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十七節二重鶴身勁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全看明白,唐天的實力到底到哪個地步。到目前為止,唐天只用過閃拳和空樁步這兩種二階武技,他所展現出來的東西相當有限。大家對他的認知,大多隻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他基礎非常紮實,紮實到非常變態的地步。...

唐天覺得,這場勝利,來得稀里糊塗。

直到裁判宣布他獲勝,他還是一臉茫然。等他回過神來想問狄寒為什麼認輸,狄寒已經走出老遠,只有一個背影。不知為什麼,唐天覺得這個狄寒有問題,總有什麼地方透著不對勁。

但是這全都源自他的直覺,以他的腦子,想要想明白這麼複雜的事情,簡直是個不可能的事。

這是一場讓絕大多數人看得莫名其妙的比賽。

不過,重要的是,唐天勝利了。

而狄寒表現出來的實力,也讓所有對他不了解的人,大吃一驚。相應的,唐天的實力,迅速得到大家的正視,尤其是賽后各位大佬們的評價,從各個渠道流傳出來。

唐天很有實力!

這一點已經沒有懷疑,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沒有人能夠完全看明白,唐天的實力到底到哪個地步。

到目前為止,唐天只用過閃拳和空樁步這兩種二階武技,他所展現出來的東西相當有限。大家對他的認知,大多隻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他基礎非常紮實,紮實到非常變態的地步。另一個就是他的閃拳,完美的閃拳!

連王振大佬都讚不絕口的閃拳,唐天搖身一變,成為星風城閃拳第一人。

但也就僅限於此。

上一輪比賽,對手太弱,唐天很乾脆地取勝。這一輪比賽,狄寒有實力逼迫唐天展現更多的實力,但是狄寒不知為何,卻突然認輸。

相比之下,狄寒的實力、冷靜、決斷,讓許多人開始重新審視這位孤僻的天才。

比起唐天莫名其妙的勝利,阿莫里的勝利則毫無爭議,他的實力超出對手太多,只用了三刀,便解決了對手。

經過兩輪的預賽,兩人便進入正賽。

魏老頭一臉喜不自勝的模樣,被兩人集體嘲笑。

兩輪賽罷,正賽將在一周之後舉行,兩人得到一周的休息時間。

※※※※※※※※※※※※※※※※※※※※※※※※※※※※※※

唐天盤膝而坐,周圍的能量不斷湧入他體內,化作真力。他體內的三階丹田池此時的容量,比他剛剛踏入三階時,大了整整一倍。

光門后的能量非常濃郁,鶴氣訣是正宗的古代心法,效率比起市面流傳的心法,要厲害得多。尤其是在唐天修鍊出鶴身之後,鶴氣訣煉化真力效率猛然暴增數倍。

隨著唐天的鶴身不斷強化,鶴氣訣愈發強勁,他現在打坐時間縮短到半個小時,便能恢復龍精虎猛。這使得他的修鍊進度大增。

、、、和都修鍊到一定的火候。

其中唐天花費的時間最多,他距離修鍊成已經非常接近。

但是今天,他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十字光門後繼續修鍊,而是盤膝而坐,不斷催動鶴氣訣。他今天忽然感覺體內的真力,似乎好像有些不對勁。

真力沿著鶴形的經脈,緩緩流動,不斷有真力滲入那些偏僻經脈的末梢。唐天修習鶴氣訣有段時間,加上他沒日沒夜的苦修,光門后的能量又非常濃郁,三階丹田池相連的經脈,幾乎每個角落都被真力貫通。

經脈之中,鶴形栩栩如生。

看上去真力勾勒出的鶴形頗幼,像只小鶴,羽翼未豐。

真力不斷運轉,層層疊疊的真力涌動,小鶴就彷彿在扇動翅膀一般,一股難以言喻的酥麻感覺,在這些經脈中遊走。轟!唐天只覺得像有什麼東西豁然而通,三階丹田池內的真力不知什麼時候滿溢出來,竟然向下方的二階丹田池倒流而去!

不好!

唐天大駭,真力的運轉素來都是由下而上,俗稱登天梯。唐天從來沒有聽說過,真力會由上向下倒流?

然而此時,無論唐天如何催動,真力越來越多,不斷向下倒流。

唐天大腦一片空白,三階丹田池容納三階真力,二階丹田池容納二階真力,這是常識。

三階真力流入二階丹田池,那會發生什麼?

比起三階丹田池,二階丹田池要小許多。

很快,二階丹田池被真力注滿,接下來的一幕,更是看得唐天目瞪口呆。

三階真力,開始像結冰一般,沿著池壁迅速向上方晶化生長,轉眼間,二階丹田池的池壁便向上升了一倍。

晶化生長沒有結束,不斷滿溢,不斷生長。

整個過程,整整持續了一個小時。

當它結束時,二階丹田池的容量,增大了五倍有餘。

以前的二階丹田池,只有三階丹田池的十分之一大小,而如今,卻有三階丹田池的一半大校

唐天忽然反應過來,這豈不是意味著他的真力,比以前擴大了許多嗎?

