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三十九章

作者:千鏡八荒  |  更新時間:昨日05:55更新  |  字數:2308字

偃師不懂什麼風水,也不懂溫鄴衍與寧道長那些玄學的術法玩意兒,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相信溫鄴衍。

眼看著溫鄴衍站在這片廢屋前看了半響抬腳往裡走,偃師趕緊便跟了上去,一臉興奮與激動地對著溫鄴衍問道:「溫玉爾,你們這連毒蟲毒物藏在那裡,都是能算到的嗎?」

「算?」溫鄴衍聽到偃師的這話,卻是好笑地朝著他看了眼,搖頭說道:「不,偃師,其實我們是能看到的!」

「看到?」偃師愣了一下,趕緊朝著周圍瞄了幾眼,卻是忍不住皺眉問道:「你眼神比我好?」

溫鄴衍笑笑,那張俊臉似乎瞬間便鍍了光一般:「偃師,我們看東西,和你們是不一樣的。所以,你只需要知道,我能看見就行了。」

得,又是這故弄玄虛的一套!偃師突然感覺有些厭煩了!

「行吧行吧!那你就告訴我,哪裡有毒蟲,我自己去抓就行了!」偃師面露惱色,直接對著溫鄴衍說了一句,然後便開始東張西望了起來,「溫玉爾,就我知道的一些毒蟲子就喜歡藏在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這裡殘瓦如此多,想來能養出不少的毒蟲來吧?」

偃師一邊說著,一邊便有些興奮地搓了搓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腰間帶著的幾個竹筒與皮囊袋子!這些都是溫鄴衍說能找到毒物,偃師特意帶著的。

「那偃師你這意思,是準備自己一片瓦一片瓦地去翻不成?」溫鄴衍聽著偃師的這話,卻是忍不住對著他問了一句,看著偃師不滿地瞪了他一眼,溫鄴衍這才笑笑,沖著周圍看了眼,然後低聲說道:「走吧,先往前面那個方向去,我隱約能看見一些.......」

偃師皺眉眉頭朝著溫鄴衍走的方向瞅了眼,忍不住嘀咕:「這能看見什麼?不就是一堵堵的破牆嗎?溫玉爾你要是今日不能給我找出點毒蟲毒物來,你看我回頭不到寧道長哪裡去告你一狀!!哼哼!」

溫鄴衍倒是像什麼都沒有聽見一般,帶著一行人便徑直往他瞧著的方向過去,一邊走著,眉頭一邊微微皺了皺,最終才停到了一處破屋前。

「這裡」偃師站到了溫鄴衍的身邊,忍不住探頭朝著破屋裡看了看,然後有些不相信地說道:「這屋子裡藏著毒蟲的?我瞧著這雜草倒是長的不錯,哪裡看起來像是能生毒蟲的?溫玉爾,你不會是沒事騙著我玩的吧?」

「一會兒找到便知分曉了啊!」溫鄴衍卻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抬腳便要往破屋內進去,卻是被身旁的兩人給直接攔了下來。

「公子,需要做什麼讓小的們來便是了!這屋的大梁都斷成這般了,萬一要是您進去了,這一個不小心斷木落下來,砸到您的話,那可怎麼辦?」

「公子想做什麼,交給小的們來便是了!」

「不了!那些斷木落不下來的!」溫鄴衍卻是一臉的自信之色,直接對著那兩人搖了下頭,然後便讓他們讓開來,直接跨進了這一間破屋內去。

這屋子不大,也就一進兩室而已,屋頂已經崩塌了大半,上面只留著一些灰撲撲的瓦片,與那些直瓦片里生出的各種雜草與苔蘚。屋子裡有土牆,此刻也崩塌的不成樣子,露出了土牆裡藏著的竹條與一些樹枝來,看起來倒是有種滿目瘡痍的感覺。

屋內的地面上除了一些屋頂落下的碎瓦外,也就只有叢生的雜草了,至於那被眾人擔心的屋頂大梁雖說是斷掉了,但好歹還掛在頭頂,沒有落下.......

「溫玉爾,要不然你就待在外面好了,我自己來找!」偃師一踏進這破屋,整個人便感覺有股涼氣爬到了身上,忍不住有些擔心地對著溫鄴衍說道:「你這要是受傷了,我回頭可不好對寧道長交代!」

「我又不是沒有受過傷?」溫鄴衍卻是直接說了一句,腦海里沒來由地便想到了當初舒沄為他換藥的畫面來,眉頭頓時便皺緊,語氣頓時冷下說道:「這裡是一處煞眼,我不親自來看看也不放心!」

得,又是專業術語。

偃師撇嘴,也不再勸,默默地點了點頭,示意了身後跟著的眾人好好地看著溫鄴衍,便跟著他往屋內走去。

破屋第一進應該便是廳堂,往裡走是條狹窄的通道,通道的左手邊緊挨著兩間房間。

只是,這明顯應該是住過人的屋子房間內,此刻卻是什麼都沒有,任何的傢具板凳之類的,都沒有,彷彿這屋子在建好之後,就這樣荒廢了。

「溫玉爾,你說這屋子是什麼煞眼......這屋子一看便像是沒人住過的,是不是有人專門修建的?」偃師倒是突然想到了這個可能性,趕緊對著溫鄴衍說道:「你們那套東西里,一般的什麼陣眼啊之類的東西,都不止一個吧?這樣的屋子,是不是這片地方里還有?」

「那是自然的!」溫鄴衍倒是肯定地點了點頭,對著偃師說道:「不過,這屋子肯定是住過人的......沒有人命來養,怎麼能漾出煞眼來呢?現在這屋子裡的東西,應該都是被搬走了的而已!」

偃師聞言,卻是沒來由地覺得頭皮有些發麻:「溫玉爾,你是說,這屋子裡住著的人都死掉了,還是讓人特意弄死的?」

「不用人特意下手,只要他們住在這裡,自己也會生出意外來死掉的!」溫鄴衍卻是一臉平靜地對著偃師說道,一直走到了最裡面的一間屋子,看著腳下那一片碎瓦,直接抽出身旁一人身上的佩劍來,用那劍尖輕輕地撥動了一下那瓦片,露出了瓦片之下的一顆用繩子穿著的木頭珠子來。

「這是什麼?」偃師有些好奇,還以為溫鄴衍這便就找到了什麼厲害的東西來。

「應該是小孩子玩的玩意兒而已!」溫鄴衍淡淡地說了一句,全然沒有去看偃師那頓時有些無語的表情,頓了頓之後繼續說道:「這便是這裡住過人的證據!」

「是是是,我沒說不相信你啊!「偃師有些無語地翻了個白眼,對著溫鄴衍問道:「這些都不重要啊,你不是說這裡有毒蟲嗎?趕緊先給我指出來,我好去找一找........」

3