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謀 散文詩詞

家謀 第227章 伯爺

作者:三嘆

本章內容簡介:斷了聯繫,心裡著實不甘也不舍,請東家在給我一次機會。」 朱攸寧毫無意外的望著夏宗平,見這中年人連耳根和脖子都紅透了,一想他與自己父親年齡相當,也算是長輩了,便將想為難他的話咽了下去,心平氣和的...

朱攸寧見再無人當面尋釁,今天的目的也達到了,便吩咐可以各自散了。

眾位掌柜告辭,朱攸寧也站起身來。隨同而來的司墨立即下樓去預備馬車,百靈和畫眉則服侍她整理衣裙,扶她下樓。

方文敬看朱攸寧面上淡淡的,看不出什麼情緒,心下不由得有些打鼓。

今天的見面會著實稱不上愉快,先有夏宗平,後有王宣,二人對朱攸寧言語上都很不客氣,朱攸寧涵養好不與他們爭吵,卻也未必不生氣。

「東家,今天的事是我安排不當,竟出了這樣的亂子。」方文敬低眉順眼的跟在朱攸寧身後。

朱攸寧走在前頭,聲音溫和的道:「無礙的,有問題解決問題便是了。依我看,今天大家將情緒都發泄出來反而是好事,總比什麼心思都憋悶在心裡來的好。」

「東家寬容。」方文敬笑著道。

朱攸寧也微笑,問道:「聽說你的孫兒剛剛滿月,我讓人預備了一些薄禮送到府上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哎呦,這怎麼使得。東家有心了。」方文敬想起長孫,不由得黃鵠礎

朱攸寧道:「有什麼使不得的?這些年來多虧方大掌柜獨當一面,我才能在學里安心讀書,若不然還不知道要怎麼解決呢。我心裡對方大掌柜一直是非常讚賞和感激的。」

「哪裡的話。」方文敬笑道:「若不是東家信任我,肯提攜我,我這會子說不定還經營個快倒閉的茶館呢,整天過的渾渾噩噩,糊裡糊塗度日。這些年做錢莊的生意,倒是讓我長了許多見識,也學到了不少的東西。」

「不斷學習這是好事。」

一行人到了後院門前,朱攸寧笑道:「我這就回去了。」

「是。」方文敬行禮,隨即忽然想起來什麼,上前一步低聲道:「對了,東家,我前兒得了京都城的消息,燕伯爺似乎要大婚了,想必不日就會有帖子發來。」

朱攸寧聞言眨了眨眼,笑道:「居然要大婚了。可聽說了是哪一家的千金?」

方文敬道:「具體是哪一家的不得而知,但應該是個官家千金。燕伯爺如今是聖上跟前的紅人,得聖上的重視,娶個管家千金倒是門當戶對。」

「看來過些日子,我恐怕要進京一趟了。」朱攸寧點點頭,隨即又玩危「伯爺……」

想著燕綏的事,朱攸寧就不由得覺得興味,與方文敬道別後就上了馬車。

百靈和畫眉上了車就低聲道:「姑娘可要預備一份賀禮?」

「自然是要的。現在還沒有接到帖子,等接到帖子了你們也隨我一同進京城去。咱們也去見識見識京城的繁華。」

畫眉和百靈跟在朱攸寧身邊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尤其嘴巴嚴,有些秘密就連回家裡與朱華廷和白氏他們都不會亂說。朱攸寧打算將來等他們大一些,好好的給他們說門親事,等成了婚還依舊讓她們回她身邊來做管事娘子。

兩人一聽要去京城,都非常開心,笑容滿面的應下,低聲嘰嘰咕咕的討論著京城會是什麼樣子。

朱攸寧則是微微側身將車窗推了個縫隙往外看。

十月的風有些涼了,但迎面吹來夾著涼爽也讓人趕到清新舒適。

就在馬車左轉彎拐進一條巷子時,朱攸寧忽然看到前方岔路口站著一個人。

朱攸寧挑了下眉,吩咐道:「速度慢一點。」

外頭的司墨立即應:「是。」吩咐馭夫將馬車減緩。

那人四十齣頭,身姿挺拔,容貌俊朗,一身藍衣,見了朱攸寧的馬車立即大步上前來,正是剛才與朱攸寧叫板的夏宗平。

「東家。」

夏宗平的表情有些彆扭和尷尬,雖然還是有些驕傲,但也的確是強壓下了身段,上前來客氣的行了一禮。

「夏掌柜。」朱攸寧吩咐停車,撩起車簾探身出來:「夏掌柜怎麼在此處?」

說話間,畫眉和百靈已經跳下馬車,幫朱攸寧擺好了墊腳的凳子。

朱攸寧扶著他們的手下了馬車,走向夏宗平。

夏宗平有些尷尬,垂首後退了半步,再度行禮道:「東家。我是有事相求。」

「哦?」朱攸寧溫和的笑著問:「夏掌柜有什麼事但說無妨,我能幫忙的一定幫。」

夏宗平此時的臉色已經漲紅,可以看出他是個極少與人低頭的人,此時卻是硬著頭皮道:「東家,方才是我一時衝動。其實我對錢莊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和感情,這些年來我也一心一意的為錢莊做事。就這麼斷了聯繫,心裡著實不甘也不舍,請東家在給我一次機會。」

朱攸寧毫無意外的望著夏宗平,見這中年人連耳根和脖子都紅透了,一想他與自己父親年齡相當,也算是長輩了,便將想為難他的話咽了下去,心平氣和的道:

「夏掌柜如此聰明,又如此有能力。怎麼會給別人當槍使呢?」

夏宗平聞言一愣,隨即苦笑著搖搖頭道:「想不到東家已經知道了……其實也算不得當槍使,方才的那些話,其實也是我的真實想法。」

朱攸寧剪水雙瞳中充滿了笑意,臉頰上的小梨渦也因展顏而顯露出來,精緻的面容顯得更加親切討喜了。

「我明白夏掌柜的想法,也理解夏掌柜的著急,不過我也的確是有法子解決錢莊面臨的難題。那麼我再問問,夏掌柜現在的想法呢?」

夏宗平這時倒是覺得朱攸寧沒有那麼討厭了,至少這人當面就亮了手腕,並不似她的柔軟的外表這樣好欺負,是個絕對不好惹的人物。

夏宗平直言道:「東家說有法子解決,可是在我沒看到之前,我也是不能相信的,因為這問題太難,我們這些經驗豐富的老人研究了三年都沒法子,全國的商人都深陷這個難題中也一樣沒辦法解決。東家說有辦法,得讓我親眼看到了我才能相信。」

朱攸寧理解的點點頭:「那麼夏掌柜依舊想讓我給你一個機會?」

「是。」夏宗平笑容苦澀的道:「這世上恐怕再也沒有更好的讓我發揮才能的地方了。長安錢莊里有我的心血,我不想放棄。」

朱攸寧並未立即就回答夏宗平的話,而是靜靜的打量他的神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