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武俠修真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0839章 優雅的傲慢·被唾棄的

作者:窄海

本章內容簡介:姆弒君的真相嗎?」威爾輕聲問丹妮莉絲。 丹妮莉絲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 伊里斯殺了史塔克父子和所有隨從,還有一些無辜的大貴族后,向谷地領主瓊恩·艾林發出命令,要瓊恩·艾林交出勞勃·拜拉...

我一定要幫你化妝!

一定要!

這並不是人們認誓口吻。

以珊莎的性格,她應該說的是:我可以幫你化妝嗎?

但是珊莎說的是一定要。

給出的理由是——她是艾莉亞的姐姐。

沒有人能反駁珊莎的理由。

艾莉亞不能,威爾也不能。

當珊莎的笑美如夏花,艾莉亞和威爾都更加為她擔心。

但是兩個人都不能把這種擔心表現出來。

這種擔心表現出來,是對珊莎的同情和可憐,這對珊莎來說,等同於第二次羞辱。

她現在最不需要的,一定不是別人的同情。

珊莎穿起了鎧甲,保護心靈的鎧甲。

誰都知道珊莎會很疼,會喪失尊嚴,她的驕傲也碎如瓦礫片。

但她找到了一副鎧甲,把自己的碎片保護了起來,不給任何人看見。

艾莉亞和威爾對視了一眼。

威爾對艾莉亞點了點頭。

小雞要獲得新生命,是要自己破殼而出的。龍也是一樣。龍蛋很厚,小龍無法破殼而出,就會死亡。

珊莎也得破殼而出,她是史塔克,這是她人生的第一道真正的坎。

每個人都會面對自己人生中註定的坎。

這也是史塔克家族精心培育一個貴族大淑女必須付出的代價,當女兒長大,史塔克家族無法再庇護她如嬰兒,女孩必須學會自己長大。

溫室里永遠都不會有風雨,也不會有世界的真相。

但是人必須要面對風雨,也必須去看清楚世界的真相。

任何追求愛情的女子都會遇上同類的考題。

不管她是平民還是公主。

艾莉亞淡淡說道:「珊莎,我同意你明天幫我化妝。」

「我不同意1一個聲音帶著微微顫抖說道,聲音里充滿了呵護的力量。

凱特琳夫人來了,她還想如母雞一樣的張開翅膀庇護住自己精心培養出來的溫室花朵。她擔心花朵夭折,無法面對真正的風雨。她還想保護珊莎免受傷害,而這保護,也許正是對珊莎最大的傷害。

「艾莉亞,威爾大人,你們的訂婚,我決定了,推遲一個月或者兩個月。」凱特琳說道,不容置疑和辯解。

珊莎說道:「母親,我可以的。」她從未體驗過內心深處澎湃的力量,她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在崩潰的邊緣獲得力量,那種力量來自她心靈深處,以前從未被她發現過。那是一隻沉睡的猛獸嗎?因為某個契機,猛獸被喚醒了嗎?

可能這正是古老史塔克血脈能始終屹立於北境並號令北境群雄的秘密。

史塔克的血脈里,流淌著堅韌不屈,頑強和戰意,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只要你是史塔克,只要你的血脈力量覺醒。

奔狼之血么?

珊莎並不知道。

凱特琳看著珊莎,她沒有看見熟悉的淚光連連的珊莎,但她知道這不哭的珊莎受傷更重,珊莎是她最驕傲的女兒,名門貴族,大淑女,精通貴族女子該精通的一切,她本該獲得一個非常美滿的婚姻,而不是相反。

「珊莎,到母親房間里來。」凱特琳夫人的心也猶如刀刺中一般的疼痛。

「不,既然你們都已經商量好了,我是可以被犧牲的,那麼我接受。這就是我的命吧1珊莎說道。她越是表現出鎮定和抗拒,凱特琳就越是為她擔心,她寧願珊莎哭出來。

但是珊莎不掉眼淚!

珊莎不哭!

「艾莉亞,威爾大人,請你們看在一個母親的面子上,明天取消訂婚吧,這是對珊莎的尊重,也是對史塔克家族榮譽的尊重。」凱特琳說道。

最後一句話打動了威爾。

請給予史塔克家族榮譽的尊重!

「好。訂婚取消。」威爾說道。

「我同意1艾莉亞立即表態。

「我不同意,因為所有的賓客都已經通知了,臨時取消訂婚,同樣會傷害史塔克家族的榮譽。」珊莎表現出從未有過的固執。她從來不會是個固執的人,說話也總是以探求、詢問、委婉的語氣,但現在她很肯定很明確,並且話語里展現出了強勢的一面。

這並不是人們熟悉的珊莎!

