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二十七節墨甲鐵犀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般,它渾身散發著極度危險兇橫的氣息。它緩緩朝地上的唐天走去,它就像一位深沉威嚴的獸王,帶著無上的傲慢和霸氣。韓冰凝從來沒有想過,她會在一頭野獸身上,看到這樣的氣勢。她的臉色有些發白...

墨甲鐵犀盯著唐天。

四階野獸已經頗有幾分靈智,在這片碧沼竹海,它是真正的霸主。它的威嚴,從未被挑釁過,這是它的地盤。

它緩緩地朝唐天逼近,粗矮有力的四肢,每一步踏在地面,塵土飛揚,轟隆作響。

剛才那一拳,讓它覺得痛疼,這感覺很陌生!

渾濁的眸子凶光四溢,墨綠色的鱗片,讓它像古代的重甲騎士,充滿壓迫感。額頭頂端的犀角並不算尖銳,粗壯而粗糙,然而,它卻洞穿過無數但敢侵犯它威嚴敵人的身體。

轟壟輕攏

地面的顫動沒有之前的急促,每一聲卻彷彿敲在人心中。

竹梢上,小女孩臉色發白,她急切地仰起臉:「大姐姐,你能不能救大哥哥?」

韓冰凝輕咬嘴唇,無奈地搖頭:「我沒有帶劍。」

她一身的實力,都在劍上。倘若有劍在手,說不定還能與這頭墨甲鐵犀周旋。

小女孩的臉色更白了幾分。

地面上,墨甲鐵犀緩緩朝唐天逼近。

韓冰凝注視著地面的一人一獸,她此時心情很複雜。唐天捨身救下小女孩行為,讓她看到他的勇敢和善良,但是他卻妄圖和墨甲鐵犀正面對抗,太自不量力!

四階中段的野獸有多麼可怕,韓冰凝很清楚。

剛才唐天那記恍如閃電的一拳,讓她驚艷了一下,但是對付四階中段的野獸,二階武技的殺招,遠不夠看。

韓冰凝心中飛快地盤算著,倘若自己帶著唐天逃跑,有沒有勝算。

但是只片刻,她便明白,這個想法行不通。她的輕功輕盈飄逸,但並不以速度見稱,再帶上一個人,絕對逃不過墨甲鐵犀。

要是有把劍就好……

韓冰凝緊咬櫻唇,如果有把劍,自己下去和墨甲鐵犀周旋片刻,唐天可以趁機脫離戰場,到時自己再用輕功逃跑。

「劍?」

小女孩眼前一亮,拿起脖子上掛著的竹哨,用力一吹。

尖利的竹哨聲,遠遠傳開。

唐天也聽到竹哨聲,但他沒有絲毫分神,他全神貫注地瞪著眼前的墨甲鐵犀。

好強的氣勢!

唐天彷彿看到一位遠古的騎士,身披重甲,緩緩逼近,猙獰狂野的氣息,撲面而至。

看上去,不好對付礙…

唐天眯起眼睛,兩腿彷彿釘進地面,身形紋絲不動。

墨甲鐵犀走到唐天面前三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一人一獸,對峙。

忽然,墨甲鐵犀的四肢微微向下一蹲。

幾乎同時,唐天的腰也往下一沉。

吼!

墨甲鐵犀驀地發出一聲怒吼,微蹲的四肢,同時發力,龐大沉重的身體,消失在空中。

「啊啊啊1

唐天驀地怒吼,深深釘進土裡的兩腿,驟然發力,他同樣瞬間消失。

兩道殘影,在空中一閃而逝,轟然相撞!

唐天怒目圓睜,馬步依然完好,雙腿釘得更深,直至沒膝。雙手死死地抓住墨甲鐵犀的額頭,如鐵鑄般的身體,伏得極低,塊塊肌肉全都緊繃賁起。

最直接的力量碰撞!

最野蠻的力量碰撞!

時間彷彿在這瞬間定格,一人一獸,全身的每塊肌肉,都在拼盡全力。

唐天忘掉所有的一切,他的眼中只有眼前墨甲鐵犀。

竹梢上的韓冰凝看得目瞪口呆,一人一獸的角力,完全顛覆了她的常識,帶來的衝擊無以倫比。

好強的蠻力!

人的力量,怎麼可能強到這地步?

四階中段的墨甲鐵犀,力量的強橫程度,根本不是武者能夠頗啊!

唐天……

「1唐天嘴裡發出無意識的咆哮,他的臉龐完全扭曲,全身就像吹脹了的氣球,每一絲力量,都在爆發!

狂野、凶蠻!

此時的唐天,就像一頭真正的野獸。

墨甲鐵犀被死死地按住,它的嘴都陷進泥土裡,它徹底被激怒,什麼時候,它被如此羞辱過?什麼時候,它竟然在它素來驕傲的力量上,被人壓制?

它四肢瘋狂地刨動,全身都在掙扎。

它的腦袋緩慢而堅定地一點點揚起,它的四肢一點點直起來。唐天的拚命想把它壓下去,但是手上傳來的力量越來越大,一波強過一波。

忽然,墨甲鐵犀的犀角陡然浮起一層墨綠色的光芒。

一股雄渾凶戾的奇異力量,恍如重鎚,狠狠撞上唐天死死抓住犀角的雙手,直接闖入他的身體。

唐天如遭雷殛,啪,身體直接飛了出去。

韓冰凝臉色大變,唐天危險!