這麼一想,唐天欣喜若狂。

真力的增加,靠的是水磨功夫,一絲絲地增長。像這樣突然性的暴漲,唐天從來沒有遇到過。他開始主動運轉鶴氣訣,耳中隱隱有清亮的鶴鳴響起,真力愈發隨心意而動。

能量不斷地湧入體內,通過經脈煉化成真力,絲絲縷縷的真力,不斷地湧入剛剛被擴大的二階丹田池內。

漸漸,二階丹田池重新變滿,唐天正欲結束這次奇特的修鍊,二階丹田池內的真力,開始沿著連通的經脈肆意流淌。

轟轟轟!

三階真力一流入二階經脈,就有如水珠落入滾油之中,猛然一連串的爆炸,勢如破竹。

每一次爆炸,唐天的身體就是一顫。

唐天就像抽風一般,身體抖得像篩子。

三階真力在這些低階的經脈中,所向披靡,完全沒有遇到半點阻礙。

唐天的腦子被炸得轟轟響,他無法做出任何應對。

只花了一刻鐘,二階經脈全部貫通,再偏僻的角落經脈末梢,被都真力激活。

真力終於安靜下來。

唐天茫然地回過神來,當他的心神回到體內的經脈,他頓時目瞪口呆。

完全貫通的二階經脈,赫然出現另外一隻鶴形!

這也是……鶴身?

※※※※※※※※※※※※※※※※※※※※※※※※※※※※※※

天鶴座。

鶴峰深處,一座古樸的木屋內,一位盤膝而坐發須皆白的老者,驀地睜開眼睛,渾濁的眸子里,陡然爆出耀眼的光芒。

他喃喃自語:「第二鶴身……二重鶴身勁……竟然有人修鍊出二重鶴身勁1

他猛地站了起來,渾身衣衫無風自動,氣勢驚人。

啪!

木門自開。

他邁出步伐,緩緩走出木屋。

陽光灑落在他身上,暖洋洋的,山谷里青草的氣息,讓他微微一恍惚,他的眸子重新變成古井不波,他邁開步伐,沿著山谷小徑,向谷口走去。

谷口守立的兩位白衣弟子,看到老者時,齊齊愣祝

過了片刻,兩位弟子回過神來,激動無比,齊齊躬身行禮:「鶴老,您……您出關了1

「傳白鶴令,長老以上者,鶴殿議事。」老者淡淡道。

兩位弟子大驚失色,白鶴令是鶴派十萬火急令,非關係到本派生死存亡之事,不得動用。

難道有勢力要大舉進攻天鶴座嗎?

兩人不敢多問,連忙應命:「是1

說完便提氣飛掠到天台,天台拴著幾隻雄俊異常的白鶴,兩人翻身上鶴,清亮的鶴唳,在山谷回蕩,兩隻白鶴一展翅,便消失在茫茫雲海之中。

片刻之後,平靜的雲海彷彿陡然沸騰起來,一隻只白鶴騰空而起,衝破雲霄,向各個方向疾飛而去。每一隻白鶴背上,都坐著一位神色焦急的白衣鶴派弟子。

平靜的天鶴座,頓時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老頭拾級而下,神色堅毅而平靜。

三日後。

宏偉的鶴殿,弟子云集,長老們齊至,每個人神色都是肅然,偌大的鶴殿鴉雀無聲,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鶴殿正上方,鶴老盤膝而坐,下方的長老們,個個緊張而激動。

閉關十年的鶴老突然出關,鶴派上下,彷彿一下子找到主心骨。可鶴老一出關,便動用白鶴令,召集他們議事,那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

鶴老睜開眼睛,目光掃過下方鶴派長老,緩緩道。

「三天前,我忽然心生感應,有人練成了二重鶴身勁。」

所有長老們的表情,全都瞬間凝固在臉上。

詭異的寂靜維持了大約十秒,下面轟然炸開。

「怎麼可能1

「二重鶴身勁1

「真傳!我鶴派真傳1

……

諸位長老們個個神色激動,下面炸開了窩,這個消息對他們震撼之大,超乎想象。

看著下面晚輩們的激動,鶴老心中無聲輕嘆。鶴派傳承至今,真傳已失,鶴派如今每況愈下,就是受此累及。而其中最關鍵的鶴身勁,是鶴派最核心的心訣,它缺失了整整九百年之久。

每一代的鶴派弟子,嘗試著還原鶴身勁,但是卻無一成功。

鶴身化勁,無不破。

可是傳說中的鶴身,他們已經有整整九百年沒有見過。

可是現在,卻有修鍊成二重鶴身勁。二重鶴身勁,是鶴身勁修鍊到更高階段,需要修成兩個鶴身。

二重鶴身勁!

多麼遙遠而讓人激動的名稱礙…

鶴老揚起手掌,所有的聲音立即消失一空,但是每個人臉上,全都呈現出亢奮的酡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