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少貪歡:撩婚99天 歷史軍事

權少貪歡:撩婚99天 第751章 這兩樁命案,你自己抗

作者:墨春花

本章內容簡介:「蔣青雲,可信嗎?從你的角度來看,你認為蔣青雲可信嗎?」 「可信1安寧斬釘截鐵的回答。 「那就好,你現在按照我的指示去找蔣青雲。事無巨細,毫無保留,把我跟你說的話全部重複給蔣青雲。剩下...

安寧顧不上心尖兒上傳來尖銳的痛,她掀起眼皮,看著蒙古大夫、杜冰、林晚晚的眼神,很想哭。

她幽幽的說,「葉先生,您分析權煜皇現在的處境舉步維艱,很大程度就是因為陸越川。」

「嗯?」葉承樞人畢竟不在京城,而是遠在江南省,他對於京城的掌控力,自然是要有『延遲』的,他問:「權夫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陸越川……跟權煜皇……分道揚鑣了。」

「是分道揚鑣,還是已經徹底決裂,權夫人,你得給我說清楚。」

「是徹底決裂。我這邊已經可以確定,陸師爺從九處離開之後,就去了權煜皇的敵人身邊,為他們辦事兒。」

「難怪……」葉承樞輕輕的『滋兒』了一聲兒,「看來我分析果然沒有錯。陸越川此人可是權五爺的左膀右臂,他知道的事情秘密太多了。他若是站在了權五爺的對立面,權五爺的確是舉步維艱。夫人,既然如此,你就更應該立刻去把兩樁命案的事情解決掉。否則,陸越川一定會拿這兩樁命案向你發難。權五爺已經是舉步維艱,若是此時再被陸越川提及了這兩樁命案,權五爺就真是如我所言一般,已無招架之力。」

「我……葉先生,我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把兩樁命案的事情解決掉。一直以來,我都可以依靠權煜皇,有他在,兩樁命案根本就影響不到我。因為有權煜皇在,我也心安理得的認為,清者自清,人不是我殺害的,我沒必要害怕。可現在你這麼一說……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幫人幫到底吧。

葉承樞沉吟了片刻,說道:「蔣青雲,可信嗎?從你的角度來看,你認為蔣青雲可信嗎?」

「可信1安寧斬釘截鐵的回答。

「那就好,你現在按照我的指示去找蔣青雲。事無巨細,毫無保留,把我跟你說的話全部重複給蔣青雲。剩下的事情,他會看著解決。這兩樁命案拖到現在也還未解決,是因為這兩樁命案無法解決。如果權五爺能夠解決的話,他早就為你解決乾淨了。既然他一直沒有解決,那麼蔣青雲也一定解決不了。」

葉承樞哪裡知道,這兩樁命案不是權煜皇沒能力解決,而是他故意要賣給那群老鼠們一個破綻。用他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安寧賣給老鼠們一個破綻。

這些事情,葉承樞自然是不知道的。所以葉承樞分析的結果,當然是有很大偏差的。

不過僅僅只從各方的動態就能夠分析出這麼多的內容,葉承樞此人的厲害,可見一斑!

不愧是統治了江南省長達幾十年的男人,葉承樞的強大,已經到了可怕的程度。

安寧一聽到『權煜皇的處境舉步維艱,已無招架之力』這一番話,就理智全無。她現在哪裡還有理智?她只想立刻揪著蔣青雲的領子,把權煜皇的下落給問出來。然後什麼也不想,不管不顧的去找權煜皇,撲進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那個男人。

再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可惜都失敗了。

安寧就像個小孩子,一點想法都沒有了,「蔣青雲也解決不了的話,那我去找他,有用嗎?」

「蔣青雲解決不了這兩樁命案,但他至少可以將這兩樁命案強行壓下。給權五爺營造出足夠多的時間,等權五爺回來徹底解決掉這兩樁命案。蔣青雲雖然解決不了,可他爭取一些時間,還是沒有問題的。權夫人,事不宜遲,快點去找蔣青雲。」

「知道了1安寧急急忙忙的就要掛斷電話。

「權夫人——不急這一時半會。」葉承樞又喊住了她,不徐不疾的說:「我還有幾句話,想要提醒你。」

「葉先生您說1

「第一,蔣青雲能做的非常有限。他只能拖延時間,為權五爺爭取一些時間。他不能解決這兩樁對你非常不利的命案。所以,你的處境,只是稍有改善。若有人連蔣青雲的面子也不賣,鐵了心的要找你的麻煩,找你背後權五爺的麻煩。那麼……」

「葉先生您直接說1

「那麼我的建議是,這兩樁命案,你自己扛下來。你自己扛下來的話,至少不會讓權五爺的處境更加的困難和危險。你認下這兩樁命案,結果可大可校你只需要熬到權五爺緩一口氣兒,他自然會保你平安。不會讓你無辜的為這兩樁命案買單。權五爺的處境,已經非常艱難了,這種時候,就不要再給他增添更多的難題。我是這麼想的。」

安寧輕輕的倒抽了一口涼氣,沒有說話。

葉承樞又不緩不急的說道,「權五爺的處境已經是舉步維艱,他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幫你解決這兩樁命案。一旦有人拿這兩樁命案向你發難,為了保護你,權五爺一定會把這兩樁命案攬在他自己的身上。我說句私心的話,權五爺一旦認下了這兩樁命案,只怕他是已經山窮水盡,氣數已荊而我身為權五爺的盟友,自然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所以我的建議,是非常具有私心的。我的建議,聽與不聽,權夫人你自己決定。」

用指甲狠狠的掐了掐手心,安寧已經非常清楚權煜皇的處境有多可怕。她必須要冷靜下來!葉承樞的一句『私心』讓她明白了,葉承樞不是陸師爺,也不是郝助理,不會像他們一樣無條件的為她考慮!

