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仙路 科幻小說

攀仙路 三百五十三章

作者:郁薺

本章內容簡介:王家熱鬧起來了。」 祭台倒了如此大的事情王家會知道霍時凝一點兒也不奇怪,估計那位二百斤的王家少爺今兒一宿沒睡就在興奮的等下人的回話呢。 「也是,那我們找找吧。」 王家金庫里又不...

王家的庫房在落霞鎮中估計是僅次於官府庫房的地方。

但在尤小羽眼中還是處處都是漏洞。

輕聲放倒了兩位守夜的家僕之後,霍時凝與孟澤已經站在了金庫的大門口。

金庫是沒有窗戶的,只在屋檐地下留約一尺款的狹長通風口。

所以從一開始,霍時凝就是打算直接從大門進去的。

可她站在金庫門前,看著大門的鎖有些無語。

她完全沒見過這種類型的鐵鎖。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孟澤低聲道:「我來。」

霍時凝本來以為他會露手開鎖絕活,沒想到此人直接來硬的,雙手放在鎖環上,一陣霍時凝熟悉的氣流從他的雙臂旋繞,接著就聽見嚓一聲,那如雙指粗的鎖直接斷掉了。

盯著霍時凝不可置信的眼神,孟澤乾咳了兩聲解釋道:「。。嗯。。在下的內功還是不錯的哈。。哈哈1

霍時凝轉頭拒絕在看下去孟澤那尷尬的解釋,心裡翻白眼嘴上卻在說:「那有時間我倒要討教討教。」

孟澤大氣的一揮手:「沒問題。我也好久沒遇見適合的對手了,這下山以來整個人都快生鏽了。」

開了第一道門,第二道,第三道也都不是問題了。

孟澤用他那普通人根本無法產生的力量暴力解決了所有的鐵鎖后,兩人終於進了金庫。

此時,孟澤卻面色嚴肅的說道:「我們要快點了。王家熱鬧起來了。」

祭台倒了如此大的事情王家會知道霍時凝一點兒也不奇怪,估計那位二百斤的王家少爺今兒一宿沒睡就在興奮的等下人的回話呢。

「也是,那我們找找吧。」

王家金庫里又不少都是絲綢,瓷器,傢具這些大類。

霍時凝對這些東西肯定都是不感興趣的。

兩人找了一會,終於在最裡面發現了放銀子的箱子。

一定五十兩的白銀整整齊齊的碼放在箱子里。

白銀很重,霍時凝是帶不了多少了。

今兒她來就說除了一些銀子,她最感興趣的藥材。

除了尤小羽可以用之外,她們也能拿藥材換錢。

孟澤看霍時凝拿了一些之後就停手奇怪的問:「這麼多你不要麼?」

霍時凝一邊翻開著放好的箱子一邊說:「銀子太重。」

孟澤撓了撓腦袋回頭說:「那你不要我全拿了。」

霍時凝抬起頭驚訝的問:「全部?你要扛著這個箱子去救人?」

孟澤嘿嘿一笑,掏出懷裡的一個灰撲撲的口袋說:「你聽過介子世界的傳說么?」

霍時凝瞪大雙眼:「那個可以裝入世間萬物的介子空間?那不是神話傳說么?」

孟澤搖了搖手指:「那能裝世間萬物的介子空間在第一次大戰中就被毀壞了。它碎成了千萬個小碎片。每一個小碎片就是一個小小的介子空間。雖然不像傳說的那樣容納世間萬物,但裝個箱子還是可行的。」

孟澤一邊說一邊不停的把箱子裡面的銀錠往他手裡的口袋放。

一會兒的功夫,滿滿一箱銀錠全都不見了。

霍時凝簡直驚呆了,好一會後她張張嘴說:「你。。你到底是什麼來歷?」

孟澤嘿嘿一笑,繼續打開另一個箱子說:「我說了你就信?」

知道他是為剛剛自己的話找面子霍時凝也不在意,她指著灰布口袋喃喃道:「都發生在我眼前了我能不信么?」

孟澤拍了拍霍時凝的肩膀:「等出去在跟你說吧。媽的讓老子曬了三天太陽,這家真不是好人。請我很貴的好么?我只不過收點應該的出場費,師傅您老人家就別怪罪了吧?」

直到兩人出了金庫霍時凝的目光都一直在孟澤腰上的灰色口袋上。

這口袋如果不是自己剛剛親眼見過它的不凡,霍時凝根本想象不到這竟然真的是「那個世界」中的東西。

這麼露骨的目光孟澤當然不可能沒感覺,兩人跳上房頂后孟澤才解釋道:「其實這個世界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很多東西它不一定是傳說。」

