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於末世 歷史軍事

重生於末世 第一千零二章

作者:心想事成3

本章內容簡介:然他並不清楚,但是只間泰都是中等亞圓滿境界,那麼這個晨據的實力就可想而知了。 「即使你再強也比不過滅主和萬惡鬼主,他們我都敢鬥上一斗,還怕你不成1李老頭豪氣大發,聽胡只說在晃月域最強大的為中奪...

而李老頭緊接著出槍,他每一招都帶著強大的威壓,一槍槍都是奔著間泰的周圍空間,每一槍的發出都讓空間的氣運為他所用,成為了他的領域,這讓間泰不由膽寒。間泰當晉陞到亞圓滿的境界,就有了溝通無窮海之力,灰色的無窮海在他左右歪斜中猛然出現,洶湧的灰色海洋勢如破竹一般向著李老頭撲來,這讓李老頭的死記之槍形成的可怕威壓頓時減輕。

「無窮海嗎,神領之門,給我鎮壓1李老頭的嘴角露出一絲冷冷的笑意,強大的神識之力讓神領之門的能量大放,頓時讓無窮海的狂潮鬆緩了下來,顯然在李老頭如今神識之力越來越強大的今天,神領之門也出現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今天的它就是神領的象徵!

「這是什麼?竟然可以令無窮海之力都為之卻步1間泰不由驚呼一聲,身軀飛快的向後退縮!間泰的怒色更濃,冷峻的看著面前年輕的對手道:「我間泰領教了,你果然連我都為之出乎意外!請教大名,讓我也好心中有數。」

「李老頭,我來自一個低等的位面,在你們看來是很低等的,東滿域。」李老頭和間泰不是和生法、昊陽這樣的仇恨,因此他的口氣中並不帶著那種血海深仇的猙獰。「好,李老頭,你的名字我記住了1間泰厲聲道:「我們走,所有人都給我回去1

「什麼,你真的要走?」晨因不由傻了眼:「你答應我的還沒有做到1「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立即跟著我走。」間泰冷厲的喝道:「否則,我並不介意將你留下來1李老頭仰天一笑道:「晨因,什麼人都可以走,但是你不行,因為你必須留下你的命,永遠的留下來1

間泰霍然道:「李老頭,做人最好是留有三分餘地,我戶方城如果動怒恐怕不是閣下一人可以抵擋1

他說的已經是夠客氣了,在間泰看來他一人足以匹敵李老頭,而一旦戶方城城主晨據親自出馬,浮雲山要想保全根本就不可能。「你焉知我李老頭就只有一人?」李老頭的話讓間泰的心中不由一愣,他覺得李老頭說的不像是虛張聲勢,難道這小子真的有龐大的後台?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太危險了。

剛才他使用的東西竟然可以對抗無窮海之力,顯然不是凡品,甚至可能是天寶級,這樣的師門……間泰忽然目光一凝,喝道:「住手1他忽然發現李老頭根本就沒有顧及他的威脅,手中的黑色死記之槍猛然之間向著晨因刺了過去,間泰雖然對晨因很不滿意,但是畢竟他是晨據的兒子。

要說留下來,只是間泰的一種策略,目的是逼迫晨因離開這危險之地。但是李老頭現在竟然敢對晨因下手了!間泰想要阻攔已經不及,一個大好頭顱忽然噗的一聲帶著血紅的一股鮮血飛了出去,晨因的眼中連驚訝的神色都沒有,可見對自己的死亡根本就沒有準備!

雖然李老頭說的是如此的狠毒,但是晨因怎麼會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對自己下手,自己可是戶方城的少主!間泰的臉色頓時變了,這樣他回去如何對自己的盟兄戶方城主交代?「李老頭,你竟然敢殺了晨因!你可知道你這麼做將成為我戶方城的公敵?」間泰厲聲道:「剷平浮雲山,一個不留1

手中的寶刀猛然發出,狂暴的亞圓滿之力帶著驚天的怒氣向著李老頭而來,而李老頭早有準備,殺了晨因自然對方不肯善罷甘休,但是自己豈會在乎?竟敢對胡只一再無禮,用盡心機,李老頭豈能袖手旁觀?一個亞圓滿又如何,本座連滅主都敢動手,你間泰還不夠分量!

