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八節沙琪瑪學院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而唐天的木工手藝也相當不錯。兩人折騰了一天,也累得夠嗆。「休息吧。」唐天揮揮手,鑽進自己的木屋裡。阿莫里也哈欠連天,連滾帶爬鑽進自己的木屋裡睡去了。唐天沒有馬上睡,他攤開信紙,在給千...

「喂,老頭,基礎唐的待遇也不能太低,我可是沖著他才來的1阿莫里很義氣地對魏老頭道。

唐天瞬間對蒼蠅牛的印象大好,好人啊!

老頭沉吟:「好吧,2倍補助,不能再多了。青銅卡隨便挑,二階三階都有,學校都可以提供,不過任何一張,都要練到圓滿,你才能挑選新卡。畢竟這只是給你們修鍊用的,貪多嚼不爛嘛1

老頭算盤打得很精,二階武技想練到圓滿,哪有那麼多容易,三階就更難了,老頭實際付出的並不多。

「成交1唐天相當滿意。

本來還要為魂將卡去打工的唐天,能有魂將卡,他已經很滿足了。

能夠專心修鍊,沒什麼比這更美好了。

「對了,我們學校叫什麼?」唐天突然想起這個問題。

「叫那個……那個……」然後阿莫里只好望向魏老頭。

「沙琪瑪學院。」魏老頭呵呵笑著。

唐天一頭黑線,這創始人該有多愛沙琪瑪埃但他很快把這個古怪的名字拋之腦後,摩拳擦掌地問:「我們學校在哪?」

雖然這個名字很陌生,唐天卻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由於星風城的補助力度很大,導致星風城的學院林立,安德這樣能殺進前十的,在星風城當然屬於名校的行列。但是更多的卻是規模很小的小學院,沒聽說過正常得很。

「,年輕人果然充滿幹勁,我喜歡!唔,沒多遠。」魏老頭笑得滿臉的褶子擠得眼睛都看不到。

兩個小時后,荒無人煙的茂密樹林。

唐天看著面前幾間破破爛爛的快要倒塌的木房,一臉獃滯。

一根斷了一截的木杆,吊著一塊生滿的鐵牌,上面歪歪扭扭寫著「沙琪瑪學院」五個字。校牌被風吹啪啪作響,唐天的心,拔涼拔涼。

「這就是沙琪瑪學院?」唐天一臉獃滯地轉過臉,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幾座快塌的小木屋。

「哈哈哈哈!雖然條件艱苦了點,喏,少年就應該磨鍊磨鍊嘛1魏老頭臉上沒有半點不好意思。

阿莫里哇地一聲驚呼:「魏老頭,你也混得太凄慘了吧!你不是說你的學校是前五十嗎?」

「這可絕對沒騙你,五十年前,沙琪瑪學院就曾經殺進過的前五十。」魏老頭一臉賭咒發誓的模樣。

「那現在呢?」唐天一臉狐疑。

「啊哈,現在雖然遇到了一些小小的困境,但是……」魏老頭打著哈哈。

「排名1唐天眼睛一瞪。

「排名……哦,排名,第三百五十二名。」魏老頭眨著小眼睛。

唐天轉過臉問阿莫里:「星風城有多少學校?」

阿莫里皺著眉頭想了想:「好像是三百五十所。」

「胡說1魏老頭一下子跳了起來:「明明是三百五十四所1

唐天的臉刷地黑了下來:「倒數第三1

魏老頭無辜地眨著小眼睛。

阿莫里恍然大悟:「難怪你肯下這麼大的血本,肯定是積分太少,快要被取消學院資格。喂,老頭,你到底能不能支付我們的待遇啊?」

魏老頭拍拍胸脯:「這你們放心,沙琪瑪學院已經有八十年的歷史,怎麼也會有點家底。我可以現在支付一部分給你們。」

「學生呢?不會就我們倆吧?」唐天問。

魏老頭繼續無辜地眨著小眼睛:「前兩天最後一名學生轉校了。」

「老師呢?」唐天繼續問。

「我埃」魏老頭理所當然指著自己道。

唐天轉過臉問阿莫里:「你怎麼認識他的?」

阿莫里露出靦腆之色:「好像是我小時候有一次遇到的,他誇我是天才。見一次誇一次,誇了好幾年了,就熟了。」

阿莫里不忘補充一句:「我覺得他說得對。」

唐天這下沒詞了,望著面前接近廢墟的學院。

「難道這點困難就嚇倒你們了?」魏老頭眨了眨小眼睛。

「嚇倒我們?」唐天虎著臉,不善地盯著魏老頭。

唐天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陰沉著臉,開始捲袖子。

「唔,基礎唐,你要做什麼?要揍他么?其實他確實挺欠揍的。」阿莫里歪著腦袋看著唐天,好奇地問。

「蓋房子。」

唐天頭也不回,轉身朝樹林走去。

「蓋房子?」阿莫里看了一眼破舊不堪的小木屋,恍然大悟,兩眼放光:「果然不愧是神一樣的男人!我就說嘛,這點困難對於基礎唐你來說,簡直不值一提……」

唐天不耐煩聽他嗦,指著樹林深處道:「你去弄些木頭過來1

「沒問題1阿莫里砰砰拍著胸膛,轉身氣勢洶洶衝進去樹林。

唐天開始盤算起來,這裡距離星風城太遠,必需要有住的地方。三人一人一間,就是三間木屋。像木樁這樣簡陋的修鍊設施,也是必需要的。那些破舊的小木屋裡面,據說有一間是藏書室,唐天估計都是一些沒有什麼用處的東西,但還是決定造一座小木屋,唔,用來堆放這些雜物。

