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多嬌:少將難自控 都市言情

小妻多嬌:少將難自控 第0582章 假的生日宴

作者:蕾西

本章內容簡介:的身後和周圍,全部都是朝向她的異樣眼光,如果自己真的踏進那片會場,估計那一抹抹投向她的眼光會變得更加犀利和不懷好意吧。 重要的是,萬一其中有人認出了她的真實身份,就只會將事情變得更加糟糕。

也許那七彩的光,也比不上眼前的這個男人吧。

純白色燕尾服映襯出男人那修長地身材,原本及肩地黑髮現在被一根黑色絨段綁系著。

那張生的如同王子般地臉,還有那雙夏木希最喜歡的棕褐色地眼眸,燈光的映射下,那雙眼眸里,時而會閃爍著特別地光暈。

今天晚上的他,變得更加地奪目,閃閃發光。

然而就是這個如同王子般地男人,這場奢侈生日宴會的主角,卻在這麼冷的夜晚,早早的守在了門口,直到女孩出現的那一刻,就算只是看著這個男人的背影,也便可以知道此時的男人是有多麼的開心。

「歡迎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我的公主殿下。」然後,他便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親吻了女孩的手背,就連說出的話,那聲音,都好似比那音樂的旋律來的更加動聽。

夏木希輕聲嘆了口氣,她原本只是想要低調地露個臉就離開的,誰想到這個人竟然會糟糕了,這下換做是她變成全場的焦點了,變得麻煩了。

「生日快樂。」儘管此時夏木希的心裡是那般想著,但是畢竟今天也是這個男人的生日,她自然也不能將自己不喜歡的心情表現出來。

「謝謝你能來。」空放開了夏木希的手,然後就這麼看著面前的她。

今天的她,不再是平時素麵朝天地模樣,臉上化著淺淺地淡妝,雖是如此,但卻已經足夠精緻了,美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微卷地長發慵懶地散開,發間,還零星散落著幾顆小碎鑽,在燈光的映襯下,閃閃發光。

風衣下,是一襲淡雅清新地淺藍色抹胸長裙,纖細白皙地腳上,則穿著一雙裸色地水晶鏤空高跟鞋。

「禮物。」這時,夏木希將手中抱著的禮物遞到空的面前。

「嗯?」空這才回過神來,糟糕了,他的記憶中可從來都沒有看一個女孩看的如此著迷過,希望剛才自己沒有失態就好。「謝謝。」空又恢復了平時優雅地模樣,他接過夏木希手中裝扮非常精緻地禮物。

「你進去招呼客人吧。」

「那你呢?」

「我就先回去了。」

「才剛過來就要走嗎?宴會還沒有真正開始」空有些失落。

「那天在酒吧的時候我不是告訴過你我不喜歡這種場合嗎,原本我是打算多留一會兒的,但是你剛才的舉動實在是所以我覺得現在離開剛好合適。」

「抱歉,剛才是因為我太開心了,所以就」

「好像你每一次見到我都會做出剛才的舉動吧。」夏木希瞅了空一眼。

「好像也是呢。」空笑著說道。

「所以剛才的舉動我是已經習慣了,但是別人卻不一樣。」

「不要管別人好嗎?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能夠再多留一會兒,可以嗎?」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難過。

「汪汪1甚至就連獵犬小乖乖似乎都察覺到了此時的氛圍,於是開始不停蹭著夏木希的腳踝,對夏木希撒嬌。

「你看,小乖乖都捨不得讓你走。」空繼續說著,聲音有些無力。

夏木希有些為難,她看向空的身後和周圍,全部都是朝向她的異樣眼光,如果自己真的踏進那片會場,估計那一抹抹投向她的眼光會變得更加犀利和不懷好意吧。

重要的是,萬一其中有人認出了她的真實身份,就只會將事情變得更加糟糕。

再怎麼說今天是這個男人的生日宴,她可不能製造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這個時候離開的話,應該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如果真的拒絕了這個男人,好像對這個男人來說也有些不太好,因為此時男人的表情,簡直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般,可憐巴巴的。

「木希,只留一會兒,陪我切完蛋糕就好,好嗎?」

「呼。」夏木希輕聲嘆了口氣,「好吧。」最後,夏木希還是答應了空。

「謝謝你木希,那我們進去吧。」說著,空已經將自己的手臂挽起,然後走到了夏木希的身邊。

「不要,你先進去,我現在只想要找一個地方安靜地呆著,切蛋糕的時候我會出現的。」夏木希當然知道空是想要讓她挽著他的手臂走進那片奢華地生日會場,但是她現在可不想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了。