「就像你剛剛開鎖時的方式么?」

孟澤回頭看了她兩眼:「你感覺到了?」

霍時凝點頭:「是。有種很陌生的氣流圍繞在你的手臂上。我從未見過。」

「那叫靈力。」

「靈力?」

「嗯。能使用靈力的人叫做修士。我呢也不吹牛,只是個剛剛入門的修士罷了。師傅臨終時讓我下山找門派,正規的拜入山門。散修不好混埃他說以我的資質還是很有希望的。」

霍時凝此時心猛得加快,這句短短几十個字兒的話內涵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靈力?修士?山門?

此時她在也抑制不住內心的躁動連忙問:「我可以么?」

「你?」孟澤驚訝

霍時凝大力點頭

孟澤撓了撓頭:「可我不知道你靈根如何?要成為修士的第一條就是必須有靈根。世間人千千萬,可有靈根並且資質上佳的寥寥。如果你沒有靈根是根本無法吸取靈力的。」

霍時凝心猛得一沉

「靈根?這是成為修士的必要條件?那她有么?」

沉默了一會開口問:「怎麼知道我自己有沒有靈根?」

孟澤:「嗯。。需要一塊測靈石。那東西特別大,平日里除了測靈根之外沒什麼用。所以一般只有門派才會放一塊。」

「那如果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靈根,去門派他們會要麼?」霍時凝追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從小是被師傅養大的。他跟我說過當年撿我也是因為我有靈根,而他壽元已盡想找個伴兒罷了。」

看著霍時凝雙眼放光的樣子孟澤問:「你真那麼想當修士?」

霍時凝大力點頭

「可修士真不一定比凡人好。修行完全是逆天而行。每時每刻都在與天道做對。有時候平凡不一定不好。」

孟澤從記事起就跟著他師傅,修行完全是自然而然的事兒。直到他下山看見如此多的人生百態,午夜一個人時他會問自己,如果他能選擇自己會不會選擇修道?

如今看著霍時凝那滿臉渴望的模樣,孟澤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原來修道是件那麼讓人羨慕的事兒。

