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秦擇穆:杠上法醫鮮妻 都市言情

良秦擇穆:杠上法醫鮮妻 第238章 莫名其妙的自殺

作者:梅兒若雪

本章內容簡介:毒,誰親眼看見了她在糖果里下毒?誰又有證據證明她在糖果里下毒?」 董悅芸有些不服氣地爭辯:「這有毒的糖果是尹安然給宛卿的,不是她下的毒還能是別人嗎?」 秦晉桓冷聲糾正:「小希吃的有毒的...

聽到董宛卿提及尹安然,穆語也很吃驚,立刻追問董宛卿:「這糖果是尹安然送給你的?」

「是啊1董宛卿十分肯定,又很不相信地反問,「這糖真的有毒?小希真的是吃這糖中的毒?你們確定嗎?其中不會有什麼誤會吧?」

秦晉桓也不作答,快聲追問:「這糖是在哪裡買的?」

「這糖是一個手工作坊特製的,超市和商場都沒有賣。安然和這家手工作坊的老闆特別熟,是他們家的常客。這糖真的有毒?我的天1董宛卿一副心有餘悸的神色,「作坊老闆肯定不知道安然的糖是用來送人的,難道是作坊老闆想害安然?」

「宛卿1董悅芸突然插話,「尹安然知道你要把這糖送給小希嗎?」

「知道啊1董宛卿仍是十分肯定語氣,「那天我看見她吃這種糖,就嘗了一個,感覺很好吃,就問她是哪買的,說小希愛吃糖,準備買一盒送給小希。她當時只告訴我是一家手工作坊做的,但沒說作坊在哪,只說她會幫我買來。我當時圖省事兒,也沒多想。前天下班時她把糖給了我,我就打電話叫小希來拿了。」

她說到這,突然號啕起來,「姑姑,我真的只是一片好心送糖給小希吃,我不知道這糖會有毒啊1

秦孝摯早已變了臉色,怒不可遏地指向秦晉桓:「都是你做的好事!養條白眼狼來害自家妹妹1

董悅芸卻有些不信,帶著狐疑問道:「我們一家和尹安然無怨無仇,她為什麼要害我家小希?」

秦文滔立刻接了一句:「也許她想害的並不是小希?」

滿臉錯愕的董宛卿緊接著問了一句:「那她想害誰?」

董悅芸看了眼穆語,若有所思地出聲:「我記得小希曾和我說過她有什麼好吃的都會和她嫂子分享。」

「我的天1董宛卿驚恐地大叫起來,「難道有人想借我和小希之手害穆語?1

董悅芸亦是心有餘悸地捂著嘴輕呼:「幸好這次小希沒拿糖果和人分享!尤其是穆語!要不然好心得釀大禍啊1

秦文滔輕笑:「別說得這麼嚇人。就算小希拿糖果和穆語分享了,也不會釀什麼大禍,頂多讓穆語像小希這樣受點洗胃的痛苦。」

「你別忘了穆語是孕婦!肚子里的寶寶還不到兩個月1董悅芸大聲提醒,「要是她中了毒,這小寶寶肯定保不住1

「什麼?!敢情尹安然這賤人想害我孫子?1秦文滔大怒,「這女人簡直是蛇蠍心腸啊!連兩個月的小寶寶都不放過1

「哎呀!好嚇人啊1董宛卿捂著頭再次驚叫,「幸好穆語沒吃這糖果,要不然我和小希都成了毒害小寶寶的幫凶,那罪過可就大……」

「住口1一直沒出聲的秦晉桓突然厲聲喝制,「你們口口聲聲說安然下毒,誰親眼看見了她在糖果里下毒?誰又有證據證明她在糖果里下毒?」

董悅芸有些不服氣地爭辯:「這有毒的糖果是尹安然給宛卿的,不是她下的毒還能是別人嗎?」

秦晉桓冷聲糾正:「小希吃的有毒的糖果是董宛卿給的,不一定是尹安然給的。」

董宛卿臉色大變:「阿桓,你,你是懷疑我給小希下毒?」

秦晉桓再次糾正:「不是給小希下毒,是給我的孩子下毒。」

「不不不!我沒有1大為驚惶的董宛卿連連搖頭,一邊死命擺手,「害人是要遭天譴的,不管是害小希,還是害穆語或你的孩子,我虔心向善,怎麼可能做這麼喪盡天良的事兒啊?!爺爺,姑姑姑父,你們要相信我啊1

董宛卿邊辯解邊大哭,生怕他們不相信她。

「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好孩子,不可能做這麼沒有人性的事兒。」董悅芸抱著侄女連聲安撫,隨即又看向怒容滿面的秦孝摯解釋,「爹地,宛卿可是您看著長大的,您應該了解她的性格,平時她雖然有些任性,也不會說話,但絕對生性善良,絕不可能做這種天理不容的事情。」

秦文滔補充:「她也沒這麼大的膽子。」

秦晉桓冷笑:「你們怎麼不說她沒這腦子呢?」

聽出他的話外音,秦文滔隨即怒目而斥:「秦晉桓,你什麼意思?1

「我什麼意思你心裡應該很清楚。」

「秦晉桓,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你……」

「夠了!你們……」

就在這時,秦承希的病房門開了,由尚琪攙扶著的秦承希從裡面走了出來,弱弱地喊了聲「爺爺」。

秦孝摯立刻頓聲,轉而上前扶秦承希,一邊心疼地將她往病房引:「不能起來,你得多休息1

「爺爺,我想說幾句話。」

臉色依然慘白的秦承希使勁拉住爺爺,因為用力過猛,腳下發虛,人頓時有些搖搖晃晃,尚琪趕忙扶緊她,雖然眼裡都是心疼,卻沒有勸她回病房之意,只是默默地站在她身邊護著她。

