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節強力開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17 06:52  |  字數:3667字

一位美艷的中年女子,手上拈著一小片墨水鱗,那雙美眸中,帶著一絲訝色。

良久,她才收回目光。

「這是鶴身勁!」中年女子放下墨水鱗。

「鶴身勁?」韓冰凝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嗯,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中年女子沉吟道:「鶴派起源於鶴真人,如今的天鶴座,便是當年他在天路開拓出來的星座。鶴真人的來歷不詳,極有可能是古代東方流派傳人。」

「天鶴座?」韓冰凝有些驚訝,她聽說過這個星座,不過是一個十分偏門的星座。

「鶴派如今失了真傳,沒落很多年啊。天鶴座當年的地位,是現在你們無法想像的。」中年女子充滿感慨,她搖頭輕嘆:「沒想到,卻在這裡見到鶴派真傳。」

她把墨水鱗遞給韓冰凝,道:「鶴派的心法名為,晦澀難懂,修鍊難度極高。的真傳,名為鶴身。傳言,一旦修成鶴身,真力尖銳鋒利有如鶴喙,破壞力極強,所以也被稱為鶴身勁。鶴派中間不知出了什麼變故,失了真傳,現在已經沒有人懂得如何修成鶴身,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看到。」

「這麼厲害?」韓冰凝睜大美眸,校長的語氣中,充滿了讚賞之意,這可十分罕見。

「鶴派每一代,不知有多人窮一生之生,在尋找如何修鍊鶴身。」中年女子認真道:「鶴真人當年能夠憑一己之力,開創天鶴座,何等強悍!近三百年來,除了獅子王雷昂,降伏獅心烈火劍,打下獅子座無上霸業,可還有誰完成如此壯舉?能以一己之力,於天路之中,開創自己星座的,全都是逆天強者。他們的真傳,都是當世最頂尖的武學。」

韓冰凝櫻唇微張,瞠目結舌,她覺得校長越說越離譜。

她無論如何,也無法把那個粗魯脫線的傢伙,和當世那些絕世強者聯繫起來。

中年女子自語自語:「他應該只得到得心法,否則的話,不會修習小崩拳,這小崩雖然頗有火候,但是比起鶴派武技,還是差許多。」

忽然,中年女子想起一個被忽略了許久的問題:「冰凝,此人是誰?難道我太久沒有出門,星風城什麼時候新出了一位天才少年么?」

天才少年……

韓冰凝的嘴角有些抽搐,她強自忍住:「是沙琪瑪學院的唐天。」

「唐天?」中年女子搖頭:「沒聽說過,看來果真是新出來的。冰凝,你千萬小心,對上此人,萬萬不可掉以輕心。鶴身有個特點很少有人知道,那就是氣息綿長,耐力驚人。鶴氣綿綿,裊裊不息。」

韓冰凝還沒有答話,中年女子刷地站了起來,自言自語:「看來我這段時間太過於放鬆了,從今天開始,我要親自督促你們修鍊。」

韓冰凝大吃一驚:「校長,不用吧,大家都很努力……」

「不行!」中年女子一揮手,很乾脆地打斷韓冰凝的話:「這段時間,我過於鬆懈了。我要以身作則,戰鬥在第一線!」

韓冰凝的臉色有些發白,校長是真正的修鍊狂人,一旦修鍊起來沒日沒夜的,她來監督修鍊,那絕對是場噩夢!

她後悔今天把那片墨水鱗甲帶來。

都是那個該死的唐天!

※※※※※※※※※※※※※※※※※※※※※※※※※※※※※※

時間過得飛快,隨著星風武會的臨近,星風城變得熱鬧起來。

星風武會是星風城最大的節日,參加星風武會的不僅僅是星風城各學院,還有著許多從外地湧來的武者。星風武會並只限於學員參加,這是一個開放性的比武大會。豐厚的獎品,吸引了大量外地武者前來。

大量的武者參加,讓星風武會變得更加熱鬧更加吸引人,很多人專門從很遠的城市,跑到星風城來觀摩武會。

街面上的行人比平時激增數倍,幾乎所有的客棧全都人滿為患。

今年的武會,參加的武者創下歷屆最高。城外的輕功索道上,一道道身影,踏著各種輕功,來往穿梭。

「喂,老頭,這麼早把我們拉過來幹嘛?耽誤我們睡覺的時間!」唐天一邊走著,一邊抱怨,小囡囡坐在他的肩膀上,一臉滿足地吃著零食。

「笨蛋,參加預賽啊。」魏老頭一臉鄙視地看著他。

「星風武會有預賽?」阿莫里一臉驚詫:「為什麼我不知道?」

「猛獸學院那樣的名校,當然不需要參加預賽。」魏老頭嘿然道:「我們的近況不太好,得從預賽開始。」

「哦,也對,排名倒數第三的學校,是應該從預賽開始打起。」阿莫里一臉恍然大悟。

魏老頭像尾巴被踩了一樣跳了起來:「阿莫里,你竟然對學校的處境沒有一點其他的想法嗎?你難道不應該熱血沸騰,為了改變學校的困境而戰嗎?」

「基礎唐,你熱血沸騰嗎?」阿莫里轉過臉問唐天。

「我想睡覺。」唐天打著哈欠。

「你昨晚幹嘛了?」魏老頭一臉奇怪。

「練小崩拳。」唐天繼續打著哈欠,神情懨懨。

「小崩拳?太讓人期待了!基礎唐,讓我們痛痛快快打一場吧!以千惠……」阿莫里舉刀高呼。

砰,一個拳頭從天而降,重重砸在他頭頂。

魏老頭神色不善:「阿莫里,今天如果你輸了比賽,嘿嘿!」

陰冷的笑聲讓阿莫里立即老老實實像個乖寶寶。

當四人來到會場,立即被會場恐怖的人流給嚇倒。密密麻麻的人流,熙熙攘攘,驚人聲浪轟然而至,唐天和阿莫里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