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霍成婚 都市言情

惹霍成婚 第1155章 是正常男人么?

作者:陌上遲歸

本章內容簡介:的另一側陷下去之後,她的身體更僵了。 突然,男人的氣息籠罩而來,他的手……抱住了她! 江蔓清:「……」 江聿琛自然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她的僵硬,但其實他很清楚,從他出來的那刻起,她...

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

這裡她第一次來,肯定沒有她能穿的衣服,就算她想趁機穿江聿琛的,可麻煩的生理期沒有結束。

那現在……

想著想著,江蔓清的臉不由自主紅了起來,心跳似乎也一下變得狂亂。

她舔了舔唇。

怎麼辦?

目光下意識看向門口方向,她忽然覺得口乾舌燥。

或許……

「咚咚咚——」

敲門聲毫無徵兆響起拉回了她發散的思緒。

「誰?」她下意識張口問道。

門口沉默了兩秒。

「我。」

江蔓清……臉又紅了些。

她在想什麼呀,居然問了這麼一個蠢問題!

「開門。」

江聿琛的聲音再響起。

江蔓清眨了眨眼,再開口,她竟結巴起來:「開……開門?」

江聿琛自然聽出了她聲音的異樣。

話落,他也著實意識到了自己的話有些不妥,至少對於時刻想撩他的她來說,有點兒別樣意味,何況她還……

腦中不受控制冒出她的畫面,喉結上下輕滾了番,他斂眸,沉聲解釋:「給你送衣服。」

江蔓清:「……」

送衣服?

一想到自己原本還琢磨著要不要趁這個機會使勁撩撥他,讓兩人關係再進一步呢,江蔓清便覺得臉燙到不行。

誰能想到他這就主動把她的衣服送來了?

這讓她……

「哦……」有些鬱悶地應了聲,江蔓清咬咬牙,這才悶悶不樂地走過去。

手搭上門把,她開了一個縫。

下一秒,一個袋子被塞了進來。

江蔓清低頭一看,全是她行李箱里準備的衣服,包括帶回來的他買的衛生棉。

真是……體貼。

撇撇嘴,江蔓清更鬱悶了。

「直男……」她忍不住低聲吐槽,「難道不應該先抱我去床上再給我拿行李的嘛,哼,要不是我喜歡你,你肯定注孤生……」

一邊哼哼,一邊接過袋子,她轉身。

「先抱你去床上……你是想床上血流成河,嗯?」

幽幽的嗓音從身後傳來,江蔓清腳步倏地一頓,大腦也空白了好幾秒。

空白之後,是羞惱。

「江聿琛1她轉身兇巴巴瞪他,胸膛也跟著起伏了起來,有些話差點脫口而出。

但就在這一秒,她的腦中忽然劃過一個念頭。

「江聿璀…」

「嗯?」隔著一扇門,江聿琛眸色漸暗,嗓音也比先前又低了幾分。

但江蔓清沒有察覺。

鬱悶消失得乾乾淨淨,取而代之的,是極力壓制的狡黠笑意,她咬了下唇,一半撒嬌一半威脅:「等我……我要你抱我,生理期不舒服1

話落,她目光灼灼地盯著門。

江聿琛看了門一眼。

「好。」唇角情不自禁微微翹了翹,他低聲道。

呼吸稍稍急促,江蔓清眼睛一亮,也沒有察覺到他聲音的異樣。

「等我1

「嗯。」

開心地揚了下唇,江蔓清迅速拿出袋子里的東西。

片刻后。

按捺著彷彿快要跳出來的心臟,輕舒口氣,她喊道:「好了,你進來吧。」

話落,門開。

四目相對。

江聿琛眸色驟然暗如潑墨。

她睡衣的領口……

他早該猜到的,她的鬼主意多的是,防不勝防,所謂的抱她出去也不是單純的抱她出去。

她就是要撩他。

喉結微不可查地滾了下,江聿琛面不改色走近將她打橫抱起。

江蔓清一直在盯著他看。

但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一點變化都沒有,甚至都沒好好地看她一眼。

她就那麼容易被忽視么?!

她都……她都把領口往下拉了!

他居然都沒有一點反應?!

討厭!

江蔓清生氣了。

又聯想到剛才他的直男行為讓她第一輪撩撥失敗,不由更生氣了,她抬頭盯著他的下顎,不由脫口而出:「江聿琛,你到底是不是正常男人?1

越想越怒,她仰起臉就在他下巴上泄憤似的咬了口!

「你……」

話音未落,她整個人忽然被放了下來。

江蔓清瞪大了眼:「江聿琛!礙…」

手腕忽的被握祝

男人垂眸朝她看來。

剩下的話一下全都噎在了喉嚨口。

江蔓清不明所以,一時間竟失了聲。

直到男人握著她的手往下,碰上……

江蔓清一張臉驟然漲紅,手心裡更是燙到極致!

