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747章 抱怨

作者:蘇秦墨  |  更新時間:昨日14:12更新  |  字數:3652字

陳儀很好懂,喜怒哀樂寫在臉上不說,氣兒一過就跟沒那回事一樣。

「儀姐姐也到年紀了,也難怪陳夫人會著急。」

楚緒轉動著輪椅到陳儀身邊,陳儀哼哼了兩聲。

「那也不能逼著我嫁呀,而且我連人都沒見到就想讓我嫁過去,我雖崇拜蕭將軍可那只是崇拜,再說蕭夫人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主兒,有這樣的娘能出什麼好兒子呢?」

陳儀直截了當道,外面把蕭永訣誇的天上有地下無地,可她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之前外面那些人說蕭長歌刁蠻任性這不行那不行地,可她自己相處過後卻發現蕭長歌是個可以當朋友之人,比那些人真實多了。

所以道聽途說是最不可信的!

「儀姐姐這話說的有些果斷了,不過聽起來很舒適。」

楚緒噗嗤一笑,有陳儀在他的心情會變好,比如現在。

「哼,那也證明你贊同我說的,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娘放棄這打算呢?今天躲過一次明兒也不一定能躲過啊。」

陳儀手捏著下巴蹙眉認真思考,楚緒眼眯成條線:「本殿下有一個辦法可怕儀姐姐罵人。」

「咦來六皇子你說說,你要說的好我怎會罵你呢。」

陳儀迫不及待問,她性子直也不知該如何應對這種事才好,要是她自己能解決今日就不會來麻煩楚緒了。

「嫁給本我。」

楚緒認真道,陳儀差點從椅上摔倒崴到腳。

還以為自己幻聽了,挑眉,一臉驚訝:「什麼?你說什麼?」

「就知道儀姐姐會這反應,若是儀姐姐將來真尋不到意中人,那儀姐姐就來我這皇子府吧,我養儀姐姐也未曾不可。」

楚緒搖頭失笑,陳儀聽得這麼說才放心下來。

「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你對我有意思呢。」

陳儀鬆了口氣道,楚緒手緊握臉上卻波瀾不驚。

「哦?我對儀姐姐若真有意思的話會令得儀姐姐很煩惱嗎?」

楚緒反問,雙眸看著陳儀等著陳儀的回答。

陳儀被這麼盯著有些不習慣,眼神左右閃躲。

「也不是說煩惱,就是我只把六皇子你當做弟弟,弟弟怎能對姐姐有其他意思呢!」

一句話,讓楚緒明了。

老裴低頭看了眼楚緒的神情,替他擔心。

這世上最怕最難之事便是有人無情有人有意。

「是啊,弟弟怎能對姐姐有意思呢?方才我也是開玩笑想讓儀姐姐轉移轉移心情,看來效果達成了。」

「說到意中人,我可找了好幾個月了都沒找到那小騙子,就跟銷聲匿跡了一樣。」

陳儀哎了聲很是惆悵。

她不喜歡的紛紛找上門來,心心念念惦記著的人卻沒斑點消失。

楚緒腦海中閃過一個人影,要是讓陳儀知自己喜歡的其實是個女子也不知會如何。

「六皇子可託人尋過了?」

「都怪我娘,要不是我娘胡攪蠻纏小騙子也不會消失。」

陳儀咬牙,害的小騙子連賭坊也開不下去,人也不見了。

沒了賭坊支撐他靠什麼過日子呢?

陳儀自顧自念叨著沒發現楚緒臉上的變化。

「儀姐姐交代的事我怎會不做呢?只是與你一樣尋不到蹤跡,就跟大海撈針一樣。」

楚緒緩緩道,陳儀眉頭緊皺。

「哎,也不知猴年馬月能找到人。」

陳儀惆悵嘆道。

「先不說這些糟心事了,說說你在池瑤山上可有遇見什麼有趣的事沒。」

陳儀笑著問,楚緒搖頭:「每年都去,風景也一樣,一點變化都沒更別談有趣之事了。」

院外,紅袖看著收拾好的屋子,這比她在王爺府時住的房子都大。

在王爺府時是跟那些丫鬟擠在一起幾人睡一間房,擠得很,而現在竟讓她一人獨一間大房反而有些不適應了。

「這是派給你的丫鬟,共兩個,若日後忙不過來還需要的話大可跟青某或殿下提,府內有什麼事可找總管,這是眉揚,這是蟬兒。

青垣介紹著,身後兩丫鬟恭敬朝著紅袖行禮,異口同聲道:「見過主子。」

兩人眼閃爍著,雙眼都圓溜溜地看起來機靈,頭上綁著兩個包子用紅繩綁緊,身穿一襲紅衣。

衣服都是用棉製的,看起來厚又暖,看的紅袖羨慕,她以前都是靠抖過冬天的,那些什麼棉衣永遠落不到她們手上,被管家們私吞了。

紅袖朝兩人點頭,第一次被人稱作主子她還真不適應。

記得上一次被人這般畏懼時是她為了護姜素素假冒自己是蕭長歌,那時五皇子府內的妾氏對她也很恭敬,只是

只是姜素素欺騙、利用了她。

她就是故意想讓那些妾氏說那些所以才讓她去五皇子府。

以前不知還以為姜素素是真的為她好,經歷了不少事後才看清楚一個人的真面目如何。

「紅袖姑娘是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入神?莫是在想蕭長歌?」

青垣見紅袖連眼都不眨一下便知她在想事,被青垣這麼一說紅袖才回過神來朝青垣輕笑。

「沒有,只是在想身為丫鬟的我還要讓丫鬟服侍,是不是不配呢?」

紅袖搖頭,青垣輕笑:「紅袖姑娘以前是蕭長歌的丫鬟現在可不是,紅袖姑娘如今是殿下的客人,既是客人那自要以禮相待,紅袖姑娘別想太多。」

青垣解釋,紅袖點頭:「那紅袖便不跟青垣公子跟殿下客氣了。」

「主子,奴婢能伺候主子是奴婢的榮幸,就像青垣公子說的,以前您是丫鬟可現在您是主子,以後可莫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