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監護人 都市言情

臨時監護人 第一百四十三章 白色情人節

作者:海底漫步者

本章內容簡介:小月彌生星野菜菜手裡瞧,心神不屬,又走神了,差點把熱茶懟到吉原直人臉上。 吉原直人連忙接過,將一個精緻的小布袋子放到了她的手上,輕柔笑道:「這是給你的回禮,美樹……巧克力很好吃。」 桃...

吉原直人看著櫥窗里的各色糖果點心有些拿不定主意。今天就是3月14日了,也就是白色情人節了,按照習俗他必須為情人節那天收到的巧克力還債。

白色情人節是東瀛糖果點心協會的一個陰謀,因為情人節本番指定為巧克力,銷量驚人,糖果點心協會很是眼熱,便造勢將情人節一個月之後那天定為了白色情人節,要男性向贈送給自己義理巧克力的女性回禮。

歷史也不長,白色情人節正式確定也不過三十幾年,但因東瀛有回禮的傳統,符合大眾習慣,這會兒已然深入人心了——比如小月彌生,嘴上不說,但實際很期待今天會收到什麼,因為她是向吉原直人送過義理巧克力的。

情人節那天的巧克力分兩種,一種是本命巧克力,一種是義理巧克力。本命巧克力不用多說,而義理巧克力是種感謝,感謝一年以來受到的照顧和幫助,朋友、兄妹、父女、同事、上下級之間都是可以送的。

小月彌生送了,桃宮美樹也送了,SPM投資里的女性職員基本都送了吉原直人一份,甚至星野菜菜也遵循習俗給了吉原直人一塊巧克力——是真的一塊,一塊巧克力板磚,一掌長半掌厚,能當殺人兇器用。

她是沒耐心像是桃宮美樹那樣將巧克力融化后一個一個倒進模子里的,乾脆方方正正做了塊板磚,經濟又實惠,讓吉原直人自己想辦法舔著吃。

送的人多了,情況還各不相同,吉原直人便有些犯難了。

白色情人節回禮也是有要求的,像是戶布織及SPM投資的女性職員這些好說,她們只不過是聯絡感情,公司情人節那天滿滿都是巧克力的味道,義理巧克力四處橫飛,男職員基本人人都有收到。

對於這些女職員,一人買一桶高檔些的曲奇餅乾便可以打發了——曲奇的意思是「我們是好朋友」!正適合這種與感情無關,只是社交習俗的回禮。

小月彌生也好辦,她送的時候就說過是義理巧克力了,還暗示了想得到相稱的回禮,所以給她買一袋可愛風的小圓餅便可以了,代表「你是我特別的小朋友」!

就是桃宮美樹和星野菜菜不好辦,桃宮美樹巧克力是放在他早餐餐盤旁邊的,用一個手工縫製的小布袋裝著,裡面巧克力顆顆精緻可愛,獨門特製,遠超市面所售,而她本人躲在廚房裡沒露面,事後更是整天含羞,半個字沒提,這該不是本命巧克力吧?

對於她,該不該回禮呢?要是需要回禮,該不該送她糖果?糖果的意思是「我也喜歡你」,但萬一要是不是本命,送這個就有些蛋疼了……不過,她應該是喜歡自己的吧?

還有星野菜菜要怎麼辦?她送的肯定也是義理巧克力,但給她和小月彌生一樣的禮物她八成又要鬧不痛快的,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畢竟特殊,亦親亦友。

吉原直人目光掠過棉花糖,忍不住有些心動,不如送這個?在接下來的一年中,我們繼續「互相討厭」?直接破罐子破摔?

還有她……要回些什麼禮呢?吉原直人仰頭望天,輕輕吁了口氣,然後便進了糖果店,一口氣訂了二十幾桶賊貴的黃油曲奇,填了公司里的女職員名字讓店家馬上去送貨——做為一代目創始人、公司里的第一大佬,他就不用一個一個低頭奉上了,禮到人不到沒關係。

這是個大單,糖果店店長笑容滿面,連連鞠躬,又親自陪同吉原直人繼續選購。

吉原直人給小月彌生買了一袋馬卡龍圓餅,給星野菜菜買了一包蜂蜜口味的膠糖棍,最後輪到桃宮美樹了……他忍不住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配送單看了看——西九條琉璃寄給他巧克力時他撕下來的,放在口袋中一個月了,上面有麻衣家的地址和西九條琉璃的簽名。

他看了一會兒,暗嘆一聲,又裝了回去,最後把桃宮美樹的那份也買了。

吉原直人拎著這些糖果點心在感謝聲中出了門。他穿著西裝風衣,頭上短短的頭髮,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已然脫胎換骨,像是一個正常的白領那樣了。

當然,和正常上班族比起來,他下班是有點早的,不過桃宮美樹更過份,下午收盤之後便沒影了,八成去買食材然後直接回家煮飯去了。

他踱著步子往停車的地方走去,路過一家花店時猶豫了一會兒,覺得不回禮總歸是不太好的,便訂了一束花填了西九條琉璃的地址,悠悠嘆息了一聲吩咐店員務必今天送達。

他一路回了家,剛進門就看到小月彌生一臉快要死掉了的表情——小考偏差值四十五,沒達到星野菜菜的預期水準,放了春假被星野菜菜虐得死去活來。

廚房裡湯鍋正「噗噗」的噴著汽,桃宮美樹聽到門響回眸一笑,柔柔欠身點頭,輕叫了一聲歡迎回來。

吉原直人脫掉了鞋去桌前瞧了瞧,將一大袋馬卡龍遞給愁眉苦臉的小月彌生,笑道:「這是回禮1

小月彌生驚喜的接過,迫不及待打開細看,見是小圓餅,秒懂,眉開眼笑。

吉原直人將膠糖棍給了星野菜菜,「這是給你的1星野菜菜將手裡的厚書丟下,裝成不在意的樣子接過來一看,又瞧了瞧正捧著小圓餅美滋滾往嘴裡塞的小月彌生,奇怪道:「為什麼給我買這個?」

