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五節兵的來歷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22 19:40  |  字數:3574字

所有人獃獃地看著空蕩蕩的武場。

一片死寂,沒有人還能說得出話來。

唐天有些撓頭:「我什麼都沒有做啊,好奇怪,它們怎麼就全爆了呢?」

大家說不出話來,剛剛發生的那一幕,太過於離奇和匪夷所思。

「難道是最近我們在這玩得太久了?」

「有可能!這玩意已經有五六年了吧,說不定,壽命也該到了呢。要不然,怎麼會爆呢?」

「是啊是啊!六年了!就算是鐵人,天天被這麼折騰,也會吃不消吧……」

眾人議論紛紛,越說大家就越覺得,弱點武場被爆掉,似乎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場內撓頭的唐天鬆一口氣,兩百七十一張四階白銀魂將卡啊,這要真是自己弄壞的,那自己賣身都賠不起。

司馬香山等人也露出一絲瞭然的神情,這才正常嘛,唐天雖然挺厲害,但是距離沒有弱點什麼的,就有點遙遠了。

不過,弱點武場被唐天弄壞了,原本的修鍊計劃,自然就取消了。

孔大人見狀,便揮了揮手,讓大家各回房間休息。

※※※※※※※※※※※※※※※※※※※※※※※※※※※※※※

唐天回到自己房間,倒頭就睡。弱點武場的事,他沒有放在心上,他打心眼裡覺得弱點武場是自己壞掉的,沒有半點心理負擔,只是他期待的打架沒有了,讓他有些小鬱悶。

好在又到了進入光門的時候,他毫不猶豫進入光門,準備開始新的苦修。

唐天進入,似乎驚醒了兵。

兵沒事的時候,總是靜靜地飄浮在空中,望著遠處的霧牆發獃。唐天和兵打了個招呼,便準備開練,他的碎影掌距離修鍊出殺招已經不遠。

「唐,你想不想增加苦修時間?」兵忽然道。

唐天聞言一愣,停下腳步,好奇地看著兵:「苦修時間還能增加?」

「嗯。」兵點點頭。

「怎麼增加?」唐天立即興趣大增,一臉好奇地問。雖然苦修各種痛苦,但是苦修的效果,絕對比平時修鍊更好。

兵揚起手中的長槍,指著前方:「那裡有一個修鍊場。只要你進入修鍊場,你就可以更加頻繁進入這裡面。」

「修鍊場?」唐天順著兵的長槍望去,入眼的是茫茫霧牆:「難道修鍊場在霧牆裡面?」

「嗯。」兵應道。

「這霧牆到底是什麼?」唐天一臉好奇:「像霧又不像霧,可以消滅,到處都是。」

兵默然片刻,方道:「這是時鐘灰霧。」

「時鐘砂霧?」唐天覺得兵說的東西,都是稀奇古怪,他從來沒有聽說過的。

「時鐘座最強大的力量之一。」兵接著道:「這其實是一片禁錮封存之地。這裡的時間不流淌,就是因為這些時鐘砂霧,禁錮此地。」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兵你又為什麼會知道?」唐天盯著兵沉聲問:「南十字座苦修牌,是我母親留給我的遺物!兵,你又到底是誰?」

兵:「這是南十字兵團駐地。」

「南十字兵團?」唐天一下子愣住。

「是。」兵平靜道:「我隸屬於南十字兵團陶部。」

「為什麼我媽媽會有這個銅牌?」唐天有些茫然地問。

「不知道。」兵搖頭。

唐天默然片刻,他抬起頭,神色恢復開朗,他好奇地問:「你以前就在這裡嗎?」

「是。」兵淡淡道:「這個區域以前是新兵營。」

「好好玩啊!」唐天興趣大增,好奇無比:「我就沒有進過兵團,兵,說說你以前的事情吧,一定很有意思吧!」

兵停了一會,好像沒有聽見,呆板的聲音道:「黑晶再向前走,就是新兵訓練營,那裡面的一些東西,你應該可以用到。」

「新兵訓練營!啊啊啊,那裡面有什麼東西?」唐天一聽對自己的修鍊,大有幫助,頓時如同打了雞血:「離這有多遠?」

「兩公里。」兵的聲音呆板如常。

「兩……兩公里……」唐天的表情凝固在臉上,結結巴巴地問。

打通兩公里的霧牆,這個工程量,饒是心志堅毅的唐天,聽到也手腳發軟,臉色發白。

「是。」兵呆板如常。

※※※※※※※※※※※※※※※※※※※※※※※※※※※※※※

房間里。

孔大人面色凝重,似乎陷入深思。

老者沉聲道:「屬下敢肯定,絕非弱點武場的問題。屬下剛才細思來,覺得大體有幾種可能。第一,唐天真的心志完全沒有破綻,這種可能性最小,怎麼可能有人完全沒有破綻?第二,唐天有什麼護身的秘寶,讓灰貓瞳無法看穿,從而導致灰貓瞳遭到反噬。但是屬下在測試次質的時候,特意檢查了一下,並沒有在他身上發現秘寶。要麼他沒有秘寶,要麼秘寶很厲害。第三,那就是他擁有很獨特的血脈,而灰貓瞳的窺視,引發了他體內的血脈之力,從而讓灰貓瞳遭到反噬。」

孔大人不動聲色道:「你覺得哪一種可能性最大?」

「第三種可能性最大。」老者毫不猶豫道。

「如果那樣的話,就可惜了。」孔大人有些惋惜,他認同了老者的判斷,因為他得出的判斷,和老者也如出一轍。每個人的心靈都有破綻,便是那些成名已久的高手,亦不例外,只不過多少而已。而至於厲害的秘寶,孔大人完全沒有察覺到秘寶的波動。

「是啊。」老者也充滿惋惜。

光明武會雖然武技諸多,但是對於血脈的研究,並沒有值得稱道的地方。真正這方面積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