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兇猛 科幻小說

娘子兇猛 第二百八十七章 蕭思雨就是蕭如雨

作者:奔跑的橡樹

本章內容簡介:她她不怕,她就怕他們出手對付韓逸軒,雖然韓逸軒武功很好,江湖經驗和手段也不少,她就是無法放心,只有親眼看到人她的心才能放倒肚子里,看來關心則亂,現在她已經把他當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晚上掌燈...

快要過年了,翼王府開始張燈結綵準備新年。韓逸軒這幾天特別忙,幾乎早上天不亮就出發,晚上很晚才回來。蕭如雨知道他不止要忙翼王府的事,還得幫師傅掌管事物,甚至還有他們修羅殿的事,忙的連軸轉,想想就心疼。

不過忙歸忙,過年後他們玲瓏島的事情得加快速度了。

有了齊王那些武器和大批的錢財,玲瓏島上已經開始招兵買馬訓練人手。明秋手下的精兵已經被派了出去,修羅殿的幾個可信任的長老也去那裡紮根,據傳來的消息說他們已經招募了一萬青壯年,只要好好培訓,一定會成為一股精兵強將。

一萬兵丁聽著挺多,其實解決不了大問題,蕭如雨的意思還得繼續招人,最少招十萬人,這樣才能形成讓人忌憚的規模和勢力,以後就算未來皇上想找他們的麻煩她們也不怕。

翼王府的事情輪不到蕭如雨,她現在成了真正的閑人。秦如月有時候會來拜訪,不過她以有事為由推辭了,不是怕見她而是懶得應付她。

現在的秦如月看到她雖然面上帶笑,帶冒出的酸氣她還是能明顯感覺到的,她可不想浪費心力對付一個算不上情敵的醋罈子。估計以她的不甘心,說不定憋著什麼壞招等著她呢。

這天秦如月再次碰了一個軟釘子,她氣呼呼的轉身就走,經過那片梅林時賭氣踢著地上的落梅,她的丫頭香雪跟阮嬤嬤誠惶誠恐的跟在她身後。

「秦側妃,您這是怎麼了?」一棵茂密的梅樹後面轉出一個藍衣公子,笑吟吟的沖她施禮。一副溫和有禮的斯文樣子。

「董大夫,你怎麼在這裡?」秦如月面色不善的看著他,雖然這人長相不錯,但她心情不好沒空欣賞,這人突然半路跑出來不會不懷好意吧。想到這裡她往後面撤了幾步,一把握住阮嬤嬤的手準備跑走。

「側妃不用驚慌,在下是幫側妃解決煩惱的」董大夫盡量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更加可親,為了避嫌,他往後稍稍退了一步。

「笑話,本側妃有什麼煩惱。如果董大夫很閑的話麻煩幫世子趕緊把病治好,本側妃就沒什麼煩惱了。」秦如月不屑的哼了一聲,一個小小的大夫好大的口氣,她的煩惱是蕭思雨,他能幫忙把蕭思雨解決掉嗎?

「側妃的煩惱不是世子,而是那位。」董大夫朝聽竹軒的方向努嘴,臉上的笑容越發真誠。

「你什麼意思?」秦側妃拉下臉來,被一個外人說穿了心思她非常羞惱,語氣非常不善。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解決側妃的煩惱,哪怕讓那位去死。」董大夫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聽他的意思,他對這個蕭思雨充滿了恨意。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這麼恨蕭思雨?」秦如月擺手讓阮嬤嬤和香雪走遠些才低聲問道。

「你不用管我是誰,只要知道我要這個女人死就是了。」董大夫面露陰狠說道。他不僅要這個女人死,還要她不得好死。一番謀划都被這個女人給破壞了,他恨不得馬上將她碎屍萬段。

