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符醫 都市言情

農門符醫 第三百四十八章

作者:古藜

本章內容簡介:起來時,就見大白把蜂窩舉了起來,這時一直蹲在它頭上的肉肉,當即把頭探過去,開始吸取裡面的蜂密。 許清妍呆了呆,原來是這小傢伙想吃啊,不過狐狸愛吃蜂蜜,還真是 「好了,出來放風了這麼久了...

原是大白他們被一群山蜂給追的抱頭虎竄,嗷嗷聲不絕於耳,小狐狸肉肉騎在大白頭上,兩隻小肉爪緊緊的揪著大白的毛髮,生怕被甩下去。

見它們並無大礙,許清妍便沒多管,懶懶的躺回原地望著頭頂茂密油亮葉子,一隻褐色小蟲從葉片上爬過,吱吱的聲音過後,留下一串細密的小洞。

許清妍轉了轉眼,看了一眼大白他們的方向立身坐起,望著下方的雜草青藤沉思片刻后飛身而下,唰唰兩道銳金術飛出,雜草立時倒了一大片。

許清妍兩手一抬,地上的雜草瞬間升空,隨著她手指揮動,雜草團在空中漸漸凝成一個空心的球狀物,拎著這個成品簍空草球,許清妍飛身追去大白他們的方向。

而那頭,被山峰追出火來的大白他們開始嘗試反擊,可無奈它們一個在天,一個在地,任是它們百般跳躍也無濟於事,直把五虎氣得雙爪刨地,口中低吼不止。

正生氣間,蜂群卻忽然像被什麼吸引似的,集體奔向後方,五虎轉頭去看,卻見是許清妍從遠處飛來,手裡拎著一個莫句的圓球把惱人的山蜂給收了進去,五虎大仇得報,當即興奮的奔了過去。

眼見小老虎們一個個跳躍著想叼她手裡的草球,許清妍拂了拂袖子,笑罵道:「去,這東西我有用,你們不許亂動。」

見許清妍維護這些山蜂,大白很是不忿,對著她嗷嗷直叫,小狐狸也在一旁起鬨唧唧的叫個不停,許清妍看了看四周,搖頭失笑:「說吧,你們是怎麼惹上這些蜂子的,是不是貪吃掏人家蜂蜜了。」

大白愣了愣似在想蜂蜜是什麼,良久,方恍然的指著後頭一顆大樹連連點頭,見許清妍呆立不動,又去扯她褲腳。

許清妍無奈道:「行了,別扯了,我給你們弄去。」說罷,提腳便往大樹走去。

幾丈高的參天樹筆直的立著,樹榦中央掛著一個黑褐色的蜂窩,許清妍袖子一揮,蜂窩便掉了下來,大白見狀,立即奔上前去抱起蜂窩。

正當許清妍以為五個小傢伙要打起來時,就見大白把蜂窩舉了起來,這時一直蹲在它頭上的肉肉,當即把頭探過去,開始吸取裡面的蜂密。

許清妍呆了呆,原來是這小傢伙想吃啊,不過狐狸愛吃蜂蜜,還真是

「好了,出來放風了這麼久了,也該回去了。」許清妍朝幾個小傢伙招了招手。

聞言,肉肉的腦袋從蜂窩裡鑽了出來,小小的鼻頭上粘滿了黃澄澄的蜂蜜,頓時一股香甜之氣瀰漫開來。肉肉舉起小小的前爪,朝許清妍勾了勾手。

許清妍好笑的走了過去:「怎麼了?」

肉肉尖尖的小嘴咧了咧,指著大白手裡的蜂蜜,討好的沖她直笑。

」想讓我把這個一起帶回去。「許清妍問。

肉肉點頭,眼裡寫滿了期盼,許清妍笑著撈它入懷,給它施了個凈身術把鼻頭黏膩的蜂蜜去掉后,點著它的小鼻子道:「真是個小吃貨。「

帶著小傢伙們返回庄內,已是正午時分,在庄內簡單的用過午飯,父女三人便回了背山村。

回到家,把小傢伙們放回後院,許清妍便一頭鑽進了書房,在桌前思量片刻,便提筆在紙上畫了起來。

「叩叩叩「的敲門聲響起,李小寒揉了揉發脹的雙眼,透過窗戶往門邊看去,但見一襲青衣立在門邊,正笑意盈盈的看著她。

」阿妍。「李小寒從架前起身,奔了出去:」你來啦,快進來坐。「

許清妍看了看四周道:「怎麼就你一個人,李叔和李嬸呢?」

「我爹娘下地去了,這不快要收稻子嘛,他們盯的可緊了一天得去看好幾回。」

「現在就收?」許清妍愣了愣,她記得這裡的稻子好像一年只種一季的。

見她這般,李小寒取笑道:」是啊,現在就收,你家不也快收了么,怎麼,才走了兩個月連家裡的莊稼都忘了,你爹和大伯前段時間不是搗鼓那兩季稻嘛,我爹看著挺好,便也跟著試了兩畝地,就連養魚的法子也一併請教了,這不,事實證明,他老人家還是很有眼光的,你爹和大伯就更厲害了。「

關於兩季稻,許家對外的說法是,許光華兩兄弟的突發奇想和胡亂試驗,並未提過許清妍,是以,村人都不知道許清妍才是那個幕後策劃,這也正是許清妍想要的結果。

」我爹和大伯是挺厲害的。「許清妍毫不謙虛。

「對了,我給你做了兩身夏裳,你快來試試。「李小寒拉著許清妍往房間,一邊說道:」原本昨日我就想去找你的,可我娘說,你一路舟車勞頓回家定然要先休息,讓我晚幾天再找你。「說著,自箱籠內取出兩件紗裙。

一天青,一藕白皆是夏日裡的清涼色,兩件皆是修身款的連衣裙,領口袖口皆有精美別緻的花紋,大大的裙擺上細密的小花辨在轉動間,顯得靈動異常。

許清妍滿臉讚歎,衷心誇道:「好漂亮,沒想過幾個月不見,你手藝又長進了。」

「那是自然。」李小寒略帶得意道:「我娘向來說我在此道上天分頗高,既如此我更加不能辜負這份天賦,自當勤寫苦練,精進技法。「說著,又用手揉了揉了眼。

「你眼睛怎麼了,我從進來都看你揉了三回了?」

」沒事,前幾天熬夜趕製一批衣服,眼晴有些酸脹,揉揉就好了。「

」別動,光揉有什麼用。」許清妍拉住她,從隨身包里掏出一瓶靈氣符遞了過去:「用這個,酸脹時往眼晴里滴一滴,能好很多。」

「真的。」李小寒將信將疑的往眼睛里滴了滴。

隨著靈氣符水滴進入,乾澀發癢的眼睛立馬像浸入一汪湖水,冰涼舒適就連視線都清晰了很多,見狀,李小寒笑見牙不見眼:」阿妍,這是什麼葯啊,效果也太好了吧,只這一滴,我的眼睛就完全好了。「

」那當然,我拿給你的葯什麼時候差過,不過你以後還是悠著點吧,晚上就別做活了,傷眼。「

」我那不是想多賺點錢嗎,人家下了訂單,咱們自然要趕著做好。「李小寒很有職業精神的說道。

」多少錢算多,錢是賺不完的身體才最要緊,再說咱們天衣閣走的是高端路線,既然你這麼辛苦,以後每天限單三件,多出來的全部延後。「

「那怎麼行,這樣得少賺多少錢啊,而且弄的客人不高興,以後人家就不光顧了。」李小寒急道。

許清妍慢悠悠道:「不會的,你放心好了,訂單隻會多不會少。」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