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六十節光頭彪哥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頭大驚,手肘一翻,金剛掌向外一拍。掌爪相交,光頭彪哥只覺得掌心傳來鑽心劇痛,好像無數細小的刀子,倏地鑽入他的掌心。然而此時,他卻顧不了其他,借著這股力量,趁勢往後一滾。打得興起的唐天,可沒...

「怎麼?真的要我動手?」光頭大漢冷笑,猛地上前一步,滿臉凶光,有如鐵塔般的身體,令人望而生畏。

其他少年噤若寒蟬,面色煞白,便乖乖掏出身上的東西,扔在地上。

光頭咧嘴一笑,森然道:「我最喜歡識趣的人,放心,跟著我彪哥混,以後有你們飯吃1

其他人神色默默。

「嗯。」彪哥的目光忽然落在唐天身上,眯起眼睛:「沒想到,來了一個硬茬嘛1

他嘎吧嘎吧地捏著拳頭,滿臉獰笑,鐵塔般的身體,舒展開來,手掌冒出一團金色的光芒。濃郁的金系真力,讓其他少年臉色更差,許多人鬆一口氣,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幸好剛才沒有反抗……

彪哥的目光,從唐天掃過,眼中立即露出貪婪之色,嘿然道:「敢情身上的好東西不少啊,難怪捨不得1

唐天自言自語嘀咕:「還以為外營會有多高級呢,原來也就是一群小痞子埃」

「協…小痞子1彪哥愣了愣,旋即暴怒,還沒有人敢稱呼他小痞子!

小子!你死定了!

彪哥臉色陰沉如水,體內真力瘋狂的運轉,他決定把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打成渣。在這裡,除了井豪大人之外,誰也不能忤逆彪哥!

彪哥猛地一聲暴喝,猛彈地面,腳下地面龜裂,借著傳來的力量,整個人如同出膛的炮彈,便朝唐天呼嘯撲來。

一道金色方形掌印,挾著驚人的威勢,呼嘯而至。

,四階!

金剛掌是金系極具代表性的掌法,以剛猛而著稱,修鍊到極致,金剛掌印折金斷鐵輕而易舉。

唐天的眸子瞬間一片冰冷,原地沉腰立馬,右拳不知何時,收至腰間。

沒有光芒,沒有聲音,唐天的右拳就這麼在眾人嘲笑譏稍的目光中,毫無花巧地轟中金剛掌櫻體內的鶴身勁,轟然勃發。

一層肉眼難以察覺的波紋,在金色的金剛掌印內泛開。

噗!

堅硬若鐵的方形掌印,崩碎成無數細小的金砂,湮滅消散在空中。

唐天的身體紋絲不動,光頭彪哥連退數步,方穩住身形。

所有人鴉雀無聲,每個人臉上都是滿臉震驚和不能置信,不可能!他們每個人的實力,哪怕沒有四階,那也是三階圓滿,怎麼會看不出來雙方的差距?彪哥四階圓滿,距離五階,只是一層紙的距離,可是唐天,卻明明只有三階!

三階的小崩拳,怎麼可能是四階的的對手?

彪哥在上的造詣明顯十分精深……可為什麼彪哥卻落入下風……

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幕,完全是挑戰他們的腦中常識。

如此詭異,如此讓人難以相信!

彪哥臉色微變,他眯起眼睛,開始重新打量眼前的唐天,只不過對了一拳,他卻立即意識到,碰到硬茬了!三階的拳法,怎麼會如此強大?難道這傢伙故意隱瞞了實力?

唐天站直身體,開始甩動手臂,活動身體,嘴裡嘀咕:「好久沒有打架了1

天天被兵大叔折磨得欲仙欲死,卻沒辦法還手,唐天心中其實是相當不爽的,哪怕他知道這是在訓練。睡了一覺,全身體力完全恢復,渾身就彷彿充滿了使不完的勁,再遇到有人挑戰,唐天憋了這麼多天的戰意,立即就像油鍋里扔進一粒火星。

一邊活動,唐天還不忘自我感慨:「真是的,不當校霸好多年……」

眾人獃獃地看著唐天。

幾個簡單的動作,唐天就感覺自己已經處於最佳狀態。他停了下來,身形微伏,目光緊緊盯著彪哥,沉聲道:「嘿,光頭,敢挑戰神一樣的少年,你完蛋了1

話音剛落,他就如同離弦之箭,嗖地朝彪哥撲去。

彪哥始終處於警惕的狀態,唐天剛才那一拳讓他心中充滿戒備。不過,他能夠作到大陵外營的二號人物,完全是靠自己打出來的,戰鬥經驗非常豐富,對自己的實力充滿信心。他已經摸到五階的門檻,只要一進入五階,他就能夠成為黑鐵武者。他生性狠辣,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其他人都自我放逐,但是他依然刻苦修鍊。只要他的實力真正達到五階,他就能夠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

彪哥冷哼一聲,毫不慌亂,迎著唐天的身影,雙掌連拍。

三道金色方掌印,分上下兩路,呈品字形,直取唐天。這一招名為「一品金剛」,難度極高,金剛掌雖然威力強大剛猛,但是出掌慢,卻是眾所周知。只見三道金色掌印在半空中,嗡地一聲,連成一個金色的三角形,有如一道呼嘯光牆,聲勢暴漲,朝唐天碾壓而去。

果然不愧是四階掌法啊!

