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九節外營井豪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24 22:11  |  字數:3603字

當唐天睜開眼睛,他只覺得前所未有的放鬆、精力充沛。這是他進入新兵訓練營之後,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休息。一覺睡了十八個小時,所有的疲倦不翼而飛,所有的傷勢全都恢復。

啪,從床上跳了下來,唐天高舉雙臂振奮高呼:「唐天,沖沖沖!」

砰砰砰!

敲門聲陡然響起,不耐煩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來。

「出來!到地了!快點!」

唐天一愣,連忙起身,推開房門。

到了?

他有些好奇,光明武會的外營會是什麼樣子呢?聽魏老頭他們把光明武會誇得天花爛墜,唐天對這個光明武會,還是有頗多期待。他和阿莫里他們分開得很匆忙,加上那段時間,他天天在兵大叔的折磨之下,整個人一脫離修鍊,就處在一種渾渾噩噩疲倦欲死的狀態。

走出房間,沿途遇到幾位少年,唐天不禁皺起眉頭。之前他還沒有注意到,此時,他才發現,這些少年們的臉上,竟然帶著幾分畏懼之色。唐天非常驚訝,在他心目中,能夠入選光明武會的少年,起碼也應該像阿莫里他們那樣意氣風發,充滿了朝氣吧。

他在這些人身上,看不到這些,他們的年齡雖然還小,但是給唐天一種暮氣沉沉的感覺。

真是奇怪!

唐天心中有些納悶,但是他沒有多事。他可沒有打算在光明武會呆多久,他打算等自己的三階武技全都修鍊到完美的地步,就去找千惠。

他的目標是天路,光明武會只是他暫居之地。

廂車門打開,一名黑鐵武者喊了句:「下車吧。」

那些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沒有一個人動。唐天見狀,甩開步子,第一個邁出車門。

當唐天走出車門,他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呆立當場。

在他面前,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大山巍峨蜿蜒,但是讓唐天感到毛骨悚然的是,整個山峰布滿密密麻麻的洞穴,看上去這就像一個巨大的蜂巢。一陣凜冽的寒風從中空的山體中掠過,發出極其可怖的嗚嗚聲,就彷彿有無數怪獸,在山中忽隱忽現。

少年們瑟瑟發抖,面色煞白,兩名黑鐵武者臉上浮現同情、嘲諷之色。

「哇!這個地方很不錯啊!」

唐天的高呼不合時宜地在眾人耳邊響起,他仰著臉望著頭頂猶如巨大蜂巢的山體,滿臉熱切:「如果爬到山峰,景色一定不錯吧!」

「沒有人可以上山頂。」一個冷漠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唐天循著聲音望去,只見一個穿著灰色武者服的中年人,出現在他身後,他身上的標記顯示他是一名青銅武者。

平頭男子和鬍鬚大漢連忙收起臉上的笑意:「井豪大人!總共八名新人,已經全部帶到。」

井豪神色漠然:「物資呢?」

「都帶齊了。」鬍鬚大漢連忙道:「因為想著下一趟再來,得三個月以後,所以這次我們特意多帶了一個月的物資。」

井豪神色稍緩,點點頭:「你們有心了。」

說罷,只見他走到打開貨物車廂前,只是一招手,堆積如小山的物資立即一掃而空。

「咦,你用的也是水瓶武櫃嗎?」唐天兩眼放光。

井豪淡淡地看了唐天一眼,沒有理會,朝兩位黑鐵武者道:「你們可以走了。」

「是!」兩位黑鐵武者落荒而逃。

沒多時,廂車騰空而起,消失得無影無蹤。

駕艙內,平頭男子如釋重負,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井豪大人的氣場實在太強了!也不知道上面怎麼想的,竟然把井豪大人放到這裡。」

「還不是得罪了人。」鬍鬚大漢也鬆一口氣,言語充滿惋惜:「否則以井豪大人的實力,怎會淪落至此?」

兩人一陣唏噓。

※※※※※※※※※※※※※※※※※※※※※※※※※※※※※※

井豪淡淡瞥了新人們一眼,丟下一句話:「跟我來。」

說罷便直接朝前方走去,眾人連忙跟上。地面都是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洞穴,有些地方踩上去,會有空洞的回聲,許多人的臉色都有些發白。

「如果掉下去,沒有人會去救你們。」井豪冷漠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新人的臉色更加慘白,唐天好奇地問:「下面是什麼?」

「死亡巢洞。」井豪丟下一句話,便展開身法。

眾人連忙催動輕功,緊跟其後。唐天的八步趕蟬吸引眾人的目光,也井豪也投來意外的目光:「三階輕功?」

「對,八步趕蟬!」唐天嘿嘿道。

人群中響起一聲輕笑,其他人臉上露出輕視之色。井豪也暗自搖頭,看向唐天的目光,就像看一個死人。沒有四階的實力,在這裡根本不可能活下去,不過,他可沒有打算管閑事。

幾個起落,來到一處洞穴前,眾人這才發現,腳下的洞穴和其他洞穴有些區別。

一根繩索,系著洞穴口的一塊岩石,另一端沒入洞穴深處。

井豪二話不說,彎下腰,有如一如靈巧的蝙蝠,腳尖輕輕在繩索上一點,便沒入黑暗之中。其他新人見狀,慌忙飛快地緊跟而上,一些人露出看笑話的神情。三階的,以爆發力而著稱,但是在繩索飛掠這種靈巧活,卻非常困難。

這傢伙,只能抓著繩索,手腳並用地爬下來吧。

唐天卻二話不說,也縱身躍下。

所有人瞪大眼睛,這傢伙瘋了?

唐天的在繩索上牢牢站住身形,輕鬆自如。直到此時,其他人的目光,才注意到唐天腳下那雙不起眼的青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