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二節初試閃拳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01 15:51  |  字數:3669字

阿莫里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把向梁秋大哥的挑戰說出來,不僅沒有令他感覺到壓力,反而讓他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梁秋大哥,我一定會開創我的武道!

我一定會打敗你!

阿莫里一路狂奔,朝沙琪瑪學院回趕。唐天是被趕出學校,不用辦什麼手續,但是阿莫里卻必需回學校辦理轉校手續。

鬥志高昂的阿莫里,狂衝到沙琪瑪學院。

「基礎唐!基礎唐!」

阿莫里打雷般的嗓門,把樹林里的鳥兒驚嚇得全飛了起來。基礎唐這個時候,一定在認真修鍊,那可是神一樣的男人啊!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像基礎唐那樣刻苦,那樣堅忍,那樣持之以恆的男人啊!

這個時候,基礎唐一定在刻苦修鍊吧!

自己也不能落後!

滿腔鬥志的阿莫里暗自握拳,如狂風過境,掠過掛校牌的樹枝,衝進所謂的校內演武場。像這樣陽光明媚的早晨,有什麼比來一場實戰更讓人熱血沸騰的呢?

可當他衝進操場,一下子傻眼了。

演武場空無一人,只有小鳥一二隻。

陽光下,唐天躺在溪邊石頭上,毫無形象地呼呼大睡。他睡得極香,嘴角可見一絲透亮的銀線,滴在岩石上。

呼……呼……

充滿韻律的呼嚕聲,此起彼伏。

阿莫里瞬間石化,但是轉眼間,他的怒火蹭地冒了起來。一個箭步上前,啪,抓起唐天的領子,單手把唐天拎了起來。

「基礎唐,你太讓我失望了!這麼大好時光,你居然在睡覺!你竟然在睡覺!你怎麼可以睡覺……」

阿莫里咆哮如雷,口水如雨點般噴在唐天臉上。

唐天睜開惺忪的睡眼,認出視野里模糊的身影,眼皮就合起來,嘴裡含糊不清:「讓窩……再碎碎……」

他累極了!

十天不眠不休的修鍊,哪怕在光門後面,不需要吃飯,恢復得快,但是枯燥乏味的修鍊,就連唐天這樣的鐵人,也練得想吐了。

最後怎麼出來的,他已經不記得。

好像睡了很久,忽然感覺口渴,迷迷糊糊挪到溪邊喝了幾口水。暖洋洋的,就索性趴在石頭上繼續睡了。

好爽好滿足……

繼續再睡……窩要睡到世界的盡頭……

睡得正香的唐天咂吧著嘴,露出一臉傻笑。

阿莫里暴跳如雷:「基礎唐,你怎麼可以虛度光陰?你怎麼可以把時間浪費在可恥的睡覺上?基礎唐,你是要開創全新武道的男人!」

阿莫里一邊咆哮,一邊提著手中的唐天一陣猛搖。

唐天在阿莫裏手中就像死魚一般,渾身耷拉著,任由擺布,呼嚕聲沒有一絲停歇。

好舒服……

唐天隱約看到一個身形龐大的大漢,一臉和藹地搖頭他的吊床……

真是好人……

唐天呼嚕聲更加響亮,臉上的傻笑透著滿足。

阿莫里很快發現,唐天在他手上就像麵條一樣,無論他如何左搖右晃,唐天都沒有半點蘇醒的跡象。阿莫里臉黑得像鍋底,左看右看,當目光掃過一旁的小溪,頓時眼前一亮,仰天怒吼:「基礎唐,覺醒吧!」

說完,高高舉起手中的唐天,啪地扔進小溪里。

太陽雖然爬上來已經不少時間,但是溪水的溫度依然冷冽刺骨。落入溪水的唐天一個激靈,刺骨的寒意,頓時把他從睡夢中驚醒。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溪水中,唐天下意識掙紮起來,滿臉茫然,他到現在還沒搞清楚什麼狀況。

就在此時,小溪不遠處的岩石上站著的阿莫里,鼓起右臂,滿臉亢奮地對著他咆哮:「基礎唐!這麼大好的時光睡覺,無法饒恕!來吧,認認真真打一場吧!以武者之名……」

滿臉茫然的唐天終於回過味,眉頭擰了起來,臉黑得像四面八方的烏雲涌過來,抽動的嘴角迅速泛濫成無法遏制的暴怒,咬牙切齒,每個字就彷彿從牙縫中擠出來。

「蒼蠅牛,你找死!」

睡得正香的唐天,此時胸中儘是憤怒的火焰流動,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冰冷溪水一激的緣故,此時他心神反而一片空明。

唐天從小溪中爬上來,全身濕答答,冰冷的溪水沿著他的褲腿流下,一步一個水印。他面無表情地一步步朝阿莫里逼近。

當走到距離阿莫里半丈遠,他停下來。

十天瘋狂苦修,讓他想也不想,直接擺出閃拳的起手式。

不是基礎拳法!

阿莫里心中一凜,眼睛眯了起來,微闔的雙目里閃爍著訝異和興奮,不知為保,他覺得說不出的興奮,這種莫名的興奮,甚至令他微微戰慄。

基礎唐,你終於要開始了么……

阿莫里沒有半點小瞧唐天的心思,他很清楚唐天這個變態,絕對不能用常識來衡量。

就在此時,阿莫里的目光忽然觸碰到唐天的目光,他不禁一怔。冰冷的目光,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阿莫里感覺自己好像突然被一隻極其可怖的野獸盯著。

好危險的氣息……

阿莫里眯起眼睛,心中暗自凜然。

這種危險的氣息,他只在一個人身上看到過,那就是他立誓打敗的偶像,梁秋!

阿莫里從來沒有低估過唐天的潛力,一個能夠堅持五年基礎武技的傢伙,在他心中,是真正的強者,這也是他為什麼願意跟著唐天一起來沙琪瑪學院的最重要原因。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唐天能夠與梁秋大哥相比。

梁秋大哥,整個猛獸學院無可爭議的第一高手,便是在學院如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