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女夫子 散文詩詞

紅樓女夫子 第五十四章 受傷(求推薦票~)

作者:幕大BOSS

本章內容簡介:被墨玉的氣勢給震懾住了,等回過神來,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七歲的小毛孩子給嚇住了,頓時覺得臉上掛不祝 又看她現在這副老實的樣子。 憤憤的揮動了下鞭子,又抽在了墨玉的身上。 墨玉倒吸...

第54章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即便以墨玉的承受力也有些吃不消了,手臂上酸脹的感覺越發的明顯,汗水布滿了整個額頭,被夜風一吹,墨玉整個人都打了個寒顫,手上的木盆差點落地。

幸好及時穩祝

雖然墨玉穩住了,但洛雲和鄭蓉卻沒有這麼好運,在堅持了很久之後,手上的木盆還是砰砰的掉在了地上。

這聲音聽得墨玉心下一顫。

隨著木盆的落地,空氣中突然傳來鞭子的破空聲,墨玉已經迷糊的腦子還沒反應過來,身體便下意識的做出了反應,一把將身後的兩人摟緊了懷裡。

「啪~」那鞭子便么落到了墨玉的身上。

刺痛讓墨玉忍不住叫出聲來。

后槽牙都快被她給咬碎了。

鄭蓉和洛雲更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給嚇蒙了,看著眼前死死抱著她們的墨玉,眼眶一下子就紅了,卻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只好帶著泣聲著急的關心道:「姐姐,你有沒有怎麼樣,痛不痛。」看著墨玉姐姐滿頭大汗,眼眶都紅了的時候,兩個小娃娃難過的不得了。

覺得一定疼極了。

不管她們如何的心疼,那婆子和刀疤大漢卻已經罵罵咧咧了起來。

「好啊,就你逞能是吧,給我起來,站給兩個時辰不許動,其他人都散了吧。」那婆子更是陰狠的看了墨玉一眼,也不考慮其他,粗魯的將其拽了起來。

墨玉被拽的一個踉蹌,還沒站穩,手上就被重新塞了個木盆,那刀疤大漢提著桶水向她走進,獰笑著將水直接這麼倒在了墨玉的身上。

被水這麼一衝,墨玉整個人一個不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過了一會兒,只覺得背上被鞭子打過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這用的是鹽水。

憤怒一下子席捲了墨玉的全身,有那麼一瞬間她真想直接就這麼豁出去和他們拼了算了。

但想到現在又被關進屋子裡的鄭蓉和洛雲,只得忍耐下來。

看著眼前小姑娘疼的瓷牙咧嘴地樣子,刀疤大漢哈哈大笑起來,似乎看到這些所謂的千金小姐被他這麼虐待,心裡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一般。

他不是沒看到墨玉眼底的憤恨和不滿,但是他不在乎,這麼小的孩子能翻起多大的浪來。

相反,墨玉對她越是恐懼,越是憤恨,他就越是興奮。

就像現在這樣。

「嘿嘿,讓你出頭,給我站好了。」

墨玉默不作聲,臉上更是面無表情,站了起來,就這麼直視著對方的眼睛,周圍的空氣驟然冷凝了下來,氣場大開。

便是刀疤大漢這種刀尖舔血的人也被墨玉的氣勢給震懾住了,一時倒是忘了下面的話。

見對方沒有再說話,墨玉垂下眼帘,吃力的舉起裝滿了水的木桶,忍受著鹽水不時劃過傷口的疼痛。

那婆子和刀疤大漢,先前被墨玉的氣勢給震懾住了,等回過神來,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七歲的小毛孩子給嚇住了,頓時覺得臉上掛不祝

又看她現在這副老實的樣子。

憤憤的揮動了下鞭子,又抽在了墨玉的身上。

墨玉倒吸一口涼氣,實在是太疼了,心中卻忍不住自嘲,說是成年人,沒想到還這麼沉不住氣,明知道會吃苦,還是要硬上。

這般墨玉正受著懲罰,鄭蓉和洛雲兩個小姑娘則抱團取暖,其中洛雲雖比鄭蓉要小些,卻反而更像個姐姐,十分的冷靜,除了擔心墨玉外,還安慰著十分焦急的鄭蓉。

但她們兩什麼都做不了,能做的也只是從門縫偷偷觀察著墨玉的情況。

除了她們兩人,還有兩人也在觀察著墨玉。。

一個是英蓮,雖然鐵鏈依舊綁在她的身上,但她卻是唯一一個還站在院子中的女孩子,她看著受罰的墨玉,鞭子每次落下,她都忍不住哆嗦一下,這鞭子的滋味她也沒少挨,就是知道有多痛,這才對這個一聲不吭的小姑娘有了些佩服和憐惜。

即便如此她依舊不敢動一下,只好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角,沉默。

還有一人,正是之前和墨玉有過眼神交流的男孩,此刻他也正趴在門縫上看著院子里受罰的墨玉,眼中有什麼東西在醞釀。

對於墨玉也有了更多的好奇。

墨玉完全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到了後來,整個人都已經麻木了。

在婆子說可以回去睡覺的時候,墨玉這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了屋子,這個時間,屋子裡的大多數孩子都已經睡著了。

墨玉強打著精神,沒有驚動她們,自己挪到了一處空曠的稻草上,腳一軟,整個人就向下摔去,已經完全沒有力氣的墨玉即便知道自己馬上要摔倒了,卻也反應不過來,就在墨玉準備迎接疼痛的時候,四隻小手卻緊緊拽住了她,免除了她與大地硬碰硬的尷尬局面。

看著手的主人,鄭蓉和洛雲擔心的眼神,墨玉努力牽動嘴角,給了她們一個安慰的微笑。

然後再她們的幫助下,趴在稻草上,沉沉睡去,也顧不得還在滴著水的衣服依舊黏在身上。

對此鄭蓉和洛雲很是愧疚,也很心疼。

都是她們不好,若是她們能夠在堅持那麼一會兒,墨玉姐姐就不是因為要保護她們而受傷了。

想著這些,洛雲和鄭蓉多抱了點稻草蓋在墨玉的身上,生怕她著涼了,有心想把她的濕衣服脫下來,奈何本來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更別說換衣服這種高難度的活計。

最最關鍵的事,哪裡來的乾淨衣裳埃

可真是愁死鄭蓉和洛雲了,要是受了風寒可怎麼得了。

這年頭的風寒是極為恐怖的,極有可能喪命。

一想到這個,鄭蓉和洛雲都快要哭了,但依舊毫無辦法,只好兩人一左一右躺在墨玉的身邊,緊緊的挨著她,企圖用自己的身子讓她溫暖起來。

睡夢中的墨玉,睡的並不安穩,她夢到了林府里焦急哭泣的黛玉,神色凝重的林如海和總督大人,還有賈敏更是不斷地安慰著自己的閨蜜,也就是手帕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