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十二節亂披風棍法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凝轉過臉,像什麼話都沒有說過。此時已經有不少人認出來場下的就是唐天。「他是唐天啊,不是說唐天是垃圾生么?」「是啊,留級了五年哎,不是垃圾生是什麼?」「可為什麼這麼多大佬跑到這來...

「師姐,他是誰啊?」彩雪一臉好奇地問。

師姐竟然認識這人,彩雪和何小芹對視一眼,她們心中無比地好奇,再想到校長同意放她們出來,難道校長也知道?再台上的超級豪華陣容,星風城排名前三的最頂級高手來了兩個,猛獸學院雖然梁秋沒有來,但是王振學長親至,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星風城難道什麼時候又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天才?

而且,他和師姐好像很熟的樣子……

她們可是知道得很清楚,師姐對男人是個什麼樣的態度。

「他是唐天。」韓冰凝強自鎮定,努力平息剛才唐天打招呼帶來的強烈窘迫感。

「啊!他是唐天?」

「他是唐天?」

彩雪和何小芹異口同聲地驚呼,兩人臉上皆是不能置信。下面的那個男人竟然是唐天?那個傳說中超級留級生、然後被趕出學校的垃圾生唐天?那個當年上官千惠最喜惶鋪歟

上官千惠……難道……

彩雪和何小芹對視一眼,她們很清楚師姐對上官千惠是何等的崇拜。

彩雪猶豫了一下,但忍不住吞吞吐吐勸道:「師姐,喜歡上官千惠這個沒什麼,但喜唬這好像……」

何小芹的脾氣就要直得多,她一臉正色道:「師姐,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揀人之破鞋1

韓冰凝嘴角抽搐,她強自忍住抽劍把身邊兩人給砍了的衝動,她強作淡然,轉過臉,一臉認真地看著兩人道:「你們想多了,其實我喜歡的是女人。」

彩雪和何小芹的表情凝固在臉上,她們一臉愕然,震驚得完全說不出話來。

韓冰凝轉過臉,像什麼話都沒有說過。

此時已經有不少人認出來場下的就是唐天。

「他是唐天啊,不是說唐天是垃圾生么?」

「是啊,留級了五年哎,不是垃圾生是什麼?」

「可為什麼這麼多大佬跑到這來?他們閑得蛋疼?」

「呃,估計閑是真的,但是蛋疼?你們小看大佬們的蛋蛋了,大佬們渾身都是銅澆鐵鑄,連蛋蛋那也是鋼蛋蛋……」

這群人儘管壓低聲音,司馬香山他們的耳力何其恐怖,聽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們聽到這句殺傷力十足的話,這群實力高超的大佬們都下意始型取

※※※※※※※※※※※※※※※※※※※※※※※※※※※※※※

當裁判進場,完全被如此火爆的場面給震驚,他險些懷疑,是不是走錯的地方。看台上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看得他心驚肉跳,頭皮發麻。這裡面隨便挑出一個人,他們的任何一場比賽,都成為當天最熱門的比賽。

司馬香山、韓冰凝、王振……

對於一個擔任過星風武會裁判超過五年的老資歷裁判來說,他怎麼會不認識這些人?

老天,這……這是預賽么?

好在此時另一位選手進場,裁判才回過神來。

一個剽悍的身影,踏入會場,他的聲音透著一絲殺氣:「請問,這裡是3897會場嗎?」

當裁判看清眼前的選手,心中凜然。

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只穿著一件簡陋的獸皮短褲,他的皮膚黝黑而有一絲金屬光澤,赤著雙腳,手上提著一根銅棍,銅棍兩端包著一圈微凸的小釘。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卻是他的眼睛。

剽悍而充滿殺氣!

「咦?」明光露出意外的神色:「看上去這人實力不錯啊1

王振哦了一聲:「實戰經驗應該很豐富。」

司馬香山稍稍坐直了身子,沈元則滿臉訝色。

韓冰凝微微眯了眯眼睛,而她身邊的彩雪和何小芹,臉色認真了許多。

裁判見過各類選手,他第一眼就看出,眼前這位提銅棍的赤腳少年,絕對不是善茬。

「是的。」裁判點頭。

赤腳少年的目光投向另一端的唐天。

唐天眼前一亮,連忙揮手示意:「啊哈,少年,你就是我對手么?」

赤腳少年轉臉問裁判:「可以開始了么?」

裁判連忙問唐天:「你準備好了么?」

「早就準備好了。」唐天大大咧咧道。

話音剛落,赤腳少年便消失在空中,一道棍風突然出現在唐天的後腦。

唐天嚇一跳,他沒想到說對方說打就打,不過他的反應極快,一彎腰,左腿向後一撩。

砰!

