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節銅牌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04-01 15:51  |  字數:3599字

天色還未亮,唐天準時起床。

隨意洗潄了一番,打開燈,坐在桌前,攤開信紙,埋頭沙沙地寫起來。

「千惠:最近還好么?我很想念你。我一切都很好,不要擔心。新的學期開始了,我還是擔任岑老師劍術班的助教。你不在,我有點無聊。他們看不起我,我也不喜歡他們。最近岑老師的身體不是太好,他人很好,希望他的身體永遠健康。余叔的身體還好么?替我向他問好。真想看看你說的英仙星座星雲瀑布,不知道到底能有多壯觀。我還在堅持修鍊,也許還會持續很長時間,但我不想放棄……」

洋洋洒洒地寫了一大堆,都是一些平日里的小事。小心地把信紙摺疊起來,放入信封,封了口。

小心地寫上地址:英仙星座白虹星白虹城第十五大道白虹學府三年級甲班上官千惠。

寫完之後,拿起早就準備好的天路郵票,貼在信封上面。

做完這一切,他重新起身,來到院子里。

清晨的空氣帶著一絲沁人的寒意,唐天舒展了一位手腳,直到全身的肌肉逐漸活動開來,便擺開架勢,開始一天的修鍊。

他修鍊的是基礎拳法。

經過快一年的修鍊,他的基礎拳法已經快修鍊到完美。

基礎拳法,包含三個動作,沖拳、刺拳、勾拳。沖拳發力充分,勢沉剛猛;刺拳輕靈迅捷,配合步伐,如同穿花蝴蝶;勾拳介於兩者之間,更加註重出手的角度。

看似簡單的基礎動作,在唐天手上充滿美感,這是經過千錘百鍊之後,簡潔協調之美。

唐天神情專註,枯燥的修鍊,沒有讓他臉上露出絲毫厭倦之色。

很快,他渾身是汗,衣衫盡濕,豆大的汗水沿著脖子蜿蜒而下。

看上去,他渾身淡淡霧氣升騰,

反反覆復地來回練習,偶爾停下來揣摩一二,但很快又會投入到練習之中。時間一點點流逝,太陽從地下躍上,清晨的寒意頓時被驅散許多。

唐天渾然忘我地修鍊。

忽然,一陣刺耳的鈴聲響起,唐天停了下來,時間到!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在院子里響起,唐天雙手拄著膝蓋,豆大的汗水滑至下巴,滴在地上。練習的時候太專註,沒有什麼感覺,停下來後,精疲力盡的感覺卻瞬間淹沒他。

五分鐘後,唐天才從空白狀態中回過神來,直起身子,抬起發軟的雙腿,朝向院子角落裡的水池挪去。水池裡蓄滿水,走到池邊的唐天撲通一聲,摔進水池裡。

早晨的池水冰冷刺骨,摔進水池的瞬間,唐天便一個激靈。

咧咧嘴,神情有些痛苦,他得慢慢適應冰冷的池水。大約兩分鐘發後,他的身體已經適應了池水的寒冷,他便盤膝而坐,開始運轉心法。

在安德學院五年,他基礎心法早就練到圓滿。基礎心法不講根骨,只要持之以恆,一兩年便能練到圓滿。唐天的根骨不好,五行平均,但是他不偷懶,基礎心法早就練到圓滿。他很快就開始尋找到二階心法,但是安德學院只傳授基礎心法,想要學習二階心法,需要進入學院。

但是唐天不想浪費時間,便到處想辦法。岑老師聽說唐天的情況,便邀唐天擔任他的助教,他支付唐天一張二階魂將卡作為助教的報酬。

唐天才開始修鍊二階功法。

同樣適合根骨不佳的武者,它唯一的優點便是氣脈悠長。如今唐天的同樣快修鍊到圓滿,低階功法都比較簡單,強調持之以恆,而不需要太多的技巧。

溫暖綿長的氣息,散入身體各個角落,驅散寒意,也讓精疲力盡的身體迅速地恢復。

一個小時後,唐天睜開眼睛。

他重新變得龍精虎猛,疲倦之色一掃而光。他沒有馬上起身,而是半躺在水池裡,望著蔚藍的天空發獃。

千惠不知道這時在幹什麼呢……

他的眼睛浮起一抹柔色,但很快,他回過神來,從脖子上取下掛著的銅牌。銅牌用紅繩系著,好幾根紅繩纏在一起,有一根是媽媽編的,其他都是千惠編的。千惠在星風城的時候,每年都會給唐天的銅牌重新編製一根紅繩。

銅牌大小和硬幣差不多,略顯舊,正面是一個不太規則的十字形圖案。唐天翻過銅牌,銅牌的後面,是一條蜿蜒的河流,河流裡面彷彿有無數細小的星星在閃爍。唐天的目光,落在河流下方,有一排灰色的數字,數字黯淡至極,若不仔細幾乎發現不了。

這個銅牌唐天從小就戴在身上,但他也是在幾年前才發現數字。

而發現數字會發生變化,則是在他開始修鍊基礎武技之後。

銅牌的發現,讓唐天充滿好奇。

他雖然大大咧咧,但人並不笨,很快他就找到數字變化的規律。每當他完成合格的基礎武技時,數字就會跳動一下。

他從那一天開始,才意識到在他心裡很平凡的媽媽,似乎並不是那麼平凡。他忽然發現,他對媽媽的過去,所知甚少。

還有那個拋妻棄子的混蛋……

唐天內心充滿強烈渴望,渴望知曉這一切,渴望破解所有的謎團。

銅牌是他手中唯一的線索。

他開始瘋狂地修鍊基礎武技,每天都盯著它的變化。當他把基礎劍術,修鍊到完美之後,數字停止跳動。唐天開始新的嘗試,他嘗試修鍊二階武技,數字一動不動,直到他更換成基礎掌法,數字才開始再次跳動。

只有基礎武技,才會讓數字跳動。

時間一年又一年,基礎武技換了一種又一種,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