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二十二節沈元的陰謀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半天不說話。唐天被盯得還以為自己臉上長了什麼東西。「你竟然想走肉搏專家的路子1沈元的語氣中多了一份敬意:「我輸得不冤。」聽上去,肉搏專家很厲害的樣子……唐天在心裡嘀咕,看樣子魏老頭沒騙自己...

阿莫里的和沈元的,毫無花巧地撞上。

轟!

真力劇烈掽撞,無數細小的氣流,轟然朝四周橫掃。

首當其衝的兩人,體內氣血翻湧,身體不受控制地向後退。

誰也沒有注意到,紊亂的氣流中,一個身影逆流而上。

沈元只覺眼前一花,一個身影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他面前,他的瞳孔驟然收縮,唐天!幾道細小的氣流,在唐天的臉頰上,割出幾道口子,唐天卻恍若未覺。

沈元的反應亦是極快,雖然真力未復,但是他依然右掌封住唐天的方位。

沈元的目光觸及到唐天沉靜的眼眸,心中不禁一顫,真是可怕的對手!

幸好他只會閃拳……

這個念頭剛從他的腦海中浮現,他就看到唐天的拳頭。

拳頭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白色光芒,沈元一下子呆住,拳芒!

閃拳怎麼可能使用拳芒?

砰!

籠罩拳芒的閃拳,消失在空中,幾乎在同時,就出現在沈元的眼間。

沈元一個激靈,手掌一翻,便欲封住唐天這一拳。

拳掌相交,沈元只覺掌心一痛,一股尖銳的真力,從唐天的拳頭,鑽入他的手掌,沈元的了防線頓時潰散。

沈元暗呼糟糕。

可惜,唐天沒有給他任何反的時間,第二拳從破綻處鑽進來,狠狠地擊中沈元的肩膀。

沈元悶哼一聲,只覺肩膀一痛,體內真力一散,整個人就像沙包一般橫飛出去。

唐天的動作更快,他幾乎和沈元一起飛出去,人在半空中,拳頭再度如同閃電般揮出。

失去平衡的沈元,眼睜睜地看著唐天的拳頭,如流星般呼嘯而至,眼看就像狠狠擊中他的臉龐,他閉上眼睛。

「我認輸1

砰!

沈元只覺臉上劇痛,腦袋一懵,整個像被一把重鎚釘住泥土裡一般。

他昏迷前最後一個念頭:不是已經認輸了嗎?怎麼還下如此毒手……

唐天雙腳落地。

呼呼,他的喘息聲就像風箱在扯動,渾身濕透。

「基礎唐,他不是已經認輸了嗎?」阿莫里弱弱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唐天的呼吸終於調勻,他站直身體,露出燦爛的笑容:「讓他認輸的話,怎麼搜刮戰利品?有戰利品才叫勝利者啊1

「可是……」性格淳良的阿莫里,欲言又止。

「沒有什麼可是,快去幫我找根繩子。」唐天連忙道。

※※※※※※※※※※※※※※※※※※※※※※※※※※※※※※

臉上一冷,沈元幽幽醒來,映入他眼帘的,是兩張臉。阿莫里的臉上充滿了同情和可憐,而唐天的臉色卻是黑得像鍋底,一臉不善。

「你到底是誰,竟然敢冒充天晶學員1唐天怒喝。

「我沒有冒棄埃」還沒有太清醒的沈元下意識地介面,

唐天暴跳如雷:「你到現在還想騙我!哪個天晶學員會窮成你這樣,身上連一個子都沒有1

「我……」沈元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基礎唐,他真的是天晶的,我認識他。」阿莫里在一旁勸道。

唐天則換成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那就更糟糕了!天晶學院的學生,什麼時候淪落到,失敗了連戰利品都付不起的地步?這簡直是侮辱高貴的天晶1

沈元哭笑不得,原來這傢伙是沒從他身上搜出戰利品。沈元平日一心苦修,保持儉樸低調的作風,身上自然不會帶什麼東西。

「我決定把他們兩剝光,然後吊到天晶學院門口,來發泄我心中的憤怒。」唐天陰沉沉聲道。

阿莫里瞠目結舌,結結巴巴道:「基……基礎唐,這這這也太狠毒了吧……」

唐天虎著臉,眼睛一橫:「狠毒?無毒不丈夫1

沈元也張大嘴巴,一臉獃滯。

直到一隻手掌伸到他身上,開始剝他的衣服,沈元才一個激靈反應過來,慌忙道:「等一下!我願意贖自己!我自己贖自己1

沈元是真慌了,他一想到,自己被剝光吊在天晶學院門口的場景,他情不自禁一個哆嗦。

「我心怒火如燃,少年,你打算怎麼平復我心中的怒火?」唐天蹲了下來,黑著臉,居高臨下問。

「你要什麼?」沈元強作鎮定,但是顫抖的聲音,還是暴露出他心中的恐懼。

阿莫里悄悄向一旁挪了挪,他臉上充滿同情,沈元啊,天晶有名的鐵漢啊,都被基礎唐折騰到如此可憐的地步,好可憐!

