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十三勝利的宣言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他幾乎已經達到顛峰。閃拳也漂亮,估計王振是為了這個來的吧。」司馬香山贊道。沈元老老實實道:「這就不清楚了。」明光張大嘴巴,獃獃地看著場內,半晌才獃獃地問:「這這這……」王振哦了一聲...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唐天沉靜清澈的眸子開始發生變化,就好像一抹火焰,從他的瞳孔深處,陡然湧上來。

最後一步唐天就像野蠻的犀牛,重重一踏。

借著這股力量,唐天速度陡增,倏地衝到棍影前。

吐氣開聲,早就蓄勢待發的右拳,轟然揮出。

全身的力量彙集在這一拳,重若千鈞!

鐺!

震耳的撞擊聲轟然響起,唐天的拳頭和銅棍結結實實碰撞!漫天棍影消失一空,令人心悸的低沉風聲消失一空,赤腳少年高速旋轉的身影彷彿突然被一股力量強行停止,停在原地。

極動和極靜的強烈反差讓旁觀者生出一種很難受感覺。

赤腳少年臉上露出茫然之色,他沒有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旦他的棍法施展開來,他從來沒有輸過,從來沒有人在他力竭之前,能夠戰勝他。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忽然,另一隻拳頭突然毫無徵兆從他臉龐下方鑽了出來。

閃拳!

砰!

一臉茫然的赤腳少年,完全沒有作出任何反應,這一拳結結實實打在他臉上。赤腳少年就像被一頭犀牛迎面撞上,直接橫飛出去。

鐺!

銅棍遠遠飛開。

全場一片寂靜。

過了一會,裁判才反應過來,連忙喊:「唐天獲勝1

呼呼呼!

唐天保持出拳的姿勢,長長吐出一口氣,眼中的火焰一點點消褪。

看台上炸開了鍋。

這前後的變化太快了!剛剛他們還覺得赤腳少年的棍法雄渾,毫無破綻,哪知道轉眼間,唐天就獲勝了。更關鍵的是,唐天幾乎沒有用什麼厲害的武技,光憑力氣就解決了。

光憑力氣就能戰勝亂披風棍法?這……這也太搞笑了!

相比之下,大佬們則要平靜許多。

「這麼紮實的基礎,倒是少見。」司馬香山轉過臉問沈元:「聽說他練過五年基礎武技?」

沈元點頭:「嗯,傳言是這樣的。」

「看來沒錯,非常完美的發力,單純比肌肉發力技巧,他幾乎已經達到顛峰。閃拳也漂亮,估計王振是為了這個來的吧。」司馬香山贊道。

沈元老老實實道:「這就不清楚了。」

明光張大嘴巴,獃獃地看著場內,半晌才獃獃地問:「這這這……」

王振哦了一聲:「他的力量,比阿莫里只差一點,但發力技巧更出色,我看過兩人對拳,平手。」

這下明光平靜下來,和阿莫里對拳平手……

阿莫里的蠻力有多恐怖,明光親身體驗過。明光在腦子裡想象了一下,把唐天換成阿莫里,哦,這樣就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結果嘛。

不過,和阿莫里對拳平手……又是一個真正的變態啊!

彩雪獃獃地看著場內的唐天:「好厲害1

何小芹也看直了眼:「他是野獸么……」

韓冰凝很平靜,她見過唐天和墨甲鐵犀角力,這樣的結果並沒有讓她太吃驚。她只是沒有想到唐天竟然用這麼沒有技術含量的方式打敗對手。

只是,真是粗魯礙…真是野蠻啊!

※※※※※※※※※※※※※※※※※※※※※※※※※※※※※

唐天保持出拳的姿勢,一臉冷酷。

「哇哇哇!大哥哥最厲害1小囡囡舉起粉嫩的小手高呼。

忽然,唐天的眉毛動了動,突然,他就像火燒屁股一樣跳了出來,拚命地甩著右手。

「嘶!好痛……痛死了……」

剛剛被震得鴉雀無聲的看台,此時所有人都是一臉獃滯地看著場內,跳來跳去,臉痛得扭曲成一團的唐天。

反差……也實在太大了吧!

「好痛好痛1

「囡囡……竹蜂王膠……」

等囡囡幫唐天塗了竹蜂王膠,唐天皺成一團的臉,才重新舒展開來。他跑到看台下面,對著韓冰凝揮動手臂,大聲喊:「喂,少女,是不是被神一樣的少年震驚到了?」

韓冰凝:「……」

忽然,唐天看到看台上的沈元,立即興奮起來,朝沈元揮手,扯著喉嚨高喊:「元元兄!元元兄1

沈元的臉刷地紅了,他終於體會到韓冰凝剛才的感覺,這一瞬間,他的心中充滿悔恨,為什麼剛才自己沒有趁機離開啊!

唐天背著小囡囡,三下兩下跳上看台。

就這麼一恍惚,當沈元發現唐天出現在自己面前,他連撞牆去死的心都有,為什麼自己還呆在這裡?

