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節變故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偏。唐天這舒展至極的一拳,轟在阿莫里的左肩。巨大的力量傳來,阿莫里臉色一變,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整個人就橫飛出去。砰!阿莫里像沙包一樣,重重摔在地上,嘩啦,在地上滑行了七八米...

暴怒的唐天,胸中有如燃燒一團火焰,他的攻擊越來越快。基礎武技每個動作都十分簡單。基礎武技的每個動作,高達數十萬次的練習,已經成為唐天的本能。

他手上的動作,比他腦子的反應還要快。

啪啪啪!

阿莫里目光同樣變得熾熱起來,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唐天的出手速度正在不斷地變快。

果然不愧是完美基礎唐啊!

此時唐天的出手速度,已經達到基礎武技理論上的極限。上一招的殘影,還未消散,新的殘影,便出現在空中。

一道道殘影,就像不斷漫上來的洪水,要把阿莫里淹沒。

阿莫里愈發興奮,理論極限,他可是第一次見到。

他對唐天如此感興趣,並非出於無聊。從第一次見獵心喜,兩人動手,到後來阿莫里一次次不厭其煩地跑過來,每次阿莫里受益匪淺。

基礎武技,沒有人感興趣。在遇到唐天之前,他同樣不感興趣。

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心法比武技重要,而高階武技比低階武技重要。

只要真力修鍊上去,通過魂將卡,很容易學習武技。在低階武技上浪費時間,是十分愚蠢的行為。阿莫里自己修鍊的就是三階土系武技,。

第一次遇到唐天,見獵心喜,阿莫里用基礎武技,和唐天交手,毫無懸念地被唐天打得落花流水。

阿莫里第一次被人打得如此之慘,哪怕對上猛獸學院的頭號高手梁秋,他也未曾如此狼狽。

但是回去之後,他忽然發現,自己停滯了許久的瓶頸竟然有一絲鬆動的跡象。阿莫里大喜過望之後,卻有些疑惑,他開始絞盡腦汁思考瓶頸鬆動的誘因。

這個誘因,對他突破瓶頸至關重要。

過了兩天,他才明白,原來瓶頸鬆動的誘因,竟然是與唐天的那一戰。

阿莫里並不是很確定,便又跑到安德學院,找唐天戰一場,再次被痛揍。

不過,這次戰鬥也確認了他的猜測,與唐天的戰鬥果然是誘因。

阿莫里是個死心眼的傢伙,從那開始,過一段時間,便找唐天打一常不過,以前的時候,他大多是殺到唐天住處,像這樣的殺上學校,還是第一次。

打的次數多了,阿莫里也慢慢找到原因,基礎武技!因為他發現,隨著他的基礎武技不斷變得更純熟,他的的威力在悄然上升。

阿莫里的瓶頸就這麼不知不覺突破了,但是他沒有停止找唐天決鬥。

他的實力更加強大,對武技的理解,遠非唐天這樣小屁屁能夠相提並論。基礎武技對阿莫里來說,沒有半點難度,只不過他以前沒太上心而已。打了幾場,阿莫里的基礎武技水平,突飛猛進。

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竟然還是打不過唐天。

一次都沒贏!

唐天這個變態,基礎武技硬生生壓他一頭。

阿莫里心裡那口氣一直憋著。他可是猛獸學院的高手,連安德學院的一個排名墊底的學生都打不過,這要傳出去,多丟人。哪怕大家都用基礎武技,自己也花了功夫啊,可怎麼還會輸呢?

唐天可沒有想那麼多,在他眼裡,阿莫里就爛人一枚,長得像牛,卻是蒼蠅屬性,煩死人。

更讓他無法原諒的是,這隻該死的蒼蠅蠢牛,現在竟然膽敢打千惠的主意!

怒不可遏的唐天,徹底暴走。

然而,這次阿莫里顯然有備而來,無論唐天的攻擊如何瘋狂,但阿莫里卻始終巍然不動。很顯然,阿莫里花費不少時間在基礎武技上,和唐天的差距已經微乎其微。

高境界入手低階武技,並不是什麼難事,這也是為什麼唐天修鍊五年基礎武技會受到嘲笑的原因。

雙方陷入僵持。

兩人的身體素質都極為出色,阿莫里的力量佔優,而唐天的速度和柔韌佔優,雙方平分秋色。

攻擊已經漸漸脫離唐天的掌控,他進入一種非常奇異的狀態。

他的攻進,竟然比他的思維要快上一線。

唐天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態,倘若是平時,他一定會十分驚訝。但是正處在暴走狀態的唐天,完全忘我。

已經達到極限的唐天,出手的速度,竟然在微不可察地加速。

阿莫里立即感受到壓力。

他微微一愣,腦海中的第一反應:不可能!

什麼叫極限?極限就是不可能突破!而理論上的極限,是更加無法突破!

除非唐天修鍊了三階心法,更高階真力的加持,才會讓武技突破極限。

但是雙方交手無數次,他對唐天異常了解。這傢伙修鍊的是二階的,距離圓滿還有一段距離。

就在阿莫里這麼一愣神之際,唐天眼中陡然閃過一道凜冽的光芒,高大的身體此時,靈巧有如狸貓。腳下一點,整個人倏地沖近阿莫里跟前。

阿莫里一驚,左手下意識一抓。

唐天的左手啪地打在阿莫里左手上,基礎掌法,同時借著這股力,身體就像滑溜的魚,腳下以極快的頻率完成三個碎步,基礎輕功。

他如同鬼魅般出現在阿莫里的左側半空中,整個身體外擰,右拳外擺。

「殺1

暴喝如雷,力量從腰腹傳遞到肘腕,借著墜勢,居高臨下,一拳轟殺而至!

