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719章 一起下地獄

作者:小璃子

本章內容簡介:了,因為她的肚子很痛,不久便暈過去。 此時,她微微睜開眼,動了一下手指,才發現原來她的手被黎修憫握著,她一動,便看見黎修憫的睫毛在顫動,她下意識地閉上眼睛,她還不想要讓黎修憫知道自己已經醒了。...

「少爺,一切進行順利。」

程煜捏著酒杯,輕輕地搖曳幾下,目不轉睛地看著酒杯里如血般鮮艷醒目的酒,英俊的五官在明亮的燈光下顯得有些模糊,宛如被光圈包圍,他漫不經心地放下酒杯,笑著說道,「那邊派人盯著就行了,這段時間還是別聯繫她。」

費恩斯這人疑心重,本來以為他失去尤然之後,也病急亂投醫,只要看見和尤然相似的人都會毫不猶豫地把她攬入自己的懷中,誰知他居然還能穩祝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程煜忽然想到本尊,微微抬腳踹了一下旁邊五官嫵媚的男人,「我讓你盯著黎修憫那邊,你怎麼還有心情坐在這裡?」

這個嫵媚的男人的名字就叫無寐。他淡定地端著酒杯抵在嘴邊抿了一小口,邪魅的視線盯著窗外,淡淡地說道,「不用著急,黎修憫那人你放心,現在一顆心都在那個女人身上,據說前段時間那個女人又住院了,似乎是胎兒不保,可把他急壞了。」

「是嗎?那個女人實在是太礙事了。」程煜笑著說道,眼中卻帶著殺意。

「恩,的確是礙事,不過以現在的情況,那女人還動不得。」無寐放下酒杯,他見過黎修憫身邊的女人,雖然在他面前,黎修憫對她很冷漠,但是沒有什麼事是可以逃過他這雙眼睛。

就算黎修憫再隱藏對那個女人的感情,他依然知道,如果問他在這個世界,有什麼是可以鉗制黎修憫的,那他的回答,只有那個女人。

所以他就很好,從來都不愛人,也從來都不讓人找到他的弱點。

程煜搖搖頭,在這個想法上,他們都是一樣的人。

******

黎修憫無心幫他們尋找寶藏,就是因為尤然竟然早產了。在孩子還不足八個月的時候。在尤然進手術室,黎修憫無比愧疚地坐在長椅上,雙手捂住臉頰,如果不是他和尤然爭吵,又什麼會讓她摔倒。

在手術室外面等候的時間是無比的漫長,黎修憫恨不得躺在裡面的人是自己,甚至他在害怕,全身上下都在不可抑制地顫.抖,他害怕像上一次一樣,醫生走出來要他簽字。

不知道等了多長時間,黎修憫已經不知道換了多少個姿勢,心中無法冷靜下來,直到手術室的燈熄滅,他倏地站起來走到門口,最先開始的就是走出來的醫生,隨即就看見被護士推著病床出來,他雙手放在病床邊上,目不轉睛地盯著昏迷不醒的尤然,臉色一變。

「醫生,為什麼她還沒有醒過來?」黎修憫冷鷙地問道。

醫生被嚇了一跳,愣了幾秒才回答,「黎夫人身上的麻藥還沒有消除,要過一會兒才會醒。」不等他說孩子的事,就見黎修憫直接跟著病床離開。

護士把尤然送到病床,交代了幾句,就被黎修憫轟走了。他要一個人守在尤然面前,他要尤然醒來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他要尤然的人生里只有自己。

尤然醒來已經是傍晚,在她還沒有睜開眼睛時就聞到空氣里濃濃的消毒水味道。原來她現在是在醫院裡。不過之前,她記得自己是在和黎修憫爭吵,後來不知道她說了什麼徹底地把他激怒,黎修憫便衝過來脫自己的衣服,再後來……

她不記得了,因為她的肚子很痛,不久便暈過去。

此時,她微微睜開眼,動了一下手指,才發現原來她的手被黎修憫握著,她一動,便看見黎修憫的睫毛在顫動,她下意識地閉上眼睛,她還不想要讓黎修憫知道自己已經醒了。

因為她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黎修憫。

她醒了。黎修憫知道。他慢慢地坐直身體,目不轉睛地盯著裝作昏迷的尤然,一時之間,啞口無言。他無奈地鬆開手,沉默半響,見她還沒有睜開的跡象,便嘆了聲氣,輕手輕腳地離開病房。

他剛走到病房門口,手還放在門柄沒有鬆開,便突然轉身又回到病房裡,正好對上尤然錯愕的目光,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黎修憫會突然的去而復返。

