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五節千惠的信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02 17:04  |  字數:3512字

所謂古代魂將卡,是從古代流傳至今的魂將卡。能夠經得起時間的湮滅還能保存下來的魂將卡,上面的武魂烙印,必然凝實精純。

古代魂將卡,是精品魂將卡的代名詞。

「這張卡製作者,是天鶴座的開拓者,被稱為鶴舞者的鶴真人。」魏老頭眼中閃過崇敬之色。

唐天撓頭:「聽上去很厲害的樣子……」

阿莫里卻是兩眼放光:「哇哇,我聽說過這個名字!古代的東方武者,都非常厲害!我記得有本書上說,鶴真人當年橫掃一方。」

「你居然還會看書?」唐天一臉詫異地偏過臉。

阿莫里有些郝然:「偶爾偶爾。」

「現在的天鶴座,依然被鶴派統治,鶴派就是這位鶴真人的傳承者所建立。不過,現在的天鶴座,已經不復當年風光,已經成為天路的邊緣星座。」魏老頭搖頭惋惜道:「鶴派的真傳估計也湮滅了,要不然,不會如此狼狽。」

「這張卡片,是一張真正的鶴派心法魂將卡,有些年頭了。鶴派的心法是有名的難修,這估計也是鶴派不斷殞落的原因吧。那時的心法,和我們現在不太一樣。它們更注意連續性,彼此之間無法通用。而現在的心法呢,更重等階,而不講究的連續性。」

「那哪種更好些啊?」唐天忍不住問。

「各有利弊。」魏老頭沉吟道:「以前的心法,從頭到尾,只練一種便可,威力更強,但是一旦其中某階心法遺失,那就糟糕了。而我們現在的丹田池登天梯,更加簡單易學,而且各階心法可以混學,如此一來,學習的門檻也要低很多。三階就練三階的心法和武技,只要屬性相同,就可以修鍊。若沒有如此,哪會有今天武者的繁榮。古代流派太講究傳承,他們培養出來的武者更厲害,但是代價也更高。這要放古代,阿莫里倒是有可能被選為弟子,唐少年你就慘了,想入門都難。」

兩人恍然大悟,紛紛點頭。

唐天雖然被說天賦不如阿莫里,但他也不惱,他的天賦本就不如蒼蠅牛。他覺得很幸運,在這個時代,修鍊只需要有一張魂將卡就可以。

「我的了解不多,只知道它的氣脈悠長,擅長持久戰,我覺得這很適合你,對於肉搏專家來說,體力非常重要。其他的,還是需要你自己去摸索,但據說很難煉。這張魂將卡,也是我當年無意中得到,雖然和現在的心法有所不同,但也比一般的心法好不少。」魏老頭隨即擺擺手:「好了,我知道的就這麼多,其他的就不要問我了。」

阿莫里有些興奮:「基礎唐,快點修鍊!等你真力三階了,我們再打一場!我又琢磨出很多厲害的招數,一定可以把你打趴下!」

唐天一臉鄙視反駁:「蒼蠅牛,就等著被我打得像狗一樣吧。」

魏老頭打斷兩人:「吵什麼吵,快去修鍊。嘿,告訴你們,為了你們在星風武會上不要給我丟臉,我可是替你們準備了特別的修鍊。」

「特別的修鍊?」唐天和阿莫里立即被吸引。

「嘿,你們到時就知道了。」魏老頭笑得很陰險。

※※※※※※※※※※※※※※※※※※※※※※※※※※※※※※

唐天的心情很明朗,不僅僅是從魏老頭那得到一張,還因為他收到了千惠的信。

信經過漫漫天路,信封已經有些顯舊。

打開信封,粉紅的信封有著散發著淡淡的幽香,千惠娟秀的字跡呈現在唐天的眼前,唐天小心翼翼,如捧著寶貝一般,貪婪地一字字看下去。

「天哥哥:最近還好嗎?我很想念你。這裡的一切都無聊透頂,我不喜歡這裡,不喜歡這裡的規矩,不喜歡這裡的人。天哥哥,等你來了,我們就悄悄去天路,我已經開始作準備了哦。嘻嘻,他們都不知道。他們都不相信天哥哥,但我相信,天哥哥一定會成功的。我有百分百的信心呢。對啦,天哥哥,我終於查到一些銅牌的線索。銅牌上的十字,是南十字座的標記,如果書上沒有說錯的話,它很有可能是南十字座的星辰秘寶。它的名字叫做南十字苦修牌,在所有的星辰秘寶中,關於它的資料很少。」

唐天的神色變得凝重認真,他看得極仔細。

「南十字座位於蒼蠅座和半人馬座之間,是最小的星座。南十字座的星辰秘寶,到現在為止,只出現了一件,那就是南十字苦修牌。它到底有什麼用處,我沒有找到相關的記載,天哥哥你要自己去摸索。從名字來看,應該是一件用於修鍊的星辰秘寶。那些數字,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和觸發銅牌有關。天哥哥,你要千萬記得,不要告訴別人,關於銅牌的事情!小心會引來壞人的!南十字苦修牌是一條很好的線索,它是迄今為止發現的唯一一件南十字座星辰秘寶。我們只要去一趟南十字座,一定能夠找到更多的線索,我已經開始搜集南十座的資料啦。天哥哥,千惠是不是很厲害呀,快表揚千惠……」

信很長,看得出來千惠寫了很久。

這封信,唐天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一個字一個字。到看了好幾遍之後,才小心翼翼地折起來收好。

星辰秘寶,銅牌竟然是一件星辰秘寶……

唐天神色如常,心中卻掀起滔天巨浪,若不是千惠說的,他絕對不相信。

天路漫漫,星辰如海,這些星辰被劃分成一個個星座。相傳,每一個星座,都會有一件獨特的神奇寶物,這就是星辰秘寶。

但是,這些星辰秘寶,無不和那些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