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十八節兵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生花了多大的代價。以魂之迷宮為核,花費了三件青銅秘寶,層層布防,布到各種幻象和迷局。什麼人,竟然強大到,能夠直接破除如此精心面布置的迷局?一股徹骨的寒意,從狄寒腳底直躥了上來,他毫不...

唐天小心地從一排排無臉陶俑間穿行。

這些陶俑看上去十分古老,歲月在它們身上,留下無法抹滅的痕。許多陶俑有些已經出現斑駁的裂痕,許多堆滿灰塵,它們彷彿從遙遠的時代走來,神秘而滄桑。

這是什麼地方?

這些無臉陶俑武士,是誰做的?

嘩啦!

忽然一個破碎聲傳來,唐天嚇一跳,連忙望去。

原來是一尊陶俑驀地碎裂,化作一堆碎片。

這一聲破碎聲,彷彿是個信號,嘩啦嘩啦,一尊尊無臉陶俑一個接一個地倒塌。

數十萬陶俑全都在眼前轟然倒塌,如此壯觀的場景,把唐天震撼得說不出話來。他獃獃地看著眼前匪夷所思的場面,完全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這這……

到底……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礙…

無數塵土飛揚,遮天蔽日,唐天捂著嘴,神色緊張,這個地方充滿詭異,便是神一樣的少年,也有些吃不消埃

不會這些灰塵裡面隱藏什麼危險吧……不會有人偷襲吧……

唐天如臨大敵,四下張望。

漫天塵土漸漸消去,唐天灰頭土臉,顧目四盼,滿地都是陶俑碎片,剛剛還森然嚴整的軍隊,竟然……竟然瞬間灰飛煙滅!

不知為何,唐天心中忽然有些傷感。

時間果然會湮滅一切礙…

他有些茫然地向遠方望去,忽然,他的瞳孔驟然一縮。

等等!

那裡……那裡竟然還有一尊陶俑……沒有崩塌!

一尊無臉陶俑,矗立在漫地的碎片之中,筆直的身影,說不出的孤獨。

唐天二話不說,踩著滿地碎陶片,朝那尊僅存的陶俑狂奔而去。

呼呼,唐天一口氣衝到陶俑面前。

陶俑和剛才唐天看過的其他陶俑沒有區別,如同白板的臉,灰色的身體,雕刻著精細的鎧甲,手持長矛,肅然而立。

唐天歪著臉,仔細地看著陶俑,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這尊陶俑和其他陶俑,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哪裡不同,唐天又不說出來。

就在此時,忽然,一道裂紋出現在陶俑的白板臉上。

唐天一下子呆住,不會吧……難道這最後一個也無法幸免於難……

裂紋越來越多,轉眼間,密如蛛網的龜裂紋,就遍布陶俑全身。

在唐天目瞪口呆中,啪,一塊碎片掉了下來。

一塊接一塊的碎陶片,從陶俑身上掉下來。

嗯?

唐天忽然注意到,那些掉落陶片的地方,裡面露出隱隱的光澤。

裡面有東西!

唐天的精神驀地一振。

啪啪啪!

碎片有如雨下,裸露出裡面的部分越來越多,淡淡的光澤,映入唐天的眼中,果然有東西!

當最後一塊碎片掉落,唐天獃獃地看著面前的陶俑。

一個帶著琉璃光澤的灰色身影出現在他面前,這個身影,竟然和陶俑一模一樣,白板臉,就連身上的鎧甲也一模一樣,但似乎更精細一點,手上握著一根長矛。

「你你……你是誰?」唐天獃獃地問。

「兵。」充滿木訥澀然的聲音,突然從灰色琉璃陶俑體內發出。

唐天眼睛一下子睜得老大,結結巴巴道:「你你你……竟然會說話?」

「會。」琉璃俑費力地吐出這個字。

唐天呆若木雞,表情凝固在臉上。

遇到怪物了……

這個怪物……好奇怪……

唐天艱難地吞了吞口水,今天發生的一切,完全挑戰他想象力的極限。他撓了撓頭,小心翼翼地問:「你不是人吧?」

「不是。」琉璃俑似乎開始適應說話。

「那你是什麼?」唐天萬分好奇。

「魂將。」對方再度吐出兩個字。

「魂將?」唐天一下子愣住,他圍著對方轉了兩圈,一邊撓頭一邊自言自語:「原來魂將是這樣的礙…」

對方默然。

「啊啊啊,原來你叫兵啊1唐天反應過來,連連打著哈哈。

「是。」兵靜靜地飄浮在空中。

「呃,我能問一下,為什麼……那個,你沒有臉啊?」唐天忍不住問。

「無臉之人即為罪人。」兵的聲音平鋪直敘,沒有半點起伏,說的字數一多,就會生出古怪的感覺。

「罪人……」唐天一下子愣住,這個問題看上去會讓兵傷心吧……唔,那還是換個問題吧,唐天話題一轉:「兵,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放逐罪板。」兵的聲音依然沒有半點起伏。

「石板怎麼會飄浮在大海上?」唐天一臉奇怪。

「流放之海。」兵繼續說著唐天無法理解的內容。

唐天只好更加茫然:「我明明是在魂之迷宮啊,怎麼會到這裡?」

兵默然。

「呃,兵,你知道魂鑰在哪嗎?」唐天問。

兵:「不知。」

「好吧。」唐天決定問一個實際的問題:「那我要怎麼離開這裡?」

「陶身化魂,其罪已贖,石碎海消。」兵一成不變的聲音,聽上去莫名的怪異。

「石碎海消……」唐天自言自語。

腳下傳來驚人的碎裂聲,唐天表情凝固在臉上,低頭望向地下的石板,只見一道觸目驚心的裂,以驚人的速度向四周蜿蜒。裂縫越來越多,轉眼間,唐天腳下的石板,布滿蛛網般的裂縫。

唐天臉色大變。

與此同時,海平面在不斷地下降。

忽然,背上傳來一股抓力,卻是兵抓著唐天,飄浮在半空中。

嘩!

