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十九節黑魂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悄然戴好黑鐵拳套,他就像一隻狸貓一般,悄然靠近,等待出手的機會。囡囡媽媽的劍勢越發緩慢無力,對方雙刀揮灑間的雪花,愈發濃重,寒意刺骨。黑衣人眼前一亮,暴喝一聲,雙刀合一,一道彎月刀光,倏地...

「這把劍,當年陪伴真人一生,它對鶴派的武學,有著天生的敏感。我次能夠感應到有人修鍊成二重鶴身勁,便是這把劍的功勞。帶著它,它能幫助你找到對方。我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但是我相信你的能力。若是連你也拯救不了鶴派,那它就註定該毀滅吧。」

「去吧,向你母親辭行吧。」

鶴老的目光深邃而睿智,滿是皺紋的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

鶴認真地把劍系在腰間的銀絲帶上,撫平衣服上的褶皺,纖塵不染,他的臉色再次變得沉靜,他向鶴老恭恭敬敬一禮,然後毅然轉身離去。

白衣少年,扶劍而行,沿著山路階梯蜿蜒而下,步履從容優雅,山風吹起銀髮,溫潤如玉的臉龐,沉靜堅毅。

沿途的鶴派弟子看向他的目光,複雜難言。

面對這個筆挺如劍的身影,所有的語言,似乎都那麼蒼白無力。

※※※※※※※※※※※※※※※※※※※※※※※※※※※※※※

北燕的圖書館,若論規模,便是天晶也遠不如。北燕歷代校長,似乎都是收藏狂人,代代經營之下,打造出一個規模極其驚人的圖書館。

圖書館的許可權有著嚴格的劃分,但是韓冰凝擁有最高許可權,她可以隨意瀏覽任何典籍。這裡的人很少,很安靜,是韓冰凝最常用的打發時間的所在。

不過今天,她卻不是為了打發時間。

她不斷地在書櫃前抽出又塞進去,整個上午,她都在重複著同一件事。

忽然,她停下腳步,目光被手中的古籍牢牢吸引。

「入魔,人在極端處境下的負面情緒爆發從而進入的特殊狀態。入魔者的實力,會有大幅度提升,本能支配身體,殺戮、暴戾等負面情緒,會佔據主導地位。

普通人觸發入魔的概率很校

容易入魔的人群有兩種,一是特殊血脈,二是黑暗武者。特殊血脈的武者,在遭遇極端環境時,深藏於血脈之中力量,便會覺醒,激發入魔狀態。殺手、刺客等黑暗武者,平時的殺戮和負面情緒積累過多,同樣也容易入魔……」

韓冰凝逐字逐句地看著,那天唐天與墨甲鐵犀戰鬥時的入魔,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唐天這個人,身上充滿了巧合一般的謎團,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韓冰凝有種感覺,這些巧合,一定都不是巧合!

黑暗武者?韓冰凝想到唐天整個樂呵樂呵的模樣,不禁搖頭,這種傢伙,怎麼做得了黑暗武者?

那就只有特殊血脈!

難道,唐天身上有什麼很特殊的血脈嗎?

韓冰凝怔立原地。

※※※※※※※※※※※※※※※※※※※※※※※※※※※※※※

碧沼竹海。

唐天在竹海在飛掠,雙腿不時在竹枝上輕點,借著竹枝的彈力,他不斷地向前掠進。他的動作談不上半點美感,但速度飛快,每一步都精準得很。沿途若是遇到竹葉蜂,他便會用碎影掌,把竹葉蜂擊落。

碎影掌和輕功,在碧沼竹海這樣的環境下,進步飛快。

前幾天,折騰出的第二隻小鶴,唐天卻發現,這第二隻小鶴完全不聽使喚,無論唐天怎麼催動它,它都紋絲不動。的魂將卡里也沒有相關體悟,問魏老頭,魏老頭也一臉茫然。

唐天索性就把它丟到一邊。不過後來在修鍊輕功的時候,唐天還是發現,自己的耐力更加出色。

在竹海中穿梭的唐天忽然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時間,囡囡今天怎麼還沒來?

按理說,一般這個時候,囡囡早就來了,今天怎麼還沒到?不會路上又遭遇到什麼意外吧?

唐天心中有些擔心,他腳下一動,身形一折,朝竹海深處前進。他知道囡囡家在哪,他決定去看看。

唐天的姿勢看上去不怎麼樣,但是速度飛快,尤其是他的真力綿長,往往一口氣息,可以飛出很遠,中途不需要換氣。

忽然,前方傳來喝斥聲和刀劍相交聲。

唐天眼睛驀地光芒暴漲,腳下毫不猶豫,連續輕點,他的身影在空中帶起一串殘影。

很快,前方出現一個小竹屋。

那就是囡囡家!

