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扇公子 都市言情

懷扇公子 第五百六十九章怒懟皇后

作者:思綠

本章內容簡介:異議吧?」 這算是條件交換嗎?皇后沒有吱聲。 皇帝看向司空華,命令道:「司空華,你去把永安王請來1 聽到永安王三個字,皇后的臉色,瞬間變了。她的皇兒永安王和夏文萱,被她關在天鳳...

煙香看皇帝偏袒大師兄,為了大師兄而跟皇后抬杠,她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她一得意就有些忘形,膽子也大了起來。

她嘿嘿一笑:「皇上,我大師兄的冤枉的,你快放了他吧1

枷鎖都已經開了,本來也沒有囚著他好不好?

皇帝冷漠地看了煙香一眼,一臉陰鬱的神色。

煙香頓覺被冷水潑了一身,渾身濕漉漉的,慌忙低下頭,忐忑不安地望著地面。她本以為皇帝是大師兄的父皇,會比較好說話,對她也會如大師兄對她般寬容。卻沒想到,皇帝如此反感自己。

可以說,她長這麼大,遇到這麼多的人,除了與她對立的壞人外,幾乎沒有像皇帝對她這麼冷淡的。她隱隱有種感覺,這皇帝不喜歡她。

不過,她的腦子轉變非常快,又善於自我開導,隨即釋然了。她想著,大概這是當帝王的無奈吧。如果,皇帝對她一個素昧平生的人,和善可親的話,又有何威嚴?

也不知以後大師兄當了皇帝,是否也會如此?

見皇帝冷落煙香,皇后便肆無忌憚起來。她瞪著煙香,眼睛里冒出寒光來,冷聲道:「哪裡來的野丫頭?這裡沒有你說話的餘地1

煙香被皇后羞辱,很是氣憤,面上的肌肉抽了抽,臉色難看起來。她張開嘴,正要反擊回去,卻被一雙大手掩住了口。

楚天闊敏銳的察覺出煙香情緒不對,怕她口出狂言,惡語傷人,眼疾手快地封住了她的嘴。這裡是皇宮,不必宮外。禍從口出,要是說錯話,小命不保。

煙香口不能言,睜著一雙大眼睛,無辜地瞪著大師兄。

她的內心是奔潰的,欲哭無淚的感覺。奶奶的,大師兄就看著她這麼被皇后欺負嘛!看來,這皇宮也不是什麼好地方,連言論都沒自由。被皇后罵也就罵了,不能還口,真是憋屈。

全場的人,都不可思議地盯著楚天闊和煙香兩人。

看著煙香如此不守規矩,有失教養,皇帝忍不住皺了皺眉。比較令他不悅的還不只是這個,關鍵在於他的皇兒楚天闊,似乎對這煙香姑娘不是一般的關愛。

他本來不喜歡皇后的囂張跋扈。但是,皇后那句話,卻說到了他的心坎。他對這個煙香姑娘,確實是這樣的印象--鄉野丫頭,上不了檯面。

相爺察言觀色,看出皇帝此刻極為不滿,添油加醋說道:「敢問皇上,如何處置楚天闊?」

他這話,本是投石問路,立馬得到了響應。

站在相爺一邊的朝臣們,揣度著問道:「皇上,楚天闊私自開枷鎖,如何處置?」

皇後接上:「皇上,你也親眼所見,楚天闊當著皇上和臣妾,以及朝臣們,和眾人的面,都敢私自打開枷鎖。他還有什麼不敢做的?請皇上定奪1說著,她語氣一轉,嚴肅認真地說:「皇上若不處置,如何服眾?」

煙香愕然無語。這些人不僅馬後炮,還陰險無比,真會見風使舵。剛才大師兄打開枷鎖時,他們怎麼不說?現在,爭著跑出來說了?

皇帝微微一笑,聲音出奇的平和:「楚天闊打開枷鎖,乃是朕授意的!誰敢再議,就是與朕為敵1

皇上真是好樣的!煙香在心裡歡呼雀躍,剛才的不快一閃而過。皇帝對她不好不要緊,只要他寵愛大師兄就夠了。

段子生和東方紅他們幾人,也為皇帝的鮮明態度,欣喜不已。本來,他們還在擔心楚天闊安危,如此看來,危機解除。有皇帝護犢子,誰還敢造次?