「有什麼話等你休息好了再說。」

「不,爺爺,您就讓我在這裡說吧,就幾句,很快的1秦承希哀求。

「小希,別逞強1董悅芸上前撇開尚琪扶住秦承希,又似心疼又似告誡地繼續出聲,「你之前做過手術,身體本來就沒完全康復,這會兒又吃了這麼大的虧,可不能硬撐啊,會落下病根的!乖,聽媽咪的話,回房去休息。」

「不!媽咪,您聽我說1秦承希的態度有些強硬,但語氣卻軟軟的,這大概和她以前總是逆來順受有關,再出聲時又是哀憐的乞求口吻,「媽咪,您讓我說幾句,就幾句話,說完我就回房休息。」

「小希……」

「讓她說。」

秦孝摯威嚴中帶著惱怒的聲音一出,董悅芸便立刻噤了聲,和秦文滔與董宛卿快速交換了個眼色,眼神中都帶出了一抹閃爍,但都沒再出聲。

秦承希緊咬著唇瑟瑟地看了眼秦晉桓和穆語,又看了眼自己的父母和董宛卿,頓了好一會兒,才垂著眼眸輕輕出聲:「大哥,爹地媽咪,我在病房裡都聽到了你們的爭執,其實你們都猜錯了,姐姐送我的糖果里根本沒有毒,我之所以會中毒,是因為……因為……我想自殺。」

「我想自殺」四個字的話音雖然極低,威震力卻不亞於一顆超級炸彈,震驚了在場每一個人,寂靜數秒后,病房門口炸開了鍋。

「小希,你瞎說什麼?1董悅芸和秦文滔是無比憤怒的喝斥聲。

「為什麼,為什麼要自殺?」尚琪是不敢相信的質問聲。

「你怎麼又犯傻啊?」穆語是心疼的責問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誰又逼你了?告訴爺爺,爺爺替你出頭1臉都氣紅了的秦孝摯怒瞪著秦文滔和董悅芸,一邊將拐杖敲得震天響。

「爹地,不是我們,與我們無關埃」董悅芸一臉無辜,隨即又看向秦承希溫柔輕問,「小希,告訴媽咪,到底發生了什麼?好好地怎麼又要自殺啊?尚琪,是不是你欺負我家小希了?」

尚琪沒應聲,只是定定地盯著秦承希,眼裡有茫然,也有迷惑和痛惜。

此時走廊里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一直站在一邊沒出聲的容劍,怕影響不好,趕忙上前輕聲對秦孝摯道:「爺爺,這兒人多,不如回病房去說?」

秦孝摯掃了眼四圍,淡淡地說了句「進去說」,便率先慢慢走進了秦承希的病房,隨即尚琪扶著秦承希也跟了進去,董悅芸三人緊隨其後。

穆語看著秦孝摯明顯很沉重的腳步,禁不住嘆了口氣。

「小語,我們也……」

忽略秦晉桓的聲音,穆語低頭快步進了病房。

「誒……」秦晉桓的手僵在半空,隨即悶悶地放了下來,看著病房冷哼了一聲,隨即快步進去。

「爺爺,爹地媽咪,大哥嫂子,尚琪,」臉色依舊沒有血色的秦承希最後將目光定在尚琪身上,隨即低下頭小聲說了句「對不起」。

「小希,」只道問題真的出現在自己身上,尚琪無比痛心地握住她的手,「我哪裡沒做好你可以告訴我啊,為什麼非得用這麼愚蠢的辦法來解決問題呢?」

「不不,你做得很好,真的1秦承希眼淚汪汪地回應他,「不是你的問題,是我自己的問題,我覺得你太優秀,而我太差,我根本配不上你……」

「你怎麼能這麼想?」

「尚琪,你聽我說完,」秦承希身體一動,淚水便嘩嘩往下流,聲音越發哽咽,「我怕終有一天你會發現我們之間的差距,會拋棄我。我特別害怕那天的到來,我不想看到那一天,所以,所以……」

「你這是逃避!這不是秦家人的作風1秦孝摯恨鐵不成鋼地罵道,「知道自己不優秀,為什麼不努力讓自己變得優秀?逃避有屁用?」

「對不起爺爺,我知道錯了。」秦承希哭著向秦孝摯道歉,「在我暈倒前其實我就知錯了,我當時就想假如這次能死裡逃生,我一定好好珍惜當下,好好努力學習,爭取讓自己變強變大變優秀,讓自己配得上尚琪。爺爺,您讓大家把我自殺的這件事都翻篇好嗎?」

秦孝摯立刻威嚴地掃視眾人:「小希的話都聽到了?我再強調一遍:這件事到此為止,誰以後要是敢再提半句,我絕不輕饒!好了,小希需要休息,你們都散了吧。」

秦晉桓眼角瞟了眼董悅芸和秦文滔,不屑地哼了一聲,隨即去拉穆語的手,準備和她離開,穆語拍開了他的手,快步先出了病房。

秦晉桓有些無奈地跟了出去。

董悅芸和秦文滔與董宛卿面面相覷,也準備出去。

「宛卿,尚琪,齊浩,你們都出去,悅芸和文滔留下。」

聽見老爺子將自己兩人留下,董悅芸和秦文滔頓時很驚慌,十分忐忑地折回來,緊張地看著秦孝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