吉原直人誠懇道:「我覺得這個特別適合你1

星野菜菜抽出了一根長長的膠糖,耳中聽著吉原直人語氣誠懇,頓時釋然,放進了嘴裡,用力嚼了嚼,咬不斷,但蜂蜜的滋味不停滲出來,便含糊道:「味道確實不錯,你還是知道我口味的,你知道嗎?蜂蜜含有人所需的多種有益成份,其中……」

她越說越含糊,八字眉搭拉下來,用力嚼著想趕緊把糖吃完,但這東西好耐嚼礙…

吉原直人看星野菜菜說了一半沒聲了,也覺得滿意——這糖粘牙廢嘴,能少聽不少嘮叨,一舉兩得,很是不錯。

星野菜菜覺得有些不太對,但她是不能把吃進嘴裡的東西再吐出來的,便在那裡低頭猛嚼,小嘴吧唧吧唧口水滿腔,一時忙得顧不上別的了。

桃宮美樹給吉原直人捧了一杯熱茶來,但一雙杏眼直往捧著圓餅眉開眼笑和低頭一臉奇怪拚命吧唧嘴的小月彌生星野菜菜手裡瞧,心神不屬,又走神了,差點把熱茶懟到吉原直人臉上。

吉原直人連忙接過,將一個精緻的小布袋子放到了她的手上,輕柔笑道:「這是給你的回禮,美樹……巧克力很好吃。」

桃宮美樹看著小布袋子愛不釋手,也不管廚房裡的湯鍋了,直接在小方桌前跪坐下,壓著心中的激動柔柔說道:「吉原君喜歡就好1

她一邊說著一邊飛快打開了袋子,看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將袋子合上又打開,再看了一眼,終於相信了,頓時整張臉都漲紅了,心中頗有些守得雲開見月明之感。

小月彌生吃了兩塊小圓餅覺得味道極好,又看桃宮美樹表情怪異,便探頭看了看袋子里,只見是一些普普通通的水果硬糖——她人是小,在外面性子也老實,在家裡也嬌憨,但這種小女生的事她是最懂的。

她圓眼眨了眨,立刻伸手向袋子里抓去,嘻嘻壞笑著叫:「美樹姐,給我嘗嘗好不好?」

桃宮美樹本能一合袋子,臉色通紅但吱吱唔唔說不出拒絕的話。小月彌生和她混熟了是極親近的,趴在她身上扭著身子撒嬌道:「我用餅乾和你換嘛!給我嘗嘗吧,美樹姐,給我嘗嘗么……你不喜歡我了嗎,給我嘗嘗吧?」

星野菜菜伸長了脖子拚命咽,總算將膠糖硬吞下了肚,奇怪的看著小月彌生和桃宮美樹,奇怪問道:「美樹姐有什麼好吃的嗎?」說著伸頭也要來看。

桃宮美樹招架不住了,玉齒輕咬著嘴唇,含羞帶怯的偷瞧了正喝茶的吉原直人一眼,帶著袋子逃往廚房,嘴裡胡亂說著:「鍋要沸了,湯涼了就不好了1

星野菜菜看著語無倫次逃走了的桃宮美樹,更是奇怪,望向吉原直人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呀?」

吉原直人擠了擠眼睛,笑道:「是好事1

小月彌生笑得圓眼成縫,借花獻佛拿著一塊餅乾恭喜吉原直人:「祝賀叔叔表白成功1

「表白成功,什麼表白成功?」星野菜菜愕然。

小月彌生趴到她耳朵上說道:「叔叔給了美樹姐水果糖,美樹姐接受了……他們將來會結婚的1

吉原直人和桃宮美樹在一起,她是樂見其成的,兩個人她都覺得親近都喜歡,而且她性子單純,只是看兩個人互相確認心意,已經遙想到結婚典禮了。

星野菜菜聽到耳中卻突然感到一種說不出的煩燥之感從心底猛然泛起,像是往淺淺的池塘中投入了一塊巨石,砸得無數淤泥翻翻滾滾,原本清澈的水質頓時一片渾濁。

她愣了愣,看了看手裡的膠糖棍,感覺一陣刺眼,直接就往桌上一丟,悶悶道:「難吃死了,我不要這東西1

接著她眉不是眉眼不是眼,沖吉原直人叫道:「把我的巧克力還給我1

吉原直人斜了他一眼,這貨就是這麼喜怒無常的,他喝著茶懶洋洋說道:「稍等會兒我去馬桶里給你找找,不過一個月了,不一定找得到1

他活這麼大了,就沒聽說過送人禮物還有要回鵲了,他本來不喜甜食的,但看在她一片心意的份上才勉強硬吃了,這會兒早拉成臭臭了,又去哪裡找?去太平洋里撈么?

不用理她!

他只當星野菜菜覺得這糖粘牙不高興了——這是預料之中的,送她什麼她都能挑出毛勃—也沒當回事,依然老神在在,坐等桃宮美樹定點投食餵養。

星野菜菜恨恨看了他兩眼,轉身不理他了,開了電視雙臂環胸,在那裡生著悶氣。電視里播著新聞,她也沒正眼瞧,只是心中琢磨……

他和自己在一起,互相有著責任,要互相照顧一輩子,那他生老病死自己都是要管的,結婚也不例外,總是要讓他有個幸福生活的!按理說美樹姐是最好的人選了,總比他找一個讓自己討厭的人強,但為什麼自己會心裡這麼不高興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