有泥牛如海般,消失在唐天體內的鶴身內。

魂將大概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能夠吸收別人的真力。

真力損耗的效果非常明顯,魂將的攻擊頻率,開始出現微不可察的下降。唐天的直覺何其敏銳,立即注意到其中的變化。

長嘯一聲,唐天的攻勢愈發凌厲兇悍,他絲毫不顧真力的損耗,全力攻擊。

凄厲的尖嘯前所未有密集,迸濺的勁氣,打在石壁上,眨眼間,石壁上便多了無數划痕、指洞、碎坑。一人一魂所過之處,四周石壁傷痕纍纍。

叮!

一聲輕響,籠罩唐天雙掌的紅色火焰,倏地化作青色。

純青的火焰少了幾分之前的洶湧,而多一分飄逸!

唐天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拳套湧來!

唐天心頭驀地狂喜!

拳套晉陞!

天爐青銅拳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