「江聿琛1她失聲尖叫。

將她的震驚無措盡收眼底,江聿琛唇角撩起,淡淡出聲:「是正常男人么?」

江蔓清:「……」

「是么?嗯?」

忽然低啞的一聲,性gn又yuhu。

漲紅已無法形容江蔓清的臉,她盯著他,呼吸紊亂,整個人更是慌亂到不行。

偏偏,他的視線看起來那麼具有侵略性。

「我……我……」

「你什麼?」

江蔓清欲哭無淚!

手心處的溫度越來越高,她僵著,只想抽回自己的手,可男人強勢握著,她根本就是徒勞無功!

她也掙扎不了,甚至就連指責的話也說不出來。

她不明白,為什麼男人在逼著她這樣,還問她那話時,能這麼淡定,語氣就像是在問天氣一樣尋常。

反觀她……

最後,還是她先妥協了。

「江聿璀…」她楚楚可憐又羞惱地看著他。

然而回應她的,只是男人的無動於衷。

手心那……

對峙片刻,江蔓清終於明白了。

「是1她瞪他,眼前迅速浮起一圈水霧,很想有氣勢地凶回去,然而再開口,她慫了,聲音又低又可憐,「是正常……」

男人兩字,她到底沒好意思說出來。

而話落,她猛地別過了臉,再也不看他,被他攥著的那隻手也索性自暴自棄隨他去。

空氣靜滯了片刻。

江聿琛凝視著她,目光沉沉。

半晌,他鬆開她的手,隨即重新將她抱起放在了床上。

幾乎是放下的同一時間,她便伸手猛地拽住了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臉,繼而翻身背對著他。

沉默蔓延。

許久,江聿琛才收回幽暗的視線,轉身往洗手間里走去。

直到淅淅瀝瀝的流水聲隱約傳來,江蔓清才探出頭。

她的眼圈已微微泛紅。

咬著唇,她恨恨往洗手間方向瞪了眼。

混蛋!

手心裡的溫度似乎還在,明明白白提醒著她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又彷彿在嘲笑她在他面前絲毫鬥不過他,信誓旦旦要撩,最後被撩甚至羞惱的反而是自己。

越想,江蔓清越鬱悶。

想閉上眼睛就此睡覺把那一幕扔掉,偏偏在回來路上已經睡過一覺,現在一點也不困。

鬱悶極了,她很不甘心。

然而想到之前那種觸感,她的臉又很爭氣地紅了個徹底,溫度更是燙到能煮熟一枚雞蛋。

他……

就在她胡思亂想之際,洗手間的門被拉開了。

視線掃來。

身體倏地一僵,江蔓清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地重新蒙住了頭!

「砰砰砰——」

她彷彿聽到了自己如擂的心跳聲。

又響又快。

無意識的,她咬住了唇,力道也在不知不覺中加大。

她覺得,自己渾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尤其……

她還感覺到了江聿琛的靠近,儘管沒聽到腳步聲,但他的氣息……太熟悉太強勢了!

羞惱重新卷土而來,緊隨其後的,是尷尬。

僵著身體,江蔓清沒敢動。

而很快,在床的另一側陷下去之後,她的身體更僵了。

突然,男人的氣息籠罩而來,他的手……抱住了她!

江蔓清:「……」

江聿琛自然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她的僵硬,但其實他很清楚,從他出來的那刻起,她便是如此。

或許,真的嚇到她了。

但即便如此,心底的那份蠢蠢欲動依然沒有消失,哪怕重來一次,他還是會如此。

他不是聖人,更不是什麼好人。

如果不是情況特殊,那麼先前便不是只那麼簡單。

他絕對會要了她。

掌心下的觸感似乎更僵硬了,眸光微閃,江聿琛盯著她,終是淡淡出聲:「既然我在這你不舒服,我睡側,有事……叫我。」

說罷,他睨了她一眼,隨即收回手作勢起身。

被子下,江蔓清一下睜大了眼。

他要走?!

在讓自己生氣之後,一句話也沒有?

憑什麼?!

這麼一想,江蔓清再也顧不得自己在生氣在尷尬,一把掀開被子下意識抓住了江聿琛的手:「我讓你走了么?1

她氣,尤嫌不夠,盯著他的手臂看了兩秒后一下傾身過去在他手上重重咬了口!

江聿琛沒有動,只是在她鬆口之後轉身面對她。

江蔓清恰好抬頭,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

她哼了聲,別過臉。

她不說話,江聿琛就一直看著她。

有些話在嗓子眼徘徊了幾番,但最終還是沒說出口。

「不早了,睡吧。」不動聲色斂眸壓下眼底情緒,他啞聲道。

江蔓清猛地抬起了頭。

江聿琛沒有移開,任由她打量。

片刻后。

江蔓清當著他的面揚起了唇,淺笑宴宴。

「江聿瑁」

江聿琛沒有作聲。

江蔓清不在意,唇角揚起的弧度反而更明顯了。

她盯著他,視線故意由上往下最後落在他的……手上。

「還記得在島上我問你的問題么?你還沒告訴我呢,左手還是右手?」一點也不怕死地靠近,她挑釁似的握住了他的手,指腹還刻意緩慢地在他肌膚上摩挲,「剛剛在洗手間……你是在自己解決么?」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