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師父強娶妃 散文詩詞

霸道師父強娶妃 第三百四十章 怪相

作者:伊米貝

本章內容簡介:聚集起來的小小的人群。他們圍成了一個圈子,正興緻勃勃地觀賞討論著什麼,還不時傳來興奮的吆喝聲。 一陣奇怪的感覺頓時從余南南心底升騰起來,她像是被什麼召喚著,不由自主地就向人群走去。晉風小心翼翼...

巨大而矛盾的幸福和內疚感讓晉風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只能緊緊地擁著余南南,聽著她委屈的嗚咽,忍受著她發泄的踢打。

余南南現在的體力畢竟還沒有恢復,過了一會兒便沒了力氣,喘著粗氣停了下來。大片的眼淚糊在臉上,讓她很是不舒服。她只能用手去胡亂地抹,原本靈動的眼睛紅腫起來,變得像是金魚一般。

晉風鬆開了手,大步地往遠處走去。不知為何,余南南心裡一個咯,趕緊瞪大自己腫起來的眼睛去追隨晉風的身影。

他並沒有離開,而是停在了一個瓜果攤子前面。

晉風俯下身去,溫和地向攤主說著什麼。攤主看了一眼正怔愣地望著他們的余南南,點了點頭,接過晉風遞來的東西,在給瓜果洒水的瓷瓮中沾了沾。

晉風得體地道了謝,便快步走回余南南的身邊。余南南愣愣地看著他手中蘸過水的帕子,下意識伸手去接。可是晉風動作一變,余南南便抓了個空。

余南南的臉僵了一下。

晉風一言不發,左手輕輕捏住余南南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右手拿著帕子,細細地給她將臉上的淚痕擦乾。

余南南自然而然地順著他的動作享受了幾秒,猛地反應過來。她不禁有些惱,伸手便要推開晉風。

「別鬧。」晉風的左手穩穩地固定住余南南的腦袋,右手靈巧地躲開,還隔著帕子輕輕颳了一下余南南的鼻子。

他的帕子上帶著一股特殊的氣息。若有若無的冷清,卻讓人鬃。余南南讓他這一刮,一個不小心便打了個巨大的噴嚏。再加上她剛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晉風的手帕頓時成了大花臉。

余南南氣得跺腳,但是也不敢再鬧。晉風把帕子疊了疊,弄髒的一面對摺到了裡面,用乾淨的地方給余南南清理好,然後毫不在意地將髒兮兮的帕子收回了懷裡。

他的動作讓余南南的臉掛上一絲緋紅。她有些不甘心,咬著牙惡狠狠地說道:「別以為我會這麼輕易就原諒你1

「我沒有想讓你簡簡單單地原諒我。」晉風立刻表態,「還想對我做什麼,儘管動手就好,只要你能出氣。」

「」晉風這樣對自己,余南南的肚子里積累的火氣和委屈一點都不少。可是讓他這樣一說,她竟然想不出來自己到底該做些什麼了。

正不知所措的時候,她的餘光掃到了剛剛的首飾攤子,還有被胡亂丟在攤上的那根銅簪。余南南心裡忽然來了主意。

「那根簪子我要了!還有,你不準說我丑1她忽地狡黠起來。

晉風無奈道:「我不是說你丑,你很好看。只是這根簪子」

余南南一下瞪大了眼睛。

晉風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但還是狗腿地說道:「這根簪子其實也特別好看1

余南南神氣活現地昂起了頭,用下巴點了點那根簪子,示意晉風付錢,便背起手大搖大擺地走了。

攤主趕緊從遠遠的地方小跑過來,想直接給晉風把簪子包一包。晉風卻從懷裡又掏出一整錠銀子,隨意地往攤上一扔,便去追余南南了。

攤主看看攤上的一大塊銀子,傻呵呵地拿起來掂量了掂量,又咬了咬。門牙老酸,差點沒直接崩了。是真的銀子。

他又小心翼翼地將懷中那張薄薄的紙掏出來看了看,重複好幾遍以後才敢確定,這就是一張三千兩的銀票。剛剛那個客人,留下了一整錠銀子和三千兩的銀票,就是為了讓他躲開一會,和拿走了一隻並不怎麼值錢的簪子。

小販像是被誰點了穴一樣,在原地呆立了好久,才撲通一下跪倒在地,一個勁地磕頭。

老天爺這是看他生活得艱辛,派神仙仙女下來拯救他來了!

另一邊,余南南和晉風已經走出去好遠。余南南雖然有意想要為難晉風,讓他出出血,但是操作起來實在是困難。不多的幾個首飾攤子已經逛過去了,並且這些攤子上的東西並沒有多貴重。

看著滿街的瓜果蔬菜和雞鴨魚肉,余南南默默地想:難道讓晉風買一堆菜扛回去,把他累個半死?

想想晉風的體力和身手,余南南默默地放棄了這個念頭。

正在猶豫的時候,余南南忽然眼尖地掃到了眼前聚集起來的小小的人群。他們圍成了一個圈子,正興緻勃勃地觀賞討論著什麼,還不時傳來興奮的吆喝聲。

一陣奇怪的感覺頓時從余南南心底升騰起來,她像是被什麼召喚著,不由自主地就向人群走去。晉風小心翼翼地捧著簪子,趕緊跟在余南南的後頭。

余南南仗著自己身子骨架纖細小巧,三下兩下便鑽到了人群的中心,毫不費力便看到了吸引著眾多人的情景。

血腥的,情景。

人群的中心擺著一個圓木盆,盆中裝著一團奇怪的東西。烏黑的一大團,個頭很大,佔據了滿滿一木盆,像是一塊巨大的黑色的面一般。

余南南不能確定這是個什麼動物。甚至,她都不敢說這一團黑漆漆的東西是否是個生命。因為它沒有頭,沒有尾,甚至連一條肢體都沒有。

盆前坐著一個橫著和豎著一樣粗的漢子,正抬起胳膊粗野地擦著汗。他臉上的橫肉隨著他的動作一抖一抖的。

「還有沒有要出錢的了?啊?還能砸好幾下呢1漢子一邊擦著汗,一邊朝著人群大聲吆喝道。

「我出,我出!給我砸1一個頗為富態的中年男人從腰間的錢袋裡掏了掏,摸出幾枚銅錢,「嘩」地扔到了地上。地面上零零碎碎地已經有了不少錢。

「好1錢不多,但是漢子還是高興起來。他麻利地拎起豎放在一邊的鐵鎚,活動了活動筋骨,狠狠地朝著盆裡面團一樣的東西砸過去。

沉重的鎚頭和「麵糰」接觸的瞬間,有一股奇異的香氣在空中炸開。嗅到的人腦中所有的煩惱似乎都煙消雲散,只留下無盡的快樂。

「啊--」余南南尖叫了一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