「等等。這是哪裡?」霍時凝一直沉思在興奮中,完全是跟著孟澤的腳步走的。如今一抬頭髮現盡然走出了王家連忙出生喊停。

孟澤回頭茫然道:「不是去救人么?」

霍時凝青筋泛起,她手往後指:「我們要往西邊走。穿過兩個院子就到了。你怎麼走道外街去了?」

孟澤呵呵乾笑:「我不擅長認路,不擅長。」

霍時凝:「。。。。。。。。。。」

兩人道西園時卻撲了個空。霍時凝低聲說:「估計他們沒找到你,為了挾制把女娃另外看管起來了。」

知道孟澤的目的,在找不到他的時候把他要的人看管起來坐等上鉤,這種邏輯只要不是白痴都能下意識得想到。

「那怎麼辦?」孟澤看著層層套院的王家頭有些發昏

霍時凝想了想說:「現在麻煩的不是找到女孩,是就算找到了我們也沒辦法帶她出來,難道你要硬搶?」

孟澤無所謂得一抬頭:「原來你擔心是這個,那沒事!你負責把她找到,怎麼帶走她我來做。」

以孟澤這人的能力,霍時凝一點兒都不懷疑。

點點頭之後就兩人就悄然離開了院子。

霍時凝當然不會蠢道一間房一間房的找,她特地記住了女娃同屋的嬤嬤,女娃被藏起來了,但看管她的人肯定不會跟著一起藏起來。

果然,兩人饒了兩圈之後,就在另一個小院門口看見了正在打瞌睡的女人。

王家負責看管女娃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人,穿著青灰色的下人衣服。

長得白白胖胖,頭上還帶著不少首飾。

光看模樣就知道這人在王家下人中地位不低。

霍時凝把女人一把敲暈,孟澤提氣她,三人就到了個隱蔽角落。

女人醒來后看著人高馬大的孟澤與蹲在一旁蒙著面的霍時凝當行嚇得都快抽過去了。

孟澤捏住女人被困住的胳膊低聲說:「三天前被你家少爺帶來的女娃現在在哪裡?」

女人還想亂扯,此時霍時凝丟出一個荷包,當場她就癱了。

這荷包是她的小女兒秀來送給她的。

荷包在這兩個歹人手裡,女兒什麼情況她真不敢想。

孟澤到不知道這些情況,只覺得剛剛這女人還挺抗拒,看見霍時凝丟下個荷包之後整個人癱軟了下來。

女人低聲說:「兩位好漢,我全說,都說。請你們放過我女兒,她才十四歲1

孟澤看了一眼霍時凝,見她微微點頭后回頭問:「快說。」

「之前陳叔把人交給我只讓我好好看者她。今天半夜突然來人說要把女娃帶走。我是真不知道帶到哪裡啊?」

霍時凝發出一聲冷笑

女人抖了抖:「我。。他。。我只知道他們是往正院去了。」

霍時凝聽到這裡一伸手從新敲暈了女人,把人藏好之後霍時凝才開口說:「估計是把女娃放在他們認為最安全的地方。」

孟澤還是沒反應過來

「全王家哪裡護衛最多?當然是那個二百斤身邊咯。」

孟澤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霍時凝口中的二百斤就是指王家的那位無法無天的少爺。

兩人從新跳上屋檐往正院探去。

霍時凝先是到平日里王家少爺居住的院子走了一圈發現沒人之後,直接上了正院的屋頂。

果然,此時的正院燈火通明,那二百斤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打瞌睡,一旁那位叫陳叔的男人正滿臉嚴肅的聽著屬下的回話。

「你們全都找過了?」

「是是是,屬下把每一條街道都翻了過來還是沒發現那小子的身影。陳總管,您看要不要勞動郡守出面?」

陳叔冷笑道:「秋祭大典這麼重要的事情郡守大人肯定是要出面的。不過我們的首要目的還是找到那小子。敢讓王家在落霞鎮丟臉他就要付出代價。」

「要讓我付出什麼代價啊?」

一個陌生的男聲在廳中響起

所以有人一愣,一轉頭就看見他們要找的人優哉游哉得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一臉笑意得看著他們。

二百斤先是吃驚,隨後一陣勃然大怒的像個皮球一樣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伸出肥得如白蘿蔔般的手指指向孟澤高聲罵道:「你小子還敢來?」

說完,幾乎瞬間,屋裡屋外全都站滿了人。

看來王家對孟澤也是做了不少功課的,起碼他們能夠立即猜道孟澤打算過來搶人。

而魚餌正被人抓著縮成一團看著孟澤嗷嗷大哭。

孟澤起身對著女娃笑道:「別怕,一會哥哥就帶你回家。」

這種目中無人的態度顯然惹怒了王家眾人,陳叔看著他沉聲道:「你弄砸了秋祭大典,完不成賭約現在就想搶人?小子,做人不能言而無信。」

孟澤大笑幾聲:「我?我就是太守信用了才被你們王家刷著玩。你們等到現在才過來破壞祭台不就是想等著我生生餓了三天打不動你們好出手么?哈哈哈,可惜不能如你們願了。老子在待上個十天都沒問題。」

說完他猛得串起朝著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家丁一圈就轟了過去。

「嘖嘖嘖!這麼生氣?剛剛怎麼一點兒也看不出來?看來此人不是把情緒表露在外的埃」

霍時凝爬在房頂看著已經倒下一片的家丁,想象剛剛那一拳轟在自己身上的效果打了一個冷戰。

接著孟澤動作不停,一抬頭又把身後的一個家丁一腳踢道牆壁上當成了壁畫。

就這兩手把所有人都嚇到了。

家丁們不是傻瓜,雖然他們人多勢眾,但就剛剛那兩下子放在誰身上誰都受不了。

大家都想叫別人當替死鬼。

一時間熱鬧的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二百斤顯然不能接受這種結果,他串出喊道:「給我上。誰要抓道他本少爺直接賞銀二百兩外加一個漂亮的老婆1

顯然,美女加金錢是最好的興奮劑。

原本還不敢動手的眾人在金錢與美色的誘惑下前撲后擁得朝孟澤撲了過去。

一時間,整個大廳打得眼花繚亂。

霍時凝看著此時的場景不得不感慨道二百斤真是個上道的人,剛剛她還發愁如何製造些混亂好乘機把女娃帶走,沒想到他主動跳出來了。

看著熱鬧,霍時凝悄聲翻了進去,摸到了女娃的身邊。

在決定動手之前,霍時凝他們就打暈了一個家丁,拔下了他的衣服。

霍時凝此時穿著家丁統一的服裝,在熱鬧無比得大廳靠近女娃,一時間還真沒幾個人發現。

那些沒參加群毆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孟澤那個中心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