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七章:凶宅,魔道先賢與殺神計

作者:狂翻的鹹魚2  |  更新時間:2018-05-17 01:56  |  字數:8575字

暗夜,冷巷,昏黑,只有身旁的臂膀能讓人有些溫暖安心的感覺,因此小羅下意識地靠了過去。

安全,溫暖的感覺將之籠罩,就像清晨乾淨的陽光照射進一個久久未曾晾曬的潮濕房間,原本陰冷的感覺漸漸被焚燒凈化,如同充分曬透的棉被,抱在懷裡有一種舒軟感。

對於身旁的盲女小羅靠過來,朱鵬倒也沒有介意,他施了一個巧勁讓小羅幾乎是腳不沾地的將重量全部移到自己身上,這樣她自然就會輕鬆舒適許多。

當來到女孩指向的那樓宇時,朱鵬走過去四面張望了一下,筒子樓的下面有一位乾枯、腐朽、黑瘦的老伯正在烤著紅薯,他將厚厚得糖塗抹在紅薯上,然後就著火焰讓糖與烤紅薯的香氣充分融合,讓香氣在這寒夜裡飄出去很遠。

「老伯,這麼晚還沒休息啊?麻煩來個紅薯,另外這個小姑娘住幾樓啊,她睡著了,我想送她上去。」朱鵬一邊這樣說著一邊遞錢,沒想到這個烤紅薯的老伯並沒有接過錢幣,而是直勾勾的看了他半天,然後他輕聲喚道:「小羅?小羅?你到家了,醒一醒。」

隨著他的聲音,小羅從甜甜的酣睡當中醒來,她剛剛醒轉就聞到烤紅薯那熟悉的香氣。

「安達羅·骨猜爺爺!?謝謝您,哦,我身旁這位先生,他是剛剛救過我的人,請您也給他烤一個紅薯吧。」小羅與這個汩羅老頭似乎很熟悉的樣子,見此朱鵬也就不說什麼了。

「好了,烤紅薯就不必了。小羅,你也到了,那我就離開了。」本來就不圖人家什麼,這個小羅雖然略有幾分異族風情、秀美姿色,但一個謝婉晴就夠夏洛特忍的了,得寸進尺貪婪無度,最後真的會鬧出事的。

「不要。」小羅本能地這樣急語一句,然而下一刻她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略一愣後,女孩雙手緊緊抓著朱鵬的衣袖道:「至少上去喝杯茶,聽我唱一首歌再走好嗎?這,應該是我唯一能報答您的了。」

泫然欲泣,淚珠兒盈滿眼帘,小羅這般的情態讓朱鵬都愣了一下,略一沉吟之後,他笑了笑道:「也好,唱一首華國的曲子吧,我身在異鄉,能聽一聽故國的歌也是好的。」

朱鵬拿著兩個燙手的烤紅薯一同上樓,只留下那乾枯黑瘦的老頭守在寒夜炭爐旁,在小羅打開門的瞬間,房間里傳來「咔嚓」一聲異響,朱鵬作為江湖中人本身就是很警覺的,他迅速按住身前小羅的肩膀,既是保護她也是制住她。

「這裡應該就你一個人住吧?」

「嗯,是啊。我……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朱鵬的聲音雖然沒有起伏變化,但小羅是盲女,她似乎天然就對旁人的心境感應敏銳些,此時此刻急急得解釋言道。她,很害怕身旁的這個男人不相信自己。

「那我幫你進去看一看。」手掌微一用力,勁力擴散,小羅肩膀有些痛楚,卻咬著牙不敢發出聲。

朱鵬心中放下一些警惕然後小心地走入房間,頗大的一處房子,但不知道為什麼讓人感到有一股陰氣森森的意味。

在走入這個房間後,朱鵬就感覺自己背後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好像跟上了什麼東西,又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窺視著自己。

驀然一回身,然而目光所及什麼東西都沒有,朱鵬微微揚眉,然後他移步到那傳出異響的房間:

窗戶打開著,因晚風而白紗飛舞,檯燈被撞倒了,一隻毛色純黑的肥貓此時此刻正站在房壁浮雕上面,正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藐視得看著朱鵬。

據說,貓是一種很神奇的生物,不管是貧窮還是富貴,不管是健康還是疾病,它都看不起你。

「虛驚一場,是一隻貓。」

「哦,的確,總有一隻貓跑進來,吃我的東西喝我的牛奶,有的時候還抓壞我的衣服。」站在門外的小羅舒了一口氣,然後她走進來打開一道道燈火的電鈕開關。

「你能看到?」

「不是,打開燈讓人知道這家裡有人,能讓我多點安全感嗎!你喜歡喝什麼茶,紅茶還是綠茶?」脫下外衣,然後小羅開始忙碌起來,看得出來她的確很熟悉這裡每一件物品的擺放,因此即便眼前看不到東西,卻依然遊刃有餘,幾乎與常人也沒什麼兩樣。

「現在已經很晚了,給我來杯紅茶就好,綠茶這個時候喝未免太寒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自小羅進入這個房間後,房間里本來籠罩積聚的陰寒感漸漸就消失了,朱鵬背後的那種窺視感也消失了,似乎,很神奇的樣子。

「你收入不低啊,這處房子至少有一百二十多平米,上下兩層,裝潢看起來也很考究,在酒會唱歌收入這麼高嗎?」

「不是的,是這裡房租特別低。說起來你不要介意哦,這裡據說是整個華人區最大的凶宅,有一個變態惡棍把這裡住著的一家七口全殺了,據說當時的場面可血腥了。我聽說這裡房租超便宜,然後離我工作的地方還特別近,於是我就搬過來住了,現在住了兩年了,什麼事都沒有。」小羅雙手端著一杯熱氣騰騰得紅茶遞過來,她有些得意地言道。

只是在朱鵬的視角里,整個房間伴隨著她的話語都化成了一片血池,滿地腥紅色的鮮血,這家住宅的男主人腦袋上淌著血被縛著手綁在椅子上,眼睜睜看著自己妻子被那個瘋狂的畜牧強暴污辱。

兩位老人已經死去了,而在姦殺這裡的女主人後,那個瘋子一刀捅死被綁著的男子,然後他向房間屋子裡蜷縮哭泣的孩子們伸出了自己腥紅色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