「元元兄!你的魂將卡真的很好!非常好用啊1唐天由衷道。

沈元笑得很勉強,心裡默默地念:你是在反諷么你是在反諷么,你就是在反諷吧……

唐天兩眼放光,接著道:「我全練了哦,五種武技,哇,好厲害的1

沈元笑得更勉強,心裡默默念:我會相信么我會相信么,煙霧彈什麼的太拙劣了……

「元元兄太厲害了,石頭大哥都誇你搭配得好呢。貼身肉搏專家!哇哇哇1唐天一臉興奮道。

沈元臉上的笑容都木了,心裡默默念:你要鬧哪樣啊你要鬧哪樣啊,求你快走吧……

「貼身肉搏專家?」司馬香山聽到這個詞,饒有興趣地插了句。

「啊啊啊,你也知道嗎?」唐天頓時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一臉興奮地看著司馬香山。

「真讓人期待啊1司馬香山笑咪咪道:「說不定我們會交手呢。」

「那你一定會被我打敗1唐天語氣篤定無比。

四周立即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變得怪異無比,看向唐天的目光充滿同情。

韓冰凝忽然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唐天搖頭:「不知道哎。」

韓冰凝剛想說,便聽到唐天自顧自地的開口:「但只要是我的敵人,都會被我打敗。」

韓冰凝聽得一愣,所有人都是一愣。

「所謂敵人,不就是用來打敗的么?」唐天一臉理所當然。

韓冰凝想說什麼,但是什麼也說不出口,她凝視著唐天,唐天的眸子清澈沉靜,他的眼睛里沒有半點畏懼。明光沈元他們,臉上的嘲笑也一點點消失,他們默默地咀嚼著唐天的這句話。

啪啪啪。

拍掌聲驚醒了沉思的眾人,鼓掌的是司馬香山,他笑咪咪道:「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的一句話。」

「為了這句話,就算我們在比賽相遇,我也不會殺你。」

「我會廢掉你的真力,讓你永遠只能在失敗中沉淪,一定美妙而有趣。」

司馬香山語氣溫柔,然而這些話,卻讓所有人遍體生寒。

話音裊裊,司馬香山的身影不知何時飄到出口處,他忽然轉過臉,朝唐天微微一笑:「真是期待埃」

說完,他便轉身欲走。

「他是誰啊?」唐天一臉好奇地問韓冰凝。

「司馬香山。」韓冰凝有些擔憂地看著唐天一眼,她知道司馬香山的性格非常古怪,說出來極有可能就會這麼做。

唐天哦了一聲:「就是那個被千惠揍了很多次的傢伙?」

出口處的司馬香山腳下一個踉蹌。

上官千惠是司馬香山心中永遠的痛,在上官千惠還在星風城的那些年,他便一直生活在上官千惠的陰影中。他曾經不斷嘗試挑戰上官千惠,但是每一次,都被上官千惠打得極慘。

那個該死的女人!

混帳!

司馬香山的表情變得猙獰,他驀地轉身,凜冽的殺機轟然朝唐天席捲而去。

韓冰凝跨前半步,手掌搭上腰間的劍,眉眼低垂。

冰冷妖異的殺機,無法寸進!

司馬香山冷冷地看著唐天。

王振忽然開口:「司馬,有事武會上解決。」

所有殺機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司馬香山哈哈大笑:「果然好膽色!今年武會終於有點能讓我提起興趣的事了。」

他揮一揮手:「神一樣的少年,後會有期1

說罷,他便失不見。

韓冰凝心頭微松,想起剛才沈元的窘狀,她二話不說:「我們回校。」

彩雪和何小芹連忙跟上。

王振朝唐天點頭示意,便帶著一臉佩服的明光離開。

※※※※※※※※※※※※※※※※※※※※※※※※※※※※※※

「唐天的實力很強。」何小芹認真地分析:「他看上去並不是那種以蠻力見長的體形,卻能夠爆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說明他的發力技巧非常強悍。到目前為止為,他用了和,都是二階武技。光憑二階武技便能夠打敗對手,相當厲害,他是我們的勁敵1

彩雪低著頭,在想什麼問題。

何小芹注意到彩雪的異樣,便好奇地問:「阿雪,難道你有什麼新發現?唐天表現出來的東西太少了,我能做的分析就這麼多。不過,能夠讓大家這麼關注,這唐天真有幾把刷子!這一屆武會有意思1

「新發現?」彩雪抬起頭,一臉茫然。

「你這個表情,好奇怪,你在想什麼?」何小芹覺得很奇怪。

「我……我真的能說嗎?」彩雪囁嚅地問。

「說啊!有什麼不能說的?」何小芹大大咧咧道,更加奇怪。

韓冰凝也豎起耳朵,她也看出來彩雪的不太對勁,不過她一向冰冷,不會主動開口。

「師姐,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啊?」彩雪一臉羞澀而好奇地問。

韓冰凝腳下一個踉蹌,險些一頭栽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