李老頭殺心頓起,手中的死記之槍頓時煞氣大震,連續發出殺招,一招招都形成了極大的破壞力,要不是兩人的對敵是在空中,否則不要說李里的浮雲山無法容納他們兩大亞圓滿之力,就是方圓數千里的山川都已經毀在了他們的手中。

間泰本來想為晨因報仇,但是在李老頭的強大攻擊下終於明白眼前的年輕人並不是靠法寶就可以和自己打一個風起雲湧,他雖然已經使出了全力,竟然無法令年輕的對手後退半步!

「如此傑出的年輕人,恐怕不是我能夠惹得起的1間泰心中暗想,他現在已經沒有戰意,心中只有驚恐和後悔,忽然他一聲怒吼,連續十幾刀將死記之槍的殺招逼住,喝道:「等一等1

「如何?」李老頭將死記之槍一收,目光冷峻的道。「李老頭,今日之戰就到此處,戶方城和你的恩怨本王也不管了,我們走1間泰喝道。李老頭的目光冷冷的在他臉上看了一眼,忽然笑道:「識時務者為俊傑,間泰,今日我李老頭留下一句話,早晚我衝天宗有在晃月域獨領風騷的一日,希望到時候能夠有你來加盟1

間泰冷哼一聲,而發股則驚叫道:「副城主,仇我們不報了嗎?」「晨因是咎由自取,本王不願意和李老頭為敵下去,不但如此戶方城我們是不能回去了,本王自然會帶你去一個好地方1間泰淡然道。

「不,你這樣做是貪生怕死1發股怒道:「我絕不這樣走1「間泰,世界上盡有不識時務之人,你就不用為他操心了1李老頭說著,手中的死記之槍忽然一揮,只見發股的身軀已經被轟的一聲出現了一個血洞,頓時身軀栽倒。

現在的大乘高期大乘期在李老頭眼中已經不算什麼了,他的實力連滅主這樣的圓滿都會感到驚訝,亞圓滿境界無敵,象發股這樣的大乘高期大乘期不過才突破不久,因此根本就不放在李老頭的身上。

間泰一聲嘆息,他本來是要將發股一起帶走的,沒有想到發股的固執為他的行為付出了代價,只是間泰也感到異常的驚訝,為什麼李老頭殺了一個大乘高期大乘期竟然渾然無事!達到了亞圓滿境界,的確對大乘高期大乘期一旦身隕造成的氣運空間反噬具有強大的抵禦能力,但是如果是間泰的話,必定會付出相當的代價。

雖然自身無恙,這樣的反噬還是會讓間泰神氣遭到壓制,但是李老頭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

要是讓他知道,李老頭煉化亞圓滿都不會遭到反噬,恐怕他更是要驚訝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李老頭,你好自為之,雖然本王不回戶方城,但是戶方城主晨據要追查到你並不難。」間泰的身軀早就在數十萬里之外,聲音卻遠遠的傳了過來:「你躲避不了的,李老頭。」「這個就不勞你擔心了,間泰,最好你站對了地方。」李老頭並不將間泰的提醒放在心上,一個亞圓滿還不至於讓他擔心,除非是圓滿。

不過,就算有圓滿,有胡只這樣的傳送陣天才在,難道還怕走不了不成?「大哥,事情鬧大了,晨因死在這裡,我們浮雲山恐怕呆不下去了。」胡只擔心的道:「戶方城是我們晃月域中排名十大名城之一,晨據更是名聲顯赫,這該怎麼辦?」

「不用擔心,只是一個晨據而已。」李老頭囂張的道:「我們就在這裡等著,看他們想幹什麼,最多我帶你回東滿域。」「東滿域1胡只心中不由大喜:「好,我這就準備,爭取在他們來到之前就走1

胡只可不敢和聲名赫赫的戶方城主對抗,一個浮雲山和戶方城相比就是一個微塵而已,和李老頭一起回東滿域對他來說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避開這些討厭的傢伙,和李老頭一起,胡只雖然對浮雲山很是不舍,但是比起前兩者來他還是很快就作出了明智的決定。

