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七節捱打訓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23 21:18  |  字數:3669字

砰砰砰!

唐天就像一個靶子,無數光團前赴後繼,不斷擊打在他身上。這些光團的力量,恰到好處,既讓唐天覺得鑽心疼痛,卻又不會馬上昏厥。

天空中兵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空弦月映襯下,顯得異常冰冷無情。

「注意防守區域,你不是學過好幾種武技嗎?任何武技都應該既可以用於進攻,也可以用於防守。」

「沒錯,你不可能防住所有的攻擊,但是你就不防守了嗎?你應該用盡所有的力氣,所有的潛能,再擋下一些攻擊,擋下更多的攻擊。多抵擋多少攻擊,就少承受多少攻擊,你的生存機率就要大多少。」

「我需要提醒你,在這一個關節里,在當年的南十字兵團,基本上每個月都有六個人,因為承受過多的攻擊而死亡。」

兵鐵血無情的聲音,不斷地鑽入唐天的耳朵。一進入新兵營,兵就像換了一個人,鐵血無情。

唐天咬牙強撐,他完全沒有機會回應半句,眼前的光影如織,那些光團蜂擁而至的時候,就像一團會發光的暴雨陡然在你面前綻放。唐天很快發現,小崩拳和碎影掌在這裡不好用。小崩拳雖然勢大力沉,但攻擊頻率太慢,而碎影掌雖然籠罩的範圍很大,但是那些碎裂的掌影根本無法控制,無法有效地保護到要害。

最好用的是鷹爪功。

光團恰好拳頭大小,用鷹爪功恰好一爪可抓,關鍵是,鷹爪功的攻擊節奏非常快。

眩目的光雨之中,唐天神情專註異常,不敢有絲毫分神。任何一絲的分神,下場都會非常慘烈。剛才唐天就因為稍稍分神,而被一個光團直接擊中鼻子,現在他的鼻子下面還掛著兩行鼻血。

脆弱的鼻子被擊中的瞬間,唐天幾乎失去抵抗力,全身挨了三十多下,才緩過神來。

從那之後,唐天尤其注意保護好要害。

雙爪冒著火焰,在面前揚成一片火幕,光團撞上火幕,紛紛被彈開。

但依然不斷有光團穿透唐天布下的防線,打在他身上,每當這個時候,唐天體內的鶴身,便會自發地運轉,消去大半其中蘊含的勁力,但依然會留下一片淤青。

唐天頑強地抵擋著,他漸漸摸索出訣竅,抵擋光團的時候,如果加上一些力量,讓它以更快的速度被彈飛,這樣可以撞開一些迎面飛來的光團。

果然,唐天的方法很有效,那些被彈飛的光團,就像撞球一般,彈開許多正撲上來的光團,唐天的壓力銳減。

「很不錯,這麼快找到應對的辦法。」兵呆板冰冷的聲音中隱隱透著一絲興奮。

兵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的弦月:「等太陽升起的時候,你就可以休息。但是你要注意,越接近黎明,你面臨的壓力就會越大。」

鐵血冰冷的聲音在荒野上回蕩。

「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

唐天一邊在心中狂罵:「黑暗你個變態兵……」

一邊不敢有絲毫懈怠,鷹爪功在他手上,速度不斷地增加。唐天每一爪,漸漸多了一絲尖銳的破空聲。

兵前後的變化太明顯,這傢伙之前雖然呆了些,但是沒有半點攻擊性。現在的這股子狂熱、興奮,是哪門子回事?自打進入新兵訓練營,兵就像換了一個人,雖然說話還是那麼冷冰冰、呆板,但是行為卻充滿了一種唐天很難形容的感覺,好像他突然找到了自己的目標一般。

唐天萬分不解,不過,他沒有時間去思考這些,因為跑來攻擊他的光團越來越多。

果然如同兵所言,黎明前的黑暗么……

唐天緊咬牙關,雙目瞪得老大,使出吃奶的力,籠罩火焰的雙爪,速度更加驚人,這才堪堪抵擋住光團的攻擊。

但是光團的數目在持續不斷地增加,唐天的壓力越來越大,當唐天終於撐不住,防線轟然崩碎,無數光點如同雨點般轟在他身上,他的慘叫聲,遠遠傳開。

光團暴雨中凌亂如篩的唐天,完全沒有注意到體內真力的變化。

第一鶴身很快就支撐不住,轟然崩散,第二鶴身察覺到危險,緩緩流轉,不斷吸引這些光團的勁力!

天空中的兵,喃喃自語:「三階就開始這樣的地獄修鍊,會培養出一個什麼樣的怪胎呢?」

他的語氣中,多了一絲興奮和狂熱。

難道,這就是自己陶身化魂的使命么?

太陽從荒野的地平線跳上來,光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撲通。

昏昏沉沉的唐天摔在地上,睡了過去。

※※※※※※※※※※※※※※※※※※※※※※※※※※※※※※

沒有人再去關心唐天,孔大人認為唐天十有八九是因為血脈的力量,破壞了弱點武場。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唐天天賦差,卻實力不弱。天生血脈者總會有著某些力量,不過血脈的力量,總是非常奇怪,無法用一般的力量激發出來。

弱點武場花費了孔大人很多心血,倘若以此為代價,發現了一位罕見的天才,孔大人也一點都不可惜。可如果弱點武場被破壞,卻只發現一位天生血脈者,孔大人就有點心痛了。

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思考,如何重建一個弱點武場,或者這次自己再做一個更厲害的弱點武場?

至於他手下的老者,更不會去思考唐天,阿莫里等人以為唐天正在進行特殊的修鍊,大家都沒有打擾他。相反,大家都在暗中激勵自己,唐天已經用弱點武場證明了自己,他們更不能落後。

一路平靜。

光明武會的廂車,可沒有人敢打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