四階中段的野獸,已經生出魂核,它們擁有類似真力一樣的力量。這是它們天生的本領,越是高階的野獸,這種本領會越強。

墨甲鐵犀的雙眸完全變成深沉的墨綠色,就像兩塊墨玉一般,它渾身散發著極度危險兇橫的氣息。

它緩緩朝地上的唐天走去,它就像一位深沉威嚴的獸王,帶著無上的傲慢和霸氣。

韓冰凝從來沒有想過,她會在一頭野獸身上,看到這樣的氣勢。

她的臉色有些發白。

她心頭忽然生出一股無力感,哪怕此時她有劍在手,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勇氣,挑戰眼前的獸中王者。

「小囡小囡,你在哪?」一個焦急的聲音從竹林中傳來。

小女孩臉上立即露出喜色,她大聲喊:「媽媽!劍!把劍丟過來1

囡囡的媽媽反應極快,咻,一把劍帶著劍鞘,從竹林中直飛而來。

韓冰凝如夢初醒,玉手一抄,拔劍出鞘。

劍入手中,韓冰凝心中一定,之前所有的猶豫和不自信,一掃而空。她低聲對小女孩道:「抱住竹子。」

小女孩連忙手腳並用,抱著竹子。

韓冰凝目光一肅,彎腰俯身,衣袂飄飛,猶如一隻大鳥,朝下方飛去。

玉足輕盈踏上地面,地面一片狼籍,雖然一人一獸的衝撞很短暫,但是到處是泥土翻綻。

「墨甲鐵犀1竹林中傳來一位女子的驚呼:「囡囡1

「媽媽……」小女孩終於忍不住,嘴一扁,哇地大哭。

韓冰凝心中最後一絲後顧之憂消失,玉臂微揚,劍指墨甲鐵犀。

然而讓她意外的是,墨甲鐵犀卻恍如未覺,它突然停住腳步,身形再度微蹲,犀角直指不遠處趴在地上的唐天。

四階以上的野獸,對於危險應該有很強的直覺啊!

難道它沒有察覺到自己靠近?

就在韓冰凝疑惑間,剛才趴在泥土裡一動不動的唐天,身體驀地一動。

韓冰凝的美眸驀地一睜,難道……

一隻手掌按住地面,另一隻手掌也按住地面,兩隻手掌上沾滿泥土。

唐天的身體被緩緩撐起。

韓冰凝獃獃地看著唐天,正面承受墨甲鐵犀真力一擊,竟然還能爬起來。這傢伙的身體素質,到底強悍到什麼地步啊?

「…………你死定了1

粗重的喘息聲,夾雜著低沉的咆哮。

唐天掙扎著站起來,赤裸的上半身沾滿泥土,他重重吐出嘴裡的泥土,緩緩揚起臉。

墨甲鐵犀身形一顫,向後退一步。

韓冰凝瞳孔驟然收縮,握劍的手掌,下意識地一緊,臉上充滿震驚

——唐天的瞳孔一片血紅!

入魔……是入魔嗎?

韓冰凝驚疑不定,她不是第一次見到入魔,但是眼前的唐天,卻不知道為何,渾身散發著一股令人心悸的危險氣息。

唐天身形一矮,沉腰立馬,擺出和剛才一模一樣的姿勢。

墨甲鐵犀發出低沉的咆哮。

唐天咧嘴一笑,紅色晶瑩的眸子,卻讓這個笑容充滿妖異之感。妖異的笑容彷彿在空中還未消散,唐天的身形陡然消失。

墨甲鐵犀怒吼一聲,微蹲的四肢,驀然發力。

兩道身影再度相撞!

轟!

無數泥土四下飛濺,一人一獸直接而狂暴的衝撞,直接形成一個淺坑。

吼吼吼!

「」!

一人一獸的怒吼混雜在一起。

墨綠色的光芒再度從犀角上亮起,但是唐天這次卻恍若未覺。

「白痴1

唐天咬牙獰笑,抓住犀角忽然發力,一個翻身,坐到墨甲鐵犀的背上。

二話不說,唐天的拳頭有如雨點般打在墨甲鐵犀身上。

小崩拳!

入魔狀態的唐天,小崩拳的威力直線上升。每一拳,滲透力極強的崩勁,鑽入墨甲鐵犀體內。鶴身全力運轉,每一道真力都鋒銳如喙,媲美精鋼的鱗甲上,很快出現一道道細小筆直如刀削的傷痕。

啪!

一小塊鱗甲崩裂,飛入空中。

唐天見狀,更是拚命朝鱗甲破碎處錘去,鋒利的鶴勁小崩拳,很快割裂出一道道細小的傷口。

墨甲鐵犀瘋狂地扭動身體,但是無論它怎麼扭動,唐天都像牛皮糖一樣,死死粘在它背上,瘋了一般一拳接一拳朝墨甲鐵犀轟去。

墨甲鐵犀陡然發出一聲震天怒吼,撒開四肢,轟然朝竹林衝去。

唐天瞬間就明白墨甲鐵犀想幹嘛,這傢伙皮厚肉粗,那些竹子對它就像撓癢,但是對唐天來說,這些竹子就危險了!

「去死1

唐天瞪大眼睛,咆哮如雷。

他渾然不顧,只是一拳接一拳,瘋狂地轟在墨甲鐵犀的背上。

轟!

墨甲鐵犀一頭扎入竹林,沿途碗口粗的竹子,瞬間四分五裂。

硬而韌的青竹,打在唐天身上,崩飛的碎竹如箭弩,扎進唐天的肉里,竹枝抽在唐天身上,一道道血痕斑駁交錯。

唐天渾若未覺,狀如瘋魔,拳頭雨點般打墨甲鐵犀背上。

「大哥哥1

「唐天1

驚呼從背後遙遙傳來,誰也沒有想到,墨甲鐵犀竟然會鑽入竹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