葉承樞是有私心的,他的建議,只是有利於他自己。並不一定就是對她有利的。

所以,她必須得冷靜下來。用她自己腦子好好想一想,她接下來該怎麼辦。而不是葉承樞說什麼,她就乖乖的聽什麼。

狠狠的閉了閉眼睛,再次睜開狐狸眼兒的時候,安寧至少已經強迫自己重新找回了思考的能力。

她努力讓自己的語氣不要那麼的顫抖,「好,我知道了。雖然是具有私心的建議,但我會考慮的。葉先生,您還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第二,我聽念胤說起過,所以我看的出來,夫人你跟陸越川的關係也非常的親密。陸越川不單單是權五爺的左膀右臂,他也是夫人你的朋友。但……夫人,陸越川此人,若能挽回自然是極好的。可若是無法再挽回,此人,只有殺了。」

安寧臉色又狠狠的蒼白了許多。

她從鼻尖兒顫抖的『嗯』了一聲兒,只是『嗯』了一聲兒。

葉承樞繼續說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陸越川一死,權五爺的處境會極大的改善。他的處境,就不會那麼的舉步維艱了。沒有了陸越川,權五爺的贏面,我分析在八成以上。」

安寧抖了抖眼皮嗎,「葉先生,那我再問您一句,如果陸師爺不死呢?如果陸師爺成了權煜皇的敵人呢?那權煜皇的贏面,有多大?」

「不足一成。」葉承樞的回答冷漠極了,卻也是……事實。

如果陸越川真的與權煜皇反目成仇,他成了權煜皇的敵人,那麼權煜皇的贏面,的確是不足一成!

可沒有人知道陸越川跟權煜皇的反目成仇,是他們兩個人一手策劃出的一出大戲!

「葉先生,我還想再問您一個問題。」

「夫人請問。」

「您的分析和判斷……錯過嗎?」

葉承樞的語氣中沒有一點點驕傲的成分,他只是實話實說:「目前為止,我的分析和判斷,只有些許的偏差,不曾出現過失誤和錯誤。」

「可我卻非常希望您這次的分析和判斷,出現了錯誤。」

「這一點,我也同樣。我也很希望我的分析判斷這次是錯的,徹頭徹尾的錯了。」他跟權五爺才剛剛結盟,他現在卻有這個盟友即將會滅亡的危險。他當然是希望他的分析判斷出現了錯誤,他當然希望權煜皇的贏面在百分之百。

可令葉承樞感覺無奈的是,他的分析判斷,不曾錯過。

對安寧來說,這就不是無奈這麼簡單了。這是絕望!

是絕望!

「葉先生,非常感謝您的情報。相比於您帶來的情報,我為您做的事情,簡直太不值一提了。」連安寧自己都佩服她自己,這個時候了,她還有心情幫權煜皇穩固葉承樞這個盟友的心情。

如果權煜皇的處境真的是舉步維艱,他真的已無招架之力。那麼江南省葉承樞這個盟友,對權煜皇來說就更加的重要了!不管如何,絕對不能讓權煜皇失去葉承樞這個盟友!

現在安寧的腦子裡,只有這一個想法。

她得想辦法幫權煜皇穩住葉承樞這個盟友的信心!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讓葉承樞撕毀和權煜皇的結盟!

權煜皇太需要葉承樞這個盟友了!

葉承樞多敏銳的一個男人?

他笑了笑,「夫人,我既然能給你打這通電話,告訴你這些情報。就說明了,我內心還是判斷權五爺的贏面更大。所以你不必擔心我單方面撕毀結盟。在京城之中權五爺不但是我第一位的選擇,他更是我唯一的選擇。我不會擅自撕毀結盟的條約,可我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很抱歉,從我的立場來看,為了我葉家的利益,我不能暴露我和權五爺結盟一事。所以我無法幫你們更多,我只能——」

「葉先生不必多說,我都明白的。」安寧打斷了葉承樞抱歉的話,人家沒有錯,為什麼要道歉?這個道歉,葉承樞沒有必要,她也不想去聽。

她只是說,「葉先生能做這些,我已經非常感謝您了。」

「夫人能夠理解,我很感謝。」葉承樞直截了當的說,「我無法幫權五爺什麼。我能做的,就是耐心的等。等一個結果,看權五爺是贏還是輸。如果權煜皇贏了,自然好說。若是權五爺輸了……夫人,我能夠向你做出的承諾只有一個,你的命,我葉承樞保了。」

他能夠做出的承諾,只有這一個。

保證安寧不死,把她接來江南省,在他的庇護之下,活著。

「葉先生,我希望您向我做出另外一個承諾。您放心,不會是令您覺得為難的承諾。對您來說,比保住我的命,簡單多了。我的這個不情之請,還希望您能夠答應。」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