很快,她掩去眼中的錯愕,淡淡地望著黎修憫,有些虛弱地說道,「孩子還活嗎?」

聞言,黎修憫想都不想地反問道,「你是不是特別希望孩子死了?」

沉默,還是沉默……

尤然轉移視線,盯著其他地方,在病房陷入詭秘的氣氛時,只聽見黎修憫遲疑地說起,「孩子還活著,你孩子嗎?」

「不用了。」尤然毅然說道,語氣中一點都沒有猶豫,話音一落,她便閉上眼,似乎是聽見黎修憫在氣氛的喘氣,她不怕死地繼續說道,「以後都不要讓我看見他。」

黎修憫來到尤然跟前,居高臨下,蹙著火光的目光緊緊地鎖定她,冷鷙地問道,「你就這麼厭惡我?甚至是我們的孩子。」

「那不是我們的孩子,那只是你的孩子。那孩子是你強.暴我,才有的。」

「你說什麼?」黎修憫不敢相信尤然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他不確定地開口問道。

沒了孩子在肚子里,不管說什麼尤然就像是完全沒有顧忌了一般,只要是她想說的就不會再猶豫,不可否認,她現在居然有一顆求死的心。

黎修憫無法再控制自己的怒火,似乎也忘記尤然現在的身體狀況,在她帶著恨意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還有那無法掩飾的厭惡,他突然勃然大怒,單手掐住尤然的脖子,狠狠地往死里掐。

呼吸急.促,尤然連掙扎都覺得困難,大腦一片空白,身體上傳來的痛感已經漸漸地麻痹,她終於有了一種靈魂離開身體的感覺,終於要解脫了。

而就在此時,黎修憫卻倏地鬆開手,毫不憐惜地甩開她,在她空洞的眼眸找尋自己的倒影,見她沒有求生意識,便冷冷地在她的耳邊說道,「你知道嗎?如果沒有你剛才的話,我還在考慮要不要看在你和孩子的面子上和費恩斯和平相處……」

尤然似乎不為所動,黎修憫彎著嘴角,眼底閃過一抹危險,「既然如此,在這個世界上,我和費恩斯只能存活一個人。」

聞言,尤然的眼眸才恢復了一絲的光亮,她吃力地動了動嘴,「不要。」

「你想說什麼?」黎修憫貼近尤然的嘴唇,就聽見她猝不及防地說道,「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下地獄?他的世界一直都是處在地獄中,現在只是多了一些人來陪自己。

只有黎修憫自己才知道,在看著尤然要窒息的瞬間,他的腦海里閃過什麼念頭,那才是促使他反應過來,倏地鬆開手的原因。

因為孩子是早產,情況不是很樂觀,加上在母胎中營養不.良,所以從出生開始就一直都待在保溫室,黎修憫站在保溫室外面,透過玻璃,看著孩子吮著手指,眯著眼睛,臉色通紅,心中莫名地有些激動。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這麼小的孩子,似乎才和他的手掌差不多大。

護士站在他旁邊時不時地告訴他孩子的情況,黎修憫極有耐心,視線都落在孩子身上不曾挪開。

「黎先生,您放心,孩子的情況已經好很多了。」

說實在的,黎修憫在看見孩子的瞬間,是可以讓自己忘記尤然對自己說過的那些話,他相信在她面對這麼可愛的孩子時,一定不會像當時一樣的鐵石心腸。

最終,黎修憫都還是高估了自己和孩子在尤然心中的地位。

黎修憫喜得貴子,他本來也沒有想要隱瞞,相反,他還要大肆宣傳。費恩斯看見報道時,眼底閃過一絲落寞,孩子出生,尤然應該會更加的愛黎修憫和孩子了。

而此時被他突然叫來的人卻不經意間捕捉到他眼底的落寞,頓時驚呆了。她忍不住伸手在他的面前晃了幾下,不明所以地問道,「費恩斯,你把我叫來,該不是為了讓我看見你此時這一幕吧?」

費恩斯冷淡地掃了眼她,「你小名叫什麼?」

「小名?抱歉,我沒有,你是不是不想喊我名字?是害怕會弄錯?還是不敢面對?我今天看新聞了,聽說黎修憫的妻子為他生了一個兒子……」

「啪——」費恩斯一拳搭在茶几上,尤然就看見那茶几上的東西微微顫動了幾下,好恐怖的力氣。不敢想象,如果這力氣落在她的身上,會不會立馬弄出一個窟窿?

「小名1

「是我戳中你的想法了?」尤然還在不怕死地繼續問道。

費恩斯猛地抬頭,冷鷙地說道,「不要讓我重複第三遍。」

尤然顫慄了一下,連忙說道,「然然,小名然然。」

她很疑惑,自己每次被叫來,他都沒有對自己提過其他要求,一般都是讓自己坐在旁邊不用說話,要麼就是讓她下廚,雖然她做飯很難吃。但是費恩斯似乎對自己就只有這些要求。

漸漸地,尤然就明白了,費恩斯只是在讓自己重複做著尤然曾經做過的事。

在這次之後,她幾乎就再也沒有接到過費恩斯的電話,就好像是銷聲匿跡。如果不是她住在費恩斯的別墅里,她都要懷疑費恩斯是不是已經把自己遺忘了。

「有發現?」費恩斯幽幽地問道。

費萊猶豫了一會兒,小聲地說道,「沒有。」他盯著這個尤然已經一個月,但都沒有發現她行蹤詭異的跡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