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685章 只是感動了自己(2

作者:唐玉  |  更新時間:2018-05-17 01:56  |  字數:3682字

洛小夕這麼害怕,也不是沒有理由。

她扯得實在太遠了。

最重要的是,事實跟她說的正好相反。

實際上,穆司爵不止一次當眾表示過,他結婚了,而且跟太太有一個孩子。

跟陸薄言一樣不喜歡在媒體面前露面、話也不多的男人,卻從來不吝於交代他和太太的感情。

提起太太的時候,他的眼角眉梢會像浸了水一樣溫柔。

儘管沒有人知道穆太太當下如何,但是全世界都從穆司爵口中得知,他和太太感情很好。

穆司爵也不止一次強調過,他很愛他太太。

有網友調侃,穆太太上輩子可能拯救了銀河系,今生才有這麼好的運氣。

也有媒體因為好奇而試圖挖掘許佑寧的資料,卻發現根本什麼都查不到。最後只能感嘆,穆先生為了保護太太的隱私也是拼了。

久而久之,穆司爵和太太感情很好的事情,成了無法質疑的鋼鐵定律。

穆司爵還有一件事廣為人知——他的辦公室沒有女性員工;他很少出差,就算出差也不會只帶女員工。

如果許佑寧醒來,她會發現,穆司爵已經漸漸取代了陸薄言,成了A市另一位全民皆知的寵妻狂魔了。

這座城市,沒有人不羨慕穆太太。

但是,沒有人知道穆太太深陷昏迷,對所有的好奇和艷羨,一概不知。

蘇簡安又想起昨天中午在蘇亦承辦公室發生的事情,還是決定先不跟洛小夕說。

她笑了笑,示意洛小夕放心:「我不會告訴司爵的。你上去吧,我回公司了。」

洛小夕沖著蘇簡安擺擺手,看著蘇簡安上車離開,才轉身回住院樓。

蘇簡安也看著洛小夕進了電梯才關上車窗,讓司機送她回公司。

好巧不巧,回到辦公室,蘇簡安又碰到沈越川。

沈越川也很意外,隨即笑了笑,說:「簡安,天意要讓你知道這件事。」

「什麼事?」蘇簡安好奇的看了看沈越川,又看向陸薄言,「你們在說什麼?」

陸薄言示意蘇簡安過來,說:「坐下,聽越川說。」

坐很容易。

但是坐哪兒——是個問題。

蘇簡安想了想:她和沈越川坐一起,不太合適。他們又不是一起來跟陸薄言做彙報的。

那……跟陸薄言坐一起?

更不合適。

她又不是沈越川的領導。

最後,蘇簡安拉了張椅子過來,就坐在旁邊,頗有幾分旁聽生的意思,示意沈越川可以開始說了。

沈越川緩緩說:「我昨天查了一下,蘇洪遠這次的困難,是真的,而且幕後黑手是康瑞城。所以,這裡面應該沒什麼陰謀。整件事就是蘇洪遠上了康瑞城的當,要被康瑞城驅出蘇氏集團這麼簡單。」

「……什麼意思?」蘇簡安愣住了,不解的看著沈越川,「你……你怎麼會去調查這個?」

蘇洪遠這次的困境背後,是不是有什麼陰謀——這一點,蘇簡安從來沒有想過。

她想的,從來都是幫蘇洪遠走出這一次的困局。

這背後,竟然還能有陰謀嗎?

蘇簡安突然覺得,這個世界,還是比她想像中複雜很多啊。

沈越川沒有回答,只是看了陸薄言一眼,起身說:「這個問題,有人比我更適合回答。」說完瀟瀟洒灑的離開陸薄言的辦公室。

蘇簡安的注意力轉移到陸薄言身上,不太確定的問:「越川的話……是什麼意思?」

陸薄言看著蘇簡安,過了片刻才說:「我跟亦承都懷疑,這件事可能是康瑞城或者……某個人的陰謀。你們心軟幫忙,反而會上當。所以,我讓越川調查了一下。」

「……」

陸薄言和蘇亦承考慮得很周到。

蘇簡安也理解他們為什麼要調查。

但是,她還是無可避免地感到悲哀。

蘇洪遠是他們的父親,他們的親人。他出事的時候,他們竟然要防備他,確定這不是他的陰謀,才敢對他伸出援手。

這到底是誰導致的悲哀?

見蘇簡安遲遲不說話,陸薄言叫了她一聲:「簡安?」

蘇簡安回過神,抿了抿唇,說:「我沒事。」

陸薄言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她有沒有事,朝她伸出手,命令道:「過來。」

蘇簡安走到陸薄言身邊,低著頭說:「我只是沒想到,親情可以扭曲成這樣。」

陸薄言抱住蘇簡安,安慰她:「這都是蘇洪遠的錯,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蘇簡安沒有說話,也遲遲沒有離開陸薄言的懷抱。

陸薄言後悔了。

他不應該讓沈越川自作主張,讓蘇簡安也知道這件事。

不過,沈越川大概也沒有想到,蘇簡安竟然一點都不防備或者懷疑蘇洪遠。

兩年前,蘇洪遠還想利用她威脅蘇亦承。

她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還是太善良?

兩人默默抱了好一會,陸薄言才問:「吃飯了嗎?」

「沒有。」蘇簡安這才抬起頭,摸了摸肚子,說,「我有點餓了。」

「我也沒吃。」

陸薄言示意蘇簡安往餐桌那邊看。

餐桌上有兩份簡餐,一份水果沙拉,還有兩杯果汁。簡餐還冒著熱氣,看得人心裡暖融融的。

蘇簡安一下子笑了,看著陸薄言:「你是在等我嗎?」

「知道你去醫院來不及吃。」陸薄言帶著蘇簡安過去,替她打開她面前那份簡餐,「吃完,不許剩。」

蘇簡安在醫院的時候沒感覺,現在是真的餓了,點點頭,一派輕鬆的說:「沒問題!」說完吃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