「還好你回來了,否則這些傢伙我可抵擋不了。」狐狸精笑著道:「胡只什麼時候能夠將傳送陣布置好?」李老頭知道他是恨不得越早見到城枯越好,但是他對傳送陣比狐狸精了解的多,因此笑著道:「恐怕短時間不行,看來還是要迎來一場大戰,到時候你和胡只避開,我也好全力對敵。」

狐狸精見了他和間泰的大戰,知道李老頭的實力非同尋常,如果自己和胡只在這裡的話還真是他的累贅,避,能夠避到什麼地方去呢?「我自有辦法。」李老頭胸有成竹的說。這次戶方城大張旗鼓,精英全出,目的就是為了胡只一人,晨據為了兒子也算得上盡心儘力了。

「果然來了,你們都給我進來吧。」李老頭在浮雲山上正在和胡只、狐狸精談論著東滿域的經歷,忽然感到神識一動,頓時明白他等待的人終於要出現了。老是不出現並不令人踏實,李老頭知道晨因的死去必定會震動了戶方城,戶方城主晨據的實力雖然他並不清楚,但是只間泰都是中等亞圓滿境界,那麼這個晨據的實力就可想而知了。

「即使你再強也比不過滅主和萬惡鬼主,他們我都敢鬥上一斗,還怕你不成1李老頭豪氣大發,聽胡只說在晃月域最強大的為中奪城的城主軒轅剛,據說已經到了突破圓滿的邊緣,他現在不想碰軒轅剛,但是晨據並不介意碰上一碰。

意念一動,李老頭就將兩個少年人帶入了他的空間,讓兩個少年人驚訝不已。「這是什麼地方?」胡只好奇的問道:「你使用的是什麼高級傳送陣?」這少年,什麼都往傳送陣上想,這讓李老頭不由哭笑不得。

「這是我的內部空間,在這裡你們一定會安全的。」李老頭說:「我去會會這位戶方城主。」「你就不能陪我們在這裡?」狐狸精也是很膽小的一個少年人,沒有城枯他失去了安全感,而現在李老頭就是他的替身。

「不行,否則這戶方城主會將浮雲山給毀掉的。」李老頭說。想到戶方城一貫以來的跋扈囂張,兩個少年人只有放行了。「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此處?」晨據強壓怒火的問道,浮雲山忽然出現了一個年輕的男人讓他也感到意外。

他來的太急,沒有通過大乘期本源的力量看看前因,因此並不知道這個看起來沒有什麼危險的年輕人就是殺掉他兒子的仇敵。李老頭等待的就是他,既然他已經送上門來了,而且雙方根本就沒有善罷的可能,李老頭也沒有必要客氣:「本座李老頭,你就是那個無知小子的父親晨據吧?」

「放肆1在晃月域的地盤,誰見了晨據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聲「戶方城主」,從實力上看他是九大亞圓滿中的一個,而現在這個年輕人竟然不將自己放在眼中。晨據的氣勢頓時爆發出來,濃重的壓力向著李老頭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本來此舉在晨據看來一舉轟殺都沒有問題,卻沒有想到李老頭連動都沒有動。

李老頭輕輕一揮手,手中已經控制了四周的氣運力量,轟打一聲在自己的周圍散開,頓時讓晨據的亞圓滿之力化為無形。「哦,竟然是大乘高期巔峰的實力。」晨據這才發現,面前的年輕人竟然是修為不淺,雖然他急於找到兒子,但是大乘高期巔峰的實力還是讓他感到了一絲威脅。

雖然亞圓滿境界對大乘高期巔峰大乘期也是完全的壓倒性優勢,但是要想擊潰對手並不那麼容易,何況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只有千歲,他的潛力巨大,如果是散修的話很難做到這一點。

達到大乘高期巔峰的境界要消耗多少的資源,這不是一個散修能夠輕而易舉做到的,因此晨據的心中也不由得一沉。

「恐怕是一個高級師門中的得意弟子,現在已經是大乘高期巔峰實力,要是以後發展的話恐怕成為圓滿都不在話下,奇怪,什麼時候晃月域出現了如此了得的少年天才?」晨據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沖著李老頭爆發出來的境界已經足夠讓他改容而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