腳下的石面有如雪崩般,轟然崩碎!

海水迅速枯萎,消失不見。

完全被驚嚇到的唐天,渾然沒有注意到,他手掌的南十字座的印記散發出微微光芒。

眼前的景象,彷彿天旋地轉,無數光線,彷彿構成一個離奇的漩渦。

當唐天再次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身處一個洞穴,面前不遠處,飄浮著一件散發淡淡光芒的銀鑰。

那就是魂鑰么?

不知為何,唐天鬆一口氣。

原來剛才那般詭異的場景,其實是一場夢啊!

「那就魂鑰?」一個冰冷平直的聲音,忽然從唐天身後傳來。

唐天的身體,一下子僵在原地。

過了片刻,他扭動發僵的脖子,轉過臉望身後,兵赫然飄浮在他身後。

唐天嘴角抽動一下,嗓門發乾:「你……你怎麼跟過來了?」

竟然不是夢……

「這裡有古怪。」兵抬頭看了一眼洞穴,伸手把長矛刺進洞壁。

轟隆隆!

整座山峰都在顫動,彷彿隨時都可能坍塌。

唐天目瞪口呆。

※※※※※※※※※※※※※※※※※※※※※※※※※※※※※※

啪啪啪!

牆壁上的光罩就像泡沫般,一個接一個地破碎。

伍先生目瞪口呆地看著眨眼間,便什麼都看不見的牆壁,過了一會,他反應過,尖叫:「不可能!什麼人?怎麼可能破開我用三件青銅秘寶布下的偽裝?這不可能!這裡怎麼會有這樣的高手?」

狄寒臉色煞白,他可是很清楚,為了這場布局,伍先生花了多大的代價。

以魂之迷宮為核,花費了三件青銅秘寶,層層布防,布到各種幻象和迷局。

什麼人,竟然強大到,能夠直接破除如此精心面布置的迷局?

一股徹骨的寒意,從狄寒腳底直躥了上來,他毫不猶豫轉身逃命。

「不!我的白銀血脈……」伍先生歇斯底里的瘋狂尖叫在身後傳來,狄寒沒有絲毫停頓,只顧埋頭飛奔。他能感受到,有幾道強大的氣息,正在飛快地向這裡趕來。

※※※※※※※※※※※※※※※※※※※※※※※※※※※※※※

唐天目瞪口呆地看著兵。

這傢伙……

「我要睡了。」兵說完,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唐天的手掌。

唐天嚇一跳,他攤開手掌,赫然可見南十字的印記正閃著光芒。

南十字座……

難道……

轟隆轟隆,大塊大塊的岩石,不斷從洞頂墜落,唐天很快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臉色大變。洞穴的牆壁顏色悄然發生變化,露出一個可以容納一人通行的石洞。

就在此時,唐天忽然聽到一個陰冷的聲音。

「阿莫里,你只有逃的本事么?你不是表演得很像么?我今天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1

唐天臉色大變,蒼蠅牛!他一下子就聽出來,說話的是周鵬!

二話不說,唐天就朝石洞狂奔而去。

唐天的眼中,閃動著熾烈的殺機!

他沒有察覺到,第二鶴身流轉速度在悄然加快。

※※※※※※※※※※※※※※※※※※※※※※※※※※※※※※

洞穴大廳,連通著無數石洞,此時有許多人從洞穴裡面涌了出來,每個人的臉色充滿驚恐。魂之迷宮要塌了么?轉眼間,大廳里聚集了很多人。

忽然,一個龐大的身影,狼狽不堪鑽了出來。

「阿莫里,今天註定是你的死期1陰冷而怨毒的聲音響起。

一道灰色的身影,驟然出現在阿莫里身邊,槍如毒龍,直指阿莫里。

阿莫里勉強揮刀橫擋,砰,阿莫里就像被重鎚擊中,整個人橫飛出去!

索魂槍!

周鵬!

果然,周鵬的身影,施施然出現在眾人眼中。

索魂槍的槍勢極其凌厲,四階的實力,大師級的槍技,強悍無匹,阿莫里只有招架之力,他遍體鱗傷。

「周鵬,適可而止1一個人站了出來,卻是梁秋,梁秋目光蘊含殺機。

「呵呵,猛獸老大?」周鵬輕蔑一笑:「那又怎麼樣?去,殺了他1

魂將的身形陡然消失,瞬間出現在梁秋面前,槍尖殘影在梁秋視野中消失,好快!梁秋瞳孔驟然一縮,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肩上一痛,一道血柱飆射!

所有人無比震驚地看著這一幕,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梁秋一招受傷……

「哈哈哈哈!梁老大,也不過如此啊1周鵬仰天狂笑,他的眼中儘是暴戾。

「果然不愧是大師親自製作的魂將卡,連梁老大都不是一招之敵。只可惜不是黃金魂將卡,不過,對於你們這些傢伙來說,白銀魂將,就足夠了!哈哈哈哈1周鵬狂態畢露:「去死吧1

索魂槍槍尖瞬間消失。

梁秋臉色驟變。

一道銀色閃電,在梁秋眼前炸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