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一節苦修和周家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01 15:51  |  字數:3763字

時間不斷流逝,唐天的呼喝聲,從高亢變得低沉,再到沙啞。

只有拳頭破空聲,未曾停止。

出拳、出拳、出拳……

在低階武技,體力是一切的基礎。五年來,他每天的修鍊都極其刻苦,修鍊的量遠超一般人的想像,這鍛鍊出他驚人的耐力。在力量上他不如阿莫里那麼強大,但是在體力方面,他絕不遜色於阿莫里。

強悍的體力,保證了他驚人的修鍊量。

但是在如此瘋狂如此高強度的修鍊面前,就連唐天如此強悍體力的人,第一次產生承受不住的感覺。

當最後一絲力量耗盡,唐天砰地摔倒在地,像灘爛泥般趴在地上。

苦修實在太瘋狂,雖然有真力不斷地修補身體,雖然在這片奇異的空間肚子不會餓,但是心神上的消耗,同樣非常驚人。

體力一遍齊刷刷消耗殆盡,修鍊養氣訣,體力恢復,再次投入新一輪的修鍊,如此往複,唐天沒有浪費丁點時間。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高強度的修鍊,對身體產生的負荷越來越大。疲倦越來越難恢復,真力運轉的時間越來越長,修鍊的勞累痛苦,也愈發倍增。

加上長時間集中精神,心神劇烈損耗,唐天感覺腦子彷彿要裂開,裡面隱隱作痛。

黑岩地板的冰冷,從臉頰傳來,讓他恢復了少許清醒,然而他連動彈一根手指的力量都沒有,身體好像不是他的。

這個時候,應該坐起來運轉心法,但是無論他如何用力,也坐不起來。

疲倦如同潮水般一波波湧來,他的眼皮越來越沉重。

睡吧,就這樣睡去吧,這個時候睡一覺,該是多麼滿足……

腦海中彷彿有個聲音在這樣圓滿,充滿誘惑。

睡吧,你已經做得夠好,睡一覺,也是應該的……

腦子裡好像藏著一個魔鬼,它不斷地說著。

唐天強撐著眼皮,他想爬起來,但是渾身軟綿綿,連手指都動不了。

「不,我不要睡!我要修鍊!」唐天在心裡吶喊,像是對自己,又像對心裡那個魔鬼說。

「你已經沒你力氣修鍊。睡吧,睡完了你還可以修鍊。你已經儘力了,你已經修鍊得足夠多。不要勉強自己,何必把自己逼那麼狠呢?睡一覺吧,很滿足很香甜……」

「不要!我要修鍊!我要修鍊!我就是要修鍊!」

唐天心中像有什麼東西一下子點爆,強烈的憤怒如同噴薄的熔岩,瞬間點燃他身體的每個角落。

怒吼中帶著深深的倔強不甘。

他就像憤怒的獅子,他的身體在顫抖,不斷地顫抖,他的眼中就像一片熊熊燃燒火海。

他瞪在著充滿血絲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冰冷如鏡的地面,低沉沙啞的咆哮從他牙縫中一絲絲擠出來。

「神一樣的男人,怎麼可以認輸?」

「我要去英仙星座!我要去找千惠!我們要去天路!」

「約定好的事情,怎麼可以放棄?」

「唐天……」

「絕不放棄……」

「絕不放棄!」

一遍遍憤怒的咆哮中,不知從哪裡湧來一股力量。唐天一點點撐起身體,他的眼睛瞪得老大,神情猙獰,額頭每根青筋都暴綻。

他的身體,不斷地顫抖,卻一點點坐了起來。

汗水在他身下形成一灘水漬,光滑如鏡的岩板,倒映著那個倔強的身影。

絕不放棄……唐天……你已經比別人晚了很多……

第十天。

唐天的意識變得有些恍惚,他已經看不太清楚紅色的數字和時間。此時本能支撐著他,拳風霍霍。

猩紅的數字,飛快地跳動。

唐天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聽到自己粗重的呼吸。

有很多想做的事啊……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

再堅持一會……只要再堅持一會……

不知過了多久,恍恍惚惚中,唐天只覺得天旋地轉,他心頭一松,疲憊的臉上,卻露出笑容。

哈,贏了……

這是他記得的最後一句話。

光門後,空無一物,上面一行紅色數字。

30000!

※※※※※※※※※※※※※※※※※※※※※※※※※※※※※※

周家族堂,諸多族老齊至。

「這件事,對我們周家的影響實在太惡劣。」說話的是一位發須皆白老者,他雖然老邁,但是拄著龍頭拐杖,目光湛然,不怒而威。他是周家聲望最高的族老,便是周家家主,也得尊稱其為大族老。

這次族會,就是大族老親自召開的。

「我們周家,屹立武安星,已經超過四百年。祖先們開創這番基業,何等不易,我等後人,不僅不能守住基業,還讓祖先蒙羞,我這些天,徹夜難眠。」

大族老的語氣肅穆低沉,在場眾人沒人敢發出半點聲音。

家主如坐針氈,汗拚命地往外冒。倘若在場族老反對,他的家主之位,立即不保。以大族老的聲望,他倘若提議罷免家主之位,在場一半的族老,會緊跟其後。

「都是我的錯!是我管教不嚴……」家主低聲下氣檢討。

大族老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哼一聲:「是你管教不嚴!真沒想到,堂堂周家家主之子,竟然被一個垃圾生,差點殺死。若是老頭子沒有記錯的話,周鵬是下一代家主的候選人是吧。」

家主冷汗立即刷地流下來,面若死灰。他憑藉家主之位,多年經營,疏通各位族老,把周鵬捧成未來的繼承人。此時大族老提起此事,顯然已經質疑鵬兒的繼承人資格,偏偏他根本無法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