幸好自己和基礎唐是一方的……

瞬間,阿莫里心中充滿慶幸。

「大家都是武者,那就魂將卡吧。」唐天裝模作樣地輕咳一聲:「不過,你自己可掂量著啊,以你的身份地位,什麼樣的魂將卡,才不辱沒你的身份。唔,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心中的怒火。」

「魂將卡……」沈元心中微鬆一口氣,他是武痴,別的沒有,收集的魂將卡倒是有不少:「你想要什麼魂將卡?」

唐天一看沈元的表情,就呲了下牙,心中暗喜,肥羊!

不過臉上卻是故作淡然:「肉搏專家,聽說過沒?」

「肉搏專家1沈元的眼睛倏地發直,他盯著唐天的臉,半天不說話。唐天被盯得還以為自己臉上長了什麼東西。

「你竟然想走肉搏專家的路子1沈元的語氣中多了一份敬意:「我輸得不冤。」

聽上去,肉搏專家很厲害的樣子……唐天在心裡嘀咕,看樣子魏老頭沒騙自己埃

沈元有些激動:「如果是肉搏專家的話,最基本的框架是五種武技,輕功、指法、掌法、拳法、關節技。你有什麼卡?」

唐天看著沈元比自己還激動,心裡有點發虛,他取從剛剛從楊永身上搜刮來的三張卡片:「喏,這三張,不過我打算換掉,我五行平均,修鍊不了。」

「哦,這兩張輕功卡沒有問題,五行平均,可以換成,兩張卡片的價值相當,三階的威力不錯。掌法的話,我有,這套掌法最是講究變化,很適合貼身近搏。你的不錯,但威力略小,三階的話,可以修鍊,關節技我有一張三階的。」

「這樣的搭配很全面,空木樁講究步伐,八步趕蟬以快著稱,鷹爪功以快打慢,十指如鉤。碎影掌以假亂真,迷惑敵人。小崩拳,勢如崩雷,一錘定音。連環關節技,在貼身肉搏時威力驚人,全身膝肘,皆是破敵利器1

「好專業1唐天聽得兩眼放光。

「好厲害1阿莫里由衷佩服,能說出這麼多道道的人,可不多。各種武技分屬各個體系,能夠熟悉這麼多種武技,足見沈元沉溺於武道。

「沒想到,你竟然有勇氣挑戰肉搏專家這條艱辛的武道,實在讓人佩服。」沈元滿臉佩服,鄭重道:「、和三張魂將卡恰好我都有。送給你!放心,都是銀卡。」

唐天眉開眼笑:「唔唔,我錯看你了,你也是個好少年1

※※※※※※※※※※※※※※※※※※※※※※※※※※※※※※

沈元的家。

「這三張魂將卡,請您收下。」沈元鄭重地奉上三張卡片,一旁的楊永滿臉憤恨。

唐天接過三張卡片,和阿莫里興高采烈地離開。

楊永忍不住道:「老沈,你怎麼真的把卡片給他們?我們現在出手,肯定可以反敗為勝1

沈元淡淡道:「然後呢?我們能把他們殺了不成?這樣的失敗,只要失敗了一次就是洗不脫的恥辱。」

楊永啞口無言。

沈元說得沒錯,哪怕他們現在重新打敗阿莫里和唐天,但是以他們的身份,勝利是理所當然,失敗就是恥辱,任何一次的失敗都是恥辱。

「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么?」沈元不動聲色道:「他說如果不能平復他們的怒火,就把我們剝光吊到天晶學院門口。」

楊永的臉刷地雪白,當他的腦海浮現沈元描繪的場景,渾身一個哆嗦,忍不住顫聲怒喝:「他們怎麼如此惡毒1

沈元拍拍楊永的肩膀,安慰道:「幾張卡片算什麼,花錢消災。」

楊永再不說話,他忽然覺得慶幸,是啊,幾張魂將卡算什麼。

「而且,他如果真的練這幾張魂將卡,呵呵。」沈元陰陰一笑:「那他就慘了1

「難道這幾張魂將卡有什麼問題?」楊永好奇地問。

「魂將卡沒問題,就連我幫他選擇的武技,都是最合理的。」沈元冷笑。

楊永不解:「那他怎麼慘了?」

沈元搖頭道:「你不了解肉搏專家這個職業,這個職業是一個非常複雜難度極高的職業,沒有驚人的天賦,根本不可能走得通。這幾種武技的特點截然不同,從理論上來說,搭配非常完美。倘若能夠練成,根本沒有死角。」

楊永越聽越糊塗。

「可是,沒有人會這麼做。比如,我主修鐵掌,倘若我再修拳法,必定會修鐵拳之類,和鐵掌有共同之處的拳法。如此,我的修鍊時間可以大大縮短。倘若學習一種和鐵掌完全不同的拳法,修鍊的時間必然倍增,而增加到五種武技呢?那需要消耗的時間,要多得多。」

「只有真正的天賦絕強者,才能夠修鍊肉搏專家。因為他們每一種武技,只需要很短的時間,便能夠修鍊熟練。以唐天的天賦,再加上五種截然不同的武技,呵呵,他只會更加平庸」

沈元眯著眼睛,淡淡道。

楊永不知為何,心中驀地一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