那些朝臣們,立即被皇帝的話,嚇得一絲血色也無,不敢再出聲。

相爺腮幫緊咬,身體緊繃,硬著頭皮抗爭到底:「皇上一向開明,為何今日以權壓人?楚天闊乃是人犯,他私逃天牢,私闖皇宮,此刻私開枷鎖。若是皇上不予追責,恐怕會令天下人心寒。」

這話說得可就嚴重了吧。可偏偏皇帝覺得相爺言之有理。他的臉色一沉,思索著應對之策,斟酌著怎麼回話。

煙香焦急萬分,看皇帝應答不上,想開口替皇帝解圍。奈何大師兄牢牢控制著她,不讓她發言。不遠處的師父,一雙眼睛也緊緊盯著她,她不敢再鬧。她空有一肚子話,只能憋在心裡。

就在皇帝失神間,李爽走上前來,驕傲地仰著頭,臉上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他挑釁地看了相爺一眼,唇邊揚起了一抹調笑:「楚天闊並非私逃天牢。先前,皇上已下達口諭,由欽差大臣鳳南陽傳達。因為鳳大人出了點意外,所以托我上大理寺傳口諭。我來晚了一步,才讓楚天闊蒙受這不白之冤。」

有這回事?煙香的眼睛放射出光彩,一驚訝,眉毛就高高揚了起來。這真是太好了。要是有了口諭,大師兄就不算私逃天牢了。

李爽的話,在相爺和皇后的心口上重重一擊。原來,口諭是真的。這是多麼令他們絕望的事。

原來,鳳南陽出了意外,好在他將口諭傳給了李爽。如此一來就不用皇帝為難了。皇帝的臉色緩和下來,清了清喉嚨,吩咐李爽:「你把口諭當眾宣讀一遍。」

「是!皇上1

李爽當眾,把口諭不漏的宣讀了一遍。

有了這道口諭,就證實了,楚天闊並未私逃天牢。相爺和皇后自知理虧,卻仍是死皮賴臉地硬撐。

皇后不見棺材不掉淚,沒有真憑實據,她拒不承認口諭的真實性。

她呵地一笑,以質疑的口吻說:「這道口諭是真是假,如何證明?皇上將口諭傳給鳳南陽,為何鳳南陽沒把口諭帶到大理寺?如今,突然冒出這麼一個人來代傳口諭,實在令人難以信服。」

沈梅一聽就急眼了,站出來作證:「口諭是真的,是鳳大人親口跟我們說的。當時,我也在場,我可以證明。」

對於面前這個女子,不分尊卑,直言不諱跟自己說話,皇後面上的慍色非常明顯。因為被皇帝壓著,她沒有把自己的憤怒發泄出來。

她輕蔑地看了沈梅一眼,很是不屑的態度,陰陽怪氣開口:「你又是哪個鄉野丫頭?若你所言屬實,那本宮問你,鳳大人今在何處?」

皇后的口氣,滿是瞧不起人。

像沈梅這樣的大小姐,雖說比不上宮廷權貴,但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她在沈家莊也是呼風喚雨的角色。在這裡,卻如此被皇后看輕。她心裡極其不舒服,卻是咬緊了唇,沒有做聲。

雖然皇后的傲慢態度讓她不爽,她卻也無可奈何。誰讓對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呢。她又不傻,怎麼聽不出來,皇后是在套她的話。她才不會說出,鳳大人的住處。

見沈梅被欺負,李爽可咽不下這口氣。欺負他可以,欺負他的愛人那可不行。他替沈梅抱不平,冷笑道:「皇後娘娘,母儀天下,統領後宮,位高權重,自然眼高於頂。在皇後娘娘眼中,看誰都都是鄉野丫頭。但不知,皇後娘娘出生有多高貴?」

『皇後娘娘出生有多高貴?』這話,令猶如一巴掌拍在皇后臉上,令頓覺臉上火辣辣一片。她的出生確實卑微,要不是當初與皇帝共同打下這江山,哪裡有今日的榮華富貴。她自身出自寒門,卻口口稱別人鄉野丫頭,確實難聽。

李爽繼續道:「民如水,君如舟,水可載舟,亦可覆舟。若沒有天下臣民,又哪來皇后的高高在上之位?」

他這一番話嗎,說得在情在理。雖然話中之意在辱罵皇后,然而,從措辭上來說,卻是無可挑剔。

沈梅以無比崇拜的眼神,望向李爽。她覺得,她這未來夫君真是好,又有內才又有口才,武功好對她又溫柔體貼。

有夫如此,夫復何求?