外放的真力,竟然還能生出如此多的變化!

唐天兩眼放光,戰意愈發高昂,能夠見識不同的武者,不同的強者,這本身就多麼讓人興奮啊!

金色光牆迎面碾壓而來,勢無可擋!

深吸一口氣,唐天眼中戰意沸天,體內的真力,運轉到極致,毫不閃躲,速度絲毫不減。

金色光牆以驚人的速度,在他眼中放大,唐天吐氣開聲,一拳轟出!

鶴身勁催動殺招,!

蓬!

堅硬凝實如鋼鐵的金色光牆,恍如積雪般,轟然爆開,一道奇快絕倫的人影,有如一道怒矢,從爆裂的金色雪牆中直穿而出,直取彪哥。

光頭彪哥的臉色這下真正變了,冷汗涔涔,一品金剛的威力,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一招在他手上,從未失手。可是,對方竟然用三階武技,硬生生把一品金剛,轟得粉碎!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

半空中的唐天,化拳為爪,如蒼鷹搏兔,朝光頭直撲而去。

鷹爪功!

唐天在新兵訓練營磨鍊出來的鷹爪功,何其強悍,五指如鉤,凄厲的破空聲,有如無數鷹隼在空中尖鳴!

鋒銳兇悍,無堅不催!

光頭彪哥全身的汗毛陡然根根豎立起來,顧不得其他,金光包裹的雙掌如封似閉,身形同時飛快向後退。

噗!

爪掌碰撞!

在唐天凌空一爪面前,光頭彪哥的雙掌架起的防線,就像豆腐渣一般,轟然破碎。

魂飛魄散的光頭彪哥忽然感覺到唐天的爪勢微滯,心頭微松,對方的這口氣已經力竭。光頭連忙鼓地餘力,扯著喉嚨:「大家一起上1

哪知道,唐天的腳掌剛剛著地,整個人如同彈簧般,立即彈起,根本沒有換氣。

啪啪啪!

唐天每一步步伐都很小,但是連續幾步,驚人的爆發力,讓唐天的速度達到極致。

八步趕蟬強大的爆發力,體現得淋漓盡致。

光頭只覺眼前一花,唐天的殘影,就出現在他面前。光頭大驚,手肘一翻,金剛掌向外一拍。

掌爪相交,光頭彪哥只覺得掌心傳來鑽心劇痛,好像無數細小的刀子,倏地鑽入他的掌心。然而此時,他卻顧不了其他,借著這股力量,趁勢往後一滾。

打得興起的唐天,可沒有半點如此放過光頭的意思,身形一晃,腳下倒踩空樁步,有如附骨之蛆,鬼魅般出現在光頭身旁,在光頭驚慌失措的目光中,手搭在光頭肩上。

然後,光頭就被掄起來。

彪哥沉重龐大的身體,在唐天手中如若無物。

砰砰砰!

那些聽到光頭招呼撲向唐天的大漢,紛紛被唐天掄起來的彪哥,遠遠撞飛。

人影飛跌,哀嚎四起,慘叫連連。

等唐天停了下來,手上的光頭已經在翻白眼,口吐白沫,不醒人事。

唐天有些意猶未盡地看了一眼手上的光頭,那模樣,就好像不捨得把光頭扔掉一般。

另外七名少年,個個呆若木雞,他們獃獃地看著滿臉哀嚎的大漢,再獃獃地看著唐天,有幾名之前嘲笑過唐天的少年,臉色蒼白得沒一絲血色。

唐天還是把光頭扔在地上,嘴裡嘀咕:「怎麼這麼弱?不是四階嗎?看來這傢伙是個水貨……」

倘若光頭還是醒著,聽到這句話,肯定連吐血的心都有。

原本打算好好打一場的唐天,有些意興闌珊,索性開始檢查自己的戰利品。一個個大漢被剝光,然後被唐天隨手一扔,一個個赤裸裸的大漢,疊羅漢般成一堆。

唐天面前也堆了一堆,然而唐天臉上卻沒有半點開心。

竟然是幫窮鬼!

光明武會的武者,混到這般地步,真是恥辱埃想到孔大人富得流油啊,那個弱點武場,讓唐天狂流口水。這些傢伙,竟然身上連件青銅秘寶都沒有,窮得掉渣!

原本以為可以大豐收的唐天,突然發現,白打了一場,心情自然不好。

不對,光明武會的武者,怎麼會窮?他們一定是把好東西藏起來了!

不善的目光掃過四周,唐天注意到角落裡堆著一堆木頭。

片刻之後,一排木架,一字排開,每個木架上都綁著一個光溜溜的大漢。

唐天不知從哪裡找到一個小板凳,一臉愜意地坐著。

「你1唐天隨手指了一名少年:「去打一桶水來。」

少年一驚,嚇得臉色發白,但等聽清楚唐天的話,臉色才恢復了幾分正常,不敢多話,連忙去找木桶打水。

沒多時,少年就提著一桶水過來。

空曠的土場,一排木架排開,一行少年噤若寒蟬地站在遠處,只有唐天悠閑地坐著。

板凳上的唐少年像歸隱多年的黑道老大,一臉深沉地感慨:「真是的,不當校霸好多年……」

「不過,好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