唐天的后撩腿被赤腳少年用銅棍擋祝

兩人同時後退幾步,重新拉開。

「竟然敢偷襲1唐天臉上的笑容消失,他一臉不善地瞪著對方,冷哼道:「你完蛋了1

赤腳少年神色漠然,彷彿沒有聽到唐天的話。

唐天沉下腰,雙臂張開,十指遙遙鎖定對面的赤腳少年。

看台上的韓冰凝目光一凝,她忽然想起那天唐天對上墨甲鐵犀時,就是眼前這個姿勢。

一瞬間,唐天就像換了一個人,他臉上看不到半點笑意,那雙眼睛沉穩得沒有一絲波瀾,張開的雙臂,每一塊肌肉都稜角分明,堅硬的線條充滿陽剛的氣息。

稍稍坐直的司馬香山目光閃動一下,他坐得更直。

其他人也察覺到唐天的變化,原本議論紛紛的看台,立即安靜下來。

對面的赤腳少年也注意到唐天的變化,眼中閃過一絲警覺,手中的長銅棍倏地伸直,棍頭直指唐天。

赤腳少年雖然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但他的眼中沒有半分懼色,凶光一閃而逝,他的身形再度在唐天的視野內消失。

幾乎在同時,唐天眯起的眼睛驀地一睜,上半身像鐘擺般,微微一晃,腳下步伐倒踩。

長銅棍擦著他的身體掃過。

轟!

長銅棍還未著地,勁氣就破開地面,無數混土飛濺。

唐天的拳頭毫無徵兆地從赤腳少年右肋下鑽了出來。

赤腳少年的實力不俗,長銅棍剛剛落空,就彷彿預料到唐天的反擊一般,他的身體直直向旁邊一倒,避開唐天的閃拳,同時一抖棍尾,棍身如同彈起的毒蛇,啪,直撲唐天。

唐天橫踩空樁步,就像在冰上滑過,和毒蛇揚首般的棍身擦肩而過。

赤腳少年身如陀螺,直挺挺直向另一個方向一倒,沉重的長銅棍,再度被帶起。

嗡!

棍音低沉渾厚,令人心悸。

唐天再向一旁跳開。

赤腳少年的身體,就像不倒翁,再向另一邊倒去,帶得棍勢再向一旁一盪。

從棍音的變化,唐天就知道這一棍的力量,又變強了!

赤腳少年又向另一邊一倒,長銅棍的力量再增,棍身模糊不清,肉眼難以捕捉,帶起的棍風愈發懾人。

唐天不得不再跳到另一邊。

好奇怪的武技!

唐天已經看出幾分苗頭,赤腳少年以自己的身體為軸,帶到動棍身。他每倒一次,銅棍上的力量就會增強一分。現在赤腳少年就像高速旋轉的陀螺,偏偏銅棍勢大力沉,威力恐怖,只要掃中一下,十有八九失去戰鬥力。看上去,赤腳少年的棍影很凌亂,但是籠罩極大的範圍。

這一點,從唐天不斷地閃避就能看得出來。

這是什麼棍法……

「這是什麼棍法?」看台上的明光忍不住問:「好奇怪的攻擊方式。」

「。」王振也有些意外:「這種棍法很少會有人修習。」

明光第一次聽說這個棍法,有些訝然:「為什麼?感覺很厲害啊!沒想到預賽也有這麼有實力的選手1

「亂披風棍法,要天生神力,它是以力取勝。」王振解釋道:「以身體帶動棍勢,你看他的身形,就像喝醉了一樣,但是實際上,暗藏殺機。亂披風棍法一旦舞起來,他就佔據優勢。」

「那唐天豈不是危險了?」明光皺起眉頭。

「破解亂披風棍法最好的時機,就是他最開始幾棍,那時棍勢還沒有施展開。現在棍勢層層疊加,真正的勢大力沉。」王振道。

呼呼呼!

沉重的銅棍被掄起高速旋轉產生的聲音充斥會場,地上的碎石、泥土不斷被捲起,再被棍影碾得粉碎。

赤腳少年的身影完全被棍影籠罩。

彷彿一團肆虐的龍捲風,轟隆轟隆在小小的會場內肆虐。

唐天也沒有想到,第一個對手就如此厲害。

不過,他並沒有受對方棍勢的影響。

他的目光專註,所有的雜念都拋到腦後,對方就像捲起的一團狂風,所過之處,飛沙走石。

那根銅棍起碼超過六十斤,舞動起來,聲勢駭人。

唐天停下身形,直面對方。

黃銅色的棍影狂風方向一折,轟然向唐天碾壓而來。

唐天面色沉靜,目視前方,身體微微向前傾,右拳收在腰側。

這是……

看台上的眾人,立即一驚。如此沉重的棍勢,硬碰硬,那絕對是自找死路。

唐天不想活了?

唐天左腳猛地重踏地面,沉靜的臉龐,陡然的變得猙獰,左腳發力,整個人像箭一樣躥出去。

唐天的每一步都沉重無比,深深陷入泥土!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唐天就像一頭髮狂的野牛,轟隆隆帶起無數飛濺的泥土,朝狂風直衝而去。

不過,面容猙獰的唐天目光清澈沉靜,這樣的力量在一般人眼中或許令人窒息,但是在他眼中,這還不夠!

他身邊,可是有著蒼蠅牛這樣的變態力量狂人啊!更別說,還有石頭大哥,那樣的超級變態壓路機!便是採石場里隨便挑出一個,隨便揮動大鐵鎚的聲勢,都要比這恐怖得多!

少年,你不知道哥經歷的是怎樣的洗禮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