艾莉亞和凱特琳都為她更加擔心了。

威爾淡淡說道:「明天取消訂婚,不會傷害到史塔克家族的榮譽。梅麗祭司,我需要你的小幫助。」

「威爾大人,請吩咐。」

「我會在天沒亮之前和丹妮莉絲騎著龍和獅鷲離開奔流城,到絕境長城去。請告訴賓客們,長城有緊急事務出現,需要我回去處理。訂婚禮暫時取消,但威爾和史塔克家族的婚約不會改變,威爾已經在心樹下發誓,威爾是史塔克家族的一員。」

「是,大人。」

「明天早餐后,你和培提爾·貝里席大人,輔助羅柏·史塔克大人安排軍務,下令各處貴族,按照半年內的時間先後順序逐一向北境進軍。南方的兵馬先動,最重要的是糧草的安排。我希望羅柏能在頸澤預先安排下第二道防線,如果凜冬來臨,絕境長城失守,整個北境無險可守,頸澤的沼澤地是阻止屍鬼南下的第二道軍事戰略要地。」

「是,大人1

「珊莎1威爾莊重的看著她,「你是一個美麗有才華的女子,我不相信你會被人生的第一道挫折擊倒。記住,今後我們也許都會面臨更加艱難的選擇,不管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你都是史塔克。而史塔克,不是一般人,史塔克血脈的女人,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史塔克不會被擊倒。」

這些話的每個字都猶如小刀的鋒利,珊莎心中只有更加疼痛。是的,我美麗有才華,我也不是一般的女子,我是高貴的史塔克,只是不管我有多麼的優秀了不起,你始終瞧不上我。

「威爾大人,我會照顧好自己,我知道我是史塔克。倒是你,因為在最前線,所以更需要時刻小心一點。你以前只是威爾,現在你是史塔克家族中的一員了。別給史塔克家族丟臉,也別對不起艾莉亞·史塔克。你已經傷害了一個史塔克,我不希望你再傷害第二個史塔克。」

珊莎的話猶如利劍,反擊威爾,不再留情。

她修長的脖子筆直的立著,挺直脊樑,併攏雙腿,神情孤傲,她就是一隻把優雅與傲慢完美融合於一體的白天鵝。

*

0839章之2被唾棄的弒君者,永遠的背叛者的化身

夜風越來越冷。

只要是往北,就越來越冷。

每飛行一段路,氣溫就下降得非常厲害。

到最後丹妮莉絲都感覺到了手腳的僵硬。

冷風吹在臉上如刀的感覺,丹妮莉絲第一次體會到。

「我是在陪著你們私奔嗎?」丹妮莉絲笑道。她的笑聲卻在冷風中無法傳遠。寒冷也是一種力量,有如實質,並比溫暖更令人難以承受。

「不是。」威爾在獅鷲背上說道。

「我們已經取得了母親大人的同意,我們不是私奔。」艾莉亞大聲告訴丹妮莉絲。寒冷令她感覺到更舒適。即使是在北境,在夏季,也並不缺少冰雪。艾莉亞更喜歡寒冷的感覺。

「那今天的訂婚禮怎麼辦?威爾大人逃走了,只剩下珊莎一個人。凱特琳夫人同意你們在一起,那麼珊莎呢?那麼多的賓客呢?」

「推遲婚禮1威爾說道。

「好主意」丹妮莉絲緊緊的趴在黑龍的背上,以便讓自己更暖和一些,黑龍的身體源源不斷的發出熱氣,抗衡著這利刀的寒氣,「威爾大人,你是如何說服凱特琳夫人和珊莎xiaojie的?」

「很簡單啊1威爾絲毫沒有因為寒冷而覺得有什麼不適,「實話實說。丹妮莉絲,實話實說是最強大的力量。」

「我學習到了,威爾大人。」丹妮莉絲拍拍黑龍的背,讓黑龍和烈焰獅鷲靠攏飛行,好方便她說話。

她不能如威爾和艾莉亞一樣對寒冷的力量完全無視。她發覺自己說話用大力氣也無法像威爾和埃利亞一樣從容。

這該死的寒冷,好像只針對她一個人。

「威爾大人,我要你對我實話實說。」

「好1

「告訴我關於詹姆的一切。你不是一個沒有原則的人,你也不會因為詹姆殺了瑟曦而袒護他的,我相信你,但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讓詹姆加入守夜人,並讓他做了你的一把劍?實話實說,威爾大人。」

「好,我會告訴你詹姆·蘭尼斯特的一切,包括他如何成為弒君者的。我也會告訴你關於你的父親,你的家族,你家族的王國是如何覆滅的。」

「我在聽著1

伊耿歷283年,因為雷加王子在河間地拐走了萊安娜·史塔克,萊安娜的哥哥,外號「野狼」的布蘭登·史塔克——他是史塔克家族的順位繼承人,也是現在艾莉亞的母親凱特琳·徒利的未婚夫,他帶著自己的幾個好兄弟闖進了王宮,討要自己的妹妹萊安娜,並要雷加出來決鬥。