這一拳來得極快!

恍如流星!

情急之下,阿莫里身體向右一偏。

唐天這舒展至極的一拳,轟在阿莫里的左肩。

巨大的力量傳來,阿莫里臉色一變,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整個人就橫飛出去。

砰!

阿莫里像沙包一樣,重重摔在地上,嘩啦,在地上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來。

演武場安靜若死,所有人的表情都獃滯在臉上。

保持弓步沖拳姿勢的唐天,和他面前不遠處,趴在地上的阿莫里,構成一幅詭異至極的畫面。

這這這……

呼呼呼!

唐天只覺得世界安靜極了,只能聽得到自己粗重的喘氣聲。漸漸,慢了半拍的思維,終於姍姍來遲,唐天緩緩回過神來。

轟然的聲浪瞬間把他耳朵炸得發懵。

「他他他……」

「我……的天!我……的天!天1

「我眼花了嗎?真的是眼花了吧……」

「唐唐唐唐……」

……

阿莫里掙扎著爬起來,他臉上滿是不可思議,左臂麻木而沒有知覺,也不知道是不是骨頭斷了。

怎麼可能?理論極限怎麼可能被突破?

「唐天1阿莫里眼中忽然閃動莫名熱切的光采,他看著唐天,提高音量:「來猛獸學院吧!你這樣的天才,不應該埋沒在這裡!來我們野獸學院,基礎唐,你一定會大放光采1

「放屁1唐天睜大眼睛,身體如磐石紋絲不動,破口大罵:「蠢牛,想把我騙去什麼破野獸學院,然後迂迴圖謀千惠!告訴你,別做夢了,我早就看穿你的陰謀1

「唐天,女人算什麼!是男人,是要開創屬於自己的武道!來吧,來猛獸學院,只要我們倆聯手,一定能開創出全新的武道!有什麼比這更激動人心……」阿莫里絲毫不退讓,瞪大牛眼,滿臉激動。

「呸1唐天依然紋絲不動,不屑道:「你這樣的蠢貨,竟然還敢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向我耍陰謀,你太天真了1

「唐天,我是不會放棄的1阿莫里目光就像一團火,擲地有聲。

「哼,蠢牛!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打千惠的主意,我一定把你打成牛肉渣1唐天一臉警告帶鄙視地看著阿莫里。

「你這個墮落的男人1

阿莫里瞪著唐天看了半天,憤然轉身就走。

「等等1唐天忽然喊道。

阿莫里腳步一頓,轉過臉,滿臉狂喜:「基礎唐,我就知道,你的武者之心,終於不甘於平淡,和我一起開創新武道……」

「哎喲,扶我一下。」唐天保持弓步沖拳姿勢的身體紋絲不動,倒抽冷氣:「腰閃到了!哎呀媽呀,這次要痛好幾天了……」

阿莫里石化。

※※※※※※※※※※※※※※※※※※※※※※※※※※※※※※

就在唐天和阿莫里兩人打得如火如荼的同時,校長室里也是氣氛糟糕。

「你們學校竟然還有如此垃圾的學生,我實在太驚訝了1一位酒糟鼻的中年男人激動地揮舞著他粗壯的右臂,暴跳如雷:「實在讓我無法想象!從我祖父開始,我們家族就資助安德學院,每年付出的金錢和感情,得到的竟然是如此回報。你們竟然縱容一個品德如此卑劣的垃圾生,在學校呆了整整五年,難道安德學院已經淪落到如此地步!你作為校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年人身邊,一個鼻青臉腫的少年,一臉得意,赫然正是被唐天在校門口教訓的新生。唐天不知道,這個被他順手收拾的少年就是周家家主之子周鵬。

周家在星風城的勢力極大,幾百年的經營,周家的觸角幾乎伸入星風城的各個角落。為堂堂周家家主之子,竟然在學校門,被人差點謀殺。這件事一定會讓周家成為星風城其他家族口中的笑料。

周家少主,可以調戲民女,可以橫行霸道,可以視人如草芥,卻絕對不可以被人欺辱!

周家家主氣急敗壞可想而知。他當初把兒子送到安德學院,就是因為安德學院一直是周家自家地盤。對任何一個家族來說,年輕人的培養,永遠值得投資。在周家的幾百年歷史中,對安德學院的資助,從來沒有停止過。

校長臉上堆著諂媚討好的笑容,任憑中年人的口水幾乎噴在他臉上。他絕不敢得罪眼前的金主,如果今年學校的收入銳減,他連今年都熬不過去,就會丟掉校長的身份。

罵了接近一個小時,中年人才停下來,他平息了一下怒火,沉聲對校長道:「無論如何,我的兒子,進入周家資助的學校,卻差點被人謀殺。沒錯,這就是謀殺!這種事情,我無法接受,周家也無法接受的。你必須給周家一個交待1

說完,中年人看也不看校長一眼,轉身帶著周鵬離開。

校長的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擠出水來,低聲怒吼:「把唐天給我叫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