「看來這個蕭思雨得罪你了。」還得罪的不輕。秦如月勾唇,管他什麼人,只要他的目的跟她一樣就行。

「你需要我怎麼做?」秦如月問道,這人半路找上她肯定不是為了跟她嘮嗑,將這麼秘密的事情說出來,肯定有目的。

「你只要將她引到京郊的落鳳坡就行。到時候就等好消息吧。」董大夫湊近他低聲說道。

「好,我考慮一下,等我消息。」秦如月沒有急著答應,她要好好權衡利弊。

「忘了告訴你,你口中的蕭思雨原來的名字叫蕭如雨。」董大夫走了幾步突然回頭說道。他的話如同一顆炸彈,炸的秦如月倒退好幾步差點坐到地上。

怪不得表哥對這個女人這麼深情,怪不得她提到蕭如雨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原來她就是那個死鬼,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沒死還改名蕭思雨,不過不管她是誰,敢戲耍她秦如月,她一定要讓她死。

「你的要求我答應了,等我成功了馬上聯繫你。」秦如月冷聲說道。

看董大夫走遠,秦如月也往自己的院子趕,路上她好幾次差點踉蹌著摔倒,都被阮嬤嬤手疾扶住了,她覺得今天聽到的事情真是難以承受她需要好好消化,想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大小姐,秦如月跟那個姓董的聯繫上了。他們說了一會兒話,那地方很空曠屬下沒法靠近,不知他們說的是什麼。」監視秦如月的暗衛慚愧的拱手對蕭如雨說道。

「沒事,秦如月如果跟姓董的有什麼陰謀就一定會付諸行動,咱們可以慢慢抽絲剝繭,不用著急。」蕭如雨擺手讓他出去。她現在無法確定這兩人是不是一夥,不過狐狸總會露出尾巴的,她有耐心等待。

傍晚的時候下了好大的雪,韓逸軒這時候還沒有回來蕭如雨有些擔心,她不時的看著陰沉的天空焦急的往門外望著,希望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

秦如月跟姓董的不管他們身後是誰,對付她她不怕,她就怕他們出手對付韓逸軒,雖然韓逸軒武功很好,江湖經驗和手段也不少,她就是無法放心,只有親眼看到人她的心才能放倒肚子里,看來關心則亂,現在她已經把他當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晚上掌燈的時候韓逸軒才踏雪歸來,看蕭如雨靠著錦被披著外衣在等他,他心中一暖,抖落衣服上的雪,脫下外袍朝她伸手。「我的手都快凍僵了,幫我暖暖。」

「哼,那裡有火盆。」雖然這樣說,蕭如雨還是伸手握住他的手,還好不是太冷,只是稍微有些涼,想來是在風雪中呆久了。

「怎麼現在才回來。父王也是,這樣的破天氣還讓你到處跑,真夠狠心的。」蕭如雨不滿的抱怨著。翼王世子在家裡好多天了一直沒有出去,逸軒忙的要死他卻在府里閑的發霉,翼王真是偏心的要命。

「沒事,就是去了京郊外的莊子一趟,其他時間我都在飛天閣。」快過年了閣里事情也很多,他作為少主總不能將事都扔給師父做吧。

「師父他老人家還好吧?」蕭如雨問。對於嚴飛宇她還是很尊敬的。

「嗯,很好。就是,就是……」說到這裡他看了一眼蕭如雨的肚子笑眯眯的說:「就是師父催著咱們趕緊生個孩子,他還等著老二繼承他們家香火呢。」

「呵呵。」蕭如雨沖他翻白眼,想得挺美埃還老二,老大現在連個影子都沒有。自從成親她一直在吃避孕藥他又不是不知道,這會兒說什麼孩子?讓她有些小鬱悶。

現在是非常時期,絕對不能生孩子找麻煩。她知道他渴望有孩子,可形勢不容樂觀,他的願望只能拖后了。

「沒事,沒有孩子說明我努力不夠,我會繼續加油的。」韓逸軒猥瑣的話語成功破除蕭如雨的惆悵,她伸腿踹他一腳,還不努力,都快日日宣那啥了,如果不是她阻止,這傢伙恨不得每天都折騰幾次。她的腰都快斷了,想到這事火大,恨不得踹他一腳。

晚上休息時韓逸軒以幫蕭如雨暖被窩為由成功鑽進蕭如雨的被子,一邊發動內力幫她暖和,一邊手上不老實,兩人拉拉扯扯很快擦槍走火,蕭如雨睡前才想起沒有告訴他秦如月跟董大夫勾搭上的事。算了,明早再說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