結果是他被伊里斯·坦格利安國王命令金袍子逮捕了。

丹妮莉絲聽得目不轉睛的看著威爾。

伊里斯·坦格利安就是她的父親,人稱瘋王。

伊里斯國王寫信給當時的北境之主瑞卡德·史塔克,要他來君臨城領會自己的兒子,於是瑞卡德·史塔克來了,然後,連同公爵的所有侍從,國王都一起逮捕。並且沒有經過任何的審判,國王下令殺死所有人。

瑞卡德·史塔克不服,要求比武審判。國王同意了,他命令把瑞卡德吊起來,吊在火堆上烤,因為他說他派出的代理武士,是火。

瑞卡德如果能戰勝火,那就饒他性命。

丹妮莉絲聽得扭轉了一下頭。她看了一眼艾莉亞,艾莉亞的眼睛卻是看向漸漸發亮的東方。

國王把布蘭登·史塔克的脖子用鐵鏈鎖起來,在他的前面放了一把劍,只要布蘭登拿起這把劍,就能砍斷吊著瑞卡德的繩子,救下公爵。

於是在火焰燒得瑞卡德慘叫的時候,布蘭登拚命伸手去抓面前的劍,但是他脖子上的鐵鏈的長度不夠,最後,布蘭登為了救父親拚命向前,他把自己活活的勒死了。

瑞卡德最後不堪忍受火焰的燒烤,更不堪兒子慘死,他跟著咬舌自盡了。

丹妮莉絲的眼中有了淚花。

她再次看艾莉亞,這樁慘案,艾莉亞可以名正言順的向她復仇!如果史塔克拔劍向她,她不該不該反擊?

跟隨史塔克前來王宮的還有河間地的大貴族,谷地的大貴族,很多無辜的人,被國王下令全部斬首,僅有一個谷地的騎士被丟進了黑牢幸免於難。國王需要他的嘴去告訴世人,他比武審判贏了瑞卡德公爵,這是他的榮耀。

丹妮莉絲忘記了寒冷,她全身都發熱。

「艾莉亞1她喊道,「你會接受我的道歉嗎?坦格利安家族對史塔克家族的道歉1

「我不會接受1艾莉亞淡淡說道,「永遠都不會接受,所以你無須道歉。抗擊異鬼之後,艾莉亞·史塔克不會臣服坦格利安,艾莉亞·史塔克的這一票也不會投給坦格利安。」

丹妮莉絲默然不語。

天亮了,空氣中只有兩隻獅鷲和三條龍的翅膀扇動空氣的氣流聲。

「你還想知道詹姆弒君的真相嗎?」威爾輕聲問丹妮莉絲。

丹妮莉絲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

伊里斯殺了史塔克父子和所有隨從,還有一些無辜的大貴族后,向谷地領主瓊恩·艾林發出命令,要瓊恩·艾林交出勞勃·拜拉席恩的人頭,交出艾德·史塔克的人頭,勞勃和艾德是瓊恩的養子,當時在谷地。

瓊恩把勞勃和艾德當做自己的親生兒子,他違抗了國王的命令,決定起兵反叛。消息傳開,國王立即命令大軍進攻谷地,殺光谷地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幼,全部殺光。

消息傳開,北境,河間地,風息堡紛紛起兵反叛。

後來的結局就是,王族軍大敗,雷加從多恩的極樂塔趕回來,在紅叉河和勞勃決戰,被勞勃殺死在紅叉河裡。當君臨淪陷,伊里斯命令御林鐵衛詹姆去殺掉他的父親泰溫公爵,殺掉瑟曦,殺掉提利昂。同時,伊里斯命令火術士首相,去點燃埋藏於君臨城下的野火,把整個君臨全部炸掉,當時君臨城內,有數十萬無辜的百姓。

火術士首相立即去傳達命令,詹姆攔住了他的去路,並殺死了首相。當伊里斯國王繼續命令其他人去傳令炸掉君臨的時候,詹姆違背了御林鐵衛的誓言,他殺死了國王。

他從背後殺死的國王,因為他愧對心中御林鐵衛的忠誠誓言,不願意麵對國王的眼睛。

從那一天起,詹姆每天都要承受全城人民的唾棄和辱罵,他成了人人厭憎的弒君者。他救下的幾十萬君臨百姓,每一個人都輕賤他,瞧不起他,當面叫他弒君者。他成了百姓口中一個背叛者的可恥化身,也被所有騎士不齒。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