這些年唐天都是一個人過的,修東西之類事情做得多,他的風格本來就雷厲風行,很快就清理出一塊空地。

沒多時,轟轟轟,地面顫動。

唐天下意識地轉過頭,立即石化。

阿莫里肩膀上扛著一株直徑超過三米的大樹,另一頭拖在地上,就像一隻迎面衝來的野牛,轟隆隆碾壓過來。

「1

阿莫里強壯的身體在巨大的樹木下,看上去小得可憐。他的嘴圈成o形,渾身肌肉賁起,每一步必然深陷泥土裡。巨大的樹冠在他身後,就像一隻巨型的掃帚,硬生生掃出一條大道。

饒是唐天這樣對自己力量有絕對信心的傢伙,看到這般非人的蠻牛,也看得目瞪口呆。

咚!

衝到唐天面前,阿莫里把肩膀上的樹榦扔在地上,唐天腳下的地面一顫。

「夠不夠?要不要我再去弄幾棵1阿莫里一臉精力過剩的模樣。

唐天立即作出一個極其明智的決定,從雜物堆里找到一把破刀,遞給阿莫里:「把它們劈成木板。」

「這麼厚就行。」唐天比劃了一下,他的神情莊嚴肅穆:「這是一項非常實用的修鍊!要求是,要絕對的精確。」

「沒問題1

阿莫里頓時兩眼放光,一把搶過破刀,風一般朝巨木衝去。

真是完美的人形機器啊!唐天心裡充滿感慨,重新埋頭繼續幹起來。

「年輕人果然充滿幹勁啊1

不遠處的魏老頭感慨完之後,費力爬上樹蔭下破舊的吊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

看著眼前煥然一新的木屋,唐天和阿莫里都充滿成就感。阿莫里劈出來的木板光滑如同刨過,而唐天的木工手藝也相當不錯。兩人折騰了一天,也累得夠嗆。

「休息吧。」唐天揮揮手,鑽進自己的木屋裡。

阿莫里也哈欠連天,連滾帶爬鑽進自己的木屋裡睡去了。

唐天沒有馬上睡,他攤開信紙,在給千惠寫信。

「千惠:我今天轉校了,新學校叫沙琪瑪學院,很有意思吧。這座學校充滿自然的氣息……」

夜色下,吊床下的魏老頭睜開眼睛,瞥了一眼亮起朦朧橘黃燈光的小木屋,嘴角浮現一抹笑意,渾濁的小眼睛,深邃無比。

一夜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唐天就醒了過來。

雖然昨天勞累得很,但是平日規律的生活,形成的生物鐘還是讓他準時起來。學院旁是一條小溪,冷冽的溪水,讓他立即清醒過來。

「年輕人,果然有幹勁啊1

魏老頭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唐天頭也不回:「校長居然也起這麼早?」

「哎,年紀大了,睡眠比不上你們年輕人啊1魏老頭一臉無奈道,他接著道:「對了,你需要什麼類的魂將卡?」

聽到魂將卡三個字,唐天立即來了精神。

「二階的就成,唔,先來拳法類的吧。」

唐天的修鍊天賦一般,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打架得多了,用拳頭揍人的感覺,他覺得又爽又痛快。

「拳法啊,學的人可不太多,我找找。」魏老頭手上嘩地多出好幾張青銅魂將卡,擺在唐天面前:「喏,這些都是,你挑一張。」

唐天大喜過望,連忙一張張挑選起來。

青銅階魂將卡的卡面呈現青銅色,卡面的中間,有一個模糊的人影,空手握拳而立。不同的卡片,裡面人影的姿勢會不同。

卡片的背面,是關於這張魂將卡的說明。

當武者的某種武技修鍊到圓滿,便可以製作魂將卡。製作出來的魂將卡的質地分為三個等級:青銅、白銀、黃金。

魂將卡包含武者的魂之烙印,蘊含武者對該武技的部分感悟,質地越高,蘊含感悟越多。青銅階只有百分之三十,白銀階是百分之六十,而黃金階則蘊含全部感悟。

製作的魂將卡,有兩個功能,其一召喚出魂將為己用,另一種,便是附體。魂將卡附體,魂之烙印裡面的信息,便會被使用者接收。

無論是召喚,還是附體,都有時間限制。

一開始附體是一種戰鬥方式,但是隨著人們發現用這樣的方式來學習武技,更加容易便利,魂將卡開始迅速流行起來。魂將卡到現在,已經發展流行了上千年,體系也變得龐大精細。

唐天一張張拿起來,仔細挑選起來。

,拳似漩渦,百轉千回,無隙不入。需水行真力催動。

,拳如驕陽,光芒萬丈,霸氣凌人。需火行真力催動。

,劍如枯枝,以拙勝巧,以守為攻,需木行真力催動。

……

看到這些需要五行真力催動的,唐天毫不猶豫捨棄。很快,他面前只剩下兩張魂將卡。

,快如閃電,各種真力皆可催動。

,勢大力沉,以重破巧,各種真力皆可催動。

想到身旁阿莫里這樣的力量狂人,唐天決定選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