「大膽!你又是什麼身份?敢這麼跟本宮說話1皇后揚起了手,要掌摑李爽,揚起的手卻是遲遲沒有落下。

在皇帝面前,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不敢打人,更是下不來台。

李爽罵她的話,沒有帶絲毫髒字,她沒有理由打罵人。

她被氣得不輕,肩膀顫抖得厲害。

皇帝心情大好,想不到強中自有強中手,飛揚跋扈的皇后今日被這些人修理了一頓。不過,為了維護皇家臉面,也怕激怒夏家人,他不再落井下石。

凡事適可而止。皇帝訕笑一聲,盡量柔和地說:「皇后又何必動怒!依皇后之意,要如何才信口諭的真實性?」

煙香就有點看不懂了,這皇帝到底是哪邊的?

皇后抓住皇帝拋出的橄欖枝,順著台階而下:「皇上,只要有人出面作證,臣妾就相信口諭真實性。」

煙香情緒激動,趁著大師兄不注意,掰開了他的手,揚眉笑道:「皇後娘娘的意思,沈姐姐不是人?」

我的天啊!當場有幾人憋不住,笑出了聲。

東方紅愣了兩秒,居然也是噗嗤一聲笑了。

楚天闊的嘴角抽了抽,想笑不敢笑。

沈梅和李爽,同時瞪向煙香,臉色不太對。他們心裡想法出奇一致。這煙香說的什麼話?

楚傲飛的表情始終很穩重,他眉頭緊鎖,嚴厲地沖煙香喝道:「煙香,注意分寸1

煙香撇了撇嘴,她又沒說錯。

楚傲飛走上前,賠禮道歉:「煙香徒兒從小頑劣,是我這個做師父的疏於管教。請勿跟她一小女孩一般見識。」

師父在說什麼?怎可如此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煙香不悅,低著頭,拉了拉大師兄的手。往日里,她心情不好,或是受了委屈,就是有這動作。

楚天闊朝她翻了個白眼。

皇後點了點頭,對著楚傲飛刻薄地說:「真是有自知之明。本宮在想什麼樣的人,才能教出這樣的徒弟。女徒弟毫無教養,男徒弟違法犯罪。今日真是大開眼界。」

楚天闊怒了,欺負他,欺負煙香也就算了。欺負他師父算是怎麼回事?

他斂起了眉,用嘲弄的語氣說道:「皇後娘娘母儀天下,卻是說話如此尖酸刻薄,與那市井小民又有何異?我是我,我犯之事,與我師父何干?何必把我師父牽扯進來?」

皇后唇邊浮起一絲詭異的笑容:「哦?這麼說來,你倒是承認你所犯之事,乃是屬實?你若是爽快承認,也省得旁人跟著你遭殃。」

「承認?讓我大師兄承認什麼?他又沒有做錯事,讓他如何承認?」煙香不禁反駁。

「私逃天牢,私闖皇宮,乃是事實1

皇帝一人站在那裡,思考著皇后的問題。思忖良久,決定請出人證。不然皇后這樣揪著不放,也是頭疼。

他決心已下,板著臉說道:「皇后,你要人證,朕倒是有個人證。本來不想讓他參與此事,既然皇后堅持,朕只得依你。」

皇后心中湧起一陣不好預感。

皇帝看向司空華,命令道:「司空華,你去把永安王請來1

聽到永安王三個字,皇后的臉色,瞬間變了。她的皇兒永安王和夏文萱,被她關在天鳳殿,她自然心知肚明。她實在不想讓他參與此事。

皇帝一亮出王牌,皇后當即認慫了。

「慢著,司空華1皇后喝住了司空華。

她的口氣軟了下來,求饒道:「皇上,臣妾相信這口諭是真的,能不能別讓皇兒參與此事?」

皇帝含混不清地說:「皇后既然心悅誠服,那朕放了楚天闊,想必皇后也無異議吧?」

這算是條件交換嗎?皇后沒有吱聲。

皇帝看向司空華,命令道:「司空華,你去把永安王請來1

聽到永安王三個字,皇后的臉色,瞬間變了。她的皇兒永安王和夏文萱,被她關在天鳳殿,她自然心知肚明。她實在不想讓他參與此事。

皇帝一亮出王牌,皇后當即認慫了。

「慢著,司空華1皇后喝住了司空華。

她的口氣軟了下來,求饒道:「皇上,臣妾相信這口諭是真的,能不能別讓皇兒參與此事?」

皇帝含混不清地說:「皇后既然心悅誠服,那朕放了楚天闊,想必皇后也無異議吧?」

這算是條件交換嗎?皇后沒有吱聲。

皇帝含混不清地說:「皇后既然心悅誠服,那朕放了楚天闊,想必皇后也無異議吧?」

這算是條件交換嗎?皇后沒有吱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