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十六節被壓制的原因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上次的苦修,讓他心有信息餘悸,連續的瘋狂苦修,簡直就是一種折磨。當時自己是怎麼撐過來,他都記不太清楚,但是苦修真的好恐怖。神一樣的少年也有些吃不消埃當唐天的眼角餘光掃過一行字,整個人頓時僵...

清晨的陽光,從木窗投入屋內,帶著一絲清晨獨有的清冷,卻讓人看到溫暖和希望。

起床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千惠寫信。

「千惠:我最近交了一個朋友,叫阿莫里,是個很有意思的人。雖然他長得丑,看上去很兇,其實是個濫好人。他是個話嘮,腦子不好,比我還笨,有的時候,還有點煩,經常惹我,我叫他蒼蠅牛。他的理想是追求自己的武道,我有點替他的智商著急,但是我會幫助他的,因為他說我是神一樣的男人。唔,我覺得這個綽號,實在和我很相稱。千惠,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已經開始修鍊二階武技了。我剛剛經歷一個非常厲害的十天修鍊,雖然難度很大,但對神一樣的男人來說,所有的訓練都是小菜一碟。唔,我很輕鬆地完成,不過,我不會驕傲的,我的時間不多,不能浪費。新的校長雖然長得很猥瑣,但人很好,他給了我一張白銀心法魂將卡,而且還是一張古代魂將卡哦。我會很快去英仙星座找你,你要帶我去吃黃金椰……」

唐天一筆一劃,神情專註。

他在用心講述著自己的心事,講述著他的生活。

當千惠收到這封信,自己一定會變得更強大!

自己一定要把這五年的時間找回來,要努力,去找千惠,去天路。

小心地封好信。

唐天完成最重要的事,心無牽挂,便決定開始修鍊。白銀卡、古代魂將卡,這其中任何一點,都意味著價值不菲,而兩者結合在一起,就連唐天這個沒有什麼商業頭腦的傢伙,都能夠想到,它的昂貴。

小心翼翼地拿出白銀卡,朝裡面注入真力。

魂將卡驀地光芒暴漲,耀眼的銀光充斥整個房間,一聲清亮的鶴唳,陡然在唐天心中響起。

唐天心神一顫,清亮的鶴唳,彷彿蘊含著一種。

漫天銀光,化作一道光箭,沒入唐天體內。

唐天掌心一熱,光箭彷彿受到吸引般,鑽進掌心。

果然……南十字座苦修牌……

唐天來到光門前,果然光門上,一個振翅欲飛的白鶴,活靈活現。白鶴的眼神銳利如箭,鳥爪如鋼,身形優雅,鳥喙尖銳。

「好像有點不好惹的樣子。」唐天嘴裡嘀咕。

他像上次一般,把身體穿過光門上的白鶴,穿過光門的瞬間,他身體一震,光門上的白鶴啪地粉碎。

一股難言的感覺充斥全身,唐天圓滿的二階丹田池,驀地生出一股力量。

啪。圓滿之壁瞬間粉碎。

丹田池的上方,傳來一股強大的吸力,丹田池裡的真力,化作一股細流,逆勢而上。眨間眼,一個全新的丹田池,在二階丹田池的上方成形。

新生的丹田池容量要比下方的丹田池大數倍,如果說,二階丹田池就像一個小茶盞,那麼三階丹田池就像一個小臉盆。

三階丹田池的邊緣,連通著無數細小的經脈,這些經脈便是三階心法運行的路線。每一階心法涉及的經脈都不相同。

此時唐天魂將附體,各種訣竅飛快在他心中流動。他心中一動,開始催動。

唐天此時方明白,魏老頭為什麼說,很難修鍊。

運轉線路實在太複雜,和比起來,簡直簡單得像白紙一樣。

唐天不由暗自咋舌,古代的武者真是厲害,這麼複雜的東西,他都有頭昏腦漲。

不過,既然之前已經誇下海口,唐天還是硬著頭皮,開始按照的路線,小心翼翼地催動真力。

複雜的路線,讓唐天頭昏眼花。

他盯著路線有些發獃,忽然,他咦地一聲,就像發現了新大陸。

這這這不就是一個鶴的形狀么?

他越看越覺得像,啊哈,我果然是天才,一眼就洞察本質埃

唐天精神大振,催動心法,來來回回幾遍,他愈發肯定,的運轉路線,恰好勾勒出一隻鶴的形狀。

難怪自己會覺得那麼複雜啊,那個什麼鶴真人真是閑得蛋疼啊,居然折騰出這麼詭異的線路圖。

鶴派沒落真是活該!

要不是自己認出來,這麼複雜的心法,那豈不是要練死人?

