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節再遇周鵬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17 06:52  |  字數:3686字

「唐天,你要小心,黑魂這些人,很危險的。」囡囡媽媽充滿了擔憂,她轉身鑽進屋子裡,過了一後手上多了一個小壇:「你幫了我們這麼多忙,還救了囡囡,我也沒什麼其他的東西能夠送你,這些竹蜂王膠,你收好,應該足夠你用一段時間。」

「囡囡,和大哥哥說再見,我們要走了。」囡囡媽媽滿臉果決。

囡囡哇地一下嚎啕哭。

唐天的心裡也一陣難受,他只能用手揉著囡囡的腦袋,喉嚨像有什麼東西堵住一般。雖然大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囡囡的可愛天真,唐天非常喜愛。

囡囡媽媽也很難過,但是她硬起心腸,抱起囡囡,和唐天說再說,便轉身消失在竹海。

聽著囡囡的哭聲,漸漸越傳越遠,唐天心中悵然若失。

看著地上的屍體,他頓時心中憤恨,什麼狗屁黑魂,這筆帳咱記下來。滿腔憤怒的唐天,把黑衣人剝了個精光,一件東西也沒留下,被剝光的屍體被他沉入沼澤之中。

唐天背後一個大包裹,回到沙琪瑪學院。

魏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在那美滋滋地烤肉,阿莫里蹲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唐天黑著臉,走到兩人跟著,砰地把包裹往地上一扔。

包裹裡面的東西,散落一地。

魏老頭的目光落在銅牌上,手頓時停了空中,他起身走到這堆東西面前,蹲了下來,拔弄了一會。

「看來你闖了大禍啊。」

魏老頭的話聽不出喜怒,目光深沉。

「喂,老頭,你也知道黑魂對不對?」唐天盯著魏老頭。

魏老頭從唐天的目光中看到兇狠之色,他忽然笑了:「知道一點。黑魂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組織,唔,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組織之一。他們的組織嚴密,關係錯綜複雜。在整個天路的歷史裡面,都能夠看到他們的影子。他們行走在黑暗中,行事不擇手段,如果被他們盯上,十有八九會死得很慘。少年,你攤上大事了!」

「他們在找我。」唐天沒有隱瞞:「應該是沖著我母親的遺物,南十字苦修牌。」

南十字苦修牌已經和他融為一體,他絲毫不擔心別人會搶走。

「南十字座?」魏老頭一愣:「南十字座是最小的星座,黑魂怎麼會對它感興趣?」

見唐天一臉茫然,魏老頭解釋道:「越是強大的星座,才能夠孕育出強大的星辰秘寶。南十字座是最小的星座,它的星辰秘寶應該也不會太強。黑魂的人,只對強大的星辰秘寶,強大的武技,才會有興趣。莫非,南十字苦修牌裡面有什麼秘密?」

唐天搖頭:「我不知道,我遇到了狄寒。雖然他沒有露面,但肯定是他。」

「狄寒?」魏老頭露出意外之色:「黑魂的人參加武會?咦,這事真有點奇怪,他們對南十字苦修牌感興趣,也對武會感興趣?」

阿莫里一個人抱著烤肉在一旁狂啃,他完全沒有在意魏老頭和唐天的談話。

唐天抓著頭髮,黑著臉,他心情很不好。囡囡的離開,讓他有些難過。黑魂牽涉到南十字苦修牌,他沒有什麼畏懼之心,哪怕魏老頭說黑魂如何強大。

假如南十字苦修牌,真的像魏老頭說的隱藏著什麼秘密的話,黑魂的這些反而能夠幫他找出來。

至於其他的,那就用拳頭解決好了。

自己只要努力地修鍊,讓自己變得更強大,黑魂那些人自然會幫助自己「找到」南十字座苦修牌的秘密。

想到這裡,唐天心情又變得開朗起來。不用動太多的腦子,只要拚命修鍊,這樣的事情,正是他所擅長的啊!

「這個傢伙感覺水平並不是太厲害。」唐天指著地上的銅牌道。這次真正的實戰,讓他感覺是他現在所有武技中最適合偷襲的武技,閃電般的拳速,用於偷襲,那是無往不利。

「他只是個黑魂卒而已。」魏老頭瞥了一眼道:「在黑魂,他們連外圍都算不上。黑魂的強大超乎你的想像,黑魂內有各種武技,有各種秘寶,每一個黑魂成員,只需要完成相應的任務,獲得積分。只需要你有足夠的積分,可以兌換任何東西。黑魂為什麼熱衷於星辰秘寶和收藏武技,這些東西對武者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不僅僅如此,只要你能想到的,任何東西,只要你有足夠的積分,裡面都可以提供。」

「你也不要太擔心。」魏老頭安慰唐天:「黑魂內部派系之多,比任何一個組織都要複雜。很多時候,他們的行為,並不能真正代表黑魂的企圖。如果黑魂對你手上的南十字苦修牌真的很感興趣,他們不會只派幾個黑魂卒來。」

唐天大為失望:「不會吧,南十字座苦修牌很厲害的,他們居然看不上?」

他心裡其實已經認同魏老頭的話,被自己幹掉的傢伙,實力應該和狄寒差不多。可如此一來,他剛剛想出來的「絕妙主意」,豈不是要落空了?

「該死!我可是很看好黑魂這些人的。」唐天嘴裡嘟囔。

魏老頭一臉無語:「難道你就不害怕嗎?」

「為什麼要害怕?」唐天一臉鄙視地看著魏老頭,叉著腰,面孔朝天傲然道:「我可是立志要成為神一樣的少年,黑魂么,註定要成為我偉大征途中,被打敗的敵人之一。」

魏老頭盯著唐天的臉看了半天,用手捂臉:「無知者無畏啊,我真是想岔了,這個蠢貨怎麼會知道害怕……」

唐天的注意力轉移到戰利品上,連忙道:「喂,老頭,幫我看看,這裡面有什麼合用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