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八節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17 06:52  |  字數:3488字

鶴老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大殿里回蕩。

「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我們鶴派流傳到今天,說實話,不要談初創時的風光,就連延續下去,都不容易。大家的壓力都很大,如果不是我們內部還很團結,天鶴座只怕早就易主。我們歷史悠久,有著輝煌的過去,但是我們現在沒落如此,談什麼當年,徒惹人恥笑。如果再這麼下去,鶴派還能支撐多久,沒有人知道。」

「但是,我看到我們鶴派復興的曙光。」鶴老渾濁的眼睛中,閃耀著難言的光芒。

「鶴身是我們鶴派所失真傳中最重要的一環。但是現在,它重新出世,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機會。這有可能是最後一個機會,如果我們無法讓真傳重新回歸鶴派,我們鶴派,再過幾十年,就會湮滅吧。」

鴉雀無聲的鶴殿,大長老帶著喟嘆的話,直擊每個人的內心。

「所以,我需要一個人,去把遺失了九百年的鶴派真傳帶回來。」

大長老神情肅然,目光陡然變得凌厲,緩緩掃過下方諸人,沉聲道。

「我的感知很模糊,無法圈定範圍,茫茫人海,機會渺茫,也許十年,也許一輩子也一無所獲。離開安靜寧和的天鶴座,進入危險的天路,隨時都有可能喪命。這個任務危險、艱巨、渺茫而不可知,有誰願意前往?」

眾人面面相覷,他們本以為鶴老的有所感知,最少應該有一個大致的範圍,哪知竟然連個範圍都沒有。

難道滿世界瞎找嗎?

許多人眼睛深處都流露出畏懼之色,天鶴座和平寧靜,沒有什麼紛爭,這裡就像世外桃源一般。雖然沒有什麼財富,但是同樣也沒有什麼危險,大家雖然渴望當年的輝煌,但是早已經習慣如今的安逸。

一想到要滿世界地去尋找一個不為人知的目標,還要從對方手上得到真傳,這樣的事情,聽上去就像一個笑話,一個不可能的笑話。

沒有人開腔,諸位長老有的低頭,有的向人群里縮了縮,唯恐被鶴老點名。

鶴老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忽然,一個沉穩平靜的聲音在大殿里響起。

「弟子鶴,願意前往。」

一位身形頎長男子出列。他的身形筆挺如槍,在大殿中異常扎眼。溫潤如玉的臉龐,面色沉靜,黑亮的眸子,深邃得就像夜空。

白衣如雪,纖塵不染,銀髮如瀑,隨意披在肩上。

鶴老眼中閃過一絲欣慰之色。

「還有其他人願意么?」鶴老環顧四周。

沒有人開口。

鶴老渾濁的眼睛,看不出喜怒,點點頭:「那就這樣吧。」

※※※※※※※※※※※※※※※※※※※※※※※※※※※※※※

昏暗的房間,豆大點的油燈,不時響起劈啪聲。

鶴老注視著眼前正襟端坐的少年,鶴的神情,沉靜得不符合他的年齡。鶴老輕輕一嘆,打破寂靜:「你母親那邊,沒有問題么?」

鶴微微一躬,從容回答:「母親大人已經同意。」

「那就好。」鶴老點點頭,看著面前的鶴那張有幾分相似的臉龐,另一個身影浮現在他腦海中:「看到你,我就想到你父親,我看著他長大。你比你父親更加出色,你父親在天之靈,一定會很欣慰。」

「您謬讚了。」鶴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端坐如故。

「你剛出生的時候,你父親給你取名為鶴,是希望你能夠振興鶴派,沒想到,今天鶴派的重任,真的落在你的肩膀上。」鶴老有些唏噓。

鶴微微一躬:「請您放心。」

「其實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好的選擇,但是沒想到……唉……」鶴老輕嘆,他的目光重新注視著少年:「你是第三代中最出色的弟子。以你的天賦,留在鶴派,說實話,真的埋沒了。你若是……今日成就,必不止於此,鶴派拖累你了。你母親對鶴派很失望,其實我也很失望。」

鶴面色沉靜:「母親大人深愛父親,她很高興我能繼承父親的遺願。」

「是啊,他們當年也很不容易,你母親令人尊敬。」鶴老想起當年往事,他很快回過神來,自嘲一笑:「年紀大了,就容易回憶往事了。你的實力,比起各位長老,都更加更出色,我並不擔心。但你到底年紀小,也沒有出遠門的經驗,這是我唯一擔心的地方。我當年在外面闖蕩過,天路的危險,無處不在。你要記住,有的時候,智慧比拳頭更管用。」

「是。」鶴微躬應是。

「鶴派復興的重任交到你身上,那這件東西,也到了要交給你的時候了。」

鶴老面色肅然,他起身,走到角落裡,捧起一個堆滿灰塵的木箱,重新回到座位前。

「很多人以為,天鶴座的頂級星辰秘寶,是白銀階的天鶴衣。」鶴老臉目光變得深邃。

鶴聽到這句話,不禁一怔,這是他進屋來,臉色第一次發生變化。

鶴老不由流露出幾分笑意,鶴各方面都完美得無可挑剔,唯一讓鶴老覺得有些不自在的地方就是太老成。鶴的老成,超乎他的年齡,彷彿無論什麼事情,都無法讓他感到吃驚。

「哈哈,連鶴都吃驚了,真是難得啊。」鶴老大笑。

鶴有些不好意思,但很快便恢復如常。

鶴老也停住笑,神情恢復肅然:「白銀階的天鶴衣,一直被視作鶴派的傳承之物,幾乎是天鶴座的最高階秘寶。天鶴座被視為小星座,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天鶴座最強的星辰秘寶,並非白銀階的,而是黃金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