唐天心中對鶴真人相當不以為然,在他看來,這世上的東西當然是最簡單最好。唐天還真的猜中了一部分,鶴派的心法太過於複雜,的確是導致鶴派沒落的重要原因。

既然現在發現了的「秘密」,這對唐天就不是問題。對著鶴形,摸索了幾回,唐天就記下了心法路線。

三階丹田池逐漸穩定下來,唐天堅持運轉,這次的修鍊整整持續了兩個小時,丹田池才重新蓄滿。

踏入三階,暴漲的真力讓唐天覺得他有使不完勁,前所未有的強大。

就在此時,他忽然注意到光門后的一行字。

「第一輪苦修完成,完成度良好,第二輪苦修激活,時間十天。」

唐天驚喜莫名,果然是好事連連。自從上次苦修后,他便再也沒來這裡,沒想到竟然還有第二輪苦修。

看來自己幹得不賴嘛!

不過唐天沒有馬上開啟苦修,上次的苦修,讓他心有信息餘悸,連續的瘋狂苦修,簡直就是一種折磨。當時自己是怎麼撐過來,他都記不太清楚,但是苦修真的好恐怖。

神一樣的少年也有些吃不消埃

當唐天的眼角餘光掃過一行字,整個人頓時僵祝

「……你沒有時間浪費……」

唐天站了起來,他臉上的猶豫一掃而空,重新變得堅毅果決。是啊,自己沒有時間浪費,這點苦痛都承受不了,那還談什麼夢想啊?

他想起千惠,想起大家的約定,想起發下的誓言。

頭腦簡單的唐天立即像打了雞血一般,重新鬥志滿滿。

「哇哇哇,唐少年無所畏懼!沖沖沖1

唐天高舉雙臂,像個英雄一般吶喊。

※※※※※※※※※※※※※※※※※※※※※※※※※※※※※※

「知道你為什麼會被唐天壓制嗎?」魏老頭不知什麼時候,手上拎著一把破刀,而神態也罕見地認真。

阿莫里立即來了精神:「為什麼為什麼?」

他也覺得奇怪,不知為什麼,但凡是和唐天交手,總是會被唐天壓制,他一直想不明白。

「你太過於執著一些沒什麼意義的事。比如上次,你為什麼要徒手?你主修是刀,你竟然徒手與唐天對戰,你不覺得這些不對嗎?」魏老頭眯著眼睛。

「好像是哦。」阿莫里臉上露出思索。

「這說明,你對唐天的重視不夠。」魏老頭一針見血:「聽說梁秋是你的目標,你對上樑秋,會徒手嗎?」

阿莫里腦海中浮現那個充滿壓迫感的身影,毫不猶豫搖頭:「不會。」

「就是嘛,你要學會,對待任何一位對手,你都要全力以赴。這是一位武者應該得到的尊重,你不應該如此。而且,你的天賦雖然比唐天更強,但是你缺乏他的那股狠勁。」魏老頭道。

「狠勁?」阿莫里喃喃自語。

「沒錯,就是狠勁。」魏老頭眯著眼睛道:「如果唐天有一個像梁秋一樣的目標,他一定會毫不猶豫殺上去。被打敗了,過兩天再來,再失敗,再來,他一定會打到勝利為止。」

阿莫里默然,唐天的狠勁,阿莫里有更加深刻的感受。

是啊,自己雖然很佩服基礎唐,卻其實對基礎唐的重視不夠。又沒有唐天那股狠勁,自然會被壓制。

「唐天最強大的地方,就是他的無所畏懼,他就像天生不知道害怕是什麼一樣。你做不到這點。害怕並不可恥,這是人的本能,但是你要變得更強,就要克服它。」魏老頭罕見地語氣凌厲,此是的他,完全看不到半點平時的邋遢,就像一把出鞘的狂刀。

「你的天賦出眾,性格淳樸,很適合刀法,這是我看中你的原因。你比唐天更適合刀法,他是天生的肉搏專家。」魏老頭沉聲道:「我知道你立志於開創屬於自己的武道,這是一個偉大的理想。很多人會嘲笑你不自量力,但是在我看來,這個夢想很偉大。嘲笑你的,都是沒有理想的人,他們很怯懦,他們站在低矮的小土坡上,望著遙遠的山巔,連想的勇氣都沒有。」

阿莫里的眼眶瞬間紅了,他的拳頭緊緊握著,他第一次如此被人理解。

「所有偉大的夢想,聽上去都很可笑,所有偉大的道路,都註定坎坷。可那又怎樣,除了呆在原地才不會被路上的石頭硌到,這個世上哪有一條道是坦途?人生註定艱難,假如連夢想都沒有,那多麼黯然失色。」

「我們是一類人,阿莫里。我當年也有過同樣的夢想,我沒能實現,這並不可惜。可惜的是,我已經老了,走不動了。阿莫里,我希望你能走得比我更遠,我希望你能夠實現這個偉大的夢想,那亦是我的夢想。」

「我將傾盡我所學,我不在意你傳承這個流派,我只希望你能少走一些彎路。這麼偉大的夢想,這條註定無盡艱險苦難的道路,我所走的,只不過一小段,能給你提供的,也就是這麼一點微薄之力。」

魏老頭如同換了一個人,昂然持刀而立,氣勢凌厲無匹,滿頭白髮,在空中肆意飛舞。

「大地狂刀,阿莫里,你願學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