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太狂野:寶貝,小心撩 都市言情

BOSS太狂野:寶貝,小心撩 第910章 不準不理我【3更】

作者:東施娘娘

本章內容簡介:套近乎,直接被寒池的助擋住,不讓她靠近。 夏千樹揚直一抹勝利的笑意,似乎是讓琳姐給她等著,這仇她報定了。 儘管她寒池惹生氣了,但夏千樹也知道,寒池肯定是會替她出氣的。 至於她的...

莫晚晚吞了口唾沫,眼睛直冒綠光,拔腿就朝寒池跑去,把陸曼剛才說過的話都給忘了,一廂情願的以為,也許是她這段時間的炒作引起了寒池的注意,所以寒池來看她了。

莫晚晚挽著寒池的胳膊,一副自來熟的套近乎:「寒少爺,你今天怎麼有時間大駕觀臨看我拍廣告?太意外了。」

夏千樹看著莫晚晚的主動,臉一沉,暗想,敢情寒池還真認識這個女人。

陸曼和向婷完全懵逼,不知道寒池是怎麼來的。

陸曼暗想,寒池把她的電話設置黑名單了,夏千樹和向婷的手機被人砸了,根本就不可能通風報信,寒池會心靈感應么?

夏千樹正要發飆問寒池要說法時,寒池十分嫌棄把莫晚晚的手拿開,冷不丁的問:「你誰?」

頓時,攝影棚里的氣氛凝結,莫晚晚的臉色難看的要命,沒想到寒池居然不認識她。

莫晚晚尷尬一笑,拉住寒池的衣袖,嬌滴滴的說:「寒少爺,我是晚晚啊!和你一起上熱搜的莫晚晚,您真是貴人多忘事。」

莫晚晚丟臉死,儘力挽回自己的面子。

寒池卻不耐煩把胳膊抽回來,不在意的說:「沒聽過,不認識。」

陸曼「噗嗤」一聲笑出來,原來這個莫晚晚是故意套近乎,還把她嚇了一跳,以為寒池真跟她有什麼關係呢!

這時,夏千樹的臉色也平和了,只覺得莫晚晚像個笑話。

寒池眼神看向夏千樹的時候,臉色臭的不要。

四目相對,夏千樹嚇的立馬把眼神挪開,盯著自己的鞋尖。

這事,她不佔理,又要被寒池教訓了。

寒池走近夏千樹,大手扣在她脖子上,沒好氣的說:「夏千樹,能耐了啊!這麼大的事情,你也敢瞞著我,是不是我上次放你一馬,你覺得我就敢拿你怎樣?」

夏千樹馬上抬頭,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眼淚婆娑的解釋:「舅舅,不是你想的那樣,真的是誤會。」

夏千樹管寒池叫舅舅,攝影棚里所有的人顫了顫,萬萬沒想到,這個丫頭真跟寒池認識,還以為她是在吹牛。

可是不對呀!陸曼不是說寒池是夏千樹的男朋友嗎?她怎麼管他叫舅舅,是不是太不合情理?

陸曼一眼看出大家的詫異,不耐煩的解釋:「角色扮演,不行啊1

寒池橫了陸曼一眼,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大概明白是什麼意思,夏千樹是被她拉過來的。

寒池眼神這一橫,嚇得其它人也不敢吭聲,楚唯一滿臉鬱悶和詫異,更多的是震驚,心想,原來夏千樹口中的那舅舅既然是寒池。

楚唯一想想都覺得后怕,感覺自己攤上事情了。

琳姐和莫晚晚早已愣住,後悔已是來不及。

琳姐為了挽回自己的錯誤,連忙賠著笑走近夏千樹,想跟夏千樹套近乎,直接被寒池的助擋住,不讓她靠近。

夏千樹揚直一抹勝利的笑意,似乎是讓琳姐給她等著,這仇她報定了。

儘管她寒池惹生氣了,但夏千樹也知道,寒池肯定是會替她出氣的。

至於她的賬,另外再算唄!

寒池看著夏千樹瑟的眼神,捏在他后脖子上的大手,故意加重,疼的夏千樹「嗷嗷」直叫,求饒:「舅舅,捏疼了,下手輕點。」

寒池咬牙切齒的說:「夏千樹,你的賬,回去給你算。」

寒池話音落下,按著夏千樹的后脖子,把夏千樹領走了,一刻不想呆在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

陸曼和向婷愣在後面沒動,寒池轉身看向她倆,沒好氣的說:「還不走,準備杵在這裡被人扒衣服?」

陸曼和向婷見狀,連忙邁腿跟過去。

寒池把三個女孩領走之後,琳姐『』一聲坐在地上,自言自語道:「完了完了,這次惹大事了。」

與此同時,莫晚晚的狀況也沒好哪去,杵在原地嚇的直顫抖,鬼知道這三個不起眼的女孩,身後居然這麼大的靠山。

莫晚晚見狀,抬手就狠狠掐著她助理,罵道:「都怪你出的好主意,我要是有什麼事,肯定不會放過你。」

寒池領著夏千樹她們出來的時候,三個女孩全蔫了,大氣都不敢喘,像犯錯的小學生,一聲不吭跟在寒池身後。

寒池剛剛走出拍攝場地大樓,「嗖」一下就把夏千樹的手鬆開,加快速度走在最前面。

夏千樹見寒池生氣,連忙追下去,拉住他的手,道歉:「舅舅,我知道錯了。」

寒池嫌棄把夏千樹的手甩開,冷冷清清的說:「我不是你舅舅。」

「那你是我男朋友。」

寒池「呵呵」一笑,嘲諷道:「我沒那麼大的能耐,做不了你的男朋友。」

夏千樹狂汗,拉著寒池的大手,左右搖晃撒嬌:「舅舅。」

緊接著,她趕緊認錯:「舅舅,我向你保證,我這次是真的知道錯了,絕對再沒下一次,真的。」

夏千樹說著,眼圈就紅了,十分委屈,特別是想起別人剛才要強行扯她衣服,眼淚就在眼眶打轉。

「夏千樹,你別以為你只要撒嬌,就是拿了一張免死金牌,我從今以後都不會再管你,我也不跟你父母告狀,你愛怎樣就怎樣?你想當明星,我也不阻當,祝你大紅大紫。」

寒池今天被夏千樹氣的不輕,所以話比平時多,也比平時嗆。

夏千樹眼圈一紅,眼淚『啪啪啪』往下落,小心臟一陣陣抽的疼,寧願寒池凶她,或者向她父母告狀,寫檢討也好,就是不願意寒池跟她撇清關係。

千萬種懲罰,他不理她,才是最狠的懲罰。

陸曼見狀,快速追上寒池,堵住他的去路,正氣凜然的說:「寒少爺,這事跟千樹沒有關係,是我跟經紀公司簽約,是我讓她陪我試鏡,你明明知道千樹在乎你,喜歡你,你這樣有意思嗎?」

寒池沒理陸曼,直接抬走把她撥開,自顧自往前面走。..

夏千樹見寒池不聽,越發委屈,追上寒池,展開雙臂抱住寒池的腰,小臉埋在他心口,嬌滴滴的說:「舅舅,你怎麼罰我都行,就是不準不理我。」

夏千樹示弱,寒池的情緒有些控制不住,從頭到腳都麻了,身體一陣酥軟。

少奶奶們!千字更完,明天晚上0點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