「那麼不喜歡被別人注意到嗎?」空將手臂很自然地收了回去。

「嗯。」

「我知道了。」說著,空向著一旁身穿黑色制服地男人揮了揮手,「將夏小姐帶到洋房去,好生招待。」

「是,?少爺。」男人先是遲疑了片刻,然後才恭敬地說道,之後男人又看向了夏木希,「夏小姐,這邊請。」

「嗯。」夏木希看了空一眼,然後便跟著身穿黑色制服地男人走開了,獵犬小乖乖則還是緊緊地跟在夏木希的腳邊。

空一直看著女孩那漸漸走遠的背影,就這麼一直看著。

「空,剛才的那個女孩是誰?」一個盛裝打扮地女人來到了空的身邊,「該不會又是你要狩獵的對象吧?」

「那你覺得我會成功嗎?」空的嘴角,竟露出了一抹玩味地笑意。

「既然那個女孩最後還是為你留了下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再說了,我對你的能力,可是非常了解的,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你弄不到手的女孩。」

「這是在誇讚我嗎?」空笑著說。

「當然了。」女人笑著說道,「不過有一點我比較奇怪,空,我可以問嗎?」

「你什麼時候學會在說話之前要徵求我的同意了?」

「也是呢,那我就直接問咯。剛才,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那個女孩好像對你說了一句生日快樂吧?可是我明明非常清楚地記得,你的生日,早就已經過去了吧,所以呢,這一次要用這種借口攻陷那個女孩?」

「」空沒有回答。

「竟然還騙我們說今天就只是平常的派對,連我們這群老友都被你這個傢伙給利用了,空,你真的是太壞了,不對,應該說如果你不壞的話,那就不是你了。」

空只是笑著,沒有說話。

「不過用這種方法就想要搞定剛才那個女孩,會不會有些太過時了?看那個女孩的樣子,應該也是位大小姐吧,雖然剛才沒有看清楚她的臉,但感覺應該也是個美人胚子了,不然也不會入了你的眼。只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如果不花點心思的話,估計應該不會輕易就被你攻陷了,還是說」女人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空,該不會你還背著我們偷偷準備了什麼意外驚喜吧?」

「真是服了你的想象力。」

「不說是吧?」

「好了,進去吧。」

「好啦好啦,你不想說的話,我自然也就不會逼著你說了,放心吧,呆會兒呢,我們會好好配合你過一場生日宴會的,第二次。」女人一邊笑著說道,一邊跟著空向著裡面走去。

「其他人就交給你了,先謝了。」

「交給我吧。不過空,為什麼要讓那個女孩去洋房?那裡,你可從來都沒有讓別人進去過呢,包括我。」

「那邊比較安靜些。」

「這算什麼理由啊,我可是清楚地記得有一次,我就只不過是站在了洋房的門前,甚至都還沒有打開門走進去,結果你就生氣了,一個多月都沒有理我埃難道那個女孩在你心中,已經比我還重要了?」

「不要多想了。」

「你啊,心面究竟藏了多少秘密呢,一直憋在心裡什麼都不說的話,小心憋壞了身體,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

「嗯。」

「算了,就算我再怎麼說,你最終也還只是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誰都改變不了你,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呢。有時候我還真討厭自己,討厭自己為什麼會如此的了解你,這樣的一來的話,我就更加不能為你做些什麼了。」

軍區。

今天一整天蘇雅都一直在軍區等著秋黎末一行人,但是都已經晚上了,那場生日宴會也已經快要開始了,結果還是沒有等到秋黎末,蘇雅有些著急。明明已經確定今天下午一定會回來的,但是現在

黎末,如果一個小時內你還是沒有回來,我也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只是我可不能保證一定能夠順利將你的女人帶回來啊,所以你就趕快給我回來吧!

另一邊。

「我一直以為這裡就只有那座別墅,沒想到在別墅的後面,竟然還建著一棟白色洋房。」夏木希看著面前的白色洋房,典型的歐式風格。

「夏小姐,請進。」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說著。

「裡面有人住嗎?」

「並沒有。」男人簡潔地說道。

「既然沒有人在的話,我還是呆在外面好了,你先回空那兒吧,等開始切蛋糕了,你過來告訴我一下。」

「好的。」說完,男人便走開了,獵犬小乖乖則留下來繼續陪著夏木希。

男人離開后,夏木希這才仔細地看著周圍的事物。

然而,夏木希越是看著,就越發覺得不舒服,好像是從心底一直延伸出來的,那種有些冰冷,有些凄涼地感覺。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自己,又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