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0839章 優雅的傲慢·被唾棄的弒君者

作者:窄海  |  更新時間:今天01:53更新  |  字數:4952字

我一定要幫你化妝!

一定要!

這並不是人們認識的珊莎的口吻。

以珊莎的性格,她應該說的是:我可以幫你化妝嗎?

但是珊莎說的是一定要。

給出的理由是——她是艾莉亞的姐姐。

沒有人能反駁珊莎的理由。

艾莉亞不能,威爾也不能。

當珊莎的笑美如夏花,艾莉亞和威爾都更加為她擔心。

但是兩個人都不能把這種擔心表現出來。

這種擔心表現出來,是對珊莎的同情和可憐,這對珊莎來說,等同於第二次羞辱。

她現在最不需要的,一定不是別人的同情。

珊莎穿起了鎧甲,保護心靈的鎧甲。

誰都知道珊莎會很疼,會喪失尊嚴,她的驕傲也碎如瓦礫片。

但她找到了一副鎧甲,把自己的碎片保護了起來,不給任何人看見。

艾莉亞和威爾對視了一眼。

威爾對艾莉亞點了點頭。

小雞要獲得新生命,是要自己破殼而出的。龍也是一樣。龍蛋很厚,小龍無法破殼而出,就會死亡。

珊莎也得破殼而出,她是史塔克,這是她人生的第一道真正的坎。

每個人都會面對自己人生中註定的坎。

這也是史塔克家族精心培育一個貴族大淑女必須付出的代價,當女兒長大,史塔克家族無法再庇護她如嬰兒,女孩必須學會自己長大。

溫室里永遠都不會有風雨,也不會有世界的真相。

但是人必須要面對風雨,也必須去看清楚世界的真相。

任何追求愛情的女子都會遇上同類的考題。

不管她是平民還是公主。

艾莉亞淡淡說道:「珊莎,我同意你明天幫我化妝。」

「我不同意!」一個聲音帶著微微顫抖說道,聲音里充滿了呵護的力量。

凱特琳夫人來了,她還想如母雞一樣的張開翅膀庇護住自己精心培養出來的溫室花朵。她擔心花朵夭折,無法面對真正的風雨。她還想保護珊莎免受傷害,而這保護,也許正是對珊莎最大的傷害。

「艾莉亞,威爾大人,你們的訂婚,我決定了,推遲一個月或者兩個月。」凱特琳說道,不容置疑和辯解。

珊莎說道:「母親,我可以的。」她從未體驗過內心深處澎湃的力量,她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在崩潰的邊緣獲得力量,那種力量來自她心靈深處,以前從未被她發現過。那是一隻沉睡的猛獸嗎?因為某個契機,猛獸被喚醒了嗎?

可能這正是古老史塔克血脈能始終屹立於北境並號令北境群雄的秘密。

史塔克的血脈里,流淌著堅韌不屈,頑強和戰意,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只要你是史塔克,只要你的血脈力量覺醒。

奔狼之血么?

珊莎並不知道。

凱特琳看著珊莎,她沒有看見熟悉的淚光連連的珊莎,但她知道這不哭的珊莎受傷更重,珊莎是她最驕傲的女兒,名門貴族,大淑女,精通貴族女子該精通的一切,她本該獲得一個非常美滿的婚姻,而不是相反。

「珊莎,到母親房間里來。」凱特琳夫人的心也猶如刀刺中一般的疼痛。

「不,既然你們都已經商量好了,我是可以被犧牲的,那麼我接受。這就是我的命吧!」珊莎說道。她越是表現出鎮定和抗拒,凱特琳就越是為她擔心,她寧願珊莎哭出來。

但是珊莎不掉眼淚!

珊莎不哭!

「艾莉亞,威爾大人,請你們看在一個母親的面子上,明天取消訂婚吧,這是對珊莎的尊重,也是對史塔克家族榮譽的尊重。」凱特琳說道。

最後一句話打動了威爾。

請給予史塔克家族榮譽的尊重!

「好。訂婚取消。」威爾說道。

「我同意!」艾莉亞立即表態。

「我不同意,因為所有的賓客都已經通知了,臨時取消訂婚,同樣會傷害史塔克家族的榮譽。」珊莎表現出從未有過的固執。她從來不會是個固執的人,說話也總是以探求、詢問、委婉的語氣,但現在她很肯定很明確,並且話語里展現出了強勢的一面。

這並不是人們熟悉的珊莎!

艾莉亞和凱特琳都為她更加擔心了。

威爾淡淡說道:「明天取消訂婚,不會傷害到史塔克家族的榮譽。梅麗祭司,我需要你的小幫助。」

「威爾大人,請吩咐。」

「我會在天沒亮之前和丹妮莉絲騎著龍和獅鷲離開奔流城,到絕境長城去。請告訴賓客們,長城有緊急事務出現,需要我回去處理。訂婚禮暫時取消,但威爾和史塔克家族的婚約不會改變,威爾已經在心樹下發誓,威爾是史塔克家族的一員。」

「是,大人。」

「明天早餐後,你和培提爾·貝里席大人,輔助羅柏·史塔克大人安排軍務,下令各處貴族,按照半年內的時間先後順序逐一向北境進軍。南方的兵馬先動,最重要的是糧草的安排。我希望羅柏能在頸澤預先安排下第二道防線,如果凜冬來臨,絕境長城失守,整個北境無險可守,頸澤的沼澤地是阻止屍鬼南下的第二道軍事戰略要地。」

「是,大人!」

「珊莎!」威爾莊重的看著她,「你是一個美麗有才華的女子,我不相信你會被人生的第一道挫折擊倒。記住,今後我們也許都會面臨更加艱難的選擇,不管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你都是史塔克。而史塔克,不是一般人,史塔克血脈的女人,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史塔克不會被擊倒。」

這些話的每個字都猶如小刀的鋒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