唐天沒有貿然衝出去,他眯起眼睛,貓著腰,悄然扒開竹葉。

囡囡的媽媽揮舞著鋼劍,死死擋住一名黑衣人。黑衣人臉上戴著黑色面罩,只露出一雙眼,他用的是雙刀,刀法奇詭陰寒,冰冷的刀芒,就像寒冰一樣。黑衣人身體周圍,飄浮著一蓬蓬雪花。

囡囡的媽媽強弩之末,只是硬撐著一口氣,死擋不退。囡囡縮在角落裡,小臉儘是恐懼,又不敢哭,怕讓媽媽分心。

唐天眼中一片森然,悄無聲息地從水瓶武櫃中取出黑鐵拳套。

唐天明明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戰鬥,但是他心中沒有半點畏懼,他反而異常冷靜。悄然戴好黑鐵拳套,他就像一隻狸貓一般,悄然靠近,等待出手的機會。

囡囡媽媽的劍勢越發緩慢無力,對方雙刀揮灑間的雪花,愈發濃重,寒意刺骨。

黑衣人眼前一亮,暴喝一聲,雙刀合一,一道彎月刀光,倏地斬下!

囡囡媽媽大駭!

就在此時,唐天雙腿猛地發力,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一下子沖了出去。

黑衣人霍然驚覺,然而雙刀合斬是他的殺手,為了一擊斃敵,他這一招根本沒有絲毫留力,露出的那雙眸子儘是駭然之色。

囡囡媽媽看到唐天,絕望的臉上陡然煥發驚人的神采,手中鋼劍不退反進。

鐺!

刀劍相交,鋼劍轟然崩碎,

一道耀眼的閃電,倏地撕裂空間,狠狠撞上黑衣人的腰部。

黑衣人慘叫一聲,唐天大腦完全一片空白,幾乎下意識地,他一口氣沒有換,拳頭如同暴雨,轟在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就像沙包一般,橫飛出去,跌在地上,一動不動。

「小心1幾乎同時,囡囡的驚呼,讓唐天陡然回過神來。

腳步一錯,一道凜冽的刀光,險而又險地擦著他的身體飛過,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一個口子。

「狄寒1

唐天沉喝,他滿臉暴怒,四下搜尋狄寒的身影。

這種攻擊方式,他前幾天才剛剛領教過,今天遇到,他一眼便認了出來。

四周一片寂靜,竹影婆娑,沒有半點反應。

唐天不敢稍有大意,這樣的地形,對狄寒那種戰鬥方式的人來說,就是天然的獵殺常

囡囡媽媽掙扎著爬起來,從腰間取下一截竹筒,裡面飛出一隻指頭大小的綠蜂,綠蜂在四周嗡嗡飛了一圈,囡囡媽媽鬆一口氣:「他走了。」

呼,唐天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剛才神經緊繃的時候沒有半點感覺,現在戰鬥完,手腳全都酸軟無比。但不知為什麼,剛剛經歷生死戰鬥的唐天,並沒有太害怕的感覺。

囡囡這個時候才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囡囡媽媽提著劍走到被唐天幹掉的黑衣人跟前,就劍挑開黑衣人的面罩,露出一張相貌普通的臉。黑衣人已經氣息全無,被唐天轟中的部位,出現一個彷彿被鋒利刀劍砍出來的口子。情急之下的唐天,毫不猶豫用了鶴身勁的手法。

「這是怎麼回事?」唐天緩過勁來,爬了起來,湊了過去。

囡囡媽媽的劍,削掉黑衣最外層的黑衣,露出一塊銅牌,銅牌上寫著一個鮮紅的「卒」字。

囡囡媽媽的臉色大變,顫聲道:「黑魂1

「黑魂?」唐天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囡囡媽媽的臉色煞白,她的身形搖搖欲墜,喃喃自語:「黑魂的人……黑魂……」

「很厲害嗎?」唐天看出囡囡媽媽的神態不對,他連忙打斷她。

囡囡媽媽回過神來,她勉強朝唐天笑道:「這次真是多謝你了,只是,你也把你捲入到麻煩裡面。」

「我沒事。」唐天搖頭。

「你不了解黑魂。」囡囡媽媽語氣苦澀:「黑魂是一個極其恐怖的神秘團體,他們冷酷無情,是天路臭名昭著的黑暗獵殺者,他們對星辰秘寶有著異乎尋常的執著。他們的勢力超乎你想象,高手之多,更是異乎尋常。黑魂的歷史非常悠久,在天路剛剛被發現,黑魂就誕生,是當今最為古老的團體之一。」

「這麼厲害1唐天瞪大眼睛。

「你這次殺了黑魂的人,他們必然不會善罷甘休。你千萬小心。」囡囡媽媽一臉擔憂地看著唐天,語氣果決道:「我今晚就會帶囡囡離開這,去我哥哥那裡。」

「他們為什麼會盯上你們啊?」唐天有些奇怪。

囡囡媽媽也一臉不解:「他們的目標,好像是囡囡。」

囡囡已經止住哭,挪了過來,她看到地上黑衣人的臉,啊地一聲:「我認識他。前幾天,我看到他在打聽,說有沒有看過十字的標記。囡囡好像在大哥哥手上見過,可是,囡囡很聰明的,沒有告訴他。難道他看出來了?可是囡囡裝得很像礙…」

唐天心頭猛地一震,十字標記!

南十字座!

這些人,竟然是沖著南十字座銅牌來的!

黑魂……南十字座苦修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