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六十二章 偶遇后土

作者:撿貝拾珠  |  更新時間:2018-02-13 19:35  |  字數:3423字

這日,任強正在山腳遊玩,忽然聽見花叢那邊有女子說話的Wwん.la不周山遊人不少,跟隨家人出遊的女眷也時有所見。任強沒往心裡去,繼續走自己的路。

「后土妹妹,這人族乃是用你的九天息壤所造,自然也算是你的子民!你我同為人族之母,這就夠了。不管他們怎樣打殺,你我永遠是姐妹。」

身後傳來熟悉的女中音,渾厚而有磁性,不是女媧又是誰?

女媧一般都在女媧洞府打坐,很少出門。怎麼會在這山野里聽見她的聲音了呢?任強納悶,繞過花叢想看個究竟。

果然是女媧,和一個身著一襲白衣的年輕女子並坐在一塊光滑潔白的大理石上,屈膝談心。

任強怕打擾人家談興,扭身想離開,卻被眼尖的女媧發現了。

「玄棘,別躲了,來這裡坐坐,沒外人。」女媧打招呼說。

任強無奈,只好走過去行個躬身禮:「見過師叔!」

「坐下吧。」女媧用眼神示意任強坐在她們對面的一塊青色大理石上,「哦,我來給你介紹介紹,這位是后土娘娘,」又對白衣女子說:「這位是道祖新收的隔代弟子,交由三清師兄們教導。道祖賜道號玄棘,真名任強。也叫『嚏噴亞父』。」說完自己先「格格」嬌笑起來。

看來是為了緩解氛圍,女媧有意將場合搞得輕鬆一些。

后土娘娘也跟著嬌笑,還用蔥白一樣的玉手捂了捂嘴。

任強憨憨一笑,忙起身給后土躬身施禮,口稱:「貧道參見后土娘娘,願娘娘金安!」

「快坐下吧。往後不要叫我娘娘,直接稱呼名字好了。」后土欠身還禮說道。

「后土娘娘謙遜,作為晚輩,該稱呼什麼就得稱呼什麼。」任強強調說。

「后土娘娘乃十二祖巫,盤古大神精血所化,和我一個輩分。我們兩個是要好姐妹,要不,你也稱呼師叔好了。」

任強機靈,趕忙接話茬說:「好,就稱后土師叔。這樣顯得親切。」

后土點點頭道:「姐姐心細,什麼事都考慮的這麼周全。」又對任強說:「能不能告訴我,你這個『嚏噴亞父』是怎麼來的,我想這裡一定有故事。」

任強笑笑,「還不是女媧師叔拿我開心!」

「是你自己講的,怎麼倒賴在我頭上了?」女媧笑著嗔怪,「你把經過說出來,讓后土妹妹給評評理,看是不是我給你起的?」

「行!只要是她欺負你,我一定給你出氣。」后土說著,還伸出一隻拳頭比划了比劃。

任強見她們如此隨和,也把心情放鬆下來。就像和老朋友談心一樣,將自己原本乃一叢薔薇說起,直講到小人兒打噴嚏被誤解而稱亞父,詳詳細細介紹了一個遍。

「原來如此!」后土聽完,並沒有發笑,一臉認真地說:「哎,你是不是命外之人?」

這回輪到女媧吃驚了:「你怎麼知道有命外之人這一說?」

「前些日子帝江大哥去了金螯島碧游宮,在那裡聽說的。回來當新鮮事,經常向族人說起。他說的那個命外之人,開始時的經歷與玄棘道友所說經歷差不多。故而相問。」

「其實就是一個人。」女媧答道。

「這樣的話……」后土顯得有些激動,「今天無意在這裡與姐姐相遇,又認識了玄棘道友。這是天意讓我早日參透機緣。」

「后土妹妹,剛說的高高興興的,怎麼又說回去了?」女媧臉上浮起一層憂鬱。

「你是不是太清太上老君讓你到姐姐的府邸協助天皇教導人族的?」后土也不回答女媧,眼睛直望著任強,問道。

任強點點頭,「是的。」

「這麼說,你真的有先知先覺?」

任強心想:什麼先知先覺?!我乃穿越之人,是沿著老祖宗走過的路往前走的,自然順理成章!表面卻搖搖頭,說:「沒有,我只是憑著自己的感覺,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只是有點兒超前而已。」

「能超前就行!」后土臉上爬上一絲兒希望之光,「實話對你說吧,你沒來之前,我正和姐姐訴說心中的鬱悶。事情是這樣的:自從人族出世以來,我覺得自身心境修為皆有很大提高,天機也明曉很多。

「便知我族與人族有關。可是再要深思時,卻感覺天機一片混亂,什麼也參悟不透了。」

「讓我來告訴你吧,」女媧見后土沒再說下去,對任強說:「玄棘,你在東海西岸所見到的我手中的濕土,乃是后土妹妹給我的九天息壤。

「我用這息壤所造之人,也應該算后土妹妹的子民吧!天降功德以後,我便分給后土妹妹一部分。

「后土妹妹不要,又原封不動地給了我。我這一生,欠后土妹妹一個很大的人情。

「所以,儘管巫妖兩族打打殺殺不斷,我們兩人始終來往,感情日深。

「前些時候,妖族為了煉製戮巫劍,大肆打殺人族,將人族屍體吞噬以後,將元神送往妖皇宮,用來祭煉戮巫劍。伏羲哥哥看不慣,用武力阻擋了帝俊、太一。

「可是巫族卻趁這個機會打上了天庭。兩族在天庭打的十分慘烈,死傷大半。道祖發怒懲罰妖皇帝俊、太一鎮北海之眼千年;罰十一祖巫回祖巫殿思過,千年不得外出!

「經過這次打殺,巫族氣運大跌,幾乎到了危險境況。后土妹妹一來為本族氣運擔憂,二來有感被打殺的冤魂甚是可憐,整日憂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

「今日我得閑,想出來散散心,正好遇見